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文化大观>> 科技教育>>正文内容

陶寺古观象台探秘



天刚蒙蒙亮,山西襄汾县陶寺镇迎来一批特殊的客人,由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山西队队长何驽博士带队,中国社科院、国家气象台、中科大、中央电视台等单位的专家、学者、记者等参加,实地视察襄汾县陶寺古天文观象台,对"春分"这一节令进行实地观测。

神秘的巨石阵

1978年,中国考古学家们在山西襄汾陶寺乡发现了一个"巨石阵"遗址,该遗址坐落在尧时的古王都,复原后的场景十分奇异。如果说,位于英格兰威尔特郡索尔兹伯里平原的巨石阵曾经引起各国科学家种种猜疑,那么今天在山西省襄汾县发现的又一个神秘"巨石阵"又将激起怎样的波澜?英格兰的巨石阵被专家学者们认为是不列颠岛的人类文明发祥地,那今天在陶寺发现的神秘"巨石阵"是否也会是中华文明的发祥地呢?考古学家一时间疑窦丛生;是谁在这里建造了中国的巨古阵?又是如何建造的?它有什么功用?一切的疑团有待于科学家进一步的挖掘论证。

2001年,对陶寺古城的挖掘开始,经过细致的挖掘,这块神秘遗址露出了它清晰的面貌。经专家推断,这是4000年前的古观象台。经发掘查明,尧都观象遗址以中期大城的南城墙为依托,向东南方向接出一个大半圆形建筑。

建筑基址由生土台芯和夯土台基组成,外包半圆形环道。观象台由三层台基组成。三层各高40厘米。外圈夯土墙距圆心25米,弧长38米,墙宽1.5米~2米;第二道夯土墙距圆心22米,弧长40米,墙宽l米~1.5米;内圈夯土墙半径12米,弧长25米,呈大半环形,宽1.1米。

在内圈台基平面上,于夯土墙与台芯之间,距台芯10.5米处,筑有一排夯土柱。这段由夯土柱组成的圆弧,长约19.5米。夯土柱与夯土墙之间相隔0.2米~0.8米。夯土柱的平面形状,大多为长方形,个别为梯形、三角形或平行四边形。

夯土柱残高约2.7米左右,估计原高4米。经过最终清理。这排夯土柱共有13个。相邻夯土柱之间的狭缝宽度,平均为15厘米~20厘米。这些柱间狭缝,呈正对圆心的放射状。

原本在第三层台基中心的堆土没有铲除,中间的夯土层尚未出现,考古人员曾依据夯土柱弧从路沟穿越城墙豁口看这一"巨石阵",一片苍黄,却隐藏着不寻常的"天机"。面对这样的状况,人为地推测出一个观象基点,并利用这个基点对准狭缝作出观测。铲除掉台基中心的堆积土之后,在第三层生土台芯中部,发现了陶寺观测点的夯土标志,这个标志共有四道同心圆。内圈夯土层的直径25厘米,二圈同心圆的直径为42厘米。三圈直径约86厘米。外圈同心圆的直径约145厘米。有了这个夯土层圈作标志,观测人站立的位置即可充分确定。因为内圈夯土层的直径25厘米,仅能容纳下一对成年男子的脚,由这四组夯土层圈可以明确找到观测中心点,它的位置,与原先据夯土柱弧和狭缝推得的观测中心仅差2.3厘米。可以说基本重合。可见当时建造夯土柱圆弧是很严谨的。

2003年至2005年以来,考古工作者对这个遗址不断加以发掘、探索和作摹拟观测。尤其是找到了四圈夯土层组成的观测点以后。它与夯土柱和观测狭缝之间的关系也就很明确了。

破解观测原理

英国《新科学家》杂志是目前世界上发行量最大的科普类杂志。由该杂志盘点的世界九大神秘古观象台分别是:秘鲁马丘古城天文台、中国河南告成观星台、韩国庆州瞻星台、墨西哥齐琴伊察天文台、墨西哥卡斯蒂略金字塔、美国怀俄明州古观象台、秘鲁查基洛天文台遗址、英国巨石阵、爱尔兰纽格莱奇墓等。而所有观象台大都被称为巫术笼罩或者告慰亡灵的地方。尤其英国巨石阵更被冠以"飞碟基地"的称号。至今,还有很多古观象台观测原理都无法破译,那么中国考古学家能否破译陶寺古观象台的观测原理么?

经过长时间的研究探测,科考人员发现冬至那天从观测点看过去,太阳刚好从2号缝通过,与对应的山头相切,这难道仅仅是是巧合么? 接下来的观测更是让考古学家兴奋,在夏至那天,太阳刚好从12号狭缝,与对应的山脊相切,同理也更加证实其夏至观测的功能。东7号狭缝为春秋分观测缝的发现,与《尧典》二至二分概念相吻合;观测点的发现,更加扎实地证实了该遗迹的天文学观测功能。通过该点,能观测到所有狭缝相对应的山头或山脊的日出,从而构成观测点,观测缝与相对应山头或山脊的相当严格的观测系统.这些都是客观的发现而不是巧合。陶寺人可以利用这个建筑观测日出。将一年分为20个节点,是可以肯定的。

因此,陶寺古观象台测试原理基本弄清,它有明确的观测点和冬夏至观测狭缝,尧时历法一年有20节气,这是中国天文史界对遗址鉴定的一致认识。那么,在冬夏至之间,夹着十个夯土柱。也当是明确的结果。至于第7号狭缝是否是春秋分的观测点。据考古队实测结果有2天~3天左右的误差来看,除冬夏至狭缝具有具体观测功能外,其它狭缝可能只具示意性质。

如何利用陶寺观象遗址来具体确定一年20节气中的日数,目前在专家们中间尚未取得一致意见,还有待于进一步研究。不过,我们可以庆幸的是很多世界古文明由于缺乏文字的记载,现代人已经无法破解很多文物的功用,而我们中华民族由于文字的统一性,基本上不会出现断代,这对于我们破解古老文明带来有力的推动力。试想,有那一个国家可以读懂两千年前的原创诗歌散文?只有一个国家,中国。

从史料记载和实物中我们可以推断出,我们的祖先曾经拥有很高的智慧和魄力来推动当时经济社会的发展,尤其是历法的制定使得农业生产由原来的盲目紧张从此变得从容镇定,有律可循,有法可依。我们不得不向我们的先祖帝尧表示深深地感谢。

陶寺古观象台背后所隐藏的秘密

陶寺观象台的发掘出土,是在国家文明探源工程的规划和组织下进行的,目的是期望进一步获得尧时科技文化信息。考古学研究的对象主要是从考古实物研究出当时古代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的发展状况,由此可以推断出当时人们的精神状态。按照我们现在的常识,一个政权有多少军国大事,国家安全、国计民生,千头万绪,首当其冲的无论如何也不会是观测天象、制定历法这类事,然而陶寺古观象台的挖掘出土却让人们产生了种种疑惑。为什么要花这么大的力气去建造这样的一个观象台?它是怎样发挥公的?

查阅史料,《尚书·尧典》记载的首件政务却是派员观测天象,制定历法。现在有了陶寺城址中"迄今发掘最大的陶寺文化单体建筑",集观象和祭祀功能于一身,《尧典》的记载似乎容易理解了。据此二者的联系,我们可以推测,华夏文明的早期国家有一个最突出的特征,就是观测天象、制定历法,以"敬授民时"。

在那个遥远的时代,统治者要想巩固自己的权利,必须让广大人民臣服于自己。而最有力的方式不是武力征服,更不是宗教控制,而是控制农时,发布历法。为了取得一年的好收成,各个部落必将把指导农事的事情作为头等大事来抓。谁拥有或者掌握一套合理的天文历法,谁的部落民族将在秋天迎来丰厚的食物,部落就能发展壮大,无论从战斗力上还是综合素质必将最终统治这一片地区,而部落首领也将拥有至高无上的王权。所以,在那个年代,一部分的农人只能在迷茫和迷信中耕作,而另一部分部落因为掌握的深奥学问而最终收成有所保证。也同时被相邻的部落羡慕不已。

可以说,掌握测日观象技能的人,必定会被视为天神,掌握这一技能也就掌握了大部分人的生命线,也就不难理解《尚书·尧典》记载的首件政务是观天授时,以及文献上记载的"古人立国,以测天为急;后世立国,以治人为重……生民衣食之始,无在不与天文气候相关……故古之圣哲,殚精竭力,绵祀历年,察悬象之运行,示人民以法守。"

帝尧一生作过多少影响千古的大事情,仅"授民以时"便可以永载历史,流芳百世。古人观象,按时播种,这种对于大自然的敬重,以及遵循自然规律让现代人都不由得敬佩。可以想象的到,如此巨大琐碎的工程,在没有先进仪器和设备的条件下,要推算出精确的节气,一定是非常的漫长和艰苦,决不是一朝一夕所能完成的。古人仅用肉眼观察天上星辰位置的变化,根据这些变化确定农时,这些在今天已经完全没有必要的举动,当时却在国家大事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而当时交通通讯工具又是如此的落后,农时的发布必须通过口口相传,这就需要大量的人员从事这项工作,而且各个角落都必须传到。这个过程是多么地艰辛,工程是多么地细致,他们是多么地勤勉,让人不油的产生敬佩之情。而我国的农耕文明就是在这些具体的细节中一点点完善,不断地走向成熟。说明:照片由襄汾县文物馆夏宏茹同志提供。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