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尧文化>>正文内容

舜都洪洞看《禹贡》——大小“斗维之野”析

舜都洪洞看《禹贡》——大小“斗维之野”析
 
       发生在帝舜时期的那场治水实践,《禹贡》体现出的是:以八大州环围冀州,形成一个政治中心为目的;以治理古黄河体为中心;以先下游、次中游、后上游、由低地区向高地区过渡为次序;从治理今汾河古体入手、到理汾成功,构成大“斗维之野”中包套小“斗维之野”,而圆满结束。
这四点,是十三年治水的总特点。从这四点中,可以体察到帝舜的聪明才智、英风豪气,也可以窥测到帝舜之都的范围。
一    被框维成的九个州
《禹贡》中所阐述的治水工程,大体上分维九州、开九山、道九川三种不同施工模式,在具体施工中未必区分得很刻板,有先后缓急,还有三种模式同时并举与交替进行。
昔时水害猖獗,华夏大地水域连绵,人们生活居住于那些地势高峻地带。这些地带,基本上就是如今的山区或半山区,由于四周被水环围,它们都呈现为岛屿或半岛状态。《诗经·国风·关睢》“关关睢鸠,在河之州”的“州”,即指岛屿。
尧舜时期的华夏大地,就是被水域切割而成的无数大小岛屿,如同今日的印尼、日本等国似的。这诸多的岛屿,依位置等关系结合成一些氏族、部落或邦国,他们还会进一步组合成几个大的联盟,共推某位高人当共同的领袖,这就是当年所谓的“九州”与“岳伯”。据《春秋纬》介绍:“人皇氏分九州。”《帝王世纪》也说:“颛顼划天下为九州。”古代九州是冀、兖、青、徐、扬、荆、 豫、梁、雍。
据《史记·五帝本纪》、《通鉴·地理通释》等籍介绍,帝舜执政初期曾化九州为十二个州,它们是冀、兖、青、徐、扬、荆、 豫、梁、雍、并、幽、营,即由古冀州中分割出并州与幽州,从原兖、青二州里析离出营州。这些,实际就是九个或十二个相对独立存在的部落或部落联盟。
帝舜所以增设管理单位“州”,完全是由于当时水害加剧,各岛、各州之间距离拉远,致使不便于领导与联系所致。新增加的并、幽二州,大部分位于今山西省的中、北部和河北省的西、北部,营州则位于今山东省的中东部。这三个新增之州都位于今山区,就说明了这一道理。
经过十三年的宏伟治理,有相当多的洪水已被排泄入海,大地上水域渐渐下落缩小,各岛、州之间的距离也大幅度地拉近,一些新的陆地、岛屿也不断涌现,一些小岛合并成大岛,来往交通也方便得多了。帝舜又一次地从实际出发,不失时机地将十二州重划为九个州。
它们的情况是:
1、被“三河”所框维的冀州;
2、被河水与济水所框围的兖州;
3、被渤海、黄海与泰山所框维的青州;
4、被黄海、淮水、泰山所框维的徐州;
5、被黄海、东海和淮水所框维的扬州;
6、被荆山和衡山所框维的荆州;
7、被河水、荆山所框维的豫州;
8、被华山、黑水所框维的梁州;
9、被西河、黑水所框维的雍州。
新的九州之间,界限清晰,范围明确,交通便利,归属得当,方便于管理。
二    水运交通网
十三年的治水,首先是“维九州”工程。就是通过对当年存在的几条较大的水流系统,依不同条件给予堵塞与疏导,从而形成一个个体系。其中以当年的江、河、淮、济等“四渎”,最为重要。将“四渎”渠道构顺,把周围附近的一些较小的水流渠道挖好,有区别地导向这些“渎”流以内,再从“四渎”里排解而下,把那些为非作恶的各地洪水,按规划线路,导流入大海里去,从而空出较多的区域,供人类生活的急需。与此同时,由这些“渎”们结合某些大山,框维成几个大片区域,从而在当年的神州大地上,组建成几片较大的群岛或地区。这就是前文所写的九大州。
从《禹贡》中看,当年就是通过这种逐步的疏导、堵塞、打通等手段相结合,而形成对九个州的框维。其次序是冀、兖、青、徐、扬、荆、豫、梁、雍、冀等,分十个步骤,分段实施。因为是从冀州开始与收尾的,所以其有首尾两次的出现。从冀州到冀州,中心明确。
在此过程中,以帝舜为首的领导集团,始终掌握一条总则,那就是与治水工程进展的同时,有目的、有计划地构建成一整套庞大的、全九州一盘棋的“水运交通网”,正是由于这种有规则、有权威、有目的的政府行为,才使当年十三年治水工程告捷的时候,这个交通网也在无形中而有意识同步而形成。
其状况是:
1、兖州:“浮于济、漯,达于河”;
2、青州:“浮于汶,达于济”;
3、徐州:“浮于淮、泗,达于河”;
4、扬州:“沿于江、海,达于淮、泗”;
5、荆州:“浮于江、沱、潜、汉,逾于洛,达于河”;
6、豫州:“伊、洛、瀍 、涧,既入于河”,“浮于洛,达于河”; 
7、梁州:“浮于潜,逾于鸿,入于渭,乱于河”;
8、雍州:“浮于积石,至于龙门,西河,会于渭汭。”
以上八个州的水路交通,是以一些中、小型的流水渠道为中介,转运“达于河”的。其中的青州和扬州者不是直接地“达于河”,而是中间经由了济水、淮水或泗水等过渡,间接地“达于河”的。
在这里,有必要对“河”这个概念予以说明。古今“河”的概念,并不相同。
我国在唐代以前,将所有能够控制、容纳、传导、通过、流经的水行渠道,无论其大小长短,统以“水”命之。今日的长江、黄河、淮河、汾河等,昔年就统名为江、河、淮、汾,或江水、河水、淮水、汾水等;“河”或“河水”,都是黄河在古代的专用名词。从唐代起始,才有人在个别场合使用过“黄河”一词。元、明以降,这种用法方逐渐的多了起来,清代以后,才以“黄河”一词将“河”与“河水”所取代;而“河”字才渐次地成为天下所有涧渠溪流的通称号。
《禹贡》和《夏本纪》中所有“河”或“河水”者,就是今日的黄河在昔时的原本载体。这套“水运交通网”所体现的那八大州,都总汇于“河”者,就是八大州的水运交通,都跟上古时代的黄河本体相接通,都面向着黄河古体,形成一种“众水向河”之势。
三    大前提
既然八个州的水运总汇于“河”,那么,冀州的呢?它的水运交通向那里“汇”呢?有无一个中心枢钮区存在呢?
回答是:
1、当治水工程全盘结束后,冀州的东、南、西三个方面,都被古黄河渠道所框维,因此,冀州也被称之为“三河区”。因呈斗方形状,同时也称作“斗维之野”。
2、古“三河区”或“斗维之野”,是古九州水运交通网的“中枢”区。
3、水运交通“众水向河”,就是八大州共向冀州臣服的政治意向。“三河区”即冀州。
这是我们研究《禹贡》的第一个前提条件,也是探讨帝舜都城在何处的第一个前提条件。帝舜之都城在冀州内,其余的八州者,均无当年帝舜建都的任何可能性。这一点必须肯定。这套帝舜时期就形成的“水运交通网”,就是很好的说明书。冀州即是中枢区。
四    “三河”与“第一战”
前文已经提到“三河”一词。“三河”是什么?
《吕氏春秋·爱类篇》云:“昔上古龙门未开,吕梁未发,河出孟门,大溢横流”,当年的河水至孟门处再无正规的渠道,也无以上所说的“三河”地段和框维成的“斗维之野”,“三河”地段是帝舜中年领导民众,在十三年的治水过程中,才设计和开凿而有了的。
不过,当初的“三河”地段,跟如今的黄河中、下游的地貌大不相同;特别是今郑州以下的河段,最为明显。目前这里的黄河体形状,已不再是当年的“斗维”原貌,而是以后几千年来数百次变更后的结果。
当初的“三河区”,是经规划施工完成的一个完整的“斗维之野”。请参看范文澜先生所绘制的周代九州古图(附图一)。
 
 
 
 
从今山西省西北隅河曲县万家寨向南,经晋陕大峡谷直至今山西省西南隅的风陵渡者,为“西河”,也叫“雍河”;从风陵渡一带向东折,穿过晋豫大峡谷,直到今河南省武陟县东南方不远处,为“南河”,也叫“豫河”;从这里向北折拐,以近乎直线的状态向北,直至今北京市的大兴区,再向东转,经香河、丰润、栾县一线,直至今河北省唐山市昌黎县右碣石的入海口处,为“东河”,也叫“兖河”。范文澜先生所绘制的周代黄河状态与此略殊,但基本仍为“斗维”状态。它包括了今山西省的全境,今河北省的西部和北部,今辽宁省的西南隅,今河南省的西北隅,计二百多个县市区。
这一体三段的古黄河体的形成,经历了一波三折的复杂过程,先下游、次中游、最后才是中上游,即先东河、次南河、最后才是西河的下半截,直至全程疏导接通,由低而高的逐次完成。作到渠已成而后才引水来,不致于形成难以设想的损失。这种治理,是与框维九州等工程模式相结合、分阶段而完成的。
“三河”的最后构通,“水运交通网”才算真正的建成。
须要指出的是,禹所率领的治水大军的出师第一战,并不在那“三河”上。在对古“三河”施工之前,他们当先开凿了从今洪洞县境内的赵城一带,到今介休市之间的古汾水区段,接着又导通了从今介休市到今太原市区段,把那些原本存在于从今太原市至今霍州市一带作害的一些洪水,从东西两侧的大山区、丘陵区等地,集汇到中部的汾水渠道,有计划的暂且集注于当年存在的阳纡大泽。这个泽薮位于今洪洞县南部至今候马、闻喜一带,是当年九州名薮之一。考古已证实这一带昔年即水域。
这就是说,当年十三年的浩大而漫长的治水工程,是以治理今汾河中游作起点,为禹一行大军的“出师第一战”。首先“解放”帝都及其周边。
五    程序、结构两特殊
但是,当年的理汾工程,并没有一直坚持到今河津、万荣的大河入口处。而是就此中止。这是因为:
1、当时对大河的施工尚未开始,河津、万荣那里,尚且无“河“可以使之入注;
2、从现在的洪洞县南半部,至今河津一带,当年仍在水域连绵之境,根本无法施工。
这项中止的施工,是依总体规划而行事,并非盲目的,更不是无可奈何的。
据《禹贡》记载,当上述“既修太原、至于岳阳”工程结束之日,中央朝庭当即将那浩浩荡荡的治水大军,远道调动而至今河南省古怀州的济源、武陟地方,集中优势兵力,采用疏道、开凿、铺抬、垫高、吕磊等手段,建造了被后世称之为“东河”的渠道,正规地开始实施了对“河”的正式治理。昔日这段河体建成后,其大部分高于当地周围的地平面而成为地上河。其目的不是排解当地的洪水,而完全是为日后能由它把来自中、上游的大量洪水,顺利地输送入海,而不致于泄漏于沿途。
初建成的“东河”数百里长段渠道里,当年并不流水,或者基本上不流水,它是为日后的大用场而备用的。这部分特殊结构的河体,史界、地理学界共称之为“迎河”、“逆河”、“地上河”。
这种施工程序与渠道结构,都很不普通。
六    神秘的“九河”
“九河”一词今人费解,因为中华大地上,从古至今无一流水者名为“九河”。
《禹贡》和《夏本纪》二书,在介绍对“兖州”的框维时,都首先出现了“九河既道”四字。其后的“道九川”中也说:河“北过洚水,至于大陆,又北播为九河”。由此可知,“九河”这个事物,在《禹贡》和《夏本纪》所记述的十三年治水工程中,占特别地位。
“九河”是什么?
前文已有交待,古之所谓“河”,就是今黄河的古体;只有古黄河及其必然组成部分,才能被称之为“河”的,其余江、淮、济、汾等诸多流水者,均无权被书之以“河”称。因此,凡古籍所书写的“九河”句,实际上是古黄河上的某些特殊成分的一种综合叫法。当初建造“东河”施工时,为了减轻该河段渠道的压力,在其末尾部分磊垫高筑一些起分流作用的高渠道,与其母体接口相通,旨在溢洪。为与其母体“东河”有所区别,一一都另有专用名称。“九河”不离“河”。
1、它们是徒骇、太史、马颊、覆釜、胡苏、简、絜、钩盘、鬲津等九者;
2、它们都是“东河”的附属部分,都位于今隆尧、任县、钜鹿以北的东北方面,自西北流向东南,注入渤海;
3、它们的渠道都高出地平线,由“堤”所框护。
“九河”属冀州框维者的成分,而它们的渠道都位于古兖州域内,所以首先出现在介绍“兖州”的内容里。随着岁月的积累,数百次的“河”渠变更,这“九河”早已消失,有某些残存的遗址尚在,佐证着该节史实。
“九河”的设计与建成,显示出伟大帝舜千古一帝的英雄气魄。
七    壮观啊,孟津
“南河”间隔了冀、豫两大州,在框维冀州和豫州的文字里,都没有对南河的显示;《禹贡》的作者将其内容,安排在其后的“道九山”部分;“壶口、雷首,至于太岳;砥柱、析城,至于王屋;太行、常山,至于碣石。入于海。”这实际上是在介绍当年对南河渠段的开凿工程。
南河的绝大部分处于今晋豫大峡谷山区里,出峡谷即至今河南省洛阳市的孟津县境,进入平原地带;情况发生巨变。
“孟津”一地又名“盟津”,今叫“孟县”。其以东地势低而平,与河水刚流出的山地之间,产生极强烈的高低反差。当年今河南省大部分地区已是水害重灾区,如若将由上游而来的洪水再行注入,势必会引发更惨重灾难。因此,孟津以下的河道不是下挖与疏通,而是全部从地平线上加高起抬。直至今郑州市武陟、济源一带,与“东河”取平衔结。
古黄河在今河南省的河段,也就是古“南河”的东半部分,也不是用以排解当地洪水,而为了使上游来的水不为害于豫州,正常地从当地顺利通过。
李白《将进酒》中著名诗句“黄河之水天上来”,读之使人震惊,这在孟津此地十分明显。至今开封市一带的黄河堤坝高于四周地面七公尺以上,比一般古城墙还要伟危。其形势相当壮观,在世界水利史上,也十分珍稀。
八    斗维之野
从以上所述可知,“三河”各段,是提前分部施工已成,但并没有随成随通、立刻使用,而是等待条件成熟的到来。
当兖、青、徐、扬、荆、豫等六大州的水害已有一定的减轻,天下水运交通初见成效的时候;当今晋中、吕梁、阳泉、太原、大同、朔州、忻州、长治等市境内的洪水气势大大削弱,交往有所方便了的时候;特别是当古“三河”的各个组成部分已经分段准备就绪的时候,帝舜遂下令实施“导九川”的浩大工程,其目的志在使“三河”的各段合拢,构通为一个有实际效果的机体。
《禹贡》就此写道:“导河积石,至于龙门;南至于华阴,东至于砥柱;又东至于孟津。东过洛汭,至于大伾;北过洚水,至于大陆。又北播为九河,同为逆河,入于海。”
其中的“孟津”与“九河”,前文已有说明。其余者:
“积石”即小积石山,位于今银夏回族自治区的临夏县境内;
“龙门”,位于今山西省运城市辖内的河津县界;
“华阴”,即山西省芮城县西南隅的风陵渡区;
“砥柱”,位于今山西省平陆县东五十里的黄河水流之中;
“洛汭”也叫“雒汭”,位于今河南省洛阳市境内;
“大伾”在今河南濬县东南方;
“洚水”也叫“降水”,位于今河北省信都县之南;
“大陆”即古“大陆泽薮”,位于今河北省钜鹿、任县、隆尧一带。
以上这些地方,都处于古西河、南河和东河的经过处。因此,上述这一段话,实际上是指对当时尚分体并存的“三河”各段,彻底凿通与连结。这项工程绝大部分位于山地,是在艰苦复杂的环境中完成的。
“三河”的彻底构通,一个十分神奇的“斗维之野”的冀州,呈现于世。交通事业的发展,定会促进经济、文化事业的繁荣,“大中华”一统的观念由此而滋生,中华各族人民的大团结,中华民族的形成事业,以此为之一振。
“斗维之野”是九州政治、文化之中心。
九    天地之中可立国
“斗维之野”,为寻觅、探讨尧舜之邦和帝都,开创了极为有利的条件。《吕氏春秋·慎势》云:“古之王者择天下之中而立国”。哪里是尧舜时期的“天下之中”呢?
籍载,从黄帝时代起,我国就已经有了较发达的天体星宿学说。据《史记·天官书》等介绍,我国上古以九州为“天下”;与天下相对应的是天上的三十五组星宿;其中的二十八宿,分别匹配地面在野的万国之邦,而以北斗七星统领了天上与地面朝野的所有范围。北斗七星在星宿学中地位显赫。“北斗为帝车”。
该七星依次是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和摇光(附图二)。
其中前四星呈斗方形;第二星天璇和第三星天玑,组成斗车之底,天上对应的中央天帝之宫紫薇星区,那就是“天之中”;地面对应着是受“参星”所影响的区域,这里就是“地之中”了。自娲皇时代直至帝舜时代,天子们直接所领导的“天子之邦”,都在这“地之中”以内(参看附图三),
 
这里就是上古时期的“中国”所在地。这个地区,天上的“斗维之天”和地面的“斗维之野”遥相呼应;“参”宿对应的基本上就是今临汾市十七个县市区。
尧舜之邦及其都城,依星宿学,就都当在这个范围以内。
十    小“斗维之野”
当天下“九州攸同”,“三河”业已构通流水,大“斗维之野”正式呈现的时候,在“九河”的密切配合辅助下,今山西省、陕西省、甘肃省、宁夏回族自治区、内蒙自治区等地的洪水,“哗啦啦啦”地畅流入海相当长时间以后,随着洪水不断地被排泄,今黄河中上游区的陆地,也越来越被拓宽。此时,断绝汾水中、上游的来水,不使它继续注入杨纡大泽,把这
 
些恶水引入大河、导归大海,重新把治汾工程继续下来,就提到历史的议程上来。于是,帝舜天子又决定建造从今洪洞县内的赵城一带起始,途径今洪洞县、尧都区、襄汾县、新绛县和稷山县,直至今河津县、万荣县的汾水新渠道,引水入河。今穿流于山西省中部,于候马市大李村附处,向西折入河的这段汾水新流,应运而诞生(参看附图四)。而使今晋南地区的可耕种,可居住的土地面积,大量地增多。
  
 
 
 
今候马、闻喜、安邑、运城等地,是帝舜领导治水成功以后的一大片新“解放区”,考古学能证实这段史实。
汾水下游的这项工程的成功,自然地形成一个新的文化景观,一个新由东、南、西三个方面水流渠道所框维而成的“斗维之野”,呈现在大“斗维之野”以内,呈现在由“参”宿所影响的“地之中”上,呈现在今临汾市这片沃土之上。
这个小“斗维之野”,也有四个端点,这就是今永和县的石家湾、今霍州市的退沙镇、今候马市的大李村附近、今河津县的龙门渡口处。大“斗维之野”的冀州,是当年天下九州的政治、文化、经济的中心区;小“斗维之野”的今临汾市西南隅,是帝舜时期天下的心脏区。“三河”是当年的水运交通网的总汇区,由“东汾”、“南汾”和“西河”所框维的这片地区及其周边一带,是当年九州的繁荣地区,先进地区,是帝舜时期冀州的最繁荣之地。
需要指出的是,当年的大小“斗维之野”,都不形成于自然而然,都是由有规划的人工开凿而成;都不是一种巧合,而是成于必然。这种大、小“斗维之野”的成笼配套,古今中外都不多见。
帝舜当年的都城,就应当在这块小“斗维之野”以内。
十一    洪洞县里优势多
帝舜当年的都城,会在这块小“斗维之野”以内吗?
传延已久的“尧舜之邦”一辞,为我们找来一把解锁的钥匙。这个概念告诉我们,帝尧的“陶唐”国与帝舜的“有虞”国二者,是相近、相邻、相接、相联的,中间绝对不会有什么远距离的间隔。否则便不可能被客观上称之为“尧舜之邦”的。
在这一理念地限定下,当2015年上半年,国家有关权威单位、官员们共同召开主持有关会议,公开发布新闻宣告:历代以来所谓上古尧都的“平阳”者,实际上就是今临汾市襄汾县的陶寺的时候,引发而来的第一个连锁反应,便是那历代以来所谓的“舜都蒲坂”,又会在什么地方?凡关注虞舜文化的人们,立刻会分析推断出一个新的结论——舜都的“蒲坂”就一定会是也在今临汾市这个大的范围以内,而且还应当是距离尧都襄汾县陶寺镇较近的某处。
它的候选地,可能就在今洪洞县、蒲县、乡宁县、曲沃县、浮山县、尧都区、翼城县等七个区域。、
上述七处中,以今洪洞县境内者最具有优势。它不仅离襄汾县很近,而且位于由帝舜领导下构成的小“斗维之野”以内,有帝舜出生居家、宫居的不少传说及其遗址,还有帝舜姚姓人及世系族谱传世;有相传甚久的帝尧历山访贤得虞舜的民间故事;有帝尧二女娥皇、女英姐妹从羊獬村出嫁、前往历山成亲的许多佳话,并形成沿续甚久的“接姑姑、迎娘娘”的民俗,近年被国家有关部门定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加以保护。所有这些条件,其它六处者,难以般比。
传说文化和民俗文化,都代表着当地民众的一种心愿,也可以当作信史的佐证与补充;但不能等同于信史,不能当作信史引证的依据。
就帝舜之都一事,最具有权威的当是《尚书·禹贡》和《史记·夏本纪》。
1、当介绍禹等奉命治水之始时,《禹贡》写道:“既载壶口,治梁及岐;既修太原,至于岳阳”。把禹等出师第一战所经历的五处地址,当先摆明,说明这五处是离他们出发地点最近之处;而他们的出发地就是帝舜之都,就是说,帝舜之都当在离此五处较近地。
这五处里:
“壶口”既“壶口山”,是姑射山、平山的又一名称,位于今尧都区、襄汾县、洪洞县西部,是今吕梁山的组成部分,不是今吉县的壶口瀑布处;
“梁”即古高梁之地,即今尧都区老城一带;
“岐”指狐岐山,在今孝义、介休一带;
“太原”即今太原市,北距洪洞县城不足三百公里之隔;
“岳阳”一地,依《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介绍,为今洪洞县的赵城镇、今安泽县及其以南的一大片区域。
上述所引《禹贡》的这段话,说明当年禹一行人的出发始点,或曰总后方,就在离今姑射山和洪洞县赵城镇的不远处,极有可能就在它们二者中间的某个地方。前面的论证,我们已经把帝舜之都,限定于今汾水下游的小“斗维之野”以内。根据这些条件和理由,这个总后方的帝舜之所,就该是今洪洞县境内的万安镇。
2、也是在前文介绍过的,十三年的治水工程结束后,天下九州形成一个统一的“水运交通网”,八大诸候群星参月,或直接或间接地都把贡、赋敬纳而“达于河”或“三河”。其中兖、青、徐、扬四大州达于的是“东河”,荆、豫二州达于的是“南河”,梁、雍二州达于是“西河”。兖、青、徐、扬、豫、荆六州之者,由东河而南河,再入于西河,逆流而北,直至今万荣、河津一带的汾水入河口处,向东转入于汾水而进入冀州;梁州之者也由风陵渡北上,到达这里转入冀州。他们都逆水而东、又而北,直至今洪洞、赵城一带的汾水古渡口上岸。
雍州的情形较特殊。因为古黄河体中的“西河”中,从今永和县的西北隅,至今吉县一线,原本在水害时期就有数处壑口溢水,从今永和、蒲县、大宁、隰县等境内流经,进入今洪洞、尧都区、襄汾等县市。所以这一带原本就有几条古“河水”的分流渠道,形成于自然,以后才被堙没;至今襄汾县境内的豁都河遗址,就是有传说、有记载的一处。昔时雍州的船舟,就会从这些古“河”道中,或转入汾水,而后运至今洪洞、赵城一带的汾水古渡口上岸;或直接运至舜之帝都万安附近,上岸卸货。
这种情况,典籍并无记载,如果认真研读《禹贡》、从实际出发,本当如此。
在帝舜之都所在地一事上,洪洞县有绝对的优势。
十二    半个世纪以上
《史记·夏本纪》云:舜“年五十八尧崩,年六十一代尧践帝位。践帝位三十九年,南巡狩,崩于苍梧之野”。
我们知道,帝舜践天子之位伊始,就任命禹为司空,指挥治水;十三年后告天于成功。如果以“三十九年”逝世的话,九州“水运交通网”正式启用之后,帝舜依旧亲政继续了还有二十六年之久;禹呢?依旧受帝舜领导,为其臣下也长达二十六年之久。
根据这个数字作计算,我们敢于断言,帝舜在洪洞县万安镇这块“地之中”称天子、居住、生活了最少也有半个世纪以上。
十三    几点说明
有一种理论,说帝舜曾迁都到今山西省运城市的永济市。但《禹贡》、《夏本纪》均无此类内容。
需要指出的是,今运城市是全山西省境内地势最低的地方,平均海拔仅350至400米;其西部的永济市、临猗县一带为盆地,北有孤峰山,南有中条山,地势更低,有些地方海拔尚不足300米,历来为水害多发区,上古时代这一带的积水最难以排解。十三年治水结束后的十年以内,这里依旧是人类难以生存的泥泞潮湿地位。最初的舜都不会建于此,十三治水成功以后的短期内,也不会被迁于此。这件事要摆明,须讲清楚。
曾有一种提法,说舜变九州为十二州,治水后,禹更十二州为九州;《禹贡》和《夏本纪》也明文记载说,十三年治水成功以后,由禹亲自宣读了“九州攸同”的文告,似乎也在证实此次行政区划的调整,就是由禹拍板定案,跟帝舜毫无干系。这种说法与作法,是对禹身份的抬高,也对帝舜伟大的历史地位和政治形象,形成贬低。但若依治水收工后禹仍为帝舜臣下,继续了二十六年的政治地位论,决策者决非大禹,而是帝舜。
《禹贡》全文最后一句,明明确确写的是:“禹锡玄圭,告厥成功。”《夏本纪》也写道:“于是帝锡禹玄圭,以告成功于天下。”这说明,治水成功后的这场告天、告地、告民众的隆重仪式,禹是以臣下的身份,受天子帝舜的委托,代表帝舜照本宣科;决策人是舜,禹仅是一位代言人。
那么,变更天下行政区划十二州为九州,也一定是在帝舜当政期以内,其决定人也一定是有虞天子帝舜,而不是禹。这个案要翻。
还有,《禹贡》一文的正面内容,是讲述当年天下诸候们如何向冀州、向中央“敬贡”、“纳赋”的。它公布于帝舜亲政时期,确切地说,以《虞书·舜典·舜贡》才对。宋代学者蔡沈先生在《尚书集传》中,对《夏书》题名疏释时,就已经指出:“《禹贡》作于虞时,而系之夏书者,禹之王以是功也。”就是说,该文本形成于帝舜时期,当时极有可能已经列入于《舜典》;但后人考虑到禹仅以治水有功,才禅天子之位,作此调整,就是对禹的“照顾”,不得不如此。今日,我们要为此较真与校正。
这些说法、作法,对舜有所侵害,我们有责任呐喊和呼吁。这个案,就应当翻。
十四    用事实写结论
《尚书·禹贡》和《史记·夏本纪》,是研究虞舜文化的重要内容;虽然某些部分并不大尽人意,但从总体上却留下极其宝贵的理论依据。人们研读品味之后,自然就会发现;
1、“尧舜之邦”是一个整体的两大分部,都被今临汾市管辖范围所涵盖,陶唐邦国位于其东南部,有虞邦国位其西北部,“尧天舜日”的历史舞台,就是今日之临汾市域内;
2、十三年治水前,舜为摄政天子,十三年治水中,舜是亲政天子,十三治水后,舜仍是亲政天子,这十三年治水的丰功伟绩,当以舜为其首,当称“帝舜治水”才好,这一点,历史对帝舜不公平,我们有责任匡正之;
3、《禹贡》所描绘的“水运交通网”,是当年政治、经济、文化的大动脉,历史地位很重要,应当予以足够的注意;
4、“三河”所框线的大“斗维之野”,当年的“中国”即于其内;
5、当年“三河”的设计,构通和使用,是“解放”雍、梁、豫、兖、青、冀六大州的必需条件,有了它,中华大地为之一振,面貌改观,新成史话,是帝舜的杰作;
6、“孟津壮观”、“九河奇特”的规划、施工与完成,是世界水利事业中的伟大创举,是中国人民的骄傲,也是帝舜的杰作;
7、今临汾市境内由东汾水、南汾水和西河所框维而成的小“斗维之野”的形成,是“解放”今全晋南地区,尤其是今运城市一带的前提条件;
8、当年大“斗维之野”和小“斗维之野”的设计、规划、施工和成功完成,都是帝舜时期的事,为当年的社会政治服务,也是帝舜的伟大杰作。
9、小“斗维之野”及其附近,就是当年“尧舜之邦”的范围,就是上古时期的“中国”区域;
10、小“斗维之野”及其附近,是帝舜政权基本领土,帝舜之都就在其内的今临汾市、洪洞县的万安镇;
11、历史上某些对帝舜不公正的内容或说法,我们有必要澄清事非,予以翻案。
春风杨柳万千条,华夏神州崇舜尧。“尧舜之邦”不难寻,山西晋南今临汾。帝舜之都在何方?洪洞县里古万安。
欢迎世界各地帝舜的后人姚、妫二姓,以及由其而支分出的陈、田、胡、齐等几十个姓氏的裔人们,回临汾市怀古,来洪洞县寻根,到万安古镇祭祖。
 
 
 
 
 
临汾市政协文史研究员   周文洁
二O一六年七月十一日十五时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