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文化大观>> 科技教育>>正文内容

酷评:现代诗死不了,也活不好

多年以前海子卧轨之后有人悲哀的说:“诗歌死了”。多年之后的今天“梨花体”在网上网下“盛开”时,韩寒告诉大家:“现代诗和诗人根本没有存在的必要”(09月28日新民晚报·新民网)。

  很多人因为对韩寒的厌恶对此言论可能颇为不满,毕竟中国被称作诗的国度,毕竟有很多人要靠诗去生存。但静下心来仔细想想,韩寒说的虽然有些过分,却不无道理。在笔者看来,现代诗虽然一时半会儿死不了,但也活不多好,因为历史发展的趋势在那里摆着,谁也奈何不得它。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每个时代都有适合它的文体存在,但这种文体的兴盛只能是或长或短的暂时不可能是永远。从“两周”到“汉唐”再到宋元明清直至现在,谁是永恒的霸主呢?没有,只是轮流坐庄而已。

  楚辞体(或叫骚体)曾经兴旺,大赋也曾经红火,格律伴随着大唐的辉煌也俨然几百年的霸主,词的身世虽然低微,也成为过一种象征,至于元曲等等也都有自己得意之时,但谁能“青春永驻”呢?到了必须让位的时候只能成为一种经典罢了。不是说这些东西不好,而是它不可能永远适合时代的要求,甚至他们到了一定的高度之后很难再有突破,只能走入低谷。比如唐诗,只有唐代的霸气与大气才能滋养它,而到了宋代就只剩下屈辱和暧昧了,又怎能达到唐诗的极致呢?只有靠词了。不是说元诗没有唐诗好,也不是明词没有宋词妙,只是达不到那种“先入为主”的高度。所以文体的更替是一种与宇宙更替一致的规律,就如同京剧、相声的命运。

  而现代诗,它已经不再是文化的主流,因为至少在目前为止,它突破不了古典诗歌的极限,有很难或者根本起不到“五四”时的启蒙作用,甚至连上世纪80年代的反思作用都起不了,那它还有什么资格占据太大的生存空间呢?如果仅仅做为恶搞的工具地话,或许还有那么一点价值。

  比如纺车,它有自己的年代与空间,如果把它拿到现在,唯一的意义就是充当一种历史符号。现代诗的命运虽不至此,却也好不到哪里去。后人如何看它,那是几百年以后的事情,可以肯定的是那时它也会成为“古诗”,也可能被人研究。但在现在,它的命运只有在不死不活中挣扎,死不了,也活不好。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