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文化大观>> 盟书文化>>正文内容

试说“侯马盟书”在文字发展中的地位及其意义

试说“侯马盟书”在文字发展中的地位及其意义
                          景元祥

新世纪之初,我在撰写《新田史话》时,曾拜读过“侯马盟书”史料,且以“考古重大发现”在书中作了简要表述。对“侯马盟书”在文字发展中的地位及其意义,没有进行深入的研究和探讨。近日有消息称,市上要成立“侯马盟书”研究会,使我又拾起了十年前的“意想”,对“侯马盟书”在文字发展中的地位及其意义进行了一番粗浅地梳理。现将梳理的情况记述于下。
我国的文字发展,从无到有,从古迄今,在几千年漫长的历史岁月中,经历了起源、发展、延续、演绎、形成、改进的“路漫漫”历程。窃以为,我国的文字发展,是从“结绳记事”到“仓颉造字”;从“仓顿造字”到发现“甲骨文”;从发现“甲骨文”到“侯马盟书”出土;从《侯马盟书》出土到秦统一文字;从秦统一文字迄至明清,我国的文字发展从没有停顿过,且一直在补充、完善、改革着。
(一) 从“结绳记事”到“仓颉造字”,是我国文字的起源和发端
上古时没有文字,相传燧人氏始作结绳之政。大事结大绳,小事结小绳以
记事。这是文字产生前一种帮助记忆的方法。《周易•系辞下》说:“上古结绳而治,后世圣人易之以书契。”其法据《周易正义》引郑玄注说:“事大,大结其绳;事小,小结其绳。”这一记事方法,在远古延续了几千年,直至解放前,在一些边远山区的少数民族中,仍有遗用。
传说创造汉字者是皇帝的史官仓颉(也作苍颉)。《说文解字•叙》:“黄帝之史仓颉,见鸟兽蹄迒之迹,知分理之可相别异也,初造书契。”所谓“书契”,书就是写,契就是刻,书契即指文字。另有一说,以为书指文字,而刻木以记数、记事则谓之契。这“初造书契”,即初创文字。《说文•叙》又说:“仓颉之初作书,盖依类象形,故谓之文;其后形声相益,即谓之字,字者言孽乳而浸多也。”《淮南子•修务训》曰:“史皇产而能书。”高诱注:“史皇仓颉,生而见鸟迹,知著书,故曰史皇,或曰颉皇。”又《幼学琼林•制作》:“苍颉为轩辕氏史官,视鸟迹虫文,始制文字,以代结绳之政。”因此,我们应该说“苍颉制字代绳”,是我国文字的伊始。
其间,伏羲、神农制“八卦”功不可没。《白话易经•叙论》:“伏羲画八卦,为我国文字的雏形;文王演周易,是我国文化的开端。”“八卦”,即《周易》中的八种符号。相传为伏羲氏作,由(一)(一一)两种线行组成三乾(天)、三震(雷)三兑(泽)、三离(火)、三巽(风)、三坎(水)、三艮(山)、三坤(地)。《周易正义》引《易纬》说:“卦者,挂也,言惠挂物象以示于人,故谓之卦。八卦最初是上古人们用作记事的符号,后被用为卜筮符号。”这种符号“为我国文字的雏形。”而仓颉造字是不会不引用或演绎“八卦”符号的。为什么这样说,因《周易》六十四卦之象,始于伏羲。卦辞、彖辞,文王所著。卦之爻辞,周公所著。卦象、爻象、文言、上下系辞,则孔子所著。其上四圣人所为,是《易》之“演绎”。黄帝时,苍颉造字岂能不继承和演绎伏羲的《连山》、神农的《归藏》呢?
(二) “甲骨文”是我国文字实物首次面世
仓颉造字,造了那些字,造了多少字,他造的字是个什么样子,史书没有
文字记载,后人恐怕谁也说不清、道不明,只能想形、臆猜,它是象形文字,是通过对事物的具体描绘而组成的文字,是一种体系不完整的原始类型文字。许慎《说文解字•叙》:“象形者,画成其物,随体诘出,日、月是也。”如“日”、“月”字,原先就是照着太阳、月亮画出来的。在小篆里,“日”字虽然已从园形变成楕园形,但“月”字还保留着半边月亮的样子。
1889年,考古发现的商代甲骨文,为人们揭开了我国文字的神秘面纱,让人们第一次看到了“三代”以来文字的实物真相。据查,“甲骨文”,是商代统治者在行事前,常用龟甲兽骨占卜吉凶,既卜之后又在甲骨上刻记卜辞以及和占卜有关的记事文字,其文字称甲骨文。甲骨文出土于殷王朝都城遗址,也叫殷墟(今河南安阳小屯村)。1889年,金石家王懿荣将甲骨文断为商代。1903年,刘鹗编印出第一部著录甲骨文的《铁云藏龟》。1904年,孙诒让写成第一部考释甲骨文研究的著作《契文举例》。1908年,罗振玉首先搞清甲骨出土地点,又与王国维考定殷墟是商朝后期的都城。甲骨被发现后,在殷墟进行了多次发掘,先后出土共十万余片,都是从盘庚迁殷到纣亡273年间的遗物。已发现的甲骨文单字总数大钓有4500字,已经认识的有2000左右(包括一部分仍有争论的字)。其文字结构不仅由独体趋向合体,而且有了大批形声字,是相当进步的一种文字,但多数的笔画和部位尚未定型。在目前可识的汉字中,以甲骨文为最古。甲骨文又称“契文”、“卜辞”、“龟甲文字”、“殷墟文字”。“甲骨文”的发现,使文字实物第一次展现在国人和世人面前。
(三) 从“甲骨文”面世到“侯马盟书出土”
侯马盟书出土的出土,一方面使学者见识了古代“载书(即盟书)”的实物
真相;另一方面,进一步证实了我国文字发展,是延续的、有序的、渐进的。其间,令人更为可喜的是,我国最早的一部字书《史籀篇》问世。该书“约成书于春秋战国之交”。原书四字一句,编成韵语,是教学童识字的课本。《汉书•艺文志》注谓“周宣王太史作”。《说文解字•叙》也以为“周宣王太史籀”所作。近人王国维则认为“籀”是诵读之意,原书首句“太史籀书”,便以“史籀”二字作书名。据《汉书》、《说文》记载,共十五篇,但未说明字数。存于《说文》者223字,与秦系金文及石鼓文在字体上颇相类,王国维认为属周秦间西土文字。这一文字即“籀文”。何谓“籀文”?《汉书•艺文志》在“《史籀》十五篇”下注:“周宣王太史作大篆十五篇。”可见有时大篆指的就是籀文。既然《史籀篇》是春秋战国之交撰著的字书,这为研究历史“盟书”、“载书”、“侯马盟书”提供了可为参考的文字依据。有学者说,“籀文”泛指秦始皇统一文字以前的甲骨文、金文、籀文和春秋战国时期通行东土六国的文字,这样,其意义就更为难能可贵了。
“甲骨文”是公元前1075一前1046年之间的殷纣时文字;“侯马盟书”是公元前496年前后晋定公时期的文字。其历史时空,前后相差500多年。在其500多年间,“侯马盟书”在字音、字义、字形的关系上、文字体系的性质,均有了很大发展和进步。据1956年到1972年,新田考古发现的“侯马盟书”遗址,位于侯马东浍河北岸的台地上,面积约3800多平方米。先后在这里整理出埋有盟书的竖坑、埋有牛羊和马等牺牲的兽坑和埋有人殉的陪葬坑。其中祭祀坑401个,整理326个,出土盟书坑40个,另有3个坑中有卜筮文字。在40个盟书坑中,发现帶有朱书文字的玉、石片,共计5000余件可辨识的盟书(记载了当时参加盟誓的多达150多人),其中可临摹者653件。字数多者达220余字,一般则在三五十字之间,共约3000余字。从内容上看,据专家认定,可分为六类:第一类,即宗盟类。其盟辞以“事其主”、“守二宮”等为主…。第二类,即主盟人的誓辞…。第三类,即委质类。強调的是诸如“自质于君所”,“既质之后…”的内容。第四类,即内(同纳)室类。其内容诸如“率从此盟质之言及打击内室者”等。第五类,即诅咒类。其内容多为诅咒背盟者。第六类,为其他类。
(四)从“侯马盟书”到秦统一文字
在秦始皇统一中国后,为适应中央集权的需要,采纳丞相李斯的意见,统一文字,以小篆为正字,废止原通行于六国的各类“文字异形”的异体字。一般以为李斯所草创。以籀文为基础,加以省改而产生,字体与园齐整。现在可以看到的有《泰山刻石》、《琅邪刻石》。秦统一文字,推行“书同文”,用简化的小篆作为标准文字,废除西周以来的“大篆”和东方六国通行的“古文”以及其他异体文,规定由丞相李斯和赵高等人领衔编写的字本,颁行全国,作为学童必读课本。另外,在官吏行文上,推行更为简化的字体一一“秦隶”。应该说,秦始皇实行“书同文”,为我国文字统一和发展作出了卓越的贡献。正如许慎在《说文解字•叙》文中所说的:“秦书有八体:一曰大篆,二曰小篆,三曰刻符,四曰虫书,五曰摹印,六曰署书,七曰殳书,八曰隶书。”其八体中可称为字体的只是大篆、小篆、虫书、隶,而刻符、摹印、署书、殳书都类似小篆,因用途不同才有以相区别的名称。许慎讲到的所谓“刻书”,因契刻于符节上,故名。字体本属篆书,因用刀刻成,无法宛转如意,故与篆书形似又很不同。“摹印”,是一种用于印玺上的文字,似小篆而略有变化。“署书”,即用于封检、门榜的题字;“殳书”,是一种刻在兵器上的文字,其结构不脱小篆,草率省便而近于隶书。
(五) 从秦统一文字迨至清初
我国历代都十分重视文字的发展、延续、变革、简易、实用。汉袭秦制,
归纳得出汉学造字的六种规则,即所谓的汉“六书(又称“六体”)”。班固在《汉书•艺文志》里对六书之名是这样记载的:象形、象事、象义、象声、转注、假借。郑玄《周礼解诂》列六书为:象形、会意、转注、处事、假借、谐声。许慎《说文解字•叙》称六书为:指事、象形、形声、会意、转注、假借。且又分别下了定义,并举例说明。后来的研究者大多采用许慎所称的名目和班固所列的顺序来进行追溯和研究。
在秦以后的文字发展中,有诸多历史先贤功不可没:
一是,秦李斯的《三苍》,是秦统一文字的“标本”。其《三苍》,即李斯的《苍颉》七章、赵高的“爰历”六章、胡毋敬的《博学》七章。是秦统一文字之后,介绍小篆楷范的字书。汉代合此三书为一,断六十字为一章,统称为《苍颉篇》。凡五十五章,计3300字,小篆的常用字已大略具备。
二是,东汉许慎的《说文解字》(简称《说文》),是我国第一部阐明六书理说并以之分析字形,考究字源的文字学经典著作,对后世影响极大。共收字9353个,另附重文1163个。首创部首编排法,把所收各字“据形系联”,分列在540部中。这种偏傍部首排列法一直是后世编写字典的主要体例。收字字体以小篆为主,又有不同于小蒙的古文、籀文等异体字,则列为重文。每字一般先解释字义,然后分析字形、说明读音。为研究古文字和古汉语保存了大量先秦文字训诂、语言词汇的材料。
三是,南朝梁顾野的《玉篇》,是我国现存完整的第一部楷书字典。其原本经唐孙強增修和宋陈彭年修订后,已教佚无存。而其原本共收字16917个,从《玉篇零卷》看,每字先注反切,然后辨析字义,佐以书证,说解甚详。全书计三十卷,体列仿《说文》。它是继《说文》之后,对后代字典编篆有较大影响的一部书。
四是,明梅膺祚的《字汇》,收录单字33179个,包括俗字,而僻字则一概不收,并把《说文解字》的部首简化为240个,均按笔画多少排列。注音先反切,后直音,对字义的解释也较为清楚。正文分子丑寅印等十二集,连同卷首及附录共十四卷,每卷用表列出各部首及其所在页码,末附难查字检字表。他的编排方法是字书发展中的一大改进,为后来多种字述所沿用。
五是,清代康熙年间,由张玉书等奉命编篆的《康熙字典》,是我国第一部用“字典”命名的字书,也是我国现存的第一部官修字典。其体列,仿《字汇》、《正字通》,分部首244个,按笔画顺序编排,释字先音后义。该书载古文溯其字源,列俗体奢其变迁,并列有《辨似》、《补遗》、《备考》等附录。全书四十二卷,收字47035个字,较《子汇》、《正字通》多万余字,可谓后二书的增益本,而丰富谨严,有时附释词语,兼具词典作用。它的最大优点是可查找以前字典所失收的字。该书虽有不足之处,但不能不说是一代巨制,流传很广,影响很大。
六是,还有王安石的《右文说》、《字说》,沈括的《梦溪笔谈》,清段玉裁的《说文解字注》…也为我国的文字学发展做出了有益的贡献。
(六)“侯马盟书”在文字发展中的地位及其意义
(1)历史地位。“侯马盟书”在我国文字学的发展中,位居“承前启后”的地位。所谓“承前”,即承夏商周三代文字学的发展成果,不言而喻,它也应是殷商“甲骨文”的延续和演绎的成果。所谓“启后”,即是说它引领了秦、汉文字学的发展,亦可以说秦、汉文字学发展的“母体”,继承和延续了“侯马盟书”。不仅如此,它还是还春秋战国时期文字发展的“实物”、“信据”、“佐证”。既如此,还可说它潻补了春秋战国时期文字发展的空白,是我国文字学发展中不可少、不可替代的重要一环。
(2)盟誓信物。三代时,禹有《甘誓》,商有《汤誓》,周有《牧誓》。“誓”,古代告诚将士的言辞。《周礼•秋官•士师》:“(五戒)一曰誓,用之于军旅。”春秋时,在晋国称霸的150多年里,先后与诸侯会盟25次、结盟17次。盟,古代诸侯于神前立誓缔约之称。《礼记•曲礼下》:“莅牲曰盟。”“誓”有誓辞,“盟”有盟约。盟约谓盟书,又称载书。历史上,载书何止百千,但没有实物佐证。而上世纪六十年代新田考古,侯马盟书发掘出土,以实物呈现在国人和世人面前,才彻底揭开了古代“载书”的面纱,使人们看到了盟书的真面貌。
   (3)秦文母体。秦统一文字,虽有“八体”,但以小篆为正字,废止原通行于六国的各类异体文字。这种小篆,一般以为李斯草创。他以籀文为基础,加以省改而产生,字体匀园齐整。其小篆与大篆相对。何为大篆?一、特指籀文。《汉书•艺文志》在“《史籀》十五篇”下注:“周宣王大史作大篆十五篇。”可见有时大篆指的就是籀文。二、泛指秦始皇统一文字以前的甲骨文、金文、籀文和春秋战国时期通行于东土六国的文字。如上所述,1965年,新田考古出土的《侯马盟书》,应是春秋战国时期通行于东土六国的文字。这种属大篆还是小篆?考古工作者、为临摹侯马盟书做出突出贡献的张守中先生说“属于大篆体系。”窃以为,亦非周宣王时的大篆,也亦非秦统一后的小篆,它是界于大篆与小篆之间的一种书体。它这种书体,应是秦小篆的母体,因为事物皆是循序前进的,这是恒律,秦小篆的的产生是不会跳出这一恒律的。
(4)艺术价值。考古专家和史学家评述,侯马盟书在中国书法史上,是一批不可多得的、弥为珍贵的书法艺术珍品。据与侯马盟书结下不解之缘的张守中先生,在《论盟书法书艺术》一文中,他说:侯马盟书是晋文化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是中国古代书法艺术的一枚奇葩,是用于书法艺术再创造的一个重要源泉…。他在论述中,对侯马盟的特色,归纳为以下三点:首先是时代早、数量多,是古人手述真迹。…它最直接地反映了春秋时代古人的书写艺术。其次,侯马盟书是写在石片上的朱书文字。…应是血书盟辞习俗的延续和改进。第三,盟书文字形体古雅,变化繁多…为古文研究提供了重要资料,而且为今天的书法艺术提供了十分丰富的营养。
(5)其他效应。侯马盟书出土,写在石片上的朱书文字,说明那个时候,已有了初始的毛笔和墨,或者说已经有了毛笔和墨的替代物。若如此,它把秦代蒙恬造笔的历史,往前推进了几百年;把魏晋始有墨的历史,也向前推进了近千年。
结朿语:如果把我国文字发展粗定为“五环”,从“侯马盟书”出土到“秦统一文字”,属第三环;如果划为“五阶段”,则“侯马盟书”到“秦统一文字”为第三阶段;如以上古、三代、春秋战国、秦汉、以至清代“论”,“侯马盟书”,理应是春秋战国和“河东六国”文字的范本;如果以字体大篆、小篆、籀书、隶书、楷书划分,《侯马盟书》则属于大篆体系,或曰大篆与小篆之间过渡性的文字,或曰是以大篆为母体派生的、小篆前期文字。总之,“侯马盟书”在我国文字发展史上,是重要的一环,居于重要的位置,他起了“承上启下”不可少、亦不可替代的作用,真可谓功德无量啊!

附:有关文字小资料
大篆 一、特指籀文;二、泛指秦始皇统一文字前的甲骨文、金文、籀文和春秋战国通行六国的文字。
小篆 大篆的对称。也称秦篆。指秦“书同文”,统一推行的文字。
隶书 秦书八体之一。在新莽六书中又称“佐书”。汉字从篆到隶是一个结构上的重大变革。它由篆书的象形化改变成笔划化。
楷书 亦真书。它是减有汉隶的波磔并纠正草书的漫无标准而形成的一种书体。这种字体从汉末渐趋形成,一直沿用至今。
金文 旧称“钟鼎文”。泛指铸刻在殷、周乃至汉代各种铜器上的文字。
石鼓文 即刻在石呈鼓形上的文字,所以称此刻为石鼓文。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