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国学经典>>正文内容

特殊传说寓独特——婚姻模式分析

特殊传说寓独特——婚姻模式分析

本文系《东西仇池评娲皇》的续篇,意在再论侯村娲皇庙的优势。
洪洞赵城一带,有几则关于女娲神的传说,言简意赅,耐人寻味。
一   传说的珍贵
我国文坛中,关于神话的作品大体有两类。其一为完美的神话故事,如《封神演义》、《西游记》、《白蛇传》之类,有始有终,人物形象丰满,情节感人。它们属纯文艺作品,其内容仅能供艺术品尝与哲理分析,不能引为信史。其二为传说类,内容不完整,过程粗略,断续简单;它们在研究历史,特别是上古史中,作用很大,不可忽略。李学勤、刘毓庆等学者,对此曾多次强调过。
唯物主义经典作家和文学巨匠们,都对神话传说很重视。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导言》里,就赞美古神话“显示出永久的魅力”;苏联时期的高尔基也说:“神是某种手艺的能手,人们的教师与同事。”
中国,鲁迅的《中国小说史略》里,有《神话与传说》的专章;还专门以神话传说为题材,写了《故事新编》,收进《补天》、《理水》、《奔月》、《铸剑》等名篇。茅盾先生有《神话杂论》、《中国神话ABC》等著;闻一多先生有《神话与诗》、《古典新义》等;郭沫若先生的《女神之再生》、《湘累》、《凤凰湟槃》等,都是神话。当代文化界将神话学当作一门学科,与考古学、人类学、历史学、地质学等并重,龚维英、袁珂、王增永等,是其中的代表人物。学者们把神话传说当作人类文明永恒的话题,是人类童年的记忆与传承,是民族传统文化的组成部分,也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所倡导的“人类口头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重要内容。
人类史前史也历史,虽无文字记载,但却是口头相续的神话传说史。今天我们研讨女娲,就是研究中华文明史,研究中华民族的创造史、演进史,研究“女娲”概念在远古时代的演变史。因此,珍视神话传说,收集并研讨有关女娲的零散传说,是一项重要的使命。
二    特殊传说三则
中、西方神话,都是人性的光辉、人类与自然的抗争,先贤们精神风貌、毅力气质地展现。中国的神话还有自己的特点:
1、它诞生于先秦、上古时代,无宗教倾向,与后来产生的佛话、仙话不属同一体系。这跟西方神话不同。
2、无系统性,散布于《易经》、《诗经》、《书经》、《山海经》、《孟子》、《楚辞》、《左传》、《国语》、《吕氏春秋》、《淮南子》、《史记》、《汉书》、《后汉书》、《三国志》、《晋书》、《路史》等典籍中,是併凑汇集而来。
3、无唯一性和排它性,可以独立存在。
这些特点,是中国神话反映远古原始、客观真实的体现。
在洪洞县赵城一带,自古流传有三个片段性的女娲传说——
1、“侯村‘娘娘庙’里,住着咱们大家的‘娘娘’。”
2、“当初‘娘娘’在侯村当皇上哩。那时候的‘娘娘’一手遮天,一手盖地,什么都管得着,什么东西财宝都由她支配。‘爷爷’是个怕妻的汉,什么权力和财产都没有,恓惶的多着哩。‘娘娘’十二分的厉害。”
3、“‘爷爷’在朝里无官无位,只能站着。回到家里也只有侍候老婆的份儿。有一次侍候得不能令老婆满意,被‘娘娘’往脊背上蹬了一脚,他咕喽咕喽咕喽喽,滚了九里十三步,一直滚到伏牛村不敢再回来。不信你去北伏牛‘牺皇庙’里看一下,那位‘爷爷’的身背后,还有一个女人的脚印哩。‘牺皇’就是恓惶。”
这三则传说,它方没有。
“娘娘”一词,在赵城的音与意跟“国语”中均不同。国语里意为皇帝、王的妻子,表示某位妇女在官方的身份级别。赵城一带唸“nie、nie”,是“尼”与“阿”的切音,表示最亲密的血统长辈,直接释为“奶奶”或“祖母”;但对女娲神并不以此为限。赵城人把“祖娘娘”看作最高的祖先神,当向人哀求时,最殷切之语便是:“好我的祖娘娘哩吧,我求您啦!”若骂人时,最恶毒者即“操你的祖娘娘!”可见“祖娘娘”是最高血统的亲人。当用于对女娲或娲皇庙之尊称时,“娘娘”是“祖娘娘”的缩简,是追终探远的亲热之呼;那“娘娘庙”者,就是我们大家共同的根祖庙堂所在处。
其感情的真切与尊意的浓厚,从话音里听得出来。
三    新近的女娲观
苏秉琦先生指出,夏代是中国有文字记载历史的起点,其之前的三皇五帝时代都属史前史时代。其中五帝时代的下限是龙山文化时期,上限不会早于仰韶文化时代后期。那么,三皇时代就在仰韶文化时期及其以前了;仰韶文化后期距今大约6000至5500年,女娲时期与五帝时期之间,尚隔有炎帝、蚩尤、神农等时期。依此,田建文先生结论说:“女娲时代应是距今三万年以来的事”,伏羲时代当在“早于距今一万一千年。”并指出,这段时间,是“中国旧石器时代晚期到新石器时代最早时期。”
把女娲时代限定在距今三万年至一万一千年、近两万年的过程以内,是我们研讨“女娲”这一概念演化史的基本时、空轮廓框架,是新近的“女娲观”。为我们研讨女娲史,牵来一匹千里骏马,开设了方便之门。特此致谢。
有这一条框架限定,女娲氏产生、发展、鼎盛、衰落的进程及其所在地,就好寻找得多了。
四    婚姻模式的学问
典籍里,介绍女娲氏经历之地名者并不多,大概唯有今陇南市成县仇池山和古代“冀州”。笔者在《追溯古“冀州”》中已有说明,上古时期冀州的主体不在今河北省,其核心部分,当是在今霍太山老爷顶周边;赵城镇侯村,必在其中。
甘肃省陇南市成县仇池山一带,有关于女娲和伏羲是兄妹兼夫妻的传说。围绕她们的成婚,还有抛针线以穿眼、滚磨盘而成套、望白云相重合等传说。所有这些,赵城一带均没有听说过。前文说的赵城第二种传说中,肯定了“娘娘”女娲是“爷爷”伏羲的妻子,但执行的是“母权制”,妻子拥有一切,丈夫一无所有。
这两种不同的传说,体现出成县仇池山一带的女娲氏,和冀州赵城女娲氏所执行婚姻模式之间的差异。
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里,将人类史前社会分为蒙眛和野蛮两大时期,每个时期又分成低级、中级和高级等三个阶段;这六个阶段又与不同的婚姻模式大体对应。这些模式是:
1、杂乱的群婚模式;
2、列辈份的族内群婚模式,氏族社会形成,也叫“家庭公社”;
3、分辈份的族外群婚模式,妇女守家,男子出走入其他家庭集体成婚,也称为“新型家庭公社”;
4、较固定的夫妇家庭关系,一夫多妻和一妻多夫等形式并存的对偶婚姻模式;
5、父亲在家庭中已开始占优势,母权制由削弱到废除的“新型对偶婚姻模式”;
6、一夫一妻的父权制模式。
这些婚姻模式,不能与六种不同社会发展阶段机械地套合,但可以大体参考对照。依唯物史观,它们都与社会经济发展不同状况相匹配,不以人的感情和意志所转移。
西部神话传说中的女娲本为伏羲之妹,又为伏羲之妻,这在后来的人们,特别是当代人难以接受。但在生产力极端落后的蒙眛时期,却是必然的。马克思在1882年春季写给他朋友的一封信中指出:“在原始时代,姊妹曾经是妻子。而这是合乎道德的。”这就说明,陇南成县时期的女娲氏群体,尚处于蒙眛时期中期阶段,距今最短也有二万八千年。洪洞县赵城一带没有这类传说,说明侯村女娲神氏族,已经进展到超过蒙眛时期中级阶段,进入新型家庭公社阶段,是氏族社会母权制阶段。两处“女娲”时代背景不同。
恩格斯说,只要存在群婚,就必然执行母权制,“高级家庭公社”婚姻模式里,人群中辈份清晰,最高祖母就是最高的氏族领袖,这是母系氏族社会的特点。妇女们掌家理财;生下男孩,长大成人后依辈份分批嫁出,氏族内部严禁通婚;丈夫们是从外氏族家庭分批输入而来;氏族内依妇女的辈份排论;丈夫们没有财产权,没有当作酋长的机会,死后魂归母亲氏族去葬埋,活着是不允许他们回去的。这是氏族母系社会的鼎盛时期,母权制中普通的现象。恩格斯引用塞那卡部落易洛魁人为例,在那里,女方决定一切;那些表现不能使妻子们满意的丈夫,“不管他在家里有多少子女或占有多少财富,仍然要随时听侯命令,收拾行李,准备滚旦。”被赶出的那个“丈夫”不能回本原氏族,只能“投奔三爷,更换门庭”,另找主儿。这与赵城女娲传说第二则中的“侯村爷爷”,有什么两样?
这说明,赵城侯村时期的女娲氏,处于对偶婚姻的初期阶段,在本氏族内部妇女为宗族长,是“娘娘”;在社会上是女皇,同样也是“娘娘”。
五   五千年左右
女娲在赵城侯村称皇为君,是社会生产力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产物。此时人们仍以采集、渔猎为主要生活来源,产品虽无什么剩余,但已无吃人现象存在;家庭住居于窑洞穴窟之中,开始使用弓箭;据恩格斯介绍说,此阶段的人们尚不会制陶。在这里,女娲氏最少生活、称皇五千年。所以然者,因为她们在这里渡过了从原初的对偶婚姻到高级阶段的对偶婚姻两种模式,从母系氏族全盛期到父系氏族萌发期,由蒙眛时期高级阶段走向野蛮时期低级阶段的全程过渡。并掌握了制陶技术。
诚如恩格斯所指出的那样,高级家庭公社即对偶婚姻的初期,是母权制鼎盛期,被妻子们命令滚旦的丈夫,只有滚旦到另一氏族,去当新的妻子们的新丈夫,如果人家拒绝收留,只有挨饿与流浪,或被猛兽吃掉。这是生产力还十分低下的原因所致。
赵城女娲传说第三则中的情况,虽与此仍旧相似,但区别是十分突出的。那“爷爷”被女娲一脚蹬出后,虽然也滚旦了,但他并没有再去投奔另一个“女儿国”,而是在伏牛村这块风水宝地另立山头,自成领袖,改良牛种,发展农牧业生产,向父系氏族社会迅奔。这已是高级对偶婚姻模式阶段,属于野蛮时期的低级阶段。恩格斯特意指出,该阶段的人,从学会制陶术开始,其“特有的标志,是动物的驯养、繁殖和植物的种植。”这种讲述,正是伏羲从侯村迁往伏牛村以后的实践写照。农业已经诞生。
这段时期的女娲氏,其驻地可能也有变迁,但基本上是在今赵城镇侯村周围。这段过程,当在距今一万六千年到一万年之间。
这也是赵城侯村女娲庙的优势,它方者无此传说,也无一伏牛村在它的附近。
诚如恩格斯所指出的,事实上此时期的女娲氏先民们,也的确“学会制陶术”了,那《淮南子•览冥训》中关于女娲在冀州“炼五色石以补苍天”的记载,就是明证。其实,制陶术也是一种炼石术,能炼五色石就会制陶术;这也说明女娲是陶瓷业始祖神之一。我们小的时候,“娘娘庙”里有一蜂窝石,比现在的这块石头大得多,呈倒吊瓜状,周身有无数大小孔眼,据说是当初女娲神用火炼补天石时燃烧所致。所有这些,都印证了一百多年前恩格斯的有关论述。
六  事实胜于雄辩
侯村东南方不远处,有村名曰北伏牛。该村有古伏羲庙。与其它各处同名者相比,该座庙有诸多特点:
1、庙侧有“服牛台”、“卧牛池”,相传为伏羲当年对野牛实施手术处。
2、庙内伏羲塑像别具一格:(1)脸色赤赯;(2)头上发际处有一把木梳;(3)背部有一妇女小脚的凹痕;(4)坐于一头首西尾东的牛背上;(5)披肩长发垂散于背胸。
3、庙门横匾额为“牺皇庙”,比它方者多了一“牛”字旁。
这三大点、七小点的特色,包含有役使牛耕的农业社会已将来临的时代特征,还说明他与侯村“娲皇庙”有内在的联系,母权制的烙印牢牢地刻在身体的要害处。这里的居民直言不讳地说:“我们伏牛村的这位爷爷,是被侯村庙里的“娘娘”蹬出来的。当初的确怕老婆。”但他们立即又补充说:“当初在侯村时谁不怕老婆呢?可我们村的这位爷爷有志气,在这里撑起门面,创办事业,永远地结束了那惧内的岁月。后来,我们此地一直就是丈夫当家。”
这座“牺皇庙”的存在,说明赵城一带的女娲和伏羲,已与甘肃省陇南成县的她们不一样了,而是“娲皇”时期,母权制的顶峰时期;
侯村“娲皇庙”的创建与存留,能佐证中国历史上的父系氏族社会,从伏牛村发祥端始;
这两座庙,共同印证了洪洞、赵城一带,是中国农业文化的起源处;
“娲皇庙”是中国上古“母权制”时代的象征,“牺皇庙”是中国社会“父权制”时代的象征;
当初创建侯村“娲皇庙”,旨在纪念特殊时期,有特殊贡献的那数十代特殊女娲们的,那里两大陵丘里,埋葬着她们之中最杰出的两位代表。
七    请对号入座
唯物辩证法告诉我们,研究探讨学问,要从事物内部矛盾的统一和斗争着手,联系地、发展变化地予以分析。对女娲神和侯村娲皇庙的研究与开发,亦复如是。
当前,全国各地有多处女娲庙和多条女娲传说,我们都不予以简单地否认。而是要从研究自己的特色入手,找出自己在其中最适合的位置,既不过分,也无不及地对号入座;并能与同类者联合起来,共同努力,把近两万年间的女娲古史理顺。在此进程中,尽量地发辉我们的优势作用。
物,以佼佼者为其标榜。
毛泽东《沁园春•雪》,有“秦皇汉武,唐宗宋祖”之句,指秦始皇、汉武帝、唐太宗和宋太祖四者。其实,秦国的始祖是嬴非子,但以秦始皇嬴政时期为盛;汉代始祖乃刘邦,但到汉武帝刘彻时期为盛;唐代始祖为李渊,却以唐太宗李世民时期有“贞观之治”;宋代有作为的君王无超越宋太祖赵匡胤者。无论朝代、氏族或国家,都以最突出的英明领袖为标榜。一提美国,便会使人想到林肯、华盛顿;一说日本,人们自然联想到那维新的明治。
当年先人们为什么会把赵城侯村的“娲皇庙”,以国庙的规格、品级予以创建和祭祀?
赵城一带所流传的女娲神话三则,证明这里的女娲是全程中的“娲皇”时期;是黄金鼎盛时期;是君临天下、号令万国的时期;是使天下归心的时期;是全程中驻居最长久的时期;是从母权制向父权制过渡的时期;是中国上古史从蒙昧时期向野蛮时期过渡的转换时期。最俱有纪念意义。
从这个角度分析,赵城侯村的女娲和娲皇庙,最俱有象征性、代表性,可以代表全国各地的同类者、同名者。各地的女娲也有自己的独特时期与独特地位,我们希望联合起来,谱写出较为科学可信的两万年,全部女娲史。
临汾市政协文史研究员
周文洁
2015年元月25日晨7时10分止笔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