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文化资讯>>正文内容

小品-----余热----崔泽波

余热(小品

 

崔泽波

【县城街头                                                              

牛大叔(臂佩监督员袖章肩挎一背包,上):创建省级卫生城,退休之后(我)又上岗。不管是官是百姓,谁要违规(我)不留情。哎呀,工作干了几十年,退休在家享清闲,每天围着麻将桌,实在无聊还心烦。全县创建卫生城,报名当了监督员,有人问我图个啥,发挥余热不图钱。其实,我这是驾轻就熟,过去的老本行。(向内)哎,哎,过来,过来……

罗一琴(衣着时髦,急上):大叔,您喊我吗?

牛大叔:不喊你,喊谁呀?过来!

罗一琴:哎,这满大街上都是人,谁知道您在喊谁呀?

牛大叔:谁随地吐痰我就喊谁!

罗一琴:对不起,那您不是喊我(转身欲走)。

牛大叔:站住,喊得就是你(从挎包里取出一页单据,递上)交了罚款再走。

罗一琴:罚款?开什么玩笑,我是随地吐痰的人吗?让大伙看看。

牛大叔:你有痰吗?

罗一琴:我,您这问的什么话呢?只要活着的人谁没痰?牛大叔:就是么,你刚才随地吐痰还不承认啊!

罗一琴:我吐哪儿了?

牛大叔(指前面):那儿,你吐痰后还把擦过的卫生纸扔到地上。该怎么罚,你说。

罗一琴:街上这么多人,你怎么肯定是我吐痰扔卫生纸?牛大叔:我看见了。

罗一琴:那我怎么没看见?

牛大叔(气急):你,……

罗一琴:我怎么啦,我。这县城大街是你家的?随便说谁吐痰扔杂物,就可罚谁的款,几年你就成富翁了。

牛大叔(更气):我……

罗一琴:你怎么啦,你。年纪这么大,不在家好好呆着,站在大街上较什么劲哩?

牛大叔:你……

罗一琴:我又怎么啦我?大叔,你也别生气,就算是我吐痰违反制度,不过就是罚五角钱的事吗,我掏得起。可你说这人有了痰不吐掉,留着能当口服液?能保养身体?

牛大叔:这不是罚款的事,是要求大家都自觉遵守规定,维护咱们县城的卫生文明。这次是要建省级卫生城,就是要把咱县的卫生程度达到太原一样的水平。

罗一琴:是吗,那您为什么不在街上放一些痰盂呢?那不更文明?

牛大叔:这姑娘,痰盂是街上放的吗?那是家里放的东西。罗一琴:那,大叔,您家里有痰盂吗?

牛大叔:你,你啥意思?

罗一琴:没意思,我是说,以后要吐痰吐到你家的痰盂里。牛大叔:我家很远。

罗一琴:没事,我可以租个车去。

牛大叔:你这是成心作对,执迷不悟(向内)哎哎,你提这垃圾……

罗一琴:人家刚从超市出来,什么眼神。

牛大叔:咳,我还以为他扔垃圾呢。

罗一琴(指远处):那辆车停在街中间,您怎么不管?

牛大叔:那是交通警察的事,不归我管。

罗一琴:那,您是什么警察呢?

牛大叔:我?我是垃圾警察。

罗一琴:垃圾警察?哈哈,这名称不错呀?大叔,应该叫卫生警察。

牛大叔:对对,卫生警察。哎,我哪有闲工夫和你拌嘴?要是不想掏罚款,我给你掏行了吧(从左兜取钱装入右兜里,递罚款单据)把这罚款单拿上快走吧。

罗一琴(拒绝拿单):不就是五毛钱么?

牛大叔(展示单据):一块,什么五毛!

罗一琴:吆呵,还涨价!你们这地方的人还真会强取豪夺。牛大叔:我们这地方的人?你不是?

罗一琴(伸舌头):我是,我是不是不重要,关键的问题是你涨价。

牛大叔:我没涨价。

罗一琴:刚才你说罚五毛,怎么现在又变成一块了?这不是涨价是什么?

牛大叔:吐一口痰罚五毛,扔杂物罚五毛,多少?不是一块吗?

罗一琴:我没吐痰!

牛大叔:我看见了!

罗一琴:要罚我,得有确凿的证据,要不,这儿离县医院很近,你把痰拿去化验,结果出来咱们再说罚不罚的事。

牛大叔:你是不是要我拨打120急救中心?

罗一琴:你打110我也不怕。

牛大叔:这事不归110管,不给公安局添麻烦。

罗一琴:那您就找我的麻烦?

牛大叔:不是我找你麻烦,我说啦,罚款我已经给你交了,可以走啦。

罗一琴:我不管那么多,今儿我还不走了。

牛大叔:你……

罗一琴:大叔……(手机响,接)啊,我在这什么……迎旭广场旁……啊,快点(关机)。

【一农村姑娘小锦上,咳嗽吐痰在地,牛大叔正欲上前,小锦从衣兜里去出卫生纸擦地上的痰。罗一琴和牛大叔在旁边看着。

小锦(擦完痰,站起):大叔,对不起,我咳嗽不小心把痰吐在地上了,我把它擦掉扔进垃圾桶,您不罚我的款吧?

牛大叔:不罚,不罚,你这不是故意的。罚款不是目的,你很自觉,还应受到表扬。

小锦:好,谢谢(下)。

罗一琴:大叔,照您这么说,我应该受到批评?

牛大叔:哎,不,我没有权力批评人,我只是罚款。罗一琴:嗷,您老只干实惠的事?

牛大叔:你说什么……

小吴(急上):一琴(见牛大叔)呀,舅舅。

罗一琴(惊讶):舅舅?

小吴:是呀,这是我舅舅,也,也是你舅舅。

罗一琴(指自己):我舅舅?

牛大叔:小吴,这是……?

小吴:对啦,舅舅(指罗一琴)这是我对象,叫罗一琴。

牛大叔:你对象不是在太原什么省报社当记者吗?

罗一琴:舅舅。

牛大叔:你看这,这……

罗一琴:哈哈,舅舅,这很正常(递上一元钱)把罚款单给我。

小吴:舅舅,您对外甥媳妇也不讲情面?

牛大叔:对谁都不能讲情面,就是你违反规定也要罚款,不过,你对象的罚款,我已经给她掏了,你俩可以走了。

罗一琴(从挎包里取出好几张罚款单):你看,我在前边每个路段都交了罚款,您老怎么好意思不罚我呢?

牛大叔(左右看身边的两个年轻人):孩子,这是怎么回事?

小吴:舅舅,她就是报社的记者,这次来咱们县采访。牛大叔:嗷,明察暗访的?

罗一琴:不算是察也不算是访,县委不是提出创建省级卫生城吗,我们受省里有关部门委派,下来监督监督。

牛大叔:监督?我就是监督员呀。

罗一琴:是呀,您监督不遵守制度的人,那谁来监督你们这些监督人的监督者呢?

小吴:这话听着多别扭呢?

牛大叔:我们还受监督?我们都是退休后又来尽义务的。孩子,一个人当他拥有的时候,往往不珍惜,失去了才觉得重要。为啥退休后的人都有一种失落感呢?当时一听说当监督员,都抢着报名要发挥余热呢。就剩下这么点余热了,还会打折扣?希望大家都能理解。

罗一琴(向牛大叔鞠躬):谢谢舅舅,我这次虽然交了不少罚款,但得出一个结论。

牛大叔:孩子,你得出个啥结论?

罗一琴:省级卫生模范城很快就会创建成功!再见,我下午就返回太原。

小吴(招手):再见,舅舅(与罗一琴同下)。

牛大叔(王二人背影片刻):哈哈,省级卫生城很快就建成!哎,孩子们,你俩啥时候办喜事呀!(转身,向内)哎,你这个小伙子,怎么乱扔烟头?过来过来(急下)。

【 完

二零一二年五月于乡宁文笔写作中心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