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尧文化>>正文内容

万邦安乐兴都会

万邦安乐兴都会
——舜在洪洞驻多久
上古时期,华夏号称“万国”。
洪洞县万安村中东部,有一名曰“安乐”的古庙宇。五方中,东者居尊,该庙于此,表示重要。帝舜是该庙的主神。
当年虞舜为司徒之官、摄行天子之政事、正式摄政、以后又建立有虞王朝称“帝”等事宜,都发生在今日的万安镇古地。
帝舜在万安住留多少年?在洪洞县驻驆多少年?
一    七种记载
为明确虞舜在万安古地居住多久,首先要弄清虞舜从被帝尧所发现,到年老驾崩,经历了有几个阶段,每个阶段该有多少年;从总的年寿中减去其它地方所生活实践的时间,剩下来的就应当是他老人家在万安村的驻居期限。
所以提出这一问题,是由于不同的典籍,对此表述也不尽相同。如不能有一明确而正确的认识,就无法解释帝舜之神庙何以为“安乐”之庙,也无法说明万安村为什么称“万安”。
古典籍对虞舜生平阶段的介绍有:
1、《尚书·虞书·舜典》介绍:虞舜年三十岁被帝尧发现登庸,经三年的考验后,认为很好。帝尧对舜说:“格,汝舜,询事考言,乃言底可绩。三载,汝陟帝位。”这是说,虞舜早在三十三岁时,就登上天子位。
2、就在上述同一文中又写道:“舜生三十徵庸,三十在位,五十载,陟方乃死。”就是说,虞舜年三十被尧举用,年六十岁时称帝,于帝位五十年而驾崩,享年一百一十岁。
3、《史记·集解》引用唐代学者皇甫谧的观点,他认为帝尧“以甲申岁生,甲辰即帝位,甲午徵舜,甲寅舜代行天子事。”就是说,虞舜三十岁被帝尧重用,年五十岁时,才代行天子之事。中间的二十年不是“天子”,可能当任其它职务。其观点与《尚书》存异。
4、《史记·五帝本纪》一文,首先写到的是,帝尧举用舜后,并考察了满三年,认为很好,“尧以为圣。召舜曰:‘汝谋事至而言可绩,三年矣。女登帝位。’正月上日,舜受命于文祖,文祖者,尧大祖也。”这也是说,虞舜于三十三岁时,就已经登上最高领导之位。
5、《史记·五帝本纪》中,又介绍了第三种情况:“尧立七十年而得舜,二十年而老,令舜摄行天子政,荐之于天。尧辟位凡二十八年而崩”。这也是说,舜三十岁即被尧举用,五十岁才即摄行天子之政,其间有二十年仍在被考察期。从五十岁至七十八岁这二十八年间,舜摄行天子之政,七十八岁以后方成为有虞帝。这与唐人皇甫谧的认识相近。若以舜寿一百一十岁计算,他尊天子之称凡六十年。
6、《史记·五帝本纪》中的第三种情况是,“舜年二十以孝闻,三十而帝尧问可用者”,考察了三年的结果是一切满意。“尧乃赐舜絺衣,与琴,为筑仓廪,予牛羊……尧老,使舜摄行天子之政,巡狩。舜得用事二十年,而尧使摄政。摄政八年而尧崩。”这也是在说,虞舜三十三岁摄行天子之政事,有了巡狩四岳万国的特权,五十三岁当上摄政天子,六十一岁登有虞帝之位,为期五十年,享年一百一十岁。这与第一种情况极其类同。
7、《史记·五帝本纪》中写的第四种情况是:“舜年二十以孝闻,年三十尧举用。年五十摄行天子事,年五十八尧崩,年六十一代尧践帝位。践帝位三十九年南巡狩,崩于苍梧之野。享年一百岁。”这个观点,与唐代学者皇甫谧的认识很接近。
二    两种类型
经分析后,上述七种记载情况,大体可以区分为两大类型。
一、《尚书·尧典》里所介绍的两种情况,《史记·五帝本纪》中的第一、第三,这四个记载为一种类型。以《史记·五帝本纪》的第三种情况最为典型。即:
1、虞舜年二十岁以孝闻;
2、年三十岁被帝尧所举用;
3、当任司徒之职,带职接受考察了三年;
4、三十三岁摄行天子政事,有了巡狩万国的特权等;
5、五十三岁为帝尧的摄政天子,权力更大;
6、六十一岁登上有虞王朝的帝位;
7、在帝位亲政凡五十年,享年一百一十岁。
须要指出的是:
1、在这一类型中的另外三种记载,虽然有些地方与此不完全相同,但基本观点一致;
2、在这件事上,《史记》作者司马迁先生,将“摄行天子之政”与“摄政天子”二者区分开来。当在“摄行天子之政”的阶段时,权力略低,遇有一般事项时可以自裁处理,但重大问题仍须经向帝尧请示以后,再予定夺。例如,对鲧行施殛刑等事,文中明确记载有“于是舜归言帝”,就是说,经帝尧批准后才始执行。“摄政”阶段则不同,许多重大事宜可以自行主张,当机立断,与亲政为“帝”,基本一样了。此二者之间,要区别对待。
二、《史记·集解》所引皇甫谧的观点,《史记·五帝本纪》中第二种和第四种记载情况,当为另一类型,它们的共同处是:
1、虞舜二十以孝闻;
2、三十岁被帝尧所重用,考察了长达二十年之久;
3、五十岁始摄行天子之政;
4、七十八岁始称有虞“帝”;
5、享年一百一十岁。
这两种类型最为明显的分歧,就在于对虞舜的考察期限,究竟是三年,还是二十年?假若是三年,帝舜的天子生涯为七十七年;如果是二十年,帝舜的天子岁月大致有六十年。如果是三十三岁即当任天下万国的首脑,那显然是年轻力壮、英风豪气十足的千古一帝;如果换成五十岁,那便相对的逊色了。
这是两类不同的时空局限。如果不明确取舍,不但使人们认识混乱,同时也给一些人留下可趁之隙。
三    如何鉴别
二者必居其一。
有比较才能鉴别,有鉴别才能决定是非、优劣、真伪,从而分别取舍之。
就以上两种类型而言,第一种应当肯定。在这一类型里,虞舜从三十三岁起行摄天子之事,并有了五年一巡狩的特权。这项权力,是以他被帝尧考察三年以后,认为合格、很好而以为“圣”,作前提条件的。
据《史记·五帝本纪》载,当年帝尧任鲧负责治理洪水以后,鲧并未经过较细致的调查摸底,即行开工施治;结果使水害更为严重。这种恶果很快被帝尧发现,为之大失所望;无奈之下,才重新寻找能够真正的替他自己去想法设法、领导民众把洪水治理归好,并把天下治理得更好的英雄人物。在众大臣们地推荐之后,他才发现并举用了虞舜此位人才。就是说,鲧开始实施治水,仅仅比虞舜摄行天子之政,要早四至五年的时间。
古典籍介绍鲧治水前后计九年,在第九个年头,被首次代行天子之政事而出巡狩的虞舜所检查到,认为不但治理无功,反而由于损失为害严重,论罪当斩。这大约是虞舜被举用后二至四年间,即三十四与三十六岁之间。这种权力说明什么?这充分证明了虞舜早已超越其考察试用期,而步入最高权力时期。
这就与第二种类型大不相同。假如虞舜是年五十岁以后摄行天子之政,那第一次出巡该在鲧治水二十五年以后。这个时空反差,就可说明一切。
《史记·五帝本纪》上说,虞舜在该次巡狩过程中,不仅殛死了治水无状的鲧,同时还处理了共工、驩兜、三苗等重大的三项事,并且使“天下咸服”。这四件重大事项地处置,足以说明三十三岁以后的虞舜,绝不止是“司徒”的品位,而是一人之下,世人之上的预备帝王。
虞舜三十三岁即当政执事的结论,是正确的。而“五十岁”论者不可取。
若干年代以来,由于有这两种类型的论说并存,致使许多谬言流传。今日明确此节事,志在说明虞舜与帝尧二女结婚以后,全力以赴于天下大事,政治大事,而不再去从事什么农耕、狩猎、制陶、作什器、渔牧等业。他一心扑在其天子生涯之中,而且一直安居于今临汾市洪洞县境内的万安古地。
四    有多久呢?
依多种典籍记载,虞舜被发现以后,即被帝尧安置到妫汭之畔居住,不久便进入身居司徒之职的受考察期;在此期间,帝尧还特别为他建造了“宫居”。这是一所“官邸”性质的住宅建筑,它就是今万安村西南部“国家堡”内的那座姚商院。也就是说,从此以后,虞舜就定居在万安古地,为期五十年至八十年之间;经历了“司徒”期、“摄行天子之政”期、“摄政”期、“有虞帝”期等,四大历史时期。
《尚书·大禹谟》一文,借伯益之口言虞舜道:“帝初于历山,往于田,日号泣于昊天。”这说明,虞舜确实在洪洞县的历山一带居住过。但那时他并不是什么官员,更不是“天子”或“帝”,而是“往于田”的普通耕夫,成日的“号泣于昊天”的被父、母等人的非打即骂者,受苦历难者,归属于被帝尧徵用之前的事,与万安古地并无丝毫干系。从历山搬下来定居于万安村古地后,虞舜就完全摆脱了苦难境遇,再无“号泣于昊天”的事发生过,从而过上了“安乐”岁月。
“万安”一地,是万岁帝舜的“安乐”之地,是他个人生活从苦难走向“安乐”之地。
五    历史意义
帝舜是一位伟大的历史政治人物。对其评价首先要侧重其历史政治作用。作为帝舜曾驻居五十至八十年之久的其都城万安古镇,在帝舜文化领域里,也应当以政治作用为重点,而予以评述。在这里:
1、帝舜对中央领导体制,由帝尧时期国家文明雏型,发展成为完全的国家政体,由酋邦社会,彻底的成为国家社会;
2、他在这里设定了有虞国家王朝的新都,公开地打起了龙与凤联合的新徵铭旗帜,更具有凝聚力与号召力;
3、制定出最初的法度;
4、建立和发展了原始教育,任用了契、八大神等主管“五德教育”;
5、多次深入万国各地了解实际情况,制订出正确可行的治理洪水的方案与策略,任命了禹为司空,负责治水;
6、直接领导了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十三年“史前治水”,为中华民族的水利事业,开创了美好的榜样;
7、建设成以“三河”所框维的大“斗维之野”,以东汾、南汾和西河所框维的小“斗维之野”,加强了“中国”对万国的领导与控制;
9、粉碎了来自内部和外部的数次反叛或扰乱,建成了安全与欢乐的华夏社会氛围、被国人尊为“安乐之神”;
10、敢于自我否定,勇于革新,曾一度变九州为十二州,又从实际出发,变十二州为九州,从而能适应变化了的情况;
11、把天下的土地划分成数个等级,有差别地征收“赋”,从帝尧时期只受“敬贡”,发展到同时也征收赋税的新时代;
12、采取多种办法,把当年存在的夷、戎、蛮、狄等各族人民联合起来,奠定了中华民族大团结的社会基础。如此等等。
从《尚书》和《史记》所记内容统计分析,帝舜对中华民族的社会贡献、政治作用,都远远地超出了帝尧,更超越于夏禹。
六    万国安乐之源
史称,尧舜禹时期,华夏大地存在有“万国”,是万国时代;“中国”领导“万国”;万国即万邦。
帝舜一生曾居住过历山、雷泽、河滨、负夏、寿丘等地。这诸多之地,都是他被尧举用之前,曾短暂地从事某一职业行当之所;为官、称天子、尊帝等时期,均不在那里。典籍中的“妫汭”,是他与帝尧二女成婚之处,而“宫居”才是他为官、为天子、称帝时期的“安乐”之居。前文说过,万安是帝舜的“安乐之居”的所在地。
已故的史学家、神话学权威学者袁珂先生就曾经指出,尧是一位不幸的帝君,在帝尧领导的年代里,旱灾、水灾、风灾、虫灾等连年不断,万国民众难得有安宁。
《孟子》中论及此段历史时指出:“当尧之时,水逆行,泛滥于中国。蛇龙居之,民无所定,下者为巢,上者为营窟。”又说:“五谷不登,禽兽逼人”。
《淮南子·本经训》:“逮至尧之时,十日并出。 焦禾稼,杀草木,而民无所食。 猰貐、凿齿、九婴、大风、封豨、修蛇皆为民害。”等等,这些论述,把帝尧时期的灾难与民生的悲惨,淋漓尽致地介绍出来。
帝舜执政后,经过多年不懈努力,率领群臣,带领万国民众,一一治理与平息。之后,万国之地、万民之众才得以享有平安与欢乐。这在《尚书·虞书》和《史记·夏本纪》中记录的禹、皋陶、契、稷、伯益、夔等大臣们的谈话发言里,体现得很深刻。天下明德始于帝舜,“万国安乐”和“万民安乐“,都始自于帝舜。
帝舜驾崩逝世后若干年以来,人民群众不曾忘记他,常怀念他;不忘他曾经千辛万苦以后,给天下万国所带来的“安乐”,给九州万众所赢得而来的“安乐”。“万安”一词,取“万国安乐”和“万民安乐”之义,也取“万岁于此安乐”之义。
中华大地有名为“万安”者多处,但能与帝舜联系在一起,能与万岁、万国、万众、万民等联系在一起,能与“安乐”和“安乐之神”联系在一起者,唯洪洞县的“万安镇”。万安村中东部建造了一座规模壮观的“安乐庙”,标志着我们的帝舜常在这里享受“安乐”,常给人民带来“安乐”与幸福。
帝舜出生于洪洞县的圣王村姚墟诸冯圪堆,曾在洪洞县仇池、辛庄、历山、姚头等地居住过,在万安村为官,称帝数十载。他在洪洞县内住留,最少也有成百年。
万安古镇安乐庙,虞舜天子掌当朝。
多种灾难得排解,万邦臣民享乐陶。
此地设都近百载,后裔沾荫更多骄。
光辉业绩丰碑铸,而今回顾气更豪。
临汾市政协文史研究员  周文洁
二O一六年七月二十九日九时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