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文物·名胜·传说>> 名胜>>正文内容

名胜:浮山县龙角山庆唐观......

 龙 角 山 , 原 名 羊 角 山 , 位 于 山 西 省 浮 山 县 境 内 。 相 传 唐 高 祖 武 德 三 年 ( 6 2 0 年 ) , 晋 州 人 吉 善 行 在 该 山 见 到 老 子 显 圣 。 老 子 让 吉 善 行 告 诉 皇 帝 李 渊 , 他 是 皇 帝 的 祖 先 , 李 氏 王 朝 将 长 有 天 下 。 李 渊 闻 言 大 喜 , 于 是 敕 命 在 该 山 建 老 子 祠 , 并 改 浮 山 县 为 神 山 县 , 改 羊 角 山 为 龙 角 山 。 吉 善 行 则 被 封 为 朝 散 大 夫 。 从 此 , 李 唐 王 朝 确 认 老 子 李 耳 为 其 圣 祖 , 道 教 为 皇 族 宗 教 。 至 玄 宗 时 , 又 派 内 臣 高 力 士 将 龙 角 山 老 子 祠 予 以 扩 建 , 并 更 名 为 庆 唐 观 。 玄 宗 还 亲 撰 《 庆 唐 观 纪 圣 铭 》 , 并 将 高 祖 至 睿 宗 共 6 位 皇 帝 的 御 容 供 奉 于 观 中 。 当 时 的 庆 唐 观 规 模 宏 大 , 田 产 众 多 。 后 经 唐 末 五 代 之 乱 , 该 观 因 年 久 失 修 而 破 败 不 堪 。 宋 真 宗 景 德 元 年 ( 1 0 0 4 年 ) , 该 观 都 监 道 士 梁 志 真 至 京 城 请 求 朝 廷 予 以 修 葺 , 得 到 批 准 。 在 神 山 县 知 县 韩 望 的 主 持 下 , 修 葺 了 老 君 殿 、 三 清 殿 、 三 皇 殿 等 三 大 殿 。 宋 仁 宗 天 圣 五 年 ( 1 0 2 7 年 ) , 改 庆 唐 观 为 天 圣 宫 。 元 大 德 七 年 ( 1 3 0 3 年 ) , 浮 山 县 大 地 震 , 三 皇 殿 崩 坠 于 沟 壑 。 1 9 2 6 年 , 观 中 失 火 , 三 清 殿 付 之 一 炬 。 1 9 4 8 年 , 为 支 援 解 放 战 争 , 拆 毁 了 老 君 殿 。 解 放 后 , 龙 角 山 成 为 一 座 矿 山 。 昔 日 的 道 教 圣 地 , 一 度 销 声 匿 迹 。 最 近 , 庆 唐 观 已 开 始 重 建 , 并 已 住 进 道 士 , 重 新 成 为 道 教 活 动 场 所 。 而 唐 玄 宗 御 撰 的 《 庆 唐 观 纪 圣 铭 》 , 则 历 经 沧 桑 , 至 今 仍 存 , 已 收 入 《 道 藏 》 第 十 九 册 《 龙 角 山 记 》 。 


唐观遗址


 


     山西浮山县龙角山庆唐观(也叫天圣宫)是唐王朝之祖祠,道教圣地。相传武德三年(公元620年),老君在羊角山显圣五次,托吉善行传言符命归唐。"吾而唐帝之祖也,告吾子孙长有天下。"高祖为了政治的需要,认老君为祖宗,建老子祠祀之,并改羊角山为龙角山,浮山县曰神山县,封吉善行为朝散大夫。道教因此发展为皇族道教、皇家道教而达到鼎盛。太宗扩建为"兴唐观"。玄宗为庆唐之中兴,改兹为庆唐观,派内臣高力士将其扩建为"天下式"老唐庙。誉其为"发祥之地","受命之场","龙角仙都"。唐帝从这里向全国推行尊老为祖、崇道抑佛,以道治国和推崇老学的政策,创造了历史的辉煌。《道德经》从这里传遍天下,不论士庶,"家藏一本",贡举"加老子策",敦促老学大兴。庆唐观的历史作用和地位,见诸于国史,昭彰于御碑。在当今初中的历史课本中仍载有老子在羊角山显圣授命和李渊认祖建庙于羊角山之故事。 
    宋仁宗于大圣五年(公元1027年)改庆唐观为"天圣宫","庆唐观"便匿迹销声,日趋衰弱。元大德七年(公元1303年)浮山大地震,三皇殿崩坠于沟壑;民国十五年(1926)祀神失火,三清殿付诸一炬;1948年,为支援解放临汾而拆毁了老君殿,香火由兹中断。 如今庆唐观自进住道人、成为道教活动场所以来,香火旺盛,每逢初一、十五,香客络绎不绝。信众们祈盼着龙角仙都能早日恢复,重焕异彩。

      天圣宫古遗址 位于浮山县城南20公里的贯里村,为唐皇所建的宗庙.唐皇视老子为先祖,武德三年建词 ,开元十四年 726 诏改庆唐观,御书额及碑文赐之,命高力士重修.前老君殿,次三清殿,再次三皇殿.内有六圣御容.后唐长兴中增修.宋景德二年二月甘露降殿柏,百鹤来翔.敕建前后三门道院及行廊大小三百余间.天圣五年 1027 诏改为天圣宫.大中祥符七年 1014 遣宰相王旦奉玉册 玉宝上徽号曰:"太上老君混元上德皇帝".八年古柏别生槐,高人一丈有奇 .....观有古柏千株,郡东第一胜景.乾隆二年 1737 县举人张大统倡捐重修. 民国15年 1926 ,祀神失慎,致兆焚如.三清殿遂付一炬,殿内古昔遗迹,均烟无传.该遗址尚存历代碑碣47幢,其中不少为历代帝王所敕建.如"大唐龙角山庆唐观纪圣铭"碑, 系唐玄宗"御制御书",为省级重要保护文物.其它如老子道德经幢和琉璃角柱 乐舞石刻等遗物尚存,地下文物亦不断发现.

 

第14号 开发庆唐观唐代皇族道教文化旅游景区

    案    由: 请求政府投入少量资金  营建庆唐观御碑苑
              开发庆唐观唐代皇族道教文化旅游景区
    提案委员:庄世元
    浮山县龙角山庆唐观,是李唐王朝的皇家宗庙,天下唯一皇封皇建的皇族道观,是道教和老掌鼎盛发展的策源地,是唐代皇族道教文化的策原地。其历史作用地位重要而独特;其文化底蕴丰富而深厚。被唐皇誉为“发祥之地”、“受命之场”、“龙角仙都”。
    庆唐观虽因自然的、历史的和人为的破坏而殒殁,但斯地却遗存着唐皇帝由此推行的认老子为祖宗、崇道抑佛,以道治国,推崇老学等治国纲领和一系列方针政策,遗存着唐皇用老子思想治天下,全面建设小康,创建大唐帝国的政策和经验。这有唐皇七大御碑、三小御碑和七十块唐皇政令碑予以佐证。
    上述文献,是我们自1986年发现、发掘、宣传弘扬十八年来,在老干部和海内外专家学者的支持下,从北京国家图书馆、太原山西图书馆、西安陕西图书馆、武汉湖北图书馆和台北中华道教学院调来。
    2003年春,在以陈忠廉为首的老干部和四乡镇领导的支持配合下,向四乡民众和民营企业家们募集了十万余元资金,除建道院一座用六万元外,又择匠签约,使上述八十幢唐皇御碑的刻制工作顺利进行。
    根据专家学者建议,将唐皇八十幢御碑、宋皇四幢和元皇一幢御碑,矗立于庆唐观山门以内,灵星门之外,原来矗立御碑的地方。建两个碑廊,三个碑亭,组成庆唐观御碑苑,即可开发旅游。然后再逐步开发重建,以拉动浮山旅游业。
我们坚信,开发庆唐观皇族道教文化旅游区,前景美好,效益乐观,不会因环境破坏受到影响。例如台湾高雄道德院住持翁太明道长继2000年派副住持陈太悟,林太任率20名同道来庆唐观朝拜祖后的2004年10月7日,亲率50名弟子同道专程来庆唐观朝圣。这就是说此地是圣地,此地有灵气,此地址下无矿,不会塌陷,此地的景色可以再造。
    2004年12月7日,县委原胜利书记对庆唐观进行观察并指示:“这里的文化遗存是全国人民的财富,我们必须保护好,然后有会么困难和要求,跟统战部和政协说,会给你支持的。”
    鉴于上述,建议政府投入少量资金营建庆唐观御碑苑,为浮山旅游业的龙头——龙角仙都庆唐观先点画两只光芒四射的眼睛。
                                                           二OO五年元月十三日
 
 
 
唐玄宗《庆唐观纪圣铭(并序)》
?“汾阳之龙角山”考

——绵山龙脊岭曾叫龙角山

?吕世宏

(山西师范大学环城学院硕士研究生)

    提要:重新解读山西浮山唐玄宗亲撰《庆唐观纪圣铭(并序)》一文的第三自然段,发现“汾阳之龙角山”一段属于插叙文字,并非写浮山龙角山。高祖时代的汾阳龙角山与玄宗命名的浮山龙角山系两座山。高祖时代的汾阳龙角山即今日介休龙脊山,碑文中的汾阳也即今日之汾阳,此处以汾阳代称汾州。浮山龙角山原名羊角山,高祖时改浮山县为神山县,玄宗时才更名龙角山。
    堪称国宝的山西临汾浮山县《庆唐观纪圣铭(并序)》第三自然段“汾阳之龙角山”一段,由于碑文是为浮山县龙角山庆唐观写的,故今人都解释其为写浮山龙角山的文字,其实这是一段插叙小节,写的是汾州介休县绵山龙脊山的事,这一钦定的“汾阳之龙角山”既可以帮助我们重新认识绵山,也可以揭开唐代汾阳到底是指那里的历史疑团。
    一、汾阳之龙角山与浮山之龙角山实是两座山
    碑文序文的第二自然段中称浮山龙角山为“此龙角之山”,第三自然段出现“汾阳之龙角山”。他们应该是两座山,即“彼”汾阳龙角山和新命名的浮山“此”龙角山。序文第三自然段应理解为插叙的文字。
    根据之一,铭文曰“高祖凤翔,云举晋阳。太宗龙战,风趋秦甸,龙角仙都,王师戒涂。”其中“龙角仙都,王师戒涂”的意思是:在龙角山胜地,唐的军队准备登程,《古代汉语词典》解释“戒涂”一词指准备登程的意思。显然这里的“龙角仙都”不可能指浮山的羊角山,而是指太原盆地的某地。并且序文中说“汾阳之龙角山”的位置是在“天地降福之庭,高祖用师之道”上,且“高祖以云辔频回”,而高祖起义入秦并未途经羊角山,羊角山的位置也不在汾水之阳。可见汾阳之龙角山与浮山之龙角山实是两座山。
    根据之二,浮山龙角山原名羊角山,今俗名二锋山。序文第四自然段中唐玄宗认为“夫戴角之类,龙为之长。羊也定形而不易,龙也神化而无端。龙盖五土之精,国家乘土而王,故改山号名龙角焉。”这话说明唐开元年间羊角山才更名龙角山。而汾阳之龙角山唐初已叫龙角山了。唐开元十四年(公元726年),玄宗下诏书改老子祠为庆唐观,又改羊角山为龙角山。?根据之三,序文第三自然段描写汾阳之龙角山的情况是“汾阳之龙角山者,天地降福之庭,高祖用师之道。峰上有华池灵府,下有石穴洞宫。气接姑射,集神仙之别馆;脉通霍镇,润珠玉之邻家。”高祖以云辔频回,霓裾累敝衣,故版庙於行过之所,划坛於受命之场,刻饰圣容,彩绘真卫。神光离合,殿堂宛转於空间;云气踟躇,笙磬往还於天路。因改浮山县名神山焉,志灵应也。是岁仲秋及五年三月,晋州奏老君言:“我毫庙之中枯柏更生,子孙当王。”又云:“我神兵助军伐黑闼,立夏当平。事果如言,皆先事之识也。尔后太宗贞观,则yù(音字玉)云泊於庙宇;高宗垂拱,则卿云涌于神座。今又祠中柏树,薄萄袅而托根,门端根木;枯枝蓊而还茂,叠黛丰本。扑翠繁柯,聚祥烟青霭;勺一色,散佳气葱郁。麟麟万重,识者以为太和畅陈朽之徵,王会纳殊邻之象。惧彼虚应,摇在夕惕。”分析可以发现,显然汾阳之龙角山只是老子预言应验的地方。特别是“麟麟万重,识者以为太和畅陈朽之徵,王会纳殊邻之象。惧彼虚应,摇然夕惕。”这句说明了唐玄宗认为汾阳之龙角山的“麟麟万重”有“纳殊之象”,所以玄宗担心,“彼”即汾阳龙角山“虚应”,(虚应暗指羊角山显灵而龙角山应验的故事),心中“夕惕”即担心的意思。由此才产生了更修浮山庆唐观,更羊角山为龙角山的想法。由此看来汾阳龙角山实非浮山龙角山。
    二、汾阳之龙角山系指今介休绵山的龙脊山而汾阳当为汾州之代称。那么汾阳之龙角山到底指那一座山呢,笔者认为就是现在绵山的龙脊山。介休县志称,龙脊岭因位居双龙交汇的背脊而得名。铭文中“龙角仙都,王师戒涂”这话的意思是:在龙角山胜地,唐王的军队准备登程,这一历史事件就发生在绵山一带。当时李渊的军队拿下汾州以后曾在绵山一带滞留徘徊,准备退回太原,秦王李世民苦谏其父,再三申明利害,大军方才南下力战霍州。《旧唐书·本纪一》完整的记载了这一历史事件:“隋武牙郎将宋老生屯霍邑以拒义师。会霖雨积旬,馈运不给,高祖命旋师,太宗切谏乃止。有白衣老父诣军门曰:‘余为霍山神使谒唐皇帝曰:八月雨止,路出霍邑东南,吾当济师。’高祖曰:‘此神不欺赵无恤,岂负我哉!’八月辛巳,高祖引师趋霍邑,斩宋老生(斩宋老生者,汾阳郭氏助唐立国元勋郭君也),平霍邑。”序文第三自然段:“汾阳之龙角山,天地降福之庭,高祖运兵之道”一句正是对上面旧唐书故事的概括,也说明了龙角山的地理位置在“高祖运兵之道”上,高祖起义未途经浮山羊角山,从时间上说明高祖和太宗时汾阳龙角山就已叫龙角山了,而浮山羊角山唐玄宗时才更名龙角山。介休绵山龙脊岭正是高祖起义时的必经之路。介休龙脊山应当是龙角山的今日音转。
    “峰上有华池灵府,下有石穴洞宫”。这些景物正是古今龙脊山的典型自然风光。与浮山今二峰山(龙角山)显然不同。“气接姑射,集神仙之别馆:脉通霍镇,润珠玉之邻家”。在今山西汾西县与绵山隔汾水而遥望,霍镇指代霍山,绵山正是霍山之脉。高祖以云辔频回,霓裾累敝衣],故版庙於行过之所,划坛於受命之场,刻饰圣容,彩绘真卫。”这件事在介休龙脊山确有其事。高祖兵进长安路过绵山时频频挥手,感谢霍山神在绵山脚下传来圣言。而唐太宗也确曾回游龙脊山的龙头寺,书《题回銮诗》一首:“回銮游福地,极目玩芳晨。宝刹遥承露,天花近尺春。梵钟交二响,法日转双轮。寂尔真仙境,超然离俗尘。”并敕建回銮寺,唐僖宗更名兴国寺。现绵山圣迹亭就是当年唐太宗李世民回恋赋诗之处。“因改浮山县名神山焉,志灵应也。”羊角山老子现身的事最先传给在绵山与劲敌打仗的秦王李世民,然后李世民派人到长安报告高祖,战争结束后才改县名的。之所以称羊角山为神山是因为在决定唐室命运的两次战事中证明神的预言灵应。改名为了“志灵应”,即在绵山的两次应验。一是霍山神称“奉太上老君命告唐公,汝当来必得天下”。二是平刘武周时老君言“天下安,千万日”,正如第二自然段说“於时(武德三年)太宗为秦王讨宋金刚,总戎汾绛,晋州长史贺若孝义以其状上启。遽使亲信杜昂就山礼谒。俯仰之际,灵貌察焉。昂驰还曰:“信矣!”乃遣昂、善行乘驿表上,比至长安,适会郇州献瑞。石龟有文曰:‘天下安,千万日。’高祖徵其二异,拜善行朝散大夫,命舍人柳宪往祠焉。玉帛既陈,尊仪复见。”
    武德二年即公元620年李世民进讨刘武周,武德三年四月平刘武周于介州,武德四年改浮山县为神山县。关于浮山改名,《旧唐书》:“武德二年,分襄陵置浮山县。四年,改为神山,以县东南羊角山神见为名”。《新唐书》“神山,中。本浮山,武德二年析襄陵置。东南有羊角山。四年以老子祠更名。”
    至于汾阳一词也容易理解。介休属汾州地界,汾州在同期诗文中被称为汾阳,如:唐玄宗北巡并州北都回程途中,张九龄、张说和徐贞曾吟诗相唱和。徐诗《奉和圣制答二相出雀鼠谷》诗中写道:“还望汾阳近,宸游自yǎo(穴字下目字)然。”雀鼠谷在今介休一带,南出雀鼠回望汾州叫“还望汾阳”。再如岑参在《送友人归太原(今晋源镇)》时写下了“归去不得意,北京官路佘,却投晋山老,愁看汾阳花”的诗句,这句诗想象了友人落榜回家路上的凄苦心情,唐代北上太原的古道是蒲州——晋州——汾州——并州,由此可以确定岑参这里用“北京”代太原并州,用“晋山”代唐晋州(临汾地区),用“汾阳”代唐汾州地区。由此可见这里的汾阳是指汾州。
    三、汾阳之谜
?汾阳是称,唐代究竟指那里历来众说纷纭。现汾阳即古汾州从什么时候起开始称作汾阳的,也说法不一。近年来在现汾阳出土的唐代墓志铭中有“葬于汾阳城西”及“逝于汾阳私邸”等字样,说明唐代汾州也就叫汾阳城。
    宋代在汾州设汾阳军,金代依旧,元代也称汾阳如元代碑文汾州太守自称“开阃汾阳”,《庆唐观纪圣铭(并序)》“汾阳之龙角山”之解读,唐皇与大臣都将汾阳代称汾州的史实,更印证今之汾阳称名久远是无可辩驳的。
? 附:
庆唐观纪圣铭(并序)
? 神也者,妙有物而为言,化也者,应无方而成象。言岂立神之主,象徵宰化之知。苟言象之不存焉,则神化或几乎息矣,穷神而极化者,其唯至圣之人乎。我远祖元元皇帝,道家所号太上老君者也。建宗於常无有,立行於不日敫昧。知雄守雌,为天下奚谷;知白守辱,为天下谷。故能长上古而日新,雕众形而化淳,赍万物而不为戾,泽万代而不为仁。巍乎不睹其顶,深乎不测其极。复归无物,存教迹以立言;奄有太清,感圣期以利见。肇我高祖之提剑起晋,太宗之仗钺入秦,鹏抟风云,麟斫日月。夏臣丑而已去,殷鼎轻而未徙,老君乃洗然华皓,白骥朱髦,见此龙角之山,示我龙兴之兆。语绛州大通堡人吉善行曰:“吾而唐帝之祖也,告吾子孙,长有天下。”於是一开赤伏,而万姓宅心;一麾白旄,而六合大定。传曰:“有声之声,不过百里;无声之声,延及四海。”非夫神唱明德,翕叶人祗者欤!善行以武德三年二月初奉神教,恐无明徵,未之敢泄。至四月,老君又见,曰:“石龟出,吾言实。”於时太宗为秦王讨宋金刚,总戎汾绛,晋州长史贺若孝义以其状上启。遽使亲信杜昂就山礼谒,俯仰之际,灵貌察焉。昂驰还曰:“信矣”。乃遣昂善行乘驿表上,比至长安,适会郇州献瑞。石龟有文曰:“天下安,千万日。”高祖微其二异,拜善行朝散大夫,命舍人柳宪往祠焉。玉帛既陈,尊仪复见。其始觌也,杲杲炅炅,若红峰绿岭,吐春日之光景;其却隐也,萧萧条条,若雨息云消,视秋天之穴寥。来莫知其所自,去莫辨其所往。出於寂寞,入於恍惚,盖不可得而详诸。
? 汾阳之龙角山者,天地降福之庭,高祖用师之道。峰上有华池灵府,下有石穴洞宫。气接姑射,集神仙之别馆;脉通霍镇,润珠玉之邻家。高祖以云辔频回,霓裾累敝衣,故版庙於行过之所,划坛於受命之场,刻饰圣容,彩绘真卫。神光离合,殿堂宛转於空间;云气踟躇,笙磐往还於天路。因改浮山县名神山焉,志灵应也。是岁仲秋及五年三月,晋州奏老君言:“我亳庙之中枯柏更生,子孙当王。”又云:“我神兵助军伐刘黑闼,立夏当平。”事果如言,皆先事之谶也。尔后太宗贞观,则?云泊於庙宇;高宗垂拱,则卿云涌于神座。今又祠中柏树,蒲萄袅而托根;门端稂木,枯枝蓊而还茂,叠黛丰本。扑翠繁柯,聚祥烟青霭;□勺一色,散佳气葱郁。麟麟万重,识者以为太和畅陈朽之徵,王会纳殊邻之象。惧彼虚应,摇然夕惕。朕演灵金根,纂命王睿yǐ,笃学道记,常味至言。是用假涂礼乐,托宿仁义,寻末以窥本,澄粗以诣精。为无为於此心,事无事於天下,而宗社大福,寰县小康,实上祖惠无疆之休,亦下人率自然之化。夫唯幽容昭见,伟事也;神告帝符,瑰瑞也;发祥善行,吉类也;庆云重作,鸿懿也;戎果附植,合异也;槁干华滋,蕃炽也。此六者,兴王之嘉祉,旷历之绝记者巳,朕不敏,颇闻君子之教矣。继其父者天其祖,习其训者父其师,擒扬道德,情存孝敬。商颂美乎成汤,周雅尊乎后稷,先王之旧典也。吾岂坠其文哉!夫戴角之类,龙为之长。羊也定形而不易,龙也神化而无端。龙盖五土之精。国家乘土而王,故改山号名龙角焉。乃铭金石,以彰灵变。词曰:思文圣祖,元默雷声。混兮无名,超兮至清。清入神舍,名损物假。身尊元元,后有天下。高祖凤翔,云举晋阳。太宗龙战,风趋秦甸。龙角仙都,王师戒涂。圣形入有,神言出无。瑶衣玉骑,告帝天符。神方据我,人亦来苏。乃立清室,微微谧谧。众仙停跸,乃兴庆云。氛氛氲氲,再瑞明君。庭有柏兮,远果寄秀。门有稂兮,鬼条更茂。顾惭菲德,蒙神之?。颂我道经,介我神听。继明五圣,yīn(音殷)事三灵。请从格言,天德出宁。大道幽荫,湛滋广接。意路何阶,言津难涉。化有影响,神无华叶。
? 参考文献:
?[1]浮山县志.
?[2]介休县志.
?[3]全唐文:第41卷.
?[4]晋华,沈大同·三晋名胜.太原:山西古籍出版社,1998.
?[5]旧唐书[Z].北京:中华书局版,1975.

?——此文曾发表于《晋阳学刊》2005年第5期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