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文化资讯>>正文内容

插队知青的蹉跎岁月

插队知青的蹉跎岁月                 
                       李振中
四十年前,我们十五个十七八岁的男女青年响应毛主席“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和“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伟大号召,离开父母亲人,带着理想和热情,也带着无奈和困惑,来到我县东张乡蛟头河村,在这个所谓的广阔天地,我们开始了做插队知青的日子,这也是我们进入社会的第一步。现在想想,我们这些当年在农村经历过这段历史的人、奉献过青春的人,那刻骨铭心的经历是忘也忘不掉的。毕竟我们曾经为了一个伟大的理想把自己的青春汗水和豆蔻年华献给了这片黄土地。这一段历史在我们这些身临其境者身上刻下的痕迹太深了、太重了。每每忆起昔日插队的情景,一幕幕地浮现在眼前,那充满欢乐与痛苦充满憧憬和磨难的生活经历让人记忆犹新,恍若昨天。
那是七四年五月六日,是一个晴空万里的日子,上午九时左右我们县七四届毕业的三十多名初、高中毕业生带着被褥行李到县委小礼堂集合,县委为我们这些被批准上山下乡插队落户的知识青年在这里召开欢送大会,会后就要启程到插队点插队了。从此将走上社会,开始走向新的生活。送行的家长亲友交待着、叮嘱着。欢送大会上有一个县领导讲话,希望我们在农村这个广阔天地里好好煅炼成长,成为国家的栋梁。还给我们每人发了一套毛泽东选集一至四卷合订本。在这些下乡知青中,我们这十四个人是集体到东张乡蛟头河村插队的,另外还有一个叫王莉娜的女同学,由于她就是蛟头河村人,因和我们是一届又都是同学,所以无论学习、劳动都在一块儿,所以当时在蛟头河插队的也可以说是十五个人。其它人都是回到原籍或有亲戚的村里单个插队。欢送会很快就结束了,我们和带队干部卫思让一同乘坐一辆解放牌大卡车,从县委大院出发,缓慢地驶出浮山城。从县委大院门口到县城南门外的街道两旁,站满了欢送的人群,有机关干部、企业员工、中小学生、市民,家长们跟在车后面不住地大声叮嘱着什么,根本听不清。锣鼓喧天,红旗招展,好不热闹,此时此刻,我们也是兴高采烈,感觉到自己仿佛是一名即将出征的战士,心中充满自豪。
中午时分,我们来到了东张公社蛟头河大队,大队干部组织社员们在大队院子里召开了欢迎大会,并将15个人一一介绍给大家。然后给我们每人发了一把锄头,男生发的是镢锄,女生发的是钩锄,另外每人还发了一把钢锨,大队书记李焕章和大队主任李文珠先后讲话,希望我们积极劳动,好好锻炼,生活上有什么困难找大队解决等等鼓励性的话。我们分组被安排到几户社员家里居住。就这样一种全新插队的生活开始了。
所谓插队,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就是要求我们和社员一起参加劳动。这对我们这些平时很少干活的刚毕业的学生们来说,无异于是一种煎熬和受罪。但既然到了这里,从那一天起,我们和社员一起日出而作,日落而归,上地干活挣工分,学作各种农活,当时农业机械化程度低,大部分活要人工干。春天种玉米,担粪,栽红署,担水浇苗;夏天烈日当头,酷暑难耐,在玉米地里锄玉米,钻到玉米地里,闷热闷热,胳膊上划出一道道血口,跪到地里给谷子间苗,一亩半地,三个人干四五天,麦收时节,抢割小麦,叫做龙口夺食,那种腰酸背疼的感觉,我想在座的人现在想起来都会害怕,在麦场干活又热又扎,昼夜不分,累的人倒在麦秸上就睡;秋天收获各种大秋作物,忙的人不可开交;冬天寒风凛洌,刺骨钻心,还要开展农业学大寨运动,大搞农田基本建设,平田整地,修河倒滩,大战东湾里--打眼、放炮、推土、填沟。农闲盖房建窑,和泥搬砖,筛灰筛沙。我还赶着骡子去响水河粮站拉粮,秋天摘过棉花,虽不能说和老社员一样熟练,但总是经历过,并且有些活还想争个高低,比个输赢,总之一年四季从正月忙到腊月,可以说,手上磨出了老茧,皮肤晒的黑红,成了地道的蛟头河社员,应该说是名符其实,毫不夸张。
同时我们还要过生火、做饭这一关,刚下去时,大队给我们建了集体灶,请了大师傅,每天我们拖着疲惫的身体收工后,可以吃到热乎乎的饭菜,但是过了几个月后,大师傅因腿患脉管炎不能做饭了,我们在知青中找了一位会做饭的给大家做饭,但时间一长不免有做的不如意的地方,产生一些不满。没有多长时间,集体生活过不下去了,只有分灶单干,其实也没什么分的,原来集体灶上的大锅大荜个人也不能用,只有个人置办个人的小锅小灶了,一番买锅买碗、买勺买铲,总算可以生火做饭了。因为米面第一年由国家供应,买回来就行,食油生产队分了一些,蔬菜生产队在河滩地里有个菜园,多多少少可以吃到一些。下来的困难是生火和做饭,有的同学在家没做过饭,不知道怎样生火,饭也不会做,有一顿没一顿的。我还算能做了一般的饭。比如玉米面糊糊,疙瘩汤,面条,软一顿硬一顿的能做了。一般的不蒸馒头,只做烙饼,嫌麻烦。由于当时白面少,尽管是一个人挣工分分粮,白面还是不够吃的,所以还要吃一部分粗粮。当时的粗粮可不是现在吃粗粮的概念。现在吃是讲健康营养搭配。那时是为了填饱肚子,有时回城从家里带些大米,改善一下生活。我的食谱基本是这样的:早饭吃玉米面煮陀,中午吃面条.浮山话是干面,晚上烙一张饼喝拌汤,当然这比村里的农民生活好得多。主要的困难是在地里干上一天活,累的已经不行了,肚子饿的咕咕叫,还要捅火做饭,火旺还好,火要是不旺,干着急没办法,收工回来先捅火,后洗手洗脸,准备做饭。那种急法是不饿的人无法想象的。往往是菜炒好再做主食,主食没熟菜已经快吃完了,烙饼时,等不到饼全熟,翻个个就要扒一层先吃,熟一层吃一层,饼熟全光,吃完饭累的就不想洗碗了,只有等到下顿饭前洗了。我也有几顿饭让人终生难忘。比如自己做焖面,小铁锅一个人的饭,第一次做,按原来在家看母亲做的方法一步一步做,但最终还是糊锅了,不成功。第二次没糊锅,但盐放多了咸的没法吃,所以以后再没做过焖面。我记事起就不吃肉是个素工,在经济困难时期,人们总是买一些猪油或肥肉提练后炒菜做饭,而我不吃猪油,生产队分的棉籽油又不够吃,所以经常从家里带点油下去,但也有断顿的时候,搞的好几天吃不到油。再说队里的菜园子,有菜园子是比别的生产队好的地方,但绝不是像现在什么都有,比如春天别的菜还没成熟,小葱长成了,天天吃小葱,西红柿成熟了,茄子没熟,小铁锅炒西红柿,天天吃,吃的胃直发酸,茄子熟了,西红柿没有,光炒茄子,铁锅一炒黑乎乎的。总之,插队几年生活应该是比较困难的。
我们插队时,比68年北京来我县插队的北京知青在国家政策上要好多了,由于福建李庆林给毛主席写了一封信,叙述其多个子女在农村插队,生活条件困难至极,还给家庭带来负担。毛主席复信,寄上三百元,聊补无米之炊,全国此类情况诸多,应统筹解决,所以到我们下去时,国家每人给五百元安置费,记得五百元是这样分配的,第一年每人每月8元粮款,2元生活费,共计120元。第二年每人每月8元生活困难补助,不一定平均分配,但实际是平均分配了,共计96元。84元生产工具、生活用具费,我们的用于买钢铣、锄头和集体灶的灶具了。每人200元的建房补助款,大队给我们盖了六孔砖窑作为宿舍。大概分配就是这样。
另一个政策是插队满两年表现好就可以推荐招工、入伍,升学了。所以我们下去后基本都能安心劳动好好煅炼,争取早日推荐出去。我们十五个人中先后到了霍州临汾浮山县城就业 ,最后几位是78年12月到了山西焦化厂(洪洞),最多是在农村有4年半时间。可以说这几年的劳动锻炼无论先走的后走的对我们都得到了很好的历炼,很多人都成了当时村里的好劳力和参加各种社会活动的骨干。
几年的劳动中,我们得到大队领导的许多帮助和关怀,解决了许多生活和劳动中的困难,得到了村里许多社员的照顾,与村里社员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我们都还记得当时一起劳动的乡亲的名字,我想他们也不会忘记我们。
几十年来,每当我回想起插队时的生活劳动经历,想起村里的乡亲们,总有一种亲切的感觉,毫不夸张地说这里就是我的第二故乡,是我魂牵梦绕的地方。
在这里,我们曾经激动过、向往过、追求过,曾经悲观过、失望过、失败过,曾经欢乐过、忧愁过,曾经幻想过、拼搏过、成功过。每当谈起插队的生活,我们都有讲不完的经历,没有什么语言可以描述当年的心境,没有什么音乐可以表达如此复杂的情感。
有人曾讲,知青插队是“蹉跎岁月”,他是荒废青春的一代,我却不甚以为然,我们经历了磨难,但思想和意志上却也得了煅炼和洗礼,我们也曾为这块土地的发展挥洒汗水,为改变村里的面貌战天斗地,当然,这一小点奉献是微不足道的,也确实失去了宝贵的青春,但正是这段奇特的、艰苦生活的磨炼,使我们开始懂得了真正的人生意义,让我们在以后的几十年里无论遇到什么困难,我们都能克服和承受,总感觉没有什么能比那个时候更困难了,这可能就是我们这些人获得的精神财富吧!在短暂的人生中能当一回“知青”,我们感觉更充实。也正是由于这段经历让我们这十几个人有了不同与同学的插友关系,从感情上更加亲密。现在我们这十几个人,除两人因病去世外,有在福建的、太原的、临汾的、浮山的,各自都有着美满的家庭和幸福的生活,都在各自的岗位上做出了可喜成绩。也许有人永远也不愿意想起那一件件不堪回首的往事,不管回忆起来是欣慰是甜蜜是辛酸是苦涩,注定这里是让我们一生一世魂牵梦绕的地方,因为我们的青春留在了这里。
难忘四十年前的知青生活,所以在插队四十年之际,大家高兴地在这里相聚。现如今蛟头河村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宽敞的街道两旁是一排排整齐的新房,村中心活动广场各种健身设施齐全,街道旁矗立着新装的太阳能路灯,一辆辆小轿车不时出入农家小院,记忆中的蛟头河村已旧貌变新颜,勤劳的蛟头河人已经过上了幸福的小康生活,我们感到非常欣慰,衷心的祝愿蛟头河的明天更加美好。
祝大家生活愉快,万事如意。
谢谢大家

我们相聚在曾经生活、劳动过的地方—我们的第二故乡:蛟头河村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