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文明探源>>正文内容

虞都帝舜相楔合——溯源“中华”

虞都帝舜相楔合——溯源“中华”

上古时期的“中国”,跟实践于这方“沃土”里“华美”英雄们的相楔合,这就是原初“中华”一词的形成与传播。

上古的“中国”在哪里?昔时被称为“华美”的英雄指谁们?

一 两个条件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我们现今伟大祖国的全称,“中华”二字是其冠。此前曾称过“中华民国”。一百多年前,孙文等领导的旧民主主义革命,曾以“恢复中华”为其政治纲领的主要内容之一;当代世界各地,均对中国血统的人称之为“华人”或“华裔”。“中华”一词,是近二百年多年来知识界、政治界人士所重视和常用之辞。“华”是该词的主语。

当前有一种说法,以“中华”的“华”字来源于“仰韶文化”时期“玫瑰”部落,因该部落发祥于今陕西省中部的华山一带。于是,“中华”这一概念即被他们确定起始于太古母权制时代的女娲氏,地址即今陕西省的华山及其周边。

由于理由充分、年代久远,这一理论从出现以来,已为国内外不少人士所接受,“中华”一词起源、内涵等事,似乎已经成为定局。

不过,也有人提出,古之所谓“中华”者,其构成必须要有两个条件:

1、这个“中华”,必须是位于当年九州的中间部位;

2、当年生活在这一地区的群体或名人中,要有以某“华”为徽铭、代号者们存在过。

由于如今的陕西省华山一带,并不位于上古九州的正中部,不能满足上述两个条件中的第一条,若将此当作“中华”一词的本源者,则难以服人。

二 “中”字是关健

“中华”一词,老早以前就有过。《三国志·蜀志·诸葛亮传》注云:“若使游步中华、骋其龙光”;《魏书》中也说:“下迄魏晋、赵秦二燕、虽地据中华,德祚微浅”。这些书籍所载的“中华”之地,实际上就是指当时“中原”地区。秦汉以来以昔年的河东、河内、河南为“中”,当年的“中土”、“中州”、“中原”等概念,统是指古代所谓的“中国”而言,几乎都是指的同一区域。《汉书·司马相如传下》云:“世有大人兮,在乎中州。”其注曰:“中州,中国也。”因此,古来所说的“中华”者,首先就是指昔年的“中国”。

这里所以用“昔年的‘中国’”一语来表述,是它与如今所说的“中国”这个概念,存在有质的区别。当今人们口头与观念里的“中国”,就是指我们现在这个主权国家“中华人民共和国”而言;而古代则不同。不完全统计,《史记》一书中有38处写到“中国”,大体上可以区分为:(1)、京师、首都;(2)、天子直接管理的邦国;(3)、全国范围内的中心区域;(4)、与四周边疆地区对应的“内地”;(5)、古代兄弟民族称汉人所建立的国家政权。而在大多数场合,所指者为范围理念内的“中心区域”,或曰“天下之中”。在古人的心目里,上古时的九州域内,东有夷人,西居戎羌,南布闽蛮,北临狄羯;在这四面八方被众多的诸候之国所框围的布局里,正中间那一方由天子所居领的国土,才是他们理念中的“中国”。

因此,古之所谓“中国”者,多数与“中土”、“中原”等相一致;在这诸多不同方式表述的概念里,那个“中”字是关键,它把其位置作了断定式的限制,志在告诫人们,对它们是不能作随意处理的。

三 专家们的锁定

在中国历史上,就“中原”、“中土”等所指方位,曾有过前后不同的两种所指载体。西汉武帝以后的“中原”、“中土”者,指今河南省的嵩山及其周围;在此以前的历朝历代、乃至三皇五帝时期,其所谓的“中原”、“中土”者,并不是那里。《周礼》中就明确过,冀州就是周初的中央之州,就是说,在当年九州并存的前提下,冀州是个大范围的“中原”或“中土”之地,上古时所说的“中国”者,必当就是当年位于其内的某一个邦国。

这是一个极为有力的锁定。周初及其以前的冀州,大部分位于今山西省的中南部,而今临汾市所辖之域,正处于当年冀州的中枢。

十多年前,苏秉琦教授、邵望平、汪道国等学者就曾指出过,距今五千年到四千五百年间,晋南兴起的陶寺文化,社会不仅达到了更高阶段的方国时代,而且确立了在诸多方国群中的中心地位。这里就是先秦时代最早的“中国”。在写这一段话的同时,他们更明确锁定说,这段时期,相当于古代史中的尧舜时代。

这段精辟地论述,更进一步地把尧舜时代的所谓“中国“者,点定在今襄汾县陶寺遗址为象征的今临汾市域内。

四 典籍里有揭示

尧舜时代的古“中国”,就被限定在今临汾市这个范围以内。这就是“中华”的大前提。

《五帝本纪》是《史记》的开篇之作。司马迁先生在该文中,记述了黄帝、帝颛顼、帝喾、帝尧和帝舜等五代天子的历史往事,涵盖前后数千年的进程。其中对第五代天子帝舜的事绩,记述得热情而详细,占了全部《五帝本纪》的一半。就在这部分介绍帝舜的文章里,司马迁先生以极其祟敬的笔调,写下了他笔下的第一个“中国”。

该文介绍说,当年帝尧驾崩之后,“三年之丧毕,舜让辟丹朱于南河之南。诸侯朝谨者不之丹朱而之舜,狱讼者不之丹朱而之舜,讴歌者不讴歌丹朱而讴歌舜。舜曰‘天也’,夫而后之中国践天子位焉”。这在《史记》一书中,是出现最为早的一个“中国”。这个“中国”,理所当然的应是当年的“中原之国”、“中土之国”、“中心国土”。

针对此处《史记》第一“中国”,南北朝时期南朝宋人裴骃先生,引汉代学者刘熙的话注释说:“帝王所都为中,故为中国。”这也从又一侧面说明,《史记·五帝本纪》介绍帝舜事绩时所出现的这个“中国”,其位置就不仅应当是在昔时的“天下之中”,而且在政治上,还应当是帝舜当初被尊为“天子”的国都所在地。

在这段特定的时间里,“中国”就是帝舜的国都的所在地,而帝舜的国都就当位于当年的“天下之中”。这也是研究“中华”的前提条件之一。

五 并非指尧之都

对于此处所揭示的“中国”,曾经有人将它当作帝尧天子的都城。

但是:

1、在《五帝本纪》和《尚书·尧典》介绍帝尧的文章里,并没有关于对“中国”一词的任何表达,帝尧本身与“中国”一辞,没有任何内在的联系;

2、根据古代易姓立国者必须另建新都城的原则,虞舜在早年摄政之际,已经设立了一整套新的中央政权办公机构,当“璇玑玉衡、以齐七政”之后,在离帝尧旧都不甚远的有虞国里,建起了实际上的新都城,形成具有相当权威的国家政权,以国家社会取代了帝尧时期的酋邦社会,政权机器发生了质的突变;

3、司马迁先生是位严肃认真的学者,他在《五帝本纪》一文里,对那五代帝王都能一一区别地对待,对尧与舜二帝之间的区别态度尤为明显。他对“中国”这一概念在尧舜之间、五帝之间的分别处理,是经过认真分析、深思熟虑以后的结果。因此,这个“中国”者,肯定不会是指那帝尧之都陶寺的。

“中国”这个概念,起始于帝舜为“天子”的时期,发祥于今临汾市域内的古有虞氏族区。

六 舜就是“华”

须要着重指出的是,除帝舜以外,三皇五帝等上古所有先祖们,没有一个人的名字或尊号,能跟“华”有任何联系。

但帝舜的名字与尊号都是“华”。在古代创造字之初,汉字中并无“花”,写花的地方皆书写成“华”,汉代以后才创出“花”字,“花”与“华”从此各领其意;而当初,“华”就是“花”。

众所周知,帝舜,有虞氏族领袖,曾经是狩猎和驯服猛兽的能手,姚姓,名重华,其名字是两朵以上的花儿重叠的表义。

“舜”是他的尊号,是臣民与属下们对他的祟敬之称。“舜”字的原意,就是木本科植物中的“木槿花”。

木槿花,又名水锦花,锦葵科,木槿属,落叶灌木,高约三公尺;叶互生,呈孵形或菱形,常现三浅裂状,具钝锯齿缘;花朵单生于叶之腋,分紫、白和粉红三种不同颜色;花萼钟形,五裂状,雄蕊多枚,成单体,花柱突出于雄蕊上,柱头五裂;蒴巢卵圆形,有观赏与药用双重价值。该花卉生命力旺盛,适应性很强,热带,亚热带区均可成长。在我国,它是一种价值极高的花卉。唐代诗人钱起先生《避暑纳凉诗》云:“木槿花开畏日长,时摇轻扇倚绳床”,形容这种花卉为人们的所喜爱。

据我国最早的字典《说文解字》释“舜”字云:“舜,舜草也,楚谓之冨,秦谓之藑。蔓地生而连花。”这种草本科花卉十分美丽,多用以形容美女或俊男等的受人热爱。《诗经·郑风·有女同车》写道:“有女同车,颜如舜花……有女同行,颜如舜英。”就是古人对这种花卉的赞叹。

人民群众当年能以这样美妙雄伟之辞句,来奉送给自己的领袖姚重华者,是发自内心的热爱与敬祟。诚如数千年后的当代国人,以“东方红,太阳升”来歌颂毛泽东主席,如出一辙。

华就是帝舜,帝舜也如同美丽壮观的“华”,帝舜本人直接就是“华”的象征和集中体现。

华——帝舜;帝舜——华。

七 自然地璧合

自然的才是真实的,而真实的美,真实的华美,才是最美的。

帝舜的国都设于当年万国林立的“中国”、“中心之国”;而他自己本身名叫“重华”,又被历史和人民群众祟敬为“华”——木槿花与藑花。这种首都与其君王二者的合二而为的一体,不用加任何修饰,事物本身就是自然天成,名副其实,当之无愧完美的“中华”。

这种“中”与“华”联合为“中华”的事实,纯净而无虚华,唯帝舜一代君王独有,此之前与彼之后的任何帝王及时代,均未曾出现过。这是奇迹。

表面看来,这种套合类似巧合,应归之于非正常的偶然现象。

不过,这样的偶然现象,却也是实在来得太巧了。

八 历史必然性

唯物辩证法告诉我们,事物现象的偶然性之中,经常寓存着客观历史规律的必然性。

苏秉琦教授生前论述到晋文化时,曾有著名的四句七言诗,其前两句是“华山玫瑰燕山龙,大青山下斝与瓮”。说的是在距今五、六千年之前,中原文化“华”部落北上与南返的多次交流过程中,今临汾市一带,就是他们曾经长期驻足停留过的北端前缘。近年来考古发现,洪洞县境内仰韶文化遗存较多,“华”部落在这一带与其它多种文化形成碰撞的多次经历,在这里产生过强烈的火花,从而衍生出为数可观的新生氏族群体,使这一带存在过带有浓重“华”文化因素的灿烂印记,涌现出一些“华”群体或“华”个人,就成为自然而然的事实。那位被臣民与属下们敬呼为“木槿花”、“藑华”的帝舜姚重华,就是在这种大气候之下,应运诞生涌现而来的必然结果。洪洞县一带历来口耳相传,帝舜出生于洪洞县圣王头村旁的姚墟,曾于不幸岁月里,农耕于洪洞县西的历山等地,苦渡艰难春秋,并在这里被帝尧所访遇,而后即定居于万安村附近的妫汭沟畔,与帝尧二女娥皇、女英结为夫妇。于此他大显身手、才华横溢、硕果累累,深得民意民心,“一年而所居成聚、二年成邑、三年成都”,把原来荒芜一片的今万安村,一跃而成为人口众多、文化先进、经济繁荣的五门之城,相当于帝王都会之地;三年考验期满,成绩卓著,帝尧退居二线,由虞舜摄政称帝。这种非同一般的独特经历,使人民从吃惊、钦佩之中看到了希望与未来,从而才得到“木槿华”、“藑华”这样美名嘉号。历史也证明,虞舜虽是鸟俗氏凤凰部落的裔人,但他身上带有强烈的“华”族性格、“华”族特色和“华”族烙印。

这就是姚重华这位曾被迫害而逃往历山遭受苦难的普通耕夫,而在万安村一跃而为天子圣人的历史必然性;在万安村,姚重华变成帝舜,他在这里写下了他“华美人生”的光辉历史。

九 合理与成为

马克思主义哲学教导人们说,尘世之上,凡是具有合理性的事物,就一定会成为成功的现物。共产主义社会谁也没有经历过,自从被马克思论证了它的合理性以来,有多少志士仁人,为它的到来而努力奋斗呢?

洪洞县万安镇的老人们,多少代以来都说这里曾经是虞舜古都;我们前此也有多篇论文,论述其是虞舜时期的“中国”。但一些人拒不相信,一些人半信半疑。关键在于这种认识,有无它存在的科学合理性。

回答是:有。

1、苏秉琦、李健民、王晓毅、丁金龙、邵望平、汪道国等著名学者,都曾把以襄汾县陶寺遗址为标志的方园2500平方公里、今临汾市所辖大部分区域,作为当年大范围“中国”予以介绍,其中包括今洪洞县万安村;

2、这里是上古大、小二“斗维之野”的中心区域,也是当年大禹一行治水大军出征的始发之地;

3、这里西依蒲县,当年蒲草丛生,连片连阪,即古代所说的“舜都蒲阪”之地;

4、这里是东方太阳凤凰文化,西方太阴龙蛇文化的碰撞处,地处范文澜先生数十年前所绘制的交汇线之上,是万安夙称“龙凤古城”的科学依据;

5、这里是南来的“华”文化与北来的“龙”文化的融汇地,是南北文化的交流接头所在之地;

6、历来就曾有“尧舜时期存在尧舜之邦”的历史理念,尧舜之邦是个较大范围的联合体,陶唐与有虞两个邦国界土相依相接,其都城既不在一地,也不会相距过远,存在于百里之间,其中必包括今万安;

7、唐尧与虞舜是两个异姓政权朝代,依古制不能在同一地建都。2015年度,国家有关部门正式宣布,今临汾市襄汾县陶寺遗址,即是昔年的陶唐古都,帝舜有虞之邦必建新都,该新都当在以陶寺为中心、以百里为半径的“圆”范围内,其中也必然包括今洪洞县万安;

8、古代“尧舜之邦”就是今临汾市域内,陶唐邦国位于其东南部,有虞邦国位于其西北部,这里也包括了今洪洞县万安村;

9、从现行的地图分析,洪洞县万安村,地处今临汾市西北部的中心处;

10、史籍有“舜耕历山”的记载,有被帝尧访得后使“舜居妫汭”的记载,有“舜饬下二女于妫汭,如妇礼”的记载。洪洞县境内的历山,在距今万安村西的十多里之处,妫汭沟位于今万安村之西不足一里之地,这些距离和方位的布局,跟《五帝本纪》等有关典籍介绍的情节相楔合,给那些记载与传说的历史往事,赋予了有充分理由的可信度。

所有这些事实的存在,使洪洞县万安村就是当年的“天下之中”,就是龙山文化时期虞舜的都城地位,建立在充分合理的基础上,其可信度超越过其它任何地方。

十 “中华,中华”

“中华”这一概念里的“中”,就是上古史里的古“中国”,就是《史记·五帝本纪》指出的虞舜前往就天子之位的那个“中国”。它不在别处,就是今洪洞县的万安古镇。

“中华”一词里的“华”,就是那位具有“华美人生”、历史上被称为“千古一帝”的帝舜。

“中华”一词,发祥于帝舜时期的临汾市洪洞县万安古镇,这里正是《五帝本纪》中介绍过的、帝舜当初“一年而所居成聚、二年成邑、三年成都”的地方。“中华”二字里,“中”是方位词,规定了其位置;“华”是形容词,是状语式的主语,说明了他的“华美”。二者是一个统一体,缺一者,不能称其为“中华”。

原初中华,居中盛华。中而无华,难称中华。华不占中,不为中华。追根溯源,地中人华。

虞都中国,舜是美华。国都帝君,契合中华。当初这里,既中茂华。如此沃土,才是中华。

十一 我们的责任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甘肃省敦煌石窟,长久的不被国人所认识,遂被英国人史秦英与法国人伯希和,所盗取走者甚多;我们的一些同胞甚至还为他们提供过不少方便。而今却成了月进斗金的摇钱树,世界著名的文化和旅游名胜地。当人们不认识的时候,事物中纵然存在绝对优势,却也难以发挥其应有的作用。

因此,我们不仅要放眼远方、他方,更要努力留意于自己的身边和脚下,深刻地认识我们自己和亲人、家乡与故土。从而尽量地利用自我优势,创造出更多的财富。

洪洞县的万安古镇,本来就是虞舜文化的荟萃之地,更是“中华”一词的发祥处,这样的优势可谓奇缺,为他方所羡慕。但由于种种原因,竟然被历史湮没了数千年,的确可惜。要想重新见天日,也并非易事,肯定会有不少艰难曲折、困难与钉子。不过这是正常现象,世界上就没有一件好事,会是一帆风顺的。

今天,我们能有机会探讨这些学问,并想方设法、千方百计展示其魅力。这样好的形势也来自不易,我们当珍惜,当加倍努力。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把被湮没了的帝舜文化全部、彻底的挖掘出来,以此来给先人们尽孝,向后人们传教,把家乡故土打造得更加“华美”。

临汾市政协文史研究员 周文洁

二O一六年九月十日上午八时十五分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