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史志·档案·文史>> 文史>>正文内容

碑刻史料中关于贾存仁的记载

 

 

 

 

 

 

光绪年间出版的《弟子规》封面影印件

 

 

贾存仁墓志铭

 

整理: 苏胜勇

译文:盖延敏

    【铭文】

皇清例赠文林郎辛卯科副榜贾木斋先生暨配张孺人合葬墓志铭

乾隆甲辰木斋先生既世即葬矣。越十有五年已未德配张

孺人卒。先是绛县张公友奋与先生为同年友,以道谊相勖勉知之稔。尝为先生誌铭,付嗣君友石,友石以竁道之须仍啟也。未果刻,比孺人卒,而先生潜光益阐轶於前,张公已物,故乃寓书,属文於余,余维先生行,谊在人口盖棺论定之后,士林屹立丰碑树路衢,已又籲请。旌表以风励,一时昭示来,兹膺。盛典建棹楔入孝子祠章矣,初不藉余言为重,而余乃乐为誌之铭之者,正古作者临文不媿之意,而尤欲阐发其隐。俾人知、知先生犹有未尽也。先生姓贾氏,讳存仁,字木斋,世居浮邑南佐村。自高祖讳锺玘徙城内,再传为曾祖润,三传为祖父祥凤。尝考授府经历职非其志也,生皇宝,字献廷,有声黌序,为先生考。妣范氏继妣王氏。范生子二,先生居伯,次讳存义早卒。上世业儒术。自明季播迁隐於农者累叶,大父祥凤公生當我国家承平之时,志绍先业以诗书勖子孙,自是砚田笔耕,家日以落,然不为利驱,至先生而愈苦愈励,盖其难也。先生生而颖悟,有至性读书,务求根柢,尝寝食於有宋五子及诸理学书,事亲至孝,范孺人病十五年,卧床不起者七载余,先生左右侍奉,七年之中未尝解带安眠,丁内外艰哀毁骨立。治丧不作佛事,不设荤馔,不用鼓吹,当时非笑之不为动。抚弟友爱备至。弟亡久,言及辄流涕。交友切挚,接引后学殷殷不倦。居平无疾言遽色。遇是非可否确不可易终,不毁方瓦,合徇俗为俯仰。先生之逰京师也,馆於济南周林汲太史,维时朝廷开四库馆,命词臣釐订古藉。太史领修,有冯氏易属先生秉笔书,上无驳议。都下为人文渊薮,戴东原太史号一时鸿博,每与先生谈移晷不倦。盖戴之所长者博洽,而先生每有所得则能味其深奥,故为所许也。自是著述益夥,成书千一録’、‘等韵精要’、‘音汇’诸书。丙申后馆於乡,辛丑掌教安泽书院。壬寅家居,益肆力经世之学,将订成一书以质贤达,期有裨於实用,而先生以劳瘁病矣。越二年卒,甲辰闰三月七日也。距生雍正二年二月二十二日,寿六十有一。同里李公重远者,笃学人也,久与先生处,追记先生言行为立传。余尝取而读之质之张公誌文,而先生之本末益见。盖先生孝於亲,友於弟,切偲於友朋,辨析疑难於经义,居贫而不怨,守正不阿,皆人之所知,而所未尽知者则先生胞与之心,其伟抱硕画蕴诸中而堪见诸用也。先生会通治礼,抱疾犹披览商订不辍。殁之日,其稿散佚然尝有见之者,谓其礼用明晰,敷陈凄切。大类陆宣公奏议吕新,吾先生呻吟语“实政録”诸书,则先生可知矣。先生少逰庠序居艰,后淡於进取,辛卯中副车。配张孺人有懿德,精女工,能甘勤苦,佐先生学。生於雍正元年三月二十六日,於嘉庆四年六月初十卒,寿七十七。子二,长即友石,名若芾。乾隆已酉拔贡生,试用教谕。甲寅署盂县学中式,是年恩科举人,拣选知县,娶卫氏赵城司训君珆公孙女。次若蔚继存义公后,娶乔氏,癸酉科举人,瑷林女。女一,适李君莘。孙男三子宾、子寯、子宓。孙女二皆若芾出。子宓自幼奉祖父母命若蔚抚之。曾孙女一,子宾出。联姻皆士族。余与友石同乡荐兼宗谊,曾订出处之雅闻,其口讲指画皆有法度,知渊源所自。是岁九月之望友石将扶孺人柩合袝於先生之兆。余故叙次如右而缀之铭,铭曰:月嶺尧山束岩崿,蓊郁周遭中磅礴。景伯经术长沙略,荟萃一人时乃作。菽水承欢颜愉若,谁则不养偏娱乐。纶音褒佳名不铄,移孝作忠基有托。矧復谟言斟以酌,古今網维由绵络。少微星陨云垂暮,著述散佚谁疏瀹。应有精神达虚廓,茂先望气识干镆。他年羽化辽海鹤,笑归华表遊云壑。

赐进士出身即月刑部主事前甲寅科解元年宗愚姪履中顿首拜撰。勅授文林郎前挑发江西知县署九江府同知宗愚侄云翀顿首拜书。赐进士出身翰林院庶吉士加一级年愚姪任伯寅顿首篆盖。

嘉庆四年岁在已未九月十五日

不孝子: 贾若芾、若蔚

孙:子宾、子寯、子宓

曾孙:应筤瘞石

注:该墓志铭于2010年在浮山县佐村贾氏祖坟遗址出土,现藏于浮山县佐村贾氏祠堂

 

   【译文】

乾隆甲辰木斋先生既世即葬矣。 十五年以后张孺人卒。 前绛县张友奋与先生是同年友。以道和谊两人互相鼓励,有知遇之恩。张先生曾为木斋先生撰写墓志铭,并交给了木斋先生的儿子友石。友石以此作为下葬时的墓志铭,仍旧啟封待用。没有马上刻,而是等孺人死后再刻。然而,潜光益先生早写有很好记述文字,友奋把志铭原本放在家中,今又交给我撰文。我认为先生的德行,宜在人口盖棺定论之后,士林可在大道上,为他屹立丰碑,以彰显其德,并为此奔走呼告。旌其所为,是为了以其风骨激励后人,同时也是为了昭示更多的来者,代代传承。谨兹盛典建棹,目的就是要把志铭作为楔子,载入孝子祠堂啊!起初人们并没有重视我说这番话的重要意义,其实,我之所以乐于为木斋写墓志铭,是因为他不仅是不愧为订正古作者文章的学者,而且能从古人的文字中挖掘出闪光点,加入恰如其分的议论。使人知道先生满腹才华,并没有得到充分的施展,还未尽情地发挥而离世。先生姓贾,叫存仁,字木斋,世居浮山南左村。自高祖贾钟玘开始迁居城内,再传是曾祖贾润,三传是祖父贾祥凤。 祖父曾赶考获任过授府经历的职务,但并非是他的志向。 祥凤生皇宝,字献廷,在县学有影响,是先生的父亲。母亲为范氏,继母是王氏。范氏生有二子,先生为长,次子叫存义,早年去世。祖上祖业独尊儒术。自明末以来,辗转迁徙而隐居农村多少年。祖父贾祥凤生当国家承平之时,有志于光大祖业,勉励子孙攻读诗书。从此以后,过着砚田笔耕的生活,尽管家境日落,但始终不为利益所驱使,至先生攻读诗书更刻苦,可知生活有多么艰难。先生从小天资聪慧,有很强的读书毅力,每有质疑,务求根本,学通弄懂。 他曾经废寝忘食地学习宋五子的文章,以及程朱理学,为他后来著书立说奠定了扎实的文字功。 事俸双亲特别孝顺,范母病了十五年,卧床不起的时间,长达七年有余。先生天天左右侍奉,七年之中,从未解带安眠,而是和衣而睡,随叫随到,小心服侍。在殡葬双亲的日子里,他由于过度悲伤,竟消瘦了许多,明显地骨架突出。 治办丧事的那天,他不用佛事,不设荤菜,不用鼓吹,当时有些人指指点点。他主意在心,不为所动,不张不扬。对待弟弟关爱备至。弟弟已去世多年,每言及弟弟的往事,就潸潸泪下,痛哭流涕。

他结交友人,非常真诚,亲切挚爱。对待后学,循循善诱,孜孜不倦,解惑释疑,耐心诚恳。 平常待人和善,从来看不见他有吹胡子瞪眼睛的时候。遇到是非或棘手的事,可以暂时搁置,但不可以不解决,他从不乱方寸,办事合乎习俗,因此经常被人们仰慕。 先生曾游学于京城,与济南周林汲太史有交往。 那时朝廷开四书馆,命词臣修订古籍太史领导编修,有个叫冯易的词臣推荐先生执笔修订,上级领导无异议。参加修订古籍的人,个个出类拔萃,学识渊博。 戴东原太史,号称那时的国学大师。每每与先生交谈学问,交谈到很晚,竟不知疲倦。 大概这都是因为戴之所特长的学问,能与先生谈的投合。而先生每有所得精髓,则能体会出它的深奥道理,所以深得戴东原的赞许和器重。从这以后,先生著述的作品更多了,集成“四书千一录”、“等韵精要”、“音汇”等书。 1764 年从京师回乡,1770 年掌教安泽书院。1771年,先生家居,全身心地投入到研究经世之学,将订成一书,征求贤达的意见。 希望这些作品有益于社会,有实用价值。而先生终因心力劳瘁,患了疾病。又过了二年,即1785年闰三月七日去世。距雍正二年(1724)二月十二日出生,享年六十一岁。同村的李重远先生,是个十分好学的人。他经过长期和先生相处,追记了先生的言行,为先生写了传记。 我曾取这本书祥读,并与张公志文相对照,这样一来先生的生平事迹全部显现。这是因为先生孝亲、友弟、友朋的孝悌行为,研究经义的治学严谨态度,以及贫而不怨,刚正不阿的品质,所有的人尽知的缘故。而所未完成的心愿,则是先生那一颗伟大的胞与之心。那种伟大的抱负和宏伟的蓝图全蕴藏于心中和书中,最令人遗憾的是先生还未看见它的实用价值。倘若先生知道了《弟子规》的社会效应,他一定会在九泉之下,感到十分欣慰。

殡葬之日,先生遗稿散佚的情况,很多人是曾亲眼见到的。真可谓礼用明晰到细枝末节,敷陈凄切到婉约心裂。这情况很类似于陆宣公奏议吕新的情节,吾先生呻吟着说“实政录”诸书,若先生有知,九泉之下也是可以听到的。先生少年求学,非常艰难。成名后,又淡于功名,不求仕进,辛卯中了副车。

 配妻张氏,有贤德,精女工,能同甘共苦,支持先生做学问。 张氏生于雍正元月二十六日,於嘉庆四年六月初十日去世,享年七十七岁。有子二,长子友石,名若芾,乾隆巳酉年拔贡生,担任试用教谕。甲寅盂县学中式。这一年中恩科举人,做了拣选知县,娶卫氏,赵城司训君珆公的孙女。 次子若蔚,过继于存义,娶妻乔氏,葵酉科举人,瑷林公的女儿。女一,嫁给李莘。孙子男三:子宾、子寯、子宓。孙女二,皆由若芾生。子宓从小奉父母之命,由若蔚抚养。曾孙一,应莨,由子寯生。曾孙女一,由子宾生。整个家族的联姻,都是士族阶层。

 我和友石是同时乡荐,又有宗族友谊,又曾约订出处的雅闻,口讲指画,指腹为婚,这都是有依据的事实,说出来是要人们知道这其中的原委。今年九月十五日,友石将扶孺人柩与先生合葬。因而我叙述了这些諡美颂词,把它连缀成铭(原文) :

月嶺尧山束岩崿,

蓊郁周遭中磅礴。

景伯经术长沙略,

荟萃一人时乃作。

菽水承欢颜愉若,

谁则不养偏娱乐。

纶音褒佳名不铄,

移孝作忠基有托。

矧復谟言斟以酌,

古今網维由绵络。

少微星陨云垂暮,

著述散佚谁疏瀹。

应有精神达虚廓,

茂先望气识干镆。

他年羽化辽海鹤,

笑归华表遊云壑。

赐进士出身即用邢部主事甲寅科解元年宗愚侄履中顿首

拜撰勅授文林郎前挑发江西知县署九江府同知宗愚侄云翀顿首

拜书赐进士出身翰林院庶吉士加一级年愚侄任伯寅顿首

篆蓋嘉庆四年岁已未九月十五日

不孝子: 贾若芾、若蔚

孙: 子宾、子寯、子宓

曾孙: 应莨瘗石

 

 

贾存仁之父贾皇宝墓志铭

 

整理:苏胜勇

译文:盖延敏

 

【志文】

皇清处士原考儒学生员显考显亭府君暨配显妣范太君,

显继妣王太君合葬墓誌

先考姓贾氏,讳皇宝,字献廷。卒前一年,知先世有同字音,乃更字显亭。始祖讳宗道,世为平阳浮山人,城南左村居焉。八传至。先高祖讳钟玘,字佩轩,始移城内。先曾祖讳润,早卒。先祖考讳祥凤,字桐雀。以吏候选府经历司经历。平生慷慨重义,有古鲁仲连之风。配段太君。以康熙四十四年十二月十一日生先考焉。先考为人严毅方正,以古道自励。喜读书,无油则以线香代之,终身不倦。年二十三,为邑痒生员。时先祖考在口抚之曰:“第读书外,事有吾在,毋与也。”先考唯唯记览,穷日夜不休。然不为时文限,多究大义。年四十二,先祖考卒。先祖考素豪迈于古籍不深究,而立言行事多默契古人。至是擘画后事,只命举世俗、鼓吹、酒筵、散布拆柬之类,悉罢之。闻者骇愕,皆谓:“先考且勿遵。”而先考毅然遵之。虽重违遗命,以夙见固尔也。既又虑柩行低昂紫阳,大举式不宜隘路。研精三月,恍然有会。乃省去旁柱,而别以绳维方林于长杠,简易精妙,胜前人远甚。饮食不御酒肉,虽三年如一日焉。当先祖考病时,有怨者,因姻亲狱,阴陷之。并及先考,未几先祖考卒。先祖妣老且病,先祖考忧之,后赦,虽不辨。先祖妣喜甚。先考以是弃诸生,后八年丧。先祖妣一如丧。先祖考,盖天性然也。

先高祖三弟仲叔,子孙不绝口子早卒。遗孙璀耀随母嫁者

五年,比归才七岁。先祖考怜其孤而居口属。仲叔之子泾与溥者,更相抚育之。而璀耀不安于溥,乃亡去。溥食其业者,余二十年。先祖考欲经理之,以溥贫病,未果溥死。先考力任其事,既募璀耀不获,乃议先复其产业,待自来或立继焉。而溥子惮于还业,余人又志瓜分,不得已讼之。逾年始定卒。

如先考议,闻者莫不韪之。而先考五十五岁矣。又一年,遂

卒。初先祖考所以期先考者,甚大故。先考既失,怙忧下帷不出者,十余年。性嗜酒,有兼人量,服除,终不饮。盖志在故能忍嗜慾如此。乃困顿磨折,既不得致身青云,并所以自力于乡里。问者未及意中之二三,而赉志以卒,年仅五十六。呜呼痛哉!元配范太君,邑痒生员卓然公女,少贤淑,精女工。以母氏不敏未归。时家之弥缝,皆赖之。年十六归。

先考小心谨畏纺绩,以夜继日,烛半则以被蒙窓,复为母

家针黹惟恐。先祖如怜其劳,而竟以劳致疾矣!然性口口口口口口,既病。米盐细务悉劄记井井,幼喜闻格言及归。

先考授班氏编悦之后,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倦,家有急,

即不惜妆资助之。肙笄敝裙不怨,亦不惁也。抱病十五年,师巫佛老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欢笑而已。究以劳察不愈,卒于乾隆十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距生康熙四十六年三月十四日。

    口口口口口呜呼痛哉!

    先继妣亦有贤德,乾隆十一年二十归。先考享年二十二,

其卒也,在先考前,犹十二年,男二,长存仁,邑痒生员,娶张氏。次存义,娶侯氏俱。范太君出孙男璋瑛,聘卫氏。女一尚幼俱。存仁出,存义夫妇早卒,无出。

先考卒于乾隆二十五年,四月初六日,卜于本年十月初九

日。葬佐村之西尖角。以先妣·先继妣袝念存义之孝,而天也亦置其夫妇行右。存仁无似不能请铭。

钷公谨自叙姓名及行事大者,掩诸幽千万岁后。仁人君子

尚口口口保全之也。

乾隆二十五年,岁次庚辰十月壬申,朔月九日庚辰

不孝男贾存仁泣血稽首刊石。

注:该墓志铭于2010年在浮山县佐村贾氏祖坟遗址出土,现藏于浮山县佐村贾氏祠堂

 【译文】

先父贾氏,叫皇宝,字献廷。去世前一年,才知道先世有和“献”同字的人,于是改为显亭。始祖叫宗道,世为平阳浮山人住在城南佐村,这时传至八世。

先高祖叫钟玘,字佩轩,从高祖始,移居城内。先曾祖叫润,早世。先祖父叫祥凤,字桐雀。以吏的身份侯选府经历司经历。先祖父平生慷慨重义,具有古代鲁仲连之风,原配段太君,于康熙四十四年十二月十一日生下先父。

先父为人严毅方正,以古道勉励自己。他喜欢读书,无油时则用线香照明,一生爱学,孜孜不倦。二十三岁时,是本县学校生员。

先祖父鼓励子孙学习说:“你们好好读书,家里的事由我做,不用你们管。先父认真背读,竟日夜不休。然而他不拘泥于古文的限制,多观其大略,只研究其中的要义。先父42 岁那年,先祖父去世。

先祖父平素豪迈于古籍之中,而不深究其义。然而立言行事却和古人相合,有许多默契点。晚年筹划后事时交待:鼓吹、酒筵、散布拆柬之类的世俗,全免除。知道这话的都感到十分惊讶,都说可不敢听他话。

然而,先父果真听了遗嘱。虽然重违时俗,但是先父的夙愿竟如此固执。他既考虑到抬灵柩一路低昂紫阳的情况,又考虑到众多人马抬着灵柩不宜过窄路。经过三个月的研究分析后,恍恍然心有领悟。于是省去旁柱,而另以绳维林于长扛,一字排开,既简易,又精妙,远远胜过前人的老办法。先祖父死后,先父不食酒肉,竟坚持三年如一日。

当初先祖父患病期间,有人抱怨先父因姻亲入狱,是遭人暗算。不过几年,先祖父病世。先祖母年迈疾病缠身,先祖父十分担心她的身体。后来,先父逢赦回家,也没有深究。先祖母非常高兴。先父从此远离原来那些人,不与小人结交,后八年病故。先祖母一如以往治办丧事,先祖母之所以如此,天性使然,秉性不变。

先高祖三弟仲叔,有子嗣承业。唯口子早死。遗孙璀耀随母嫁人带走,五年后才回来,时值七岁。先祖父怜其孤单,而居一室。仲叔之子泾与溥,更相抚育璀耀。而璀耀在溥家不安于现状,就跑回母家。溥食璀耀产业,有20 余年。先祖父本想经营璀耀产业,因为溥家贫且又有病,就此放弃念头。后溥死。

先父竭力主办璀耀的产业问题,一边征收璀耀该获得而没获得的产业,一边与家族商议恢复璀耀产业的事宜。然而溥子害怕归还产业,又有人想瓜分产业,捞点好处,不得已讼之。一年后,终于落实了璀耀的产业。完全按先父原来的意见办了,知道这件事的,都提不出异议。而此时先父55 岁,又一年,病故先父距离先祖父的期望甚远是有缘故的。先父是有过失的,曾有十余年担心膝下无子。先父天性嗜酒,有海量,克服了许多磨难,才克制了嗜酒习惯,至死不渝。正因为他有这样的志向,才能有如此强忍嗜酒的习惯的毅力。这种习惯的养成,主要是精神上被困顿折磨,而不能青云直上,自力于乡里。有人问及他的抱负,则叹为不及意中之二三,就这样由于不得志忧愤而死,年仅五十六。鸣吁痛哉!

先父元配范太君,邑痒生员卓然女儿。少时就是贤惠淑

女,精女工。因其母有些迟钝而迟嫁。嫁来时十六岁,那时家中全部的针黹女工,全依靠着她。先祖母心疼她过于劳累,而她竟因劳累患病。……米盐细务全有札记,井井有条,且每闻格言妙语都有摘录。先父授班氏之约,编辑剧本……谁家有急,不惜自己家境困苦而予以资助。经常粗布敝裙,从不抱怨。抱病十五年,师巫佛道用遍,不见好转。只能逗她取乐,欢笑而已。究其原因就是辛劳过度,看病无果而死。卒于乾隆十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距生康熙四十六年十月十四日,享年四十二岁。呜呼痛哉!

先继母也有贤德,乾隆十一年二十嫁来。享年二十三岁,

她的死,在先父之前,有12 年。有男二,长子存仁,邑痒生员,娶张氏。次子存义,娶候氏。范太君有孙男璋瑛,聘卫氏,女一,尚幼。存仁有子女,存义夫妇早卒,没有生育。

先父卒于乾隆二十五年,四月初六日。卜于本年十月初九

日,葬佐村的西尖角。因先母、继母祔念存义之孝,而置其夫妇以其右。存仁无法为其请铭。

距公谨自叙姓名及备办此事,最大的愿望是掩诸幽千万

岁后。仁义君子,尚□□□□□保全啊。

乾隆二十五年,岁次庚辰十月壬申,朔月九日庚辰

不孝男贾存仁泣血稽首刊石。

 

                 

贾存仁懿行碑记

 

整理:苏胜勇

译文:盖延敏

 

【碑文】

清例授修职郎乾隆辛卯科副榜余田贾老先生懿行碑记

先生姓贾氏,讳存仁,字木斋,余田其号也。世为浮山人,生异常儿,为同邑人李学邃先生所器重。年八岁,值母范太孺人疾时,家用不赡,又大父母在堂,饮食之凿者弗逮母,然以爱孙故,或分甘焉。先生辄跽奉母,母不食,亦不食,呱呱而泣。其后母疾日益增剧,更历十五载,卧床不起者七年余。先生左右侍奉汤药、涤器,无少懈。待一弟友爱备至,弟以苦读致疾,竟弗瘳,先生痛之。后十余年,遇忌日,犹哽咽不能止。次子甫生,即命为弟嗣。丁内外艰,哀毁骨立。举世俗,鼓吹、酒宴、浮屠之类,悉罢之。一遵文公家礼,设灵帛、朝夕进颒巾奉养之具如事生。期内仅啜淡粥、素蔬,外寝终三年。其经营窀穸也,虑土穴易圯,乃手执叉角火砖,躬率甃砌焉。先生于族属中世次晚少者,或多尊长,行而先生循循守子弟礼,始终无简略人以为难,为人谦退而端严,与人无忤色,遇不可必达其意,未尝诡随求合,故亦或不谐时论,而先生弗屑也。贾先生天性挚厚,而得学者尤深,读书必切实理,曾不作陈言放过,善疑亦善悟,以圣贤为必可学。恒沉潜于有宋五子及诸儒理学之书。于四子书札记所得。颜曰:“千一录家语”讹谬多所校正。又订正《弟子规正字略》,以课童蒙。中年讲授韵学、自《华严指南》、,皇极经世》而下,数十种胥淹贯,由是成《韵诗考源》、《等韵经要》、《音汇》三书。然先生虽积学,科名未尝热中。甲子报罢,不复试于有司。越辛卯再试,中副车。晚年益肄力经济之学,游京归,掌教安泽书院。甫二岁,衰且病矣,犹孳孳汲汲商榷至丙夜不休。病且剧,有止之者辄曰:“一息尚存,此志不容少懈。”鸣呼!非其中之有得,岂能久而不倦如是与!先生既没之次年,葬故里佐村之阡,远近之知先生者,争醵金树石,表于引柩之衢,请缀以文,予复论次,其制行学术大略如此,俾后之君子有所考焉。

乾隆五十年岁次已巳孟夏彀旦

乙亥进士范鹤年撰文

注:该碑记据《浮山县志》1989 年版,卷四十艺文中,765 页。

   【译文】

清例授职郎乾隆辛卯科副榜余田贾老先生懿行碑记

懿行:及善行,白话称为好的行为。

懿行碑记:即记载碑主善行的碑文。

贾存仁懿行碑记:即记载贾存仁善行的碑文。

先生姓贾,名存仁,字木斋,号余田。祖籍浮山人,少时就聪明过人,有别于一般的儿童。因此,被浮山县李学邃先生所器重,受到良好的启蒙教育。先生刚八岁那年,正值母亲范氏生病,家用困顿,很难美食赡养。又有祖母在堂,也需要赡养。在饮食粗糙且紧缺的情况下,仅有的细粮还不及侍奉母亲。然而,因为祖母疼爱孙子的缘故,时时想分点给他吃啊。先生经常是跪着侍奉母亲,母亲吃不下去,他就越难受,不由自主地呱呱哭泣。这以后,母亲的病情一天比一天加重,经历了十五年,卧床不起的岁月就有七年多。先生左右不离,日夜侍奉,天天煎药,回回尝药,喂水喂饭,不敢稍有懈怠。他对待唯一的小弟,友爱备致。弟弟因为苦读诗书而患了疾病,竟没有治愈,英年早逝。弟死后的十几年里,每逢忌日,犹哽咽悲痛不止。小儿子甫生,指命为弟后嗣。等到殡葬二位老人的日子里,由于过度哀伤,身体明显消瘦了许多,脸上的颧骨更加凸出。当时社会上殡葬的风俗是鼓吹、酒宴、佛事之类,先生全不用,期内仅食淡粥、素菜,守墓三年整。先生为先父母营造窀穸之时,考虑到土穴容易坍塌,于是,手执叉角、火砖,亲自砖砌墓穴。先生在宗族中属于晚辈的人,有许多人是他的尊长,而先生遵循晚辈的礼仪规矩,从无简略敷衍之事,这在一般人是很难做到的。先生为人谦逊而礼让,端庄而威严。从不给人难看,遇到不可做的事,一定要说得对方心服口服,从来不做诡随求和的事。所以,也许有人说他不合时宜,而先生对这些流言不屑一顾。先生天性诚挚仁厚,而他的学问造诣尤精深。他读书切合实际,推求原理,不放过任何一点疑难问题。他既善于质疑,又善于思考,以圣贤的经书为必读书、必学书。他曾潜心研读过宋五子的著作以及儒家理学专著。他从四子书札记的研究做起,对“千一录家语”的许多谬误作了校正,又订正了《弟子规正字略》,用以作为儿童的启蒙读物。先生中年讲授韵学,自《华严指南》、《皇极经世》以下,数十种韵学书籍全部融会贯通,于是著成《韵诗考源》、《等韵经要》、《音汇》三部书。先生虽然学识渊博,却不热衷于功名。甲子年科考后,再没有复试于有司。辛卯年再试,中副车。先生晚年致力于经济学的研究工作。游学京师归来后,曾掌教安泽书院。过了二年,身体渐衰且有了病。即使在生病期间,先生还是孜孜不倦地研究商榷学问,挑灯夜半不休息。眼看病情加剧,一旦有人劝说他别再研究切磋了,他就说“一息尚存,此志不容少懈”。呜呼,倘若不是学有所得,岂能达到病中研究不知疲倦的程度。先生去逝后第二年,葬于故里左村。远亲近邻凡知道先生殡葬之事的人,都争相凑钱树石,旌表于抬柩经过的大道旁,以碑文来赞美先生的懿德。目的使后人研究先生生平事迹时有所参考。

乾隆五十年岁次已已谷旦

乙亥进士洪洞范鹤年撰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