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文化资讯>>正文内容

晋商在兰州的往事——访吴氏家族后裔吴永佑

晋商在兰州的往事——访吴氏家族后裔吴永佑
    


晋商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也是一个让人值得敬佩的群体。不是因为他们赚了大钱,而是因为不畏艰难的精神。在没有汽车火车等现代交通工具的年代,他们迈动着双脚,丈量着从山西到西北的广袤大地。并且最终在人地生疏的西北落地生根,把生意慢慢地做大。
晋商是如何到西北来的?昔日把持兰州市场的太平县商帮是如何经营的?我带着这一问题走访了襄汾县赵康镇南柴村吴氏家族后裔吴永佑﹙原襄汾县畜牧局退休干部﹚。这些年为研究晋商在甘肃的情况,吴永佑不仅查阅了大量的资料,而且走访了不少健在的山西籍老人。他给我讲述了他所了解的晋商往事。
兰州晋商的三大帮
解放前,在甘肃经商的主要是山西、陕西、天津等地商帮。据《兰州商业调查》记载:“至于经营各大商业之帮口,大概言之,金融之权,操于山、陕、津帮之手;各大行店,晋商称胜;钱庄药号,秦人居多;购办皮货绸缎杂货事业,津晋两帮,可称并驾;制造青条黄烟,陕甘两商,亦足齐驱。”
吴永佑先生介绍说,据有关资料记载,兰州的海菜行(酱园)、行栈业基本上全部为太平县人所把持,而绸布、百货、五金、铁器、杂货等也占了相当大的份额。山西人在兰州经商的主要分为上府帮、路南帮、绛太帮三大帮。其中,上府帮主要指榆次、太谷、平遥、介休等县;路南帮主要指临津、稷山、猗氏、万泉等县;绛太帮则是指绛州﹙今运城市新绛县﹚,太是指今临汾市襄汾县(原名太平县,民国初年所改,后与襄陵县合并为襄汾县)。在晋商的三大帮中以绛太帮为最,绛太帮又以其分支太平帮为主。据知情人士回忆,解放前,太平县人在兰州最多时达到八千余人。
“七紧八慢九消停”
 要说兰州的商帮就必须从晋商如何来甘肃说起。
 在兰州的大部分晋商都是亲戚朋友相互推荐而来。从山西的地区划分上来看,来西北经商的山西人主要集中在晋南地区。究其原因与交通有直接关系。相对于晋中而言,晋南人走西北只需从风陵渡过黄河,然后过潼关走华县、西安。然后从西安分出几条岔路,或者从长武进入甘肃境内,或者过宝鸡进甘肃。在明清时期,晋商大部分走的长武这条线。
 绛太一带出门学生意的学徒一般在15岁到20岁之间,也有些十一二岁的小娃娃。出门之前家里人先要同外面的亲朋好友联系商量选定荐官(介绍人),请他们联系好店铺,说好学徒抵达的大体时间,记清楚前往学生意的字号。然后就为出门做准备了,他们一般是三人以上结伴而行。他们出门的讲究颇多,收拾好随身携带的三五天的干粮、简单的换洗衣物、防身用的鞭杆。再选择黄道吉日,祭拜神灵、祖先,然后和家里人吃一顿长面、饺子。出门后,到了村外,按照喜神的方位,把鞭杆插好,向长辈叩头辞行。古代交通不便,路途上时有盗贼出没,出门远行,有时也就意味着可能永远无法相见,分别时自然要抱头痛哭。
 据吴永佑讲,他爷爷在20岁时(大约在1915年)从山西太平县到兰州寻找经商的叔父,就是徒步来的。整个行程花费了40天左右的时间。据张世钰的《略谈原兰州经商的山西绛太帮》等文记载,抗战之前,晋南商人基本上都是步行来甘肃的,从晋南到西北重镇兰州,大体上分为晋南到西安、西安到平凉、平凉到兰州三段,每段的路程大致为700里左右。人们在路上的行程叫做“七紧八慢九消停”。意思是说,这些路段上用七天时间比较紧张,稍慢一点就要八天时间,如果用上九天时间,沿途还可以自由地逛上一阵子。
 手持鞭杆走西北
 一切收拾停当后,身背简单包袱,手提鞭杆的年轻人,便三五结伴踏上了千里跋涉之路。开始了他们的创业梦想。这也是一种走西口。
 在路上他们离不开鞭杆。长途跋涉中鞭杆作用巨大,既可以作为防身武器,也可以当做扁担挑行李,还可以作为跨沟越溪的工具。
 甘肃会宁一带沟壑纵横,徒步跳越非常困难,就必须借助鞭杆的力量。据一些老人讲,出了会宁县城不远有个地方名叫七十二道湾脚不干。这一带小溪众多,稍不留神就会陷到沟里,这时他们身上带的鞭杆就发挥作用了。
 民国初年,几位太平县人一起结伴到兰州学生意,在走了二十多天后,到了平凉,这是通往兰州的一个重要站点。他们在平凉略作休整后,继续前行,谁知一出平凉城就被一伙盗贼盯上了。这伙盗贼看到他们身上的包袱鼓鼓囊囊,以为背的是“黄白”之物,其实是从家里带出来的干粮。这伙盗贼化装成到兰州运货的驼队,带着一顶帐篷,赶着几头骆驼,询问他们的目的地后,便趁机提出与他们结伴而行。那时交通不比现在,路上能遇到一个顺路的朋友是非常开心的事情。于是一伙人结伴而行,快到六盘山时,这伙“骆驼客”凶相毕露,拿出凶器,威逼四位年轻人拿出钱来。谁知这几位丝毫不惧,舞动手中鞭杆,双方一场混战。为掩人耳目,这伙盗贼基本上都是短兵器,俗话说“一寸短一分险”,在交战中鞭杆以长取胜,四位小伙子冲破包围。
 初入店门学做生意
 从老家晋南出发,大约20多天后,跋涉了两千多里路的学徒们终于抵达了目的地西北重镇——兰州。他们默念着即将前去学习的店铺的字号,在城门口打听路径,同时也盼望着联系好的亲朋好友能在城门口出现。这些怀抱憧憬的年轻人,并不知道前面还有更严峻的考验等着他们。
 一身风尘的准学徒们,怀揣着介绍信,在主荐官、荐官(介绍人)的带领下前去拜访东家。山西太平县南柴村的吴闰申是1928年到兰州的。他准备进入当铺当学徒。当时他打算进的当铺是柴家所开,柴氏有兄弟三人,老大在家乡主掌家务,老二在兰州主管生意。到兰州后,他拿着老大开的介绍信,先去拜访主管生意的老二。见面后掌柜的先询问了家乡的情况,然后进行了简单的考试。这场考试当着介绍人的面进行的,对于一个准学徒来说,自然是非常重要,收留与否直接取决于这次面试。当时,掌柜的问他念过几年书,他答道:“念过三年私塾”,掌柜的就要求他写字,他一时不知道写什么好,正在犹豫不定之时,想起了老前辈讲过:“要学生意,进门多说吉利话”。于是,提笔写下:“入高门学习礼仪,遇名师教训成人。”掌柜看后非常满意,当场决定予以录用。
 学徒基本上就是勤杂工。店内的一切杂物都由学徒负责处理。同时学徒还要能避开师傅、掌柜故意设置的各种“陷阱”。设置陷阱的目的是,验证其手脚是否干净。总体而言,学徒的过程非常艰辛。兰州绛太帮的学徒期为三年时间,三年后才是“二茬子(准店员)”到了准店员时,虽然地位提高了,但依旧没有报酬。准店员干上两三年后,才有了点积蓄,这时就可以向掌柜申请请假回家。请假的时间大约是三个月或者半年。
 在绛太帮内还有这样的规定,请假回家的伙计如果在每年的十月初一以前赶回,则可开销半年的身钱,十月初一赶回的则半年身钱不计。有一年,一位伙计在赶回的路上耽误了行程,九月三十日黄昏赶到距兰州城10公里的东岗坡时,已经筋疲力尽,眼看城门就要关了。在万般无奈之际,他雇了一匹马,打马飞奔,总算在关城门之前进了城,保住了半年的身钱。
 立足的根本号规
 兰州市永登县境内保存着民国六年的《大顺成号规》。从这份号规上我们能够看到清末民初晋商的管理制度。这些制度虽然简单,却具有超出今天人们所想象的效力。在甘肃的商帮规定,如果因违反号规而被除名者,别的商号也不予录用。这是晋商赖以安身立命的根本所在。
 大顺成是专门经营布匹的商号,当时兰州共有15家布匹商号,大顺成是其中比较大的一家。大顺成号规共有八条,每条下面都有详细的解说,显示了晋商严谨的经营作风。其内容是:“不许随便出入,恣意游荡,凡出不得超过两钟(头),更不得过夜;不许自尊自大,任意妄为及日夜贪睡,躲懒偷安;不许在外赊取货物,挪借银钱,与号内注账;不许任意支使并悬空银钱;不许与己亲厚友转借银钱;不许嫖妓、玩赌、吸洋烟;不许在号内交接不肖,招留闲人;不许暴殄天物,偷漏号事,私行宴客,接待优人。”
 学徒依照着这些规章,苦熬岁月,经受各种各样的苦难,一直干到成为店员。有些能力出众的单独开店,闯出了属于自己的一方天地,但寥寥无几。大部分伙计默默无闻地度过了自己的一生。也有些人在学习过程中经受不住考验,或者落入东家设置的圈套,或者交友不慎,违反号规被清除出号。当时,各个商帮之间来往密切,一旦被清除出号就意味着彻底失去进入商号的机会。,有些被迫去当兵,也有些流落街头。
 抗战爆发之前,晋商各个商号基本上严格地遵守他们的号规。抗战爆发后,大批山西籍人士(包括各个商号在山西的亲属)前来投亲靠友,有些规章也被陆续打破。
 到解放战争时期,一些商人眼见赚钱无望,只好购买一头骡子回家务农了。解放后,在兰州的大部分都赶回老家分土地去了,在后来的公私合营中一些晋商中的高级职员也陆续返回晋南家乡。曾经纵横甘肃各地的晋商也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