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史志·档案·文史>> 史志>>正文内容

刘合心:道德永续 斯文长存

道德永续 斯文长存


编者按
     2014 年 12 月 13 日,市地震局原局长、市三晋文化研究会副会长王汝雕与世长辞。惊闻噩耗,市
志办领导及修志同仁深为悲恸,痛惜之情无以言表。王汝雕同志是我们市志办的老朋友,对市志办的工作给予了大力支持。他知识渊博,治学态度严谨,文化造诣深厚,先后参与了《翼城县志》《襄汾县志》《曲沃县志》《临汾市城乡建设志》的评审工作;2004 年独立完成了《临汾方志丛书》、《建置》单本的 编辑任务;特别是 2007 年至 2014 年,一直参与《临汾市志》的编修,经常加班加点,不问工作报酬,并被聘为一册分纂,为《临汾市志》的完美收官做出了突出贡献。王汝雕同志是一位值得敬仰的勤奋敬 业、严谨治学、无私奉献的历史学者。为此,本刊受市政府副秘书长、市志办主任尉俊特别委托,刊载 刘合心的文章《道德永续 斯文长存》,以寄托市志办全体干部职工对王汝雕同志的哀思,并为存史修志之留念 。


      王 汝 雕 先 生 是 2014 年 12 月 13 日因病去世 的。他患病期间我去探望,看到他虽然有些消瘦和 疲惫,可依然清清爽爽,谈笑风生,与我谈论关于编撰《三晋石刻大全》的情况。我没往别处想,只盼望
他战胜病魔,尽早康复。可没过多久,他就被死神掠 走了。虽然谁都知道人生苦短,生命无常,但听到噩 耗,我和熟悉他的人还是感到了突然和震惊,无法 接受他离去的现实。在低沉的哀乐声中,在阵阵啜 泣声里,我才真实的感到,一个公认的好人,一个严 谨的学者,真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与王汝雕先生原来并不熟悉,2000 年我从运城 调临汾工作后不久,他就从临汾市地震局局长的岗 位上退了下来,原来工作上也没有什么交集。直到2011 年 8 月我退休,接任临汾市三晋文化研究会会 长,他是留任副会长,交往自然就多了。在工作上、 在学术交流中、在日常言谈里,逐渐认识 和感受到 他的学识与为人。特别是得知我俩都是“老五届” 大学毕业生,又都是在 20 世纪 80 年代中期走上 的 县(处)级 领 导 岗 位 ,且 都 痴 迷 于 历史 文化 研 究 ,所 以 就 多 了 亲 近 感 ,多 了 共 同语言 ,还有与日俱增的友谊。


       王汝雕先生是我市一位出色的历史文化学者。 他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学的是自然科学,有着高 级工程师职称,又长期担任部门行政领导,但他却以自己的执着与追求,跨入历史文化研究领域,而且
颇有建树。早在 1978 年,他就参加了山西省地震历 史资料编辑组,参与编写了 《中国地震历史资料汇 编》《山西地震历史资料汇编》 和 《中国特大地震研 究》,出版了《山西地震碑文集》专著,先后在国家级 和省级学术刊物上发表历史地震、地震考古、地震监 测预报等学术论文 40 余篇,成为我省知名的地震历 史研究专家。

      2004 年担任临汾市三晋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后, 他更是如鱼得水,把自己的全部心血倾注到地域历 史文化研究中,精心考证,勤奋笔耕,开创出自己研 究领域的一片新天地,成为三晋文化研究会的中坚 和骨干。

       在三晋文化研究会的 10 年间,他的敬业、刻苦 和严谨是有口皆碑,为大家所公认的。他是《三晋石 刻总目•临汾市卷》指导组成员,参与编导的《三晋石 刻大全•临汾市洪洞县卷》,成为全省编纂《三晋•石 刻大全》县(市)卷的样本,被省三晋文化研究会李玉 明会长誉为“旷世之作”。他与人合著的《临汾历代碑 文选》,时空跨度长达 1400 多年,弥补了史料的阙 无,堪称临汾历史小百科全书。

      他负责临汾市《三晋石刻大全》县(市)卷的审核 工作,全市十几个县(市)区的编撰初稿,数千通石刻 石碣的拓片、照片,数百万字的碑文校对、注释,他逐 一审核修定。这一浩大的史无前例的文化工程,耗费 了他大量的心血。他还参与了《临汾市志》的编纂工 作,其中的许多章节由他执笔撰写,该书卷帙浩繁, 倾注了他很多精力。去年以来,他又担任了《临汾历 史文化研究丛书》的主编,参与制订计划、审阅书稿、 编辑发行,做了大量的工作。

      王汝雕先 生学养深厚 ,知识 渊博,他 撰写的大 量历史文化研究专著和学术文章,旁证博引,深入 浅出,既让人信服,又使人在阅读中汲取 知识和能 量。比如他撰写的 《临汾建置沿革》《洪洞金石录》(合著)《平阳古城的历史变迁》《平阳政区的建置沿 革》《1965 年的 临汾 大 地 震》《临汾 历史 地 理 研 究》 等专著,均有一定的历史文化价值,受 到人们的推崇和喜爱。
    在学术和史实问题上,他从不墨守成规,人云亦 云,总有自己独到的思考和观点。去年 5 月 10 日,他 应邀在襄 汾县做学术报告时,以大 量的事实和 论 据,对金襄陵银太平的传说、赵康古城、赵氏孤儿和 张良祖籍等提出了自己独立的见解。作为一个襄汾 人,这些与流传当地的说法相左的观点,是让 人不 好接受,甚至会招嫌惹骂的,而他却没有顾忌,没有 避讳,讲得头头是道,讲得满堂喝采。这是一般人无 法做到的。
    在历史文化研究的思维和方法上,他提出了谈 文化不能脱离历史、研究历史不能与地质科学结论 相矛盾、历史研究不能与考古结果相矛盾、历史研究 离不开历史沿革、地方志书的记载不可一味全信、引 用古书要慎重、注重实地考察、传说中的历史应该重 视、要勇于自我纠错等,并且在自己的研究工作中身 体力行,表现出一个知识分子的风骨和识见,也赢得 了大家的敬重。
     王汝雕先生担任处级领导干部近 20 年,在他身 上却看不到一点官气和骄气,身姿依然修长挺拔,脸 色依然淡定平和,眼神依然明亮纯净,待人接物热情 开朗,言谈中直述胸怀,显露出坦荡率直的真性情。 快 70 岁了,在他身上却没露出一点老气和暮气,还 是那么勤奋,那么刻苦,青灯黄卷,孜孜以求,工作起 来可以通霄达旦。下乡时背着一个小挂包、坐上公交 车就出发了,从不讲究待遇,丝毫没有怨言。
      有的人活着,让人生厌;有的人死了,却让人怀 念。王汝雕先生走了,谁都说可惜,谁都说走得太早, 谁都说这是临汾的一大损失。我想,此后恐怕再也难 有像他那样历史文化造诣深厚、文字功底扎实,而又 勤奋敬业、认真执着,淡泊名利、耐得住清寂的人了! 生死不由人,这是自然规律,我虽无法留住他,但真 的会记住他,他的音容笑貌,他的道德文章!

作者 刘合心 系市人大原主任、市三晋文化研究会会长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