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文化大观>> 精神文明>>正文内容

石耀辉:办报八年话感悟

 

在前不久召开的全省党校报协作会上,我提出的“带着感情去办报”的观点,得到与会同仁的赞同,这促使我再作一番思考,写下这篇办报感悟。我一直认为创办一份报纸,是一种能让自己的思想影响更多人的好方法。而身在一所市级党校,能主办、主编省级报纸,这不仅是一种缘分,更是一种造化。因此,我抱着这种感恩的情怀去办报,兢兢业业,诚惶诚恐地走到了今天。八年下来,报纸出了80多期,编辑字数累计也超过150万。如今,翻开这本厚厚的、凝聚着自己心血的党校报合订本,浏览这一篇篇曾经亲手编校过的文章,一幕幕动人的、温馨的往事便会浮现在眼前。

记得那是2003年初夏,“非典”刚过,新来的校领导找我谈话,让我创办一份党校自己的报纸。当时我并不想接受这件事情,因为我清楚,在市级党校办报,稿源首先是个问题,再加上相关的编辑、印刷、发行等事务,想起来都觉头疼,更何况既没人又没钱,办一份报纸谈何容易。但领导又一次找到我对我讲,“要人给人,要钱给钱”,其诚恳之情让我无法推辞,我就只好接受了。开弓没有回头箭。在办报之初,一切都要从零开始。写稿、组稿、编排、校对,经过近一个月的努力,第一期散发着油墨香的内部校报《党校之声》终于在“七一”诞生了。头版头条的标题是《激情燃烧的党校岁月》,是一篇关于历届党校校长座谈会的侧记。我在题为《迎头正是夏日风》的发刊词中写道:“我们将在党校这方庄严而神圣的净土上,披肝沥胆、辛勤耕耘,以崇高的事业心和使命感,向社会发出党校的铿锵之声。”虽然时隔八年,但办报初期的艰辛和喜悦至今记忆犹新。

一年以后,经校领导与《山西党校报》领导协商,决定把报纸作为省报的地方版来办,这样我们就开始了报纸的升级改版工作。经过三个月的积极努力,我们的地方内部小报,改成了省级行业报纸。值得一提的是,改版不仅仅是报头的改变,办报思路,特别是办报水平要来一个彻底的改变。通过这次改版,我才真正懂得了一份报纸的不易,懂得了办好一份报纸有那么多的学问。以前内部小报是自己编自己印,不仅不规范,而且校对差错、甚至编排漏洞也时时可见。什么编辑思想、栏目头、铺网、套红、题图、尾花都很随意,没人去要求。办成省报可就不行了,这些都有非常严格的要求,并且这是全省一级报纸,不能因为我们的工作,影响到报纸的级别。记得改版之初,报纸版面常常改一遍又一遍,加班加点是常有的事,神经紧张到常常会在深夜两三点钟,突然想起一处编校错误而爬起来的程度。由于办报思路上,主管领导和省报领导之间存在着差距,这要靠自己来协调,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导致严重的后果。虽然工作难度大了,但报纸水平提升了,特别是每期刊登的几篇论文足够推出一个副教授,工作的辛苦与这种成就感相比又算得了什么!从2010年1月开始,在董俊峰总编的努力之下,《山西党校报》又迈出一大步,这就是将所发表的论文都收录在中国知网“全国重要报纸期刊全文数据库”中,作为评聘职称和查询根据。这就使党校报在全国同类报刊中占据了非常重要的地位,能够屹立于全国重要报刊之林,我们的报纸再次迈出一大步。可以说,党校报八年迈出三大步,从校园走向全省,又从全省走向全国,已走上了一个健康发展的轨道。

办报八年,是学习进步的八年。在编辑工作中,我不仅系统学习了编辑理论,掌握了相关的业务知识,无形之中,自己的文字功底也得到了进一步加强。每期报纸版面发到省校编辑部时,他们都很快组织编辑人员审核一遍,有很多次,虽然我们也是用心校对,但还是被修改的遍体鳞伤。省报编辑们的敬业态度和业务水平,让你不得不佩服。吴钧贵老师,20年前,我在上大学时,他就当编辑了,如今他是报纸的副总编,一次他从太原来临汾时,当谈到编辑业务时,他竟从背包里掏出了《现代汉语小词典》来,这本已翻旧发黄的词典着实给了我们在场人员很大的震撼,让我亲眼看到了一个编辑人员的敬业精神。还有省报的赵转超老师,他多才多艺,擅长摄影,除了本职的编辑业务外,还承担了许多额外的工作,全省5家市级党校报的版面和稿件都要由他来接收和检测,我每次打开QQ时,总能看到他在办公室,却从没听过他有怨言。

办报八年,是行走路上的八年。读万卷书是学习,行万里路也是一种学习。八年来,因为报纸的原因,我参加了不少相关的研讨会、联谊会,不仅提高了编辑水平,也广交了朋友,游历了祖国的大好河山。在大同的协作会期间,主办方安排我们参观了平型关战役纪念馆,还远赴河北野三坡、白洋淀去采风。在2008年秋天银川协作会期间,我们还登上了贺兰山,参观了西夏王陵,观赏了贺兰山岩画,那种空旷和沧桑之感,给人的感觉终生难忘,回来我一口气写下了《回望贺兰山》。也是在这次会上,我结识了陕西党校的赖平总编,西安党校的赵润利副总编,他们一个豪放洒脱,一个严谨认真,几天的相处,就成为一生的好友。在返回途中,途径内蒙时,我和省报董俊峰总编又前往呼和浩特市委党校,拜访了李书慧校长,我又平生第一次走进了内蒙古大草原,草原人的热情让我们激动不已。回来之后,我们又合写了《我们和草原有个约定》,当李书慧校长看到这篇文章时,还专门打来电话道谢。在2009年冬西安的协作会上,我结识了中央党校范林林老师,她是已故中央党校范若愚的女儿,她那种朴素无华的风格更彰显出了人格魅力,在几天的相处中,我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回来不久,省委组织部汤涛部长来党校调研,我立即写出了一条消息《要把“学习”作为当前干部考核的重要内容》,并把它发给范老师,几天后,这则消息就在《学习时报》刊登出来,全国各地有数十家网站转发了这条消息,对推动党政干部的学习发挥了一定的促进作用。此后不久,我的一篇论文《荀子学习观》也在《学习时报》发表。

办报八年,是走向社会的八年。作为一名担任编辑的党校老师,我得到了更多锻炼的机会。2006年冬天,因为写作《尧都文脉》的需要,在采访临汾市晋文化研究会理事们的过程中,我被陈长禄会长和他的理事们的事迹所感动,写出了《还将余勇写千篇》长篇通讯,后来干脆也加入了研究会,并且被推荐担任了副秘书长。几年下来,我在三晋文化研究方面也取得了一些成果,个人出了两本书,担任了三本书的责任编辑,还获得了研究会发给的“成绩突出”奖牌。2006年12月我在党校报发表的《“尧文化”研究三题》受到临汾市人大刘合心主任的好评,在随后召开的临汾市尧文化研究会成立大会上,刘合心主任又向大会推荐了这篇文章,并把文章观点向大会进行了宣读。2010年4月,我把自己经过数年潜心思索的一项成果向石宝兴校长作了交谈,石校长表示赞同,并鼓励我在全校“文明和谐论坛”上宣讲,我的宣讲取得了成功。会后,我把宣讲材料进行整理,以《与成功相约》为题,刊登在党校报上,结果在读者中引起较好的反响,临汾市直工委、市农业局、市设计院等单位领导在看到报纸后,邀请我前去宣讲,进一步扩大了影响。几年来,不仅自己出了三本书,还主编、编辑了七本书,今年八月,我又非常荣幸地被推荐为临汾市第三届政协委员。                                                                                   

办报八年,也是经常感动的八年。办报至今,我养成了一个习惯,就是随身携带近几期的报纸,一有机会便拿出赠送新朋旧友。如遇上召开研讨会、联谊会,那就会带上数十份,每人赠送一份。还记得是在报纸刚刚创办那年的全市作家协会代表大会上,我见到了时任省文联副主席的著名作家张平先生,我送给他几份报纸,想让他给题写几个字,张平先生看过报纸后,欣然提笔写下了“党校之声黄钟大吕!”八个字,怕我不满意,他又连续写了两遍,作家负责谦和的态度给我很大的鼓舞。一周后,张平先生的题词随着我撰写的《永远为老百姓写作—著名作家张平小记》就刊登在当期的报纸上。三年后,当我再次见到已担任山西省副省长的张平先生时,还向他表示了感谢。2008年3月,临汾市两会召开之际,报纸刊登了时任市长刘志杰一篇关于领导干部政德建设的署名文章,报纸印出之时,恰逢市长作完《政府工作报告》走出会场,当我把刚印出的报纸送到市长手中时,他紧紧握着我的手说道:“谢谢你!”短短三个字,就融化了我几日的辛勤工作的疲劳,市长平易近人的、和蔼可亲的形象就这样树在了我的心里。当然,最不能忘了我们编辑团队的几位平凡而不平庸的美女编辑们,正是她们多年来不求名利做着这些繁杂琐碎的工作,才撑起了起了一份报纸,托起了一个总编来。

办报八年,编辑部里的故事很多很多,这其中虽然也有过争论,有过失误,有过困扰,但更多的是收获,是感动,是进步,是成功,更是快乐。每一篇好文章、每一个好版面都能带给我们快乐和满足,每一位读者的肯定都让我们体会到自己平凡工作岗位的意义和自己的价值。因此,我感到充实和自信:在党校教师中,我是一名拥有众多读者的编辑;在编辑队伍里,我又是一名拥有好多学员的党校老师。办报八年,不仅编辑了优美的文字和图片,也编辑了自己中年绚丽多彩的人生。

                                 石耀辉

                                 2011.9.20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