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文化资讯>>正文内容

临汾文史研究员拜访考古学家何努话“陶寺”

 临汾新闻网讯 3月31日,记者与市政协文史研究员蔺长旺一起前往襄汾陶寺遗址考古驻地,拜访知名考古学家何努。
 
  “何驽是我发表文章的笔名,何努’是我的本名。”头戴时髦帽子、鼻梁上架着近视镜的何努,若有所思地解答记者的疑问。
  “今年陶寺遗址的挖掘主要任务是宫殿遗址的城门。在南边偏东一点,也不知道是偏门还是正门,前边的地形已经变成了沟壑。”何努介绍着今年的主要工作。
  对军事地形学颇有研究的蔺长旺说,从发表的考古报告地形图上的地坛、观象台、宫殿看,偏西南的可能性大一点。
  “当遗址发掘出建筑后,我们判定城门的方位应向正西南,宫殿不可能偏西北。”何努说道。
  何努刚介绍完相关情况,蔺长旺就直奔自己的主题。“陶寺遗址发掘早期新闻报道中有A字形三角物,有人认为是瓦当。不知道还有其他说法吗?”
  对此,何努介绍,遗址发掘早期发现少量的三角物,大家当时也不知道那是什么物件儿,经过考证,得出结论那是烧制的砖,不是瓦当,干什么用大家也不清楚,等这样的砖多了,将其拼到一起时,很自然地形成一块切开的“披萨”。
  “2006年、2007年,我两次到云南丽水羌族居住地,看到他们至今仍然供奉用石头砌筑的20余米高的祖庙,是用三角形石头为建筑材料。”何努回忆。受此启发,看看在陶寺遗址宫城东侧,早在13年前发现的三角物,联系甲骨文的“祖”字,这应该是一个家族一块一块拼起供奉先祖的“塔”。
  何努进一步讲解,丽水的祖庙、甲骨文的“祖”字和陶寺遗址的“塔”构件,三者高度一致,让考古人很惊讶:甲骨文“祖”字中的二横,代表祖塔是分层的。陶寺遗址的三角形砖一块一块地拼,一层一层地垒起来,就是一座“祖”塔。位于最底层的应该是家族中地位最高者,是家族供奉先祖的地方。这有点像“桃园三结义”典故,刘备坐盘树根,称为老大,而张飞趴在树高处,只能称为三弟。“在陶寺遗址发掘中,有一块三角形砖上划一个‘十’符号,到现在我们也不清楚是什么意思。”
  关于蔺长旺提出的“齿轮”问题,何努说,那是在中梁村的一个小墓地发现的。以他多年考古经历,结合考古科技,这与月亮有关。当时发现这个齿轮佩戴在墓主人胳膊上,显示了主人的地位和身份,是会看“象”的人。这个轮也称配月轮,也就是人们说的朔望,分阳历轮、阴历轮。
  “我们是老朋友,是未曾谋面的老朋友。长期以来与何先生只在网上和电话中探讨,今天才面对面交流。”蔺长旺感慨地说。
  不知不觉,两个小时过去了,时针指向了11时。分手时,蔺长旺代表陕西华阴市李侃良先生将其编著的《中华探源》一书送给考古学家。
  记者 王隰斌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