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文化资讯>>正文内容

崔泽波 中篇小说连载---良心(二)

二)崔泽波  

无官一身轻,无职更自在。何思源一改多年来黎明即起,按部就班的习惯,天天都是星期天。儿子和女儿都上大学了,家里就剩他和爱人,门庭已不像过去那样你来他往了,很少有人上门,连电话机都静静地躺在桌子上,除了方志成偶尔有事打来和他聊聊,基本上家里还是很安静的。不过方志成的弟弟假方志成也就是方志祥在外省打工,还打过几次问候电话。

生活轨迹的转变,活动内容的单调,使何思源才感觉到自己这些年的确太忙太累了。要知这样的生活如此悠闲,何不早点请求领导解聘自己呢?何思源为领导让自己“暂时休息”的决策深感庆幸,真想写一封感谢信表一表衷心。然而,他的这种想法无论如何也不能付诸实施。他并不是一个失去理智的人,如果真的写了这么一封信,别人会怎么去理解?周围的人免不了会说你吃不上葡萄而说葡萄是酸的。太无聊了,方志成什么也没做,只是默默地在家里呆着。

   往日里门庭若市,随时都会有人来造访,如今连邻居都很少来家坐坐。甚至,迟交了一天卫生费,曾和他是至交的楼房管理员把他家的电给停了。这些他都不在乎,他深知“凤凰落架不如鸡,老虎下山被犬欺”的人类潜规则,只是无事可做令人无聊的窒息。一个大男人终日呆在家里总不是个办法,凭他何思源多年的交往走出去干点什么,不能挣钱呢?何况现在是经济社会。尽管方志成一再催他搞出租车,他也觉得不是不可以,但其中的困难唯有他何思源知晓,别人是不会理解的。

大千世界,行业济济。何思源在家休息了两个月后,开始了“下岗再就业”。他先后走出去逐行业进行了解,发现自己原来是个“废物”,与社会上的各行各业将格格不入。难道就找不到突破口、切入点吗?他每天到街头观察、与熟人交谈,最终还是一无所获。转眼又两个月过去了,天气由热转凉,一片片树叶飘落下来,他才意识到秋天到了。我的天哪,这怎么比上班时还不知时令呢!

几个月来,何思源早出晚归,日晒雨淋,一扫往日的风采,但他仍作着徒劳的努力。这天一大早,他来到街上的一个批发部,老板是个老头姓郝,有六十多岁,曾与何思源打过信贷交道,对何思源的到来很是热情,与以往一样让座倒茶。当得知何思源离职后,很是不满安慰道:“孩子,我当年像你一样,也是半途中被人踹了。天下之大,行业之多,为什么非要在一棵树上往死里吊呢?现在他给我个县长我还不干哩。”中国人安慰人最古老的方法就是把自己说得比别人更不幸,而老郝却很自信。老郝告诉何思源,他被迫离开单位后寻找了两年职干,并说“千万别想干什么能挣钱,先要看自己会干啥。天底下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行行都挣钱,比如这经商吧,做买卖千家万家,赚钱的只是三家两家。”

郝老头一席简语,的确给何思源指点了迷津。多年来一直在机关上班,没有什么本事,驾车倒还是自己一个特长。不知是天意还是怎么回事,他在一次下乡时被司机刁难了,也正好县交警队办了个快速班一个星期就发执照,何思源立即报名,考了个驾照。对,和方志成联系。但,他又犯难了。第一自己与方志成仅是一面之交,又不怎么了解,况且,在几乎人人都是锦上添花的时代,方志成却与众不同,又是为了那档子事呢?其二,要开出租车,就开嘛,何必找人家方志成呢?他不过也是个的哥而已。可是,买出租车不得有钱才行?

何思源没钱,谁信呢?管信贷五年,放贷款上千笔,额度达几亿。可他从没吃过任何人的分文回扣,现如今没钱活该!

“喂,方志成,我是何思源……”何思源第一次主动与方志成打了电话,并讲了自己的无奈选择。方志成喜不胜喜,很快驾车来到。一进门便紧紧地握住何思源的手,似乎他们是一对久别重逢的老朋友。

“何老兄,”方志成坐下后说:“你的选择没错,咱们一起干吧!”

何思源没有说什么,给方志成倒了杯水。

方志成点了支烟足足地吸了一口:“我现在开的是夏利,你一步到位吧,直接买辆桑塔纳。”

天哪!何思源差点晕过去。少刻,他打起精神勉强振作,但只是用两眼木然地望着天花板。搞得方志成不知所措,只好一个劲地抽烟。

“何老兄”方志成终于忍不住了,把手指头夹的半截烟狠狠地揉在烟灰缸里说:“你今儿个打电话叫我来,就是要我来看你家天花板吗?”

何思源似乎没听见方志成的话,仍在注视着房子。沉默之后,只听何思源说:“方志成,打听谁要房子。”

方志成这下可发呆了,他意识到何思源手中没钱,要卖掉房子再买车。他着实有点诧异,稍待片刻后严肃而认真地说:“贷,放了过那么多贷款,找谁不给贷几万块钱!”

找谁呢?何思源这些年一直是放贷款的,可他却没当过贷户,找人怎么找,他可不在行,现在调了个,似乎这是命运的安排。但他要找谁还得细细地思考一番才行,找接替他的人断然是不可能的,找下面基层主任哪个合适呢?还是方志成提醒他,找合山信用社主任马立太,因为他是何思源的老乡,也是他何思源一手帮忙扶起来的。

“对,就找马立太!”何思源同了意方志成的意见。

何思源给合山信用社打了个电话,主任马立太表示欢迎。二人驾车立即出发,直驶合山。

合山乡距县城50多公里,虽然都是柏油马路,但大多是山道坡陡弯多,汽车行驶速度不是很快,正好望着车窗外,欣赏中秋时节的满山红叶,别有一番情趣。而何思源一上车便蒙头大睡,任凭车子在山道上颠簸。他之所以对眼前的秋景不感兴趣,一是,这是在朝他最熟悉的家乡方向行驶,再好的景色他都见惯了:二是,十几年来他乘车在这个时候,在这条路上,在这片红叶间来往过不知多少次,那是作为银行的干部下基层检查指导,而这次却是求人家办事。动身前他只是在电话里告诉马立太去合山,并没有说要贷款,此去结果如何?他心里没底,所以他干脆睡觉。而方志成却不以为然,他认为一个刚卸任的信贷股长到基层社贷几万块钱,那还不是鸭子吃菠菜?于是乎,他驾着车,嘴里还不停地哼着流行歌曲。时而还评价评价当前社会上的一些现象,对眼前的景色更是大加赞赏。他指着路旁被人伐过的树根,很是气愤,骂道:“都他妈的不要脸,这么好的风景不维护,把树砍了,真他妈的扫兴!你说呢何老兄?”

半天听不到回音,方志成扭头一看,何思源睡的正香。他也什么都不说了,只有汽车的引擎声在山道上回响。突然,方志成来了个急刹车,把何思源的头险些撞到挡风玻璃上。

“到啦?”何思源惊醒后揉着眼睛问。

“早着呢,睡你的吧。”方志成伸手打开车后门,让路旁的一个小伙子上了车,车又继续向前行驶。

“小呆子,到哪里去?”方志成显然和这小伙子是老熟人了,要不,不会捎脚的。

“到合山去”小呆子一边回答一边点燃一支烟递给方志成说:“方哥,你今儿个也去合山?”

方志成并没有回答是否去合山,但反问小呆子:“你到合山干啥去?”

小呆子回答说:“方哥,不瞒你,我从里边出来,整天呆在家里,哪儿都不想去,想来想去,走黑道终归没有好下场弄不好这辈子光蹲大牢啦。”

听了这些话,何思源一点睡意都没了,他并没吱声,仍在装睡静静地听着两位的谈话。

“那你今天出来打算干啥?”方志成又问。

小呆子从后座向前倾了倾身子把嘴贴近方志成的耳朵,有点激动地说:“我表姐给合山信用社的马主任写了封信,让我今天先从信用社拿上五万块钱,买辆出租车,随后她再补办手续。刚出村口就遇到你,我这运气还不错哩。”

“你小子运气就不错么。”方志成说:“你出来的那天我送你时,就跟你说过千万别干犯法的事了,你还真是浪子回头金不换。这下好好干,不要和那些不三不四的混混们你来我往了。”

“你放心方哥,我一定学好”。

“你必须学好,要不然这辈子就被人瞧不起。”

何思源听着这话好像是长辈在开导晚辈,他知道方志成完全是在往出引伸下文。

原来他俩是在一个月前认识的,当时小呆子因涉嫌抢窃被判刑拘六个月,释放时正好方志成送人到看守所,顺便又把小呆子送回家。这样,十分健谈的方志成便与小呆子相识了。听小呆子说她表姐一封信就能从信用社拿到款很感兴趣。只见方志成把车停在路旁回头问:“小呆子,你说你表姐一封信就能拿到款?我咋觉得不对劲呢?”

小呆子着急了,从衣兜里取出信呈给方志成看。

方志成接过信仔细地看着,发现落款是李妮儿,便把信递给了何思源,发车继续前行。

车子到了合山信用社门口,下车时方志成吩咐小呆子,返回时又一块乘车,小呆子自然高兴的不得了。马立太主任接待何思源的规格与以往没什么区别,不同的是这次不需要汇报工作。首先是烟茶接风,然后是到饭店洗尘。方志成庆幸的是,这次之行有望成功。还是在“接风”时,小呆子进了信用社,正在给何思源倒茶的马立太放下手中的茶壶说:“你俩先坐着喝茶,我处理一件事就来。

方志成给何思源递了个眼色,何思源点了点头。

大约十分钟后,马立太从门里进来说:“咱们到饭店吃饭吧。”由于何思源从来不喝酒,马立太只点了几个菜,上了两盘羊肉饺子。对何思源的今天造访,马立太是不好意思询问的,一是何思源的老家离合山很近,回家看看父母是理所当然的。如果要问是否回家探亲,好像是在说既然回老家为什么不回家吃饭,而要信用社管饭呢,这样岂不有了不乐意管一顿饭之嫌;二是,何思源原是行里的信贷股长,刚因不正常原因才才卸任,要问这次之行有何贵干,岂不又落个嘲笑人家之碍?

马立太只管接待,不问何思源此行之目的。而何思源呢,觉得求人贷款实在无法开口,可是从百里之外到这里就是为了喝口茶、吃顿饭?他几次欲言又止,后悔在路上也没有同方志成商量好,让他投石探路  。吃着想着,想着吃着,何思源不知是在吃,也不知是在想,反正两者都有或者两者都没有。他只好在吃的中间借机走出饭店,长长地舒了口气,想理顺一下自己此刻紊乱的心绪。发现何思源极不稳定的情绪,聪明多智的方志成看在眼里,他抓住何思源走出去的机会试探了一下马立太。

“马主任,听说你和何股长的关系是全系统最好的?”方志成给马立太斟了杯酒。

“对,那没说的,我当主任还多亏了何股长呢!”马立太肯定地说。“那你就应该帮何股长一下吗?”

“帮啥呀,何股长有啥难处?”

“帮我解决一些贷款,”何思源立即从门口返回接着话茬说“我想买辆出租车。”

马立太用诧异的目光盯着何思源:“你跑出租车?”

“是啊,无事可做,买辆出租车跑跑。”何思源十分认真而又略带请求的口吻说道。

“何股长,你还需要贷款吗?”马立太口气有些变了说,“没准是替别人办事吧!”

“不,我真的是为我而来的。”何思源解释道。

“可是现在不好办呀!”马立太说,“你还不知道,咱们这个社的底子?再加上行里不给规模,随后再说吧。要不你找一下行长,看有没有办法?”

好半天没有说话的方志成将手中的烟头往地上一摔,大声喝道:“天底下还有没有良心!服务员,算账!”随即将两张百元人民币拍在桌子上转身出了饭店。服务员紧追出门说:“连一百都用不了。”说着把多余的钱塞进方志成的衣兜里。

方志成此举使这顿饭不欢而散,马立太也意识到出现这一不快之事的原因是自己拒绝给何思源贷款,而何思源呢,真是后悔不该来,更不应该提出要贷款之事。这时,门外的方志成已发动汽车,拼命地鸣着喇叭。马立太与何思源象征性地握了一下手便径直回信用社了。何思源上车后,发现小呆子早已坐在后座上。当然,之前饭店里发生的小插曲小呆子是不清楚的。

汽车驶出合山后,方志成问小呆子:“事情办得如何?”小呆子拍着鼓鼓的衣兜,得意地说:“方哥,马主任真够意思,只给出纳打了个招呼,没多会儿五万块钱就装在咱哥们的兜里了。”

“那你连条子都没给马主任写?”

“写个屁,你还不知道我连我的名字都不会写?”

“你真的买车吗?”

“我是那块料吗,方哥,连执照都没有,只开过几天三轮,买车不是寻得倒灶吗?”小呆子已经改变了主意。

“那你打算用这些钱干啥呢?”方志成似乎很关心小呆子。

 “我还没想好,回去再说吧。”小呆子答道。

合山离小呆子的村庄并不很远,加上全部是柏油马路,一会工夫汽车驶进村口,停车后小呆子邀方志成和何思源回他家坐坐。方志成也没有推辞,把何思源也拉到了小呆子的家。

小呆子的家三孔旧式窑洞,院子不大没有院墙,院中放着一辆稍旧的三轮车,不知是没有扫院,也不知是秋风作怪,反正是院中的树叶杂草到处皆是。屋里也没有一件象样的家具,只有炕上铺着较新一点的油布和桌子上摆着的十八寸黑白电视机,标志着他的家也迈向了现代化。小呆子排行老三,早年丧父,两个哥哥已分门另户,只有他和老母亲相依为命。由于他不正干,快三十岁了还未成家。方志成和何思源的到来,接待他们的自然是小呆子的老母亲。说是接待,不过是倒一杯水罢了。方志成并不介意,他来小呆子的家自有用意。

“小呆子,你从今往后可得改邪归正,和别人争口气,不要再走过去的老路了。”方志成喝了口水以一个长者的口气,训起了小呆子。

听了方志成的这番话,小呆子的母亲很受感动,说:“哎呀,他叔,你说的这话在理,这几年就没人给这娃说过这样的话,我……”话没说完就擦起了眼泪。

方志成没有顺着小呆子妈的话说下去,而是问小呆子:“院中的三轮车是你的?”

“是的”。小呆子回答。

“那你为什么不跑三轮车呢?”方志成问。

“唉,你别提啦,”小呆子妈又开了腔,“还不是刚买下三轮车时,原指望挣点钱给他娶上个媳妇,我死也就甘心了,谁知那几个不要脸的东西说租三轮车拉东西,结果跑到路上抢人,小呆子当时可不知道是干那,人家报了警,把小呆子弄到监狱,还不是你把他送回来的?还提那三轮……”

“这不能怪三轮车。”方志成道,“合山到处都是开铁矿的,你贩矿石。我的一个亲戚在县上的铁厂专门收矿石,我给你介绍一下,别的事你不要干,用三轮车拉矿石包你赚钱。”

对于方志成的主意,小呆子母子俩很是乐意,当即表示明天就拉矿石。而方志成并无罢休之意,只见他喝了一口水,又点燃了一支烟,对小呆子说:“我给你再出个主意,千万不敢把钱不当一回事,要学会用钱挣钱。”

“用钱挣钱?”小呆子不解。

“这好说,”方志成吐了个烟圈,接着说,“你那五万块钱放出去,按一块钱每月三分利息计算,一个月就是一千五百块,还不够你母子俩的生活费?另外,你拉矿石攒下钱准备娶媳妇。你只管挣钱,媳妇我给你介绍。”  一听媳妇二字,小呆子妈高兴得不得了。而小呆子对放高利吃不准,说他没干过这事。方志成 表示愿意帮忙,当下就给小呆子写下了五万块钱的借条。并从中数出一千五百元留给小呆子作为一个月的利息。同时也解决了小呆子拉矿石的本钱。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何思源对方志成今番之行佩服的五体投地。

离开小呆子家,在回县城的路上,方志成已将在合山不快之事抛至九霄云外。他驾着车一会哼着蒲剧,一会又唱着流行歌曲。而何思源并没有高兴起来,他问道:“志成 , 你把人家小呆子的钱拿去咋处理呢?你在哪儿学到这么大的本事?”

“咳,”方志成道,“我的老师是纪晓岚,你知道了吧。”当时电视台正热播《铁齿铜牙纪晓岚》的连续剧。

何思源没再说什么。

方志成方志成认真地说:“我也学小呆子一回,找我小舅子。他不是当了信贷股长吗,先拿五万,手续他自个办去,咱把钱还给小呆子不就完啦。”

何思源仍没说什么,靠在靠背上闭着双眼,不知是睡着了,还是在思考着什么。……(未完待续)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