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文化资讯>>正文内容

山西出品影视:这部《于成龙》注定不一样

于成龙独自一人闷头坐在案前发呆。

周瑞和拎着酒壶进来自顾端起酒杯道:“在黄州接受朝廷任命,你的一只脚便已踏进了火坑,来到福州,你硬生生要重审疑案,你的另一只脚也紧跟着踏进了火坑。这火坑完全是你一意孤行自己跳进来的。”

……“CUT,停一下。”吴子牛从监视器前起身,直奔成泰燊、巫刚两位演员而去……

4月17日,无锡水浒城影视基地,县衙,山西出品的电视剧《于成龙》正在紧张拍摄中。这是剧组在无锡拍摄的第18天。

暮春的无锡,时雨时晴,却是一年最好的光景。可吴子牛导演身上穿的,却依旧是在山西拍戏时的那件黑色羽绒服;而饰演于成龙的成泰燊,拍戏间隙的打扮则更夸张,超长款的加厚羽绒服从头遮到脚……显然,春色于他们、于一个分秒必争的剧组来说,是无心顾及的。前一晚在雨中的夜戏又拍到了凌晨时分。

这部由山西省委宣传部、省纪检委牵头组织,山西影视(集团)有限公司等出品的新版《于成龙》,3月1日在山西开机,3月29日杀青山西戏份,3月31日正式在无锡开拍,再到如今,3个摄制组已经高强度连续工作了50天,一群山西籍的影视人在总制片人王大林、制片人丁晓峰、执行制片人李静带领下,奋力拍摄。

在无锡拍摄正酣时,本报记者受邀现场探班,并提前看到部分重场戏的粗剪,再一次走进“于成龙”背后的故事。

一个64岁名导演的拼命:

熬大夜,病了也不离开监视器

吴子牛语录:如果一部戏拍下来,导演的精神也很好、身体也很好,那他一定拍不出好戏。

还没有走进《于成龙》的拍摄现场,总制片人王大林就先跟记者念叨起吴子牛导演的故事。“64岁了,病成那样了,不离开监视器1分钟,难得难见!为了抢戏的进度,还常熬大夜,从头一天早晨拍到第二天早晨8点,像他知名度这么大的导演这样拼命,全国没有第二个。”

《于成龙》在山西拍摄时,和吴子牛导演有过几次碰面,目睹了他的那份专注、拼命,才知道“著名”二字从何而来,才知道为何每每看到他的作品,都能看出那份从容大气。

再见吴导,他依旧是在山西过冬的那身打扮,而喉咙上出痧的痕迹清晰可见。因为知道他离开山西时,咳嗽得连话都说不出来,就问了一句。他摘下口罩笑着回应:“本来快好了,那天在一个天井拍戏,是个风口,站了3个多小时,没注意,当天晚上嗓子又开始疼。但这个没办法,我们的工作就是这样。如果一部戏下来,导演的精神也很好、身体也很好,那他也一定拍不出好戏。”

无锡的拍摄,强度比预想得要大很多。因为拍摄的下一站是横店,而横店目前有40个组在拍摄,10多个组抢一个景,时间死磕死!“我们不能像财大气粗的组去包一个景一个月,只能用有限的资金办最大的事。”王大林说。为了赶在4月25日《于成龙》去横店前把其他戏份拍完,只能抢进度,可想吴导的压力多大。

在无锡,目前两个组紧锣密鼓地在惠山古镇、三国城、水浒城拍摄,特技组也在无锡进行拍摄。显然,吴导既要顾及全盘的拍摄,还要帮助特技组做筹划。

说起在无锡拍摄的近20天,吴导总结道:“无锡拍摄的是于成龙在福建、两江为官的戏份,还包括在广西为官的部分戏份。应该说拍得很有节奏,无锡拿下了之后,我们就胜利在望了。横店拍十几天,最后广西是我们自己的景了。我对无锡的拍摄还是比较满意的。”

一群演员的集体修行:

困到站着能睡着,韧带断三根继续拍

成泰燊语录:于成龙用生命书写人生,我就得用生命去演他。

在县衙见到于成龙的扮演者成泰燊时,他正和周瑞和的扮演者巫刚对词。快一个月不见,两位的体形都明显消瘦了不少。

当天他们拍摄的戏是第22集第17场,福建按察使衙门大堂,于成龙重审一起冤假错案。对词中,两人谨慎地切磋每一句话的语气、语速。很快进入试拍,他们立刻抖擞起精神。当吴子牛导演第一次喊CUT的时候,巫刚直接冲进了导演所在的简易栏棚,跟吴导商量能否加两句话,觉得更能体现人物性格,吴导点头。

那边拍摄正酣,暂时候场的修庆和晋松两位演员先与记者聊了起来,他们在剧中饰演于成龙的山西至交柳晋阳和后来的追随者雷翠亭。话匣子刚打开,两位就开始了对吴导的“控诉”。修庆说道:“这个组真是疯了,在老爷子(吴导)的带领下,我们每人都加班加点,没有一个人用合同。我自己签的是一天拍10—12小时,超时也最多3天。但现在,24小时随便用!”

晋松紧接着补充道:“就说那天我们拍思乡捧土的那场戏,一直拍到第二天早上8点,当时已经连续拍了25个小时。拍到半夜12点时,导演临时把我们叫到一起,说想加一场非常棒的感情戏,结果那场戏我们所有演员都真哭了!吴导这个劲头,我们年轻人都扛不过。”

也许有如此导演,才能有必定与众不同的《于成龙》。聊天中才知道,修庆拍山西的戏份时,有一场韧带直接断了3根,但他知道这部戏的进度,硬是每天忍着剧痛拖到现在。“我知道一去医院,休息十天半个月是一定的,但这边的戏哪能停一天啊?我算是残疾了,以后武戏是真不能拍了!”

虽然戏拍得很苦,但大家也少不了自己找乐子,剧组里这4个常捆绑出现的男人拍累了,常调侃自己是“腊肉F4”:干瘪老火腿于成龙(成泰燊);五香腊肠周瑞和(巫刚);蜜汁腊肉柳晋阳(修庆),以及自称小鲜肉的雷翠亭(晋松),而且“越老越有嚼头”。

4月17日的拍摄,和以往任何一天一样,紧张、有序。而记者对男一号成泰燊的采访,从上午到下午到晚上,都没能挤出时间。18日一早,记者即将启程离开无锡前,我们在早餐厅里相遇,才有了这次对话。

成泰燊当演员已近30年,而对《于成龙》这部戏,他说:“这是我所有拍过的戏里最累的,戏份也最大,差不多800场。别人开玩笑,于成龙23年的人生风雨和辛苦,你这是3个月就要体验啊,你可能比于成龙还累。”说这话的时候,成泰燊疲惫地笑着。而头一天拍戏时,他竟然在转场换衣服时站着就睡着了。“于成龙用生命书写人生,而扮演于成龙一定也得是用生命去扮演,点燃这个灵魂,否则他就不是,这个骗不了观众!”成泰燊的声音很弱,却又很响,不由得让人对这个全新的于成龙心生期待。

○访谈

独家对话著名音乐人程池

看片子粗剪时几近落泪《于成龙》的音乐注定不会差

遇到程池老师,有几分天意的味道。之前看《又见平遥》演出时,对尾声的《桃花红杏花白》非常有触动,谁知这次在《于成龙》剧组竟偶遇这位音乐人,还有了一场畅聊。程池此番是受吴子牛导演之邀,创作《于成龙》的音乐,而此前吴导并不认识他,只是被他的音乐所震撼。

百度一下“程池”,就可以知道“印象”系列、“又见”系列中的许多音乐,出自他手;而在电视领域《大宋提刑官》《暖春》以及纪录片《大明宫》《玄奘大师》《新丝绸之路》等的音乐也都是他的作品。他多年来一直与张艺谋、王潮歌、樊跃、三宝等合作,而他也是中国目前唯一一位在“铁三角”导演的观印象艺术发展有限公司和梅帅元的山水盛典文化产业有限公司,同时受聘的音乐人。

山西晚报:下午去看《于成龙》粗剪的时候,发现您有几次差不多要落泪了,是么?

程池:对,有好几次触到我的泪点。实话说,接《于成龙》这个戏,开始我有点犹豫,它是主旋律、廉政戏,但今天看完片子,觉得大导演就是大导演,他把人的基本情感把握得太好了,亲情、友情、爱情这三要素都有了。如果它一旦播出,一定是跳出大家的收视习惯之外的。它太好了,像小葱拌豆腐一样,清新可口。

山西晚报:我相信,艺术一定是可以互相被点燃的,您这样被触动,这部戏就成功了一半吧?

程池:对,你和王潮歌导演、樊跃的审美理念是一致的。触动我的,往大了说,应该是于成龙的人生选择,关乎家国、人民;往小了说,因为工作,我几乎走遍了整个中国、半个世界,回过头再看中国情感的东西,觉得一触就受不了。尤其是去年父亲去世之后,看到片子里很多亲情的镜头,看不了。

山西晚报:之前,也是因这种触动而写出了那么多美好的作品吗?

程池:必须有这种感受,但创作的过程注定是艰苦的。就像《又见平遥》的创作,当时演出场地搭建时,我戴着帽子、口罩在施工现场,闻着难闻的味道。所以,最美的东西都是画过妆的东西。

山西晚报:和那么多大牌导演合作,是怎样一种体验?

程池:我合作的大导演都是这种习惯,嘻哈聊天之间,你只要对他最看重的一点有反应了,立马就可以了。像樊跃导演,之前做平遥的设计,他和你聊天东扯西扯,然后跟你说到一点,我就说我是这么想的哈……他就把烟一掐,然后说不聊了,你明白。所以从2003年开始合作到现在。因为横跨两个公司,他们也常开玩笑,你是唯一一个跨两个公司还没有被灭的人。

山西晚报:太期待《于成龙》的音乐了。

程池:嗯,今天看完片子,我觉得一定会出一个,不敢说特别好,但注定不会差的音乐。

于成龙(前中)一行人离开黄州(剧照)

于成龙捧土思乡(剧照)

本报记者与导演吴子牛(右)合影。身处暮春的无锡,吴导仍穿着羽绒衣。

本报记者 范璐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