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史志·档案·文史>> 史志>>正文内容

白波首领郭大后裔追踪

白波首领郭大后裔追踪

       郭大(一作郭太),东汉末年人,曾在西河白波谷(今山西省襄汾县永固村东汾河河谷)聚众十万,沿白波谷西崖构筑“白波垒”七处(现犹留六处),于灵帝中平元年(184)参加张角领导的黄巾起义,号曰:“并州白波黄巾”。后被曹操、刘备、袁绍分化瓦解,郭大下落不明。
        一千多年来,守望在白波谷崖的郭大后人,隐宗安居,繁衍生息,从未引起人们的关注。近来,笔者用一段较长的时间,在永固村走街串巷,登门入户,造访了近百户郭姓人家,与20多位耄耋老人席地坐谈,他们异口同声地说:“郭大是我们的老祖宗”。坐谈中获得一些鲜为人知的信息,简述于下以飨读者。
起义失败郭大杳如黄鹤
       东汉王朝后半段的百年间,朝廷里外戚和宦官忙于夺权,地方豪族忙着兼并土地、积累财富,破产农民流浪四方被饥饿和穷困追着跑,导致了社会重大动乱。顺帝后的20年间,无法生存流亡各地的贫民集团不得不揭旗起义,争取最起码的生存空间。灵帝中平元年(184)张角发动了声势浩大的黄巾起义,全国有7州28郡响应,起义者多达38万之众。张角自封为“天公将军”,并封其弟张宝为“地公将军”,张梁为“人公将军”。郭大以白波谷为基地聚众十万,参加了张角领导的黄巾起义。黄巾主战场在洛阳附近,所向披靡,势不可挡。朝廷派去镇压黄巾的颍州朱俊集团被黄巾军打得丢盔弃甲大败而逃。南阳太守被黄巾军杀死。
      朝廷为了保护洛阳安全,急派兵前往镇压,以大将何进为总指挥,并把大将皇甫嵩、卢植布控在颍州附近,对黄巾军实施三路夹击。皇甫嵩见黄巾将士多结草为营,遂以火攻击,黄巾主力损失三万多人。中平元年十月,张角病死,张宝遭皇甫嵩伏击身亡,张梁战死在南阳,黄巾主力因群龙无首而溃散。但散居各地的益州黄巾军、白波黄巾军、冀州黑山军等,仍相互呼应活动频繁。
      张角起义失败后,郭大返回白波谷,汇集黄巾余部将士十多万人,重整旗鼓,于中平五年(188)二月二十五日,复起。兵分两路:一路北战太原。占领并州后转而南下,与南下的匈奴骑队南单于结合,经上党渡河,攻陷河南省不少郡县,兵锋直抵濮阳,清丰一带;另一路南征河东(今山西省夏县北)。河东距洛阳仅五百余里,随时都可兵临洛阳城下。董卓急派中郞将牛辅前往镇压。被郭大打得落花流水。加上东面以袁绍为首的讨董联军的压力,董卓鸠杀弘农王弃洛阳挟少帝西走长安。
      董卓为了逼百万洛阳居民移徏长安,下令火烧洛阳城,洛阳顿时变成一片火海。迁徏途中因饥饿、踩踏、撕杀而死亡的尸体遍地可见。于是,郭大调整主攻方向率军向长安追击。失策的是部分白波黄巾将士进入到曹操、刘备、袁绍的控制区,被曹操、刘备和袁绍分化瓦解。郭大部下大将杨奉、  韩暹死于刘备之手,胡才为冤家所杀,李乐病死在河东。献帝建安二年(197)白波黄巾起义失败,郭大下落不明,长期杳无音信。
黄巾被贬郭大后人隐宗
      张角领导的黄巾起义,是我国历史上“声势最为浩大,影响最为深远”的农民起义。但笔者在阅读《后汉书•灵帝纪》《后汉书•董卓传》《曹操》等历史典籍时发现,郭大在黄巾起义中发挥的作用远远大于张角,我们不妨作一探析:
     先看张角领导的黄巾主力军:张角原定于中平元年(184)三月五日起义,后因消息走漏不得不提前一个月行动,全国虽有7州28郡响应,起义人数达38万之众。但还远远没能动摇朝廷的老巢。到当年十月,张角病死,黄巾主力溃散,前后转战仅8个月时间。
      再看郭大领导的白波黄巾军:早在中平元年(184)之前,郭大就在白波谷聚众十万,张角起义的号角吹响后,郭大带领十万白波健儿,参加张角领导的黄巾起义。十月,黄巾主力溃散后,郭大返回白波谷,重整旗鼓,于中平五年(188)二月复起,到建安二年白波黄巾被分化瓦解,郭大先后带领白波黄巾将士转战山西、河南、陕西三省,历时13年之久。无论从白波黄巾兵临洛阳城下逼董卓挟少帝西走长安,还是从坚持持久作战的13年来看,郭大对黄巾起义的贡献都比张角大得多。白波黄巾才真正称得上声势浩大,影响深远。历史应给郭大和他领导的白波黄巾军记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然而,笔者在阅读上述典籍时看到的并非如此,而是都把郭大领导的白波黄巾贬为“白波贼”“黄巾余贼”等。对郭大本人也只有“不明”“不详”几句含糊其词的记述,实在与世不公。关于英雄人物被贬的问题,历史上屡见不鲜。鲁迅为曹操鸣不平时,在《魏晋之风气与文章、药及酒的关系》一文中,说了这样一段话:“历史长久的时代,往往记述了较多的人物,而历史短暂的王朝,有时根本没有人物。这为什么?年代久写史的往往是同一朝代的人,捧之则多。年代短,写史的人可能是后代人,死者死矣,贬之则多……”。既然大英雄曹操都被后人贬为奸雄,那么郭大被贬为贼也就不足为奇了。问题的关键是郭大被贬为“贼”之后,留守在“白波垒”的他的后人,就不得不隐宗埋名了。试想,在封建王朝统治的社会里,有谁愿意公开承认自己是贼的后代呢?这就是千百年来,人们不知道永固村郭姓家族是郭大后人的缘由。


千年守望族人隐形祭祀
      郭大带领白波黄巾转战山西、河南、陕西的13年间,他的家族一直留守在白波谷崖之上,与“白波垒”一带农民和睦相处,在白波谷垦荒种田,从兵源补充,粮草供应等方面,给了白波黄巾军有力的支持。起义失败郭大潜隐之后,他的家族长期守望在白波谷崖之上,世世代代不肯离开“白波垒”。这是为什么?近九文化老人郭文华告诉笔者;“有两个原因:一是郭大出身农民,他的将士也多是农民,农民视土地为命根子,为了给后人留下一片净土,他们宁愿住在崖边沟旁,也不肯在平坦的土地上盖房建屋;二是郭大潜隐之后,他们坚信郭大在外会另成家立业,总有一天外地的郭大后人会来‘白波垒’寻根问祖。守望就是等待”。事实证明,郭文华老人的一席话,正是郭大后人的真实愿望。千百年来,他们世世代代都住在沟壑纵横的白波谷崖之上。到明末清初,这里已形成一个顺崖沿沟蜿蜒里许的长条形村庄(汉末称域固村,清改为永固村),从后街里到关帝巷,从陂池边到南沟沿,大部分住户都是郭姓人家。仅青砖砌墙,雕础漆柱,高筑屋脊,搭挂软门的四合院就有20多座。
      “永固郭姓是一家”在永固代代相传。为了考证这一传言是否真实,笔者询问了十多位耄耋老人。八旬老人郭小熬对笔者说:“这话一点不假。但因年代久远,永固郭姓分为几支已说不清了。我记得南头郭家大院的十多户与我们北头郭家大院是一支。早年南头的新媳妇回门归来,还要到我们北头拜神衹。我们这支有一户在清朝末年迁到了南五村(在永固村南二里许),后来分为三大户,现在大概有十来小户”。92岁的郭黑蛋母亲对笔者说:“关帝巷有郭家老先人留下的一套过红白喜事用的碗盏,凡村里郭姓人家过事用碗盏都不要钱,这说明永固姓郭的都是一家人”。关于永固郭姓是否血脉同源都是郭大的后人。70多岁的郭全林老人给笔者讲述了这样一件事:“南头郭家大院北房里有一个大神衹楼(神龛),里面的牌位摆得密密麻麻,后来神衹楼里放不下,人们就把牌位摆在祭桌上,里三层外三层总有几百个。听老人们说过最上面的一个就是郭大的牌位。‘文化大革命’破‘四旧’时,红卫兵把这些牌位担了两担送到工作队当柴烧了”。
郭大潜隐之后,汾河西岸的永固、南董、马村和汾河东岸的高显、高阳、汾阴等白波谷一带的村庄,联合组成“同心会”祭祀郭大。先后在永固村“东滩门”外建砖牌楼一座,上面镶嵌青石匾额一块,楷书“白波一径”四个大字,在“白马坡”口建大王庙一座,在“白波垒”(全国唯一现存的黄巾起义遗址)内建将军庙一座,内塑身穿绿甲,头裹黄巾,手持钢鞭(象征郭大)的神像一尊,神像旁塑白马一匹,每年农历二月二十五(郭大在白波谷复起之日)唱大戏、逢庙会三天。届时,上述各村群众成群结队来永固举行祭祀活动,闹社火、耍狮子,跑鼓车,十分热闹。逢会期间,将军庙前人流如潮,香火旺盛。永固二月古会延续至今已一千多年,久盛不衰。可见,白波谷一带人民怀念郭大之情至深。


英雄世系郭大族门兴旺
      永固郭氏家族从未立过家谱,世代留下的神龛、神祇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毁,现在已无法分清宗族支系。但仅从当今户数人口多少就可看到英雄后裔人丁兴旺。据调查,截止2014年底,永固村郭姓人家共99户,559人(包括过继、招赘、出嫁到外村的97人)。其中,60岁以上的56人,占12.4%,60岁以下503人。
     千百年来,郭大后裔思想比较禁固,好像白波黄巾被贬的阴影一直笼罩着他们,世世代代以农为本,极少有人外出经商或务工,更无一人走上仕途。新中国建立前,大部分户在永固村属中等或中等偏上人家。新中国建立后,他们拥护中国共产党,积极参加土地改革,参加农业生产合作社,热爱集体,踏实劳动,勤俭节约,多是殷实之家。
      改革开放后,郭大后裔思想大解放,户户达小康,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一是确立了致富观念。永固村农民从1992年就开始到北京、天津、太原等大城市打饼子、卖小吃,赚大钱,到2014年饼业大军已发展到550多户1580多人。其中郭大后裔就有70多户180多人,年纯收入15万元以上的20多户,10万元左右的40多户。年人均纯收入2万多元。
      二是更新了住宅观念。近十多年来,郭大后裔先后离开了白波谷崖,有10户在城里买了楼房,有58户在本村盖了新房,分布在全村主要街巷。建筑格局多是现代化四合大院:北房为二层小楼,东西厢房配套有储藏室,锅炉房,厨房、餐厅、卫生间,南房是车库和门楼。建新房投资一般在六七十万元以上,有的投资近百万元,装修水平不低于城市标准。
      三是树立了新生活观念。郭大后裔长期在城里打饼子,受城市生活熏陶,人们的生活理念发生了根本变化,开始追求新时尚,热爱新生活。有56户买了小汽车。绝大部分户买了电脑、空调、冰箱、彩电、热水器、电动车等家用电器。做饭用上了电磁炉、液化气、电饭锅、微波炉。洗澡用上了太阳能,取暖安装了土暖气。许多老年人高兴地说:“我们的老祖宗当年带领农民起义,是为了争取最起码的生存空间,现在这样的好日子,好生活,他们连想也不敢想。这都是共产党带领我们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结果,我们一定要珍惜”。
 


作者简介:张锁柱,78岁,县农机局退休干部,临汾市作家协会会员,县三晋文化研究会特邀研究员。

                    张凤翔,66岁,永固乡三晋文化研究会常务副会长。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