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史志·档案·文史>> 史志>>正文内容

王墉旅长通讯员张根保老人的回忆


王墉旅长通讯员张根保老人的回忆

 

 

     王墉(资料照片) 

1948年5月17日临汾解放,这是一个永远难忘的日子。虽然时光走过了67个年头,但在解放临汾的战役中,由王墉带领的24旅解放军战士英勇奋战,旅长王墉在战役中壮烈牺牲,他们在临汾的历史中,写下了可歌可泣的一笔。
    在临汾解放67周年之际,记者找到了抗日战争时期曾经给王墉旅长当通讯员的张根保老人。
    回忆王墉,今年91岁的张根保用“能打仗、个性强、脾气怪”来形容。
    “打临汾时,我所在的部队随陈赓渡过黄河挺进中原,听到旅长牺牲的消息时部队已经到了长江一带。”张根保说,跟随王墉旅长打过仗的战友们听到这个消息非常悲痛。
    他回忆了在抗战期间与王墉相处的点点滴滴。
   
    浮山佛庙侥幸脱险
    “1941年9月23日,日本鬼子利用夜幕掩护,分9路偷偷将浮山寨圪塔佛庙岭包围。”老人对时间的记忆,着实令人敬佩。
    当时他所在的部队是太岳军区的山西新军212旅55团,旅长孙定国,团长王墉。他是1939年参加八路军的娃娃兵,分到了55团通讯班,经常传达命令,与旅、团、营首长见面多,对他们比较熟悉。
    “212旅的3个团当时就住在寨圪塔佛庙岭周围的村庄。说是一个旅,只是架子大,3个团加起来也就12个连队。”他回忆道。当时抗日战争正处于最艰难的时期,蒋介石在南方搞了个“皖南事变”,山西土皇帝阎锡山也搞了个“十二月政变”。部队一方面要开辟岳南(今沁水、翼城等地)抗日局面,动员老百姓参加抗日,一方面要找准时机消灭日本鬼子和伪军,同时还要应对阎军。
    “在佛庙岭战斗打响前,部队刚与搞摩擦的阎军过招,俘虏了不少阎军。”当时,张根保已经是55团5连的一个班长,那天5连负责看管俘虏,驻扎在佛庙岭附近的于社(音)村。王墉团长带人到了浮山北部的一个村子,那个村子的名字已经忘记,只知道村民大多是山东逃难来的。
    佛庙岭战斗打响后,王墉团长与5连迅速突围。在佛庙岭驻扎的战友们陷入困境,他们在睡梦惊醒,迅速投入战斗,相互支援,掩护突围。那次战斗牺牲的战友很多,也有被日本鬼子俘虏的,    日本鬼子将俘虏送到辽宁抚顺等煤矿做劳工。被俘战友有被党的地下工作者营救出来重新返回抗日战场的,也有直到抗战胜利才重见天日的。
    据相关史料记载,1942年抗日政府和部队,在浮山县为在佛庙岭战斗中牺牲的烈士建立了纪念碑。1939年“十二月政变”后,山西新军212旅旅长孙定国在汾南稷王山一带进行抗日活动。他带领部队历经稷山、绛州、曲沃、翼城、浮山、沁水,行程七百里,开辟岳南抗日战场。多次与敌军巧于周旋,迂回作战,辗转于沁水、浮山之间。1941年9月23日,遭遇了著名的佛庙岭战斗。
   
    开辟岳南打击汉奸
    “王墉是河北乐亭人,打仗凶猛,脾气暴,对日本鬼子和汉奸从不手软。”老人回忆。
    55团在开辟翼城抗日战场时,搜集到敌人的警备大队和三人小组要外出抢夺粮食。王墉团长当时带着部队正在一条山梁的顶部,两侧是山沟,中间一条羊肠小道,但他毫不犹豫,当即抄起了步枪,安排好袭击方向,一路小跑和敌人来了个正面交锋。
    张根保说,就是那股不怕死的劲,俘虏了敌人一二百人,警备大队队长郑华厅(音)和三人小组长王达(音)也被生擒。
    部队与当地军民在小王庄开了公审大会,郑华厅、王达两人被枪决。
    1944年,张根保与王墉分开,张根保到了在中条山、垣曲、夏县、闻喜活动的抗日部队,当时的团长是四川人符先辉,政委张文彬。王墉则在闻喜与日军扫荡部队作战时负伤住院,伤好后留在运城分区。
    到了1945年,抗日战争转入反攻,抗日部队不断壮大,王墉升任8纵24旅旅长,其所领导的部队成了解放战争时期活跃在山西境内的一支劲旅,解放运城、攻克临汾、横扫晋中、攻克太原东山小姚头主阵地、攻占山西督军府,为解放全中国立下不朽战功。在临汾战役中,王墉不幸牺牲。
    67年过去了,回忆老首长王墉,张根保老人仍是一腔热情。
                                              (王隰斌 弓佩玉 2015)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