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文化资讯>>正文内容

李百玉:春晖里的文化旅程

        在人生的旅程中,30年不算短,也不算长,可称为半辈子,亦是眨眼间的工夫。笔者自忆不知不觉这30年半辈子的经历,一片冰心伴着改革开放的春晖荡漾,自觉无愧于养育自己成长的尧都这块土地,无愧于这个时代,能在短暂的岁月里为国家为故乡奉献出一点绵薄之力,心愿慰矣。
  1979年的春天,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刚刚开过,县委组织部领导派我和几名同志到小榆公社界峪大队下乡,我一个人住在大队部里,很少回城。学校就在旁边,我中学时的语文老师芦玉龙即在此教学,探望他时发现案头有一部《临汾县志》(民国22年版,县长刘玉玑主修),便借阅了半个月,顺手作了笔记。5月初下乡结束时,我写了一篇读县志后感想与建议信稿——《县志应当续订重修》,寄给了中央宣传部和光明日报社,后来又寄给了正在召开的全国五届人大会议秘书处。时任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宣部部长的胡耀邦同志(后来任党中央总书记),于7月9日在我的建议信稿上批示有13个字:

  “大力支持在全国开展修志工作。”

  党中央高瞻远瞩,在取得一致意见后,国务院成立了“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随即于1980年在山西太原召开了第一次全国修志工作会议,部署了全国的修志工作。
  时隔7年之后的1987年春,我由市委组织部调到市政府地方志办公室任副主任,1988年任主任具体负责全市的修志工作。历经16年的艰难曲折和最后阶段同仁们的辛勤攻坚,终于完成由我任总编、凝结集体智慧和心血、反映全市上下共同心愿的《临汾市志》这项浩大的文化建设工程任务(全志306万字,上中下3册,2002年海潮出版社出版),用事实诠释了24年前梦想的可信性。16年的间隙中,我还任编审指导完成《临汾市煤炭志》(正式出版,2005年获全国煤炭系统史志评审二等奖),任主编完成《临汾市防空志》评审稿(被山西防空系统评为志书一等奖),指导完成《临汾市教育志》、《临汾市果树场志》、《临汾市税务志》、《临汾市水利大事记》、《临汾市地震志资料汇编》、《临汾市政协志》等部门专志或资料本。从读县志到亲手修志,并且能成为全市全省全国修志战线上一名先进专业工作者(被授予市和省级一等功荣誉称号),尝历了其中的酸甜苦辣,感慨良多,感悟亦深,至今想来,无数个难以忘怀泯灭的情节(例如车祸4人负伤)经常浮现在眼前,萦绕于脑海。
  1982年的春天,我游览了邑中名胜姑射仙洞,其如梦如幻如诗如画的景观令人惊喜,而年久失修经籍失毁的景况又令人扼腕叹息。1983年夏,我执笔与乔李村青年郭东升合作写了一篇《姑射仙洞——急待开发的旅游名胜》文稿,意在为发展本境的旅游产业鼓与呼,《人民日报》情况汇编583号刊发,省委书记李立功、省长王森浩、副省长白清才均作有批示,派省相关部门旅游、规划等单位于1984年春到仙洞实地考察写出专题报告,认为姑射仙洞名符其实确有开发价值。省政府作出决定将仙洞列为全省的风景名胜区之一,首期拨款10万元作出规划,后又拨款90余万元对仙洞进行修缮,仙洞的冷清状况日益改观,名声日渐远播,游客逐年增多。26年来,我到仙洞有七、八次,虽然因其管理方面的失误造成的一些损失使人叹息,但每次都为仙洞的自然与人文景色所陶醉。当暇闲时品味1982年自己拍摄的几张有关仙洞的图片之余,心中便升跃起庄《逍遥游》中“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那著名诱人的赋句,不由自问老庄子:你的神魂游过跨越了2290多年后今天的姑射仙洞吗?
  1993年春末初夏,作为特邀代表我参加了政协临汾市第五届委员会会议,直到2007年当了五至七届连续三届的政协委员。一开始参加政协,我便与石青柏、高国宪、梁正岗等同志提出应当重视修复尧庙尧陵、发展以尧庙尧陵为主的旅游产业、研究尧文化等项提案,积极参政议政。经过多年的呼号努力,在领导的支持下,编辑出刊了《尧都胜迹》、《帝尧与平阳》、《三圣宝典》等专集与部分理论研究文章、资料汇集,召开了多次尧文化座谈会。1997年春,市委成立“尧文化研究与开发委员会”,我被任命为办公室主任,做了不少实质性的工作。1998年春,尧庙主殿被坏人烧毁引起国内外的广泛关注。在社会各界人士的倡议下,尧宫再次进行重修,从反面激励了有识之士对尧文化的重视;笔者1991年所提“恢复尧庙古会”的建议(7年无人理睬)始才有了真正的结果——10年来已连续举办十几届的尧庙根祖文化旅游节。2002年第二届尧文化研讨会在台湾举行(第一届在本市举办时笔者参加),我与石青柏同志虽被轻侮未去,但还是带去了二人合写的论文与我的书作,冰心日月可鉴,世人自有公论。这些年中,市区境内的尧庙尧陵规划或新建景点论证会或资料提供,亦或尧文化研讨会,笔者每每参加抒发己见,以资参考,撰文撰联,时受采录。看到有渗透自己心智的一本尧文化集刊的问世,看到如今尧文化研究与开发建设的再度兴盛和新的成果,忆及往昔与同志们对尧文化的执著,汗算是没有白流,力没有白费,情没有白倾,笔没有白摇,心中涟漪便油然涌起,久难平静。
  没当政协委员之前,我就参与政协文史资料的写稿、改稿或编辑工作,当上政协委员之后,更成了编辑文史资料的一名主力,一方面要写稿组稿改稿,还要事前商讨策划,印中多次校稿,保证每集的文字印刷质量。就是退休以后的这6年,依然为政协文史资料编辑工作尽着一份责任。编纂政协志时,自己拟纲目、查档案、任编审;编辑抗战胜利50周年专集《尧乡烽火》时与高国宪、梁正岗、石青柏、孔祥智等同志多次商讨,广泛征集资料,自己写稿件、寻资料,提供稿件七八篇,专集印行后受到省市政协的表扬;今年政协发行的纪念临汾解放60周年资料专集,从去年策划组稿时我就参与其间,提供资料稿和写稿4篇;当政协委员的15年间,所递呈的近百份提案,绝大部分是有关如何保护和利用物质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方面的重要议题,以超前的文化视野为党和政府的工作建言献策。退下政协委员称号之后,又被聘为政协文史委员会的顾问,前不久被市政府劳动竞赛委员会授予二等功荣誉称号,这说明与政协文史资料工作的情缘在延续着,也表明了自己文史专业知识技能价值的存在。
  2003年的春天,我从修志工作岗位上退休,本该尽享天伦之乐,或利用退休后真正属于自己支配的时间好好整理、编辑、写作自己的作品了。事实并非如此。老区建设促进会、老年书画研究会、三晋文化研究会与根祖文化研究会的几个老领导、老同志、老朋友,多次力邀参加其会,耳软的笔者难拒其甜言便迈入了这几个团体。从此,我的黄金时间都销注在了这3个会中,再加上政协文史资料的编辑,常常被搅得寝食难安,自己喜好的乒乓球运动也很少挥拍搏击了,演唱演奏的爱好根本不敢沾边怕再被粘住。几年来,为老区建设促进会重新校订印刷了《临汾革命老区(尧都区)》一书,消除了此书中260多处差错;根据退休干部孙戈的初稿,改写编辑了《临西县史略》一书,填补了党史和地方志方面的空白。在老年书画研究会,与同志们合作,编辑了《尧都老年书画集》,参与策划了每一次书画展览并有书作亮相,主题词序言亦由自己撰拟书写,广获好评。在三晋文化研究会与根祖文化研究会任副会长,与大家共同编辑或一起策划了《尧舜禹历史文化研究》、《尧都村镇风情》、《尧都威风锣鼓集锦》、《尧都蒲剧资料新编》、《情感尧都》、《尧都文化研究》等专集,还写作提供了部分稿件。有亲友劝说:“你家计烦累,又不计报酬,该少些奉献社会、多些奉献家庭了。”对亲友的好意自己只是会心一笑过之。2008年的春天,省老区建设促进会授予我先进工作者荣誉称号,3周岁的小孙女见带回了金光闪闪的奖杯,立即抢到手里高高举起,对奶奶说:“奶奶,你看,我成了冠军!”其天真烂漫的情态可亲可爱,我赶紧取出相机,摄下这一瞬间;照片洗出后,我为其取名曰“福妞夺冠”。
  在30年的文化旅程中,笔者还把为故乡土门村的文化事业当作倾情回报的一件大事来看待。每年的春节文艺活动,庙会,学校建设,新农村建设,我异常关注,闻风即动,或捐资,或捐书,或拟文,或作书,或摄影,乐于出力流汗。我的文化人生旅程的第一步即从故乡迈出,65个春华秋实中的每一个梦的根都源自故乡,是故乡的乳汁滋润着自己的血脉和文气。故乡是一座充满春色的花园,自己不过是园中一枝红杏上的一朵花瓣而已。
  从正当青年步入老年,30年瞬间即逝。我这30年的文化旅程之所以能一路惠风和畅,是因为改革开放的春晖普照中华呀!为此,我感到无比欣慰。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