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文化资讯>>正文内容

襄汾县永固村消夏文化活动侧记

今夏,永固农民真潇洒

——襄汾县永固村消夏文化活动侧记

张豆豆 张锁柱

 

 

...

...李双梅老人在教村民做健身操

...村民张忠泽在“襄汾永固兄弟姐妹群”互动

三伏盛夏,襄汾县永固村一带一连半个月烈日当空,滴雨未落,风止树靜,热浪袭人,干旱十分严重。然而,笔者漫步在一望无际的玉米田里,看到的却是玉米根粗秆壮,叶子油绿,微风轻拂,碧波翻滚,一派丰收在望的景象。见到路边有一位刚打完农药准备收工回村的农民,便上前问话:“老叔,忙里吧”?“不忙,不忙”。这位性格开朗的农民顿时打开了话匣子:”现在咱种的是‘海绵田’(指秸秆还田),喷的是除草剂,浇的是水库水,十来亩棒子从种到收忙不了几天。‘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的时代已一去不返了”。他边收拾工具,边喜笑颜开的接着说:“如今咱农民真享福,早上八九点钟就收工,后晌五六点钟才下地,其余时间就是学着城里人唱呀跳呀地闹消夏文化,真热闹,真潇洒”。

今夏,走进永固村,农村消夏文化呈现新气象,无论是村头还是街巷,无论是广场还是庭院,随时随地都看到有参加消夏文化活动的人们。

来吧!大家一齐跳起来

“永固人爱跳舞,永固人跳得好”。这是笔者在街头碰见的一位外村人对永固舞迷的评价。据村委妇联主任靳趁心介绍,全村共有舞场七八处,都是村妇联和爱好者自发组织起来的,分早场、下午场和晚场三种。早场在后街口,北门外和二支干渠的桥头上,六点多钟开始,七点多钟结束;下午场在南街、北街和西街,下午六点钟开始,七点钟结束;晚场在村委大院的广场,八点多钟开始,九点多钟结束。跳舞用的音响设备有的是村委会提供,有的是舞蹈爱好者自掏腰包购买的。退休教师姚麦云,孤寡老人同林嫂都是自掏腰包买的音响设备,在自家门前举办舞场。还有一位六十多岁叫李双梅的老人,穿着一件红色连衣裙,骑着一辆撑着遮阳伞的电动车,带着自家买的音响设备,常天穿梭在各个舞场教人跳舞,深受舞蹈爱好者的喜爱和尊重,大家都热情的称她为“梅姐”。

据“梅姐”介绍,全村舞蹈爱好者由开始的20多人,增加到200多人,主要是留守妇女和留守儿童。有白发苍颜的老奶奶,也有五六十岁的婆婆们,她们跳起来虽然有些手慌脚乱,腰来腿不到,但她们从不怕在广庭大众面前出怪弄丑,跳的十分认真。大家的口号是:“锻炼第一,舞姿第二”。村委会为了鼓励大家跳舞,统一购买了30套舞装、扇子和手帕等,组织起一支骨干舞蹈队,在队长杨巧梅带领下,先后到北众、南董、南五、南姚等七八个村进行访问表演,带动了周边村的消夏文化活动。

唱吧!咱村有个歌唱群

永固村大部分青壮年常年在北京、天津、太原、石家庄等大城市打饼子、做生意,家中留下老人和孩子,一年全家人见不了几次面,儿女们惦记父母,父母们思念儿女,成了人们的一块大心病。为了沟通城乡交流,几位热心的“火烧哥”(永固人把饼子叫火烧)和“火烧嫂”在QQ社交软件上开通了几个“歌唱群”。如“襄汾永固兄弟姐妹群”、“华丰红歌群”、“乐无忧歌舞总汇”、“海洋赛歌会”等。每天从早到晚不论城里村里都有人上线,大家一起唱歌聊天好不热闹。间或有个别人吼上几句干板乱弹,逗得人捧腹大笑。这种奶奶和母亲在电脑前看着儿子和孙子唱,儿子和孙子在电脑前看着爷爷和爸爸唱的亲情之感,只有亲自在线的人才能感受到。这种远在千里,近在咫尺的逍遥自娱方式,在永固村的覆盖面到60%以上。也就是说全村850多户,已有近500户家里装上了电脑,拉上了网线。

为了把“歌唱群”办好,村委会干部,经常在群里和大家互动,尤其是村委委员尉二孬的男中音,声音宏亮,吐字清晰,受到村民们的好评。村委会还和学校的音乐老师联系,在群里教大家发音、练歌。笔者在农民张忠泽家里看永固人在电脑上城乡歌唱互动,情不自禁的感叹:“谁说‘你们城里人真会玩’,其实我们乡下人也会玩”!

甩吧!推个光头才爽快

打扑克、玩麻将、下象棋是几种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娱乐活动,但在过去,只能忙里偷闲几个人凑在一起甩上几把,然而,现在在永固村却大不一样,有一大批村民常天冒着酷暑在广场上、在街道旁、在门庭下、在影壁前,打扑克、打麻将、下象棋,全村大约有五六十处。这些都是爱好者在自己家里准备小桌子、小凳子供人们玩。老党员杨文学给老母亲买了一张麻将桌,这可乐坏了老母亲和左邻右舍的婆婆们,你打电话叫我,我上门去唤他,玩的人一天比一天多。据了解村里人打扑克的时间一般在上午十点钟左右和下午五点钟以后。一个场子四个人打,五六个人看,大家谈笑风生,幽默诙谐,好不热闹。按照上述推算,全村每天打扑克、玩麻将、下象棋的至少有四五百人。牌场分布之广,参与人数之多,玩的时间之长都是历史上罕见的。“春忙夏忙,绣女下床”这句千古农谚已失去了现实意义。农业集体化时期“三夏大忙,家家锁门闭户”的情景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永固人打扑克玩的花样较多。如“斗地主”、“抓猪”、“双百分”、“小五张”等,玩起来人人争强好胜,大有推个光头才爽快之势。但绝大数人还是坚持“友谊第一”的牌风,更没有人利用扑克牌赌博。永固村村规民约规定:“参与赌博者没收全部赌资,每人罚款一千元,情节严重者送司法机关处理”,起到了一定的警戒作用。

走吧!侯马夜市撮一顿

永固人还有一个特殊的消夏方式,用他们的话说就是“去侯马撮一顿”。其实,他们去侯马逛夜市何止是吃点喝点,更主要的还是茶余饭后,去参与城市里的消夏文化活动。永固村距侯马仅11公里,油路宽敞平坦,桥梁挺拔坚固,开车十几分钟就到。村里半数以上人家购买了小汽车,说走就走十分方便。每天日落西山以后,总有一二十辆小汽车,载着百余位村民向侯马驶去。

这种特殊的消夏方式,大多饱含着亲情、友情和爱情。有的是儿子和媳妇在外打饼子挣了钱,伏天回家孝敬父母或公婆;有的是孙子或孙女在外上班,盛夏回家孝敬爷爷和奶奶;有的是外甥或侄儿感恩舅父或姑母等亲人;有的是三朋四友、左邻右舍在一起聚一聚、乐一乐;有的是未婚青年同自己的恋人在一起跑一跑、谈一谈······。凡去侯马逛夜市的人一般出手都比较大方,在夜市上吃烧烤,花个三五百元在所不惜,去饭店点菜花上六七百元心甘情愿。茶余饭饱之后有的到舞场跳舞,有的去歌厅唱歌,有的在广场看消夏文化演出,玩到11点钟以后才回村。

“去侯马撮一顿”已成为永固农民的生活习惯,想走就走,说走就走,他们全然不把这当作一项专门活动。仲三蛋老人告诉笔者:“前几天,我儿子和儿媳从北京回来,开上小汽车拉着我和老伴及小孙子,去侯马一家星级酒店撮了一顿。一家六口人坐在包间里,吃了许多叫不上名的饭菜。吃罢饭又去歌厅唱歌,别提心里有多高兴啦”。他顿了一下补充说:“你要问我什么叫幸福,我说这就是幸福”!

今夏,永固农民真潇洒!

2015.8.6

作者简介:张豆豆,女,山西大学文学院传播学专业研究生;张锁柱,男,78岁,襄汾县农机局退休干部,临汾市作家协会会员,县三晋文化研究会特邀研究员。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