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国学经典>>正文内容

儒雅骑士 :识别古字符推进中国文字史

中国文字的历史,我们自己常说是五千年,可是,国际上有些学者只承认我们有三千年的历史。什么原因?我们虽然发现了不少上古字符,但是,这些还只是“字符”而已,人家还不承认是“文字”。当然,我们也有“星嘣”的可识读文字,但不能构成有意义的词汇。

笔者最近对下列文物的文字符号进行了研究,得出了非常乐观的结果。今天,先发两个图片,请大家试试能否识读。专家们的观点顺便也做点简单介绍。

第一张图片,肯定认出的是“文”字。另外的字符有专家认为是占筮符号。此文物的年代据考证距今有6000到4500年左右,属于良渚文化。
 
帖子附图:

图8 陶寺陶文“是”与“文”
(图片来源:郑若葵:《解字说文》)

我们可以拿这个“是”字与楚简文字作一个比较,除了上面的“日”中没有短横或点以外,整个字形完全吻合。至于“日”中没有写“点”或“短横”,这种现象在楚简文字当中也存在,图3右侧上数第三个字便是如此。这个发现说明一个重要问题:甲骨文只不过是殷商时期专门用于占卜的一种特殊文字形式,它不是汉字的日常用法——平常人们还是使用简牍和毛笔作为书写材料和工具。甲骨文“册”和“典”字的形象就是一个旁证。至于为什么我们至今还没有发现相关的简牍文献,这完全可以从一般情况下简牍的保存期限的角度给予圆满的解释。
考古学界认为,陶寺类型早期是在河南庙底沟二期文化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29]这正好印证了这个“是”字与仰韶文化中的“黑鸟驮日图”等图文之间的密切关系。在古文字学界,历史上不同的时期文字有不同的繁简变化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殷商甲骨文的“隹”字就是“是”字的一种变体,从“日”字偏旁的消失来说,是一种简化,但是,从“乌”字字体的变化来说,则是一种繁化。此前的陶寺“是”字已经由最抽象的图文形式发生了繁化现象。甲骨文当中至今没有发现“乌”字,其实“隹”可能就是“乌”字在甲骨文当中的具体体现形式,金文的“乌”与“隹”有差别,但是也不能说是本质上的差别,这一特点在早期金文当中表现得尤其明显。
扁壶上的“是”与“文”一阴一阳两个文字仅仅是孤立的文字还是有联系的词句呢?这是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如果我们能够证明二者之间有联系,就能够说明我们的祖先早在4000年以前就已经能够使用汉字记录生活当中的事物甚至思想了,这对于我们的文化史是一个重要的、举足轻重的坐标点。笔者的观点是,既然二者被刻写在同一个扁壶上,那么它们二者之间就一定存在某种联系。从文字的通假关系来说,有两种可能:
⑴ “是”通“氏”,表示“氏族”或“姓氏”的意思,那么,“文”就可能是物主的姓氏。可以想象,先人们最初的氏族差别概念就是通过“是”与“不是”加以区别的。
⑵ “是”通“视”;“文”通“闻”。二者合在一起表示人和动物的两种能力。
笔者认为前者无论从时代和意义上来说,都更容易接受一些。甲骨文虽然有“氏”字,但是据现有资料来看,它并不表达“氏族”和“姓氏”的意义。[30]
2007年5月25日上午,笔者在深圳南山书城在翻阅一本新出版的《陶文字典》[31]的时候无意之中发现了两个编号分别为5·20·1和5·20·2的陶文合文,恰好也是这两个字!编者将其释为“文是(氏)”:

 
帖子附图: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