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文明探源>>正文内容

龙凤联体底蕴厚——多方文化会融中

龙凤联体底蕴厚——多方文化会融中

 

中华民族号称“龙与凤的传人”。

洪洞县万安村父老世代相传,此处自古就被称之为“龙凤城”。这是个好称谓。如今该村东门牌坊上有“龙凤古镇”的横额,述说着其悠久而光辉的古今轶事。

一 合璧的龙与凤

龟凤麟龙,古为中国四灵之物,其中以龙与凤二者最为珍著。

定型以后的龙为牛头、鹿角、虾眼、驴嘴、蛇身、蜃腹、鱼鳞、凤爪、虎掌、猪鼻等,为其组合的外象。《说文解字》云:“龙,鳞虫之长,能幽能明,能细能巨,能短能长;春分而登天,秋分而潜渊。”《吕氏春秋·召龙》亦云:“龙以致雨。”世传其有角者曰龙,而无角者为虬。

《韩诗外传·卷八》介绍,昔“黄帝继位,宇内和平,未见凤凰,惟思其象。乃召天老问之曰:‘凤象如何?’天老对曰:夫凤象鸿前而麟后,蛇颈而鱼尾,龙纹而龟身,燕颔而鸡喙。五色备举,出于东方君子之国,翱翔于四海之外。过昆仑,饮砥柱,濯羽弱水,暮宿风穴,见则天下大安宁。”《论语·微子》也载:“楚狂接舆歌而过孔子曰:凤兮凤兮,何德之衰?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也将大成至圣孔子喻之以“凤”。可见古人对凤凰鸟的敬尊与钦佩。《万姓统谱·九一》介绍“凤”姓云:“凤,望出平阳邰阳。”平阳即今临汾市古时的泛称。由此观之,足知今临汾市境内各地与凤凰的密切关系。

自古以来,“龙”与“凤”就是两个吉祥如意的名字。古来太原号“龙城”,宁武为“凤”城;临汾市域内的赵城有“凤凰城”之誉,吉县素有“龙城”之雄名。而洪洞县的万安古镇双灵合璧,一地兼占了“龙”与“凤”,确属罕见,令人惊叹。

二 七老论古貌

万安村“龙凤古镇”的称号,此前当地先辈们,自有一番高论。

由《山西省洪洞县万安文物保养站》之“刘老先生”整理,打印成册的资料《重游万安》,在其第十二节《略谈龙凤城》中写道:“龙是城墙,长十二华里多,城垛罗子3600多个,如龙鳞片,代表孔夫子涉弟子数;前爪是文昌楼、魁星楼,后爪是龙凤楼、狮虎楼;头是东城楼双层美观。凤凰的头是凤俗楼;转东渠车道是脖子;身子是条大街;凤的翅膀是南北登山楼;凤凰的尾巴是三个大水泉;肠子是卫霍二将练兵地道,普遍于全万安房屋院落下。风一吹,北登山楼配聚财池水,浪如凤凰飞翔;南登山楼配大花园,四季花摇摆,也如凤凰飞翔。”

这一段文章具有概括性。该资料在此前的第四节,已经用《繁荣富强的龙凤城》为题,对该万安古镇的地面建筑物、地下坑道,均作了较详细地描绘,共占用了十二个段落,计3499字;把万安古镇当年的民居、商号、寺观、庙宇、官邸、流水等龙飞凤舞的地貌,介绍得淋漓尽致。字里行间,充满了先辈们对故乡万安的高度热爱,浓郁的泥土情怀。

该段文章之后,出自于负责,这几位先辈们留下了姓名。他们是乔绍滨、刘宝山、杜生贵、刘金胜、陈国栋、李建邦、姬脉兴等七人。

这份资料,反映了万安古镇昔年龙凤呈祥的宏雄美姿,留下极其宝贵的文字依据。令人可敬。

三 神奇脱险记

上述七老笔下的这些状况,大多是近千年间的建造之物,为后人们所作而成。若依万安古镇龙凤联合名谓已有数千年之久的资历,当追溯到四千五百多年以前的龙山文化时期,相当于中国历史传说中的尧舜之邦的后期。

在当承摄政天子之前,虞舜姚重华曾在今洪洞县万安镇故地,演绎过一段“凤飞龙逸、化险脱难”的神奇经历。

据《尚书·尧典》和《史记·五帝本纪》所载,当年帝尧在出访寻贤时,于今洪洞县西部边远山区的历山之上,得遇正在从事农耕的虞舜姚重华;在认定其确有培养前途之后,立即将其农耕生涯终止,移居他于一处名曰“妫汭”之地,并决定把自己的一双爱女“娥皇、女英”,跟虞舜在这个“妫汭”之处成婚安家。对这一节事,《尚书·尧典》记曰:帝尧“厘降二女于妫汭,嫔于虞帝。”《史记·五帝本纪》介绍帝舜部分也写道:“于是尧妻之二女,观其德于二女。舜饬下二女于妫汭,如妇礼。”该文另有一处介绍得更为详细:“于是,尧乃以二女妻舜以观其内,使九男与处以观其外。舜居妫汭,内行弥谨。尧二女不敢以贵骄事舜亲戚,甚有妇道。尧九男皆益笃。”这就把虞舜在摄天子之政以前,正式离开曾经从事农耕生涯的历山之后,隆重安家定居于一处名叫“妫汭”的地方,说得精透到家了。

紧接着,于这一段内又写道:“尧乃赐舜絺衣,与琴,为筑仓廪,予牛羊”,并使舜又有了“宫居”,供其息身办公。“宫居”者,不同于一般的民居,而是较高级的馆所,《文献枚乘·七发》云:“贵人之子,必宫居而闺处”。因此,住于“宫居”以内的虞舜,已经不是一般平民,而是具有相当品级的官员。该“宫居”与“妫汭”二者,既不在一体之内,也不会相离很远。

这段期间,在这个“妫汭”与“宫居”之间,发生过数次其父、继母和弟象三人,合谋毒害虞舜的事件。

据《楚辞·天问》洪兴祖注引《列女传》介绍:“瞽叟与象谋杀舜,使涂廪。舜告二女,二女曰:‘时唯其戕汝,时唯其焚汝。鹊汝裳,衣鸟工往。’ 舜既治廪,旋损阶,瞽叟焚廪,舜往飞出。”这是说当尧二女得知恶人们的阴谋之后,即帮助虞舜脱去身上原穿的衣服,换了上面附有鸟形彩绣或鸟形彩画的鸟工之衣;当紧要时刻到来之际,虞舜立即蜕变成具有飞翔功能的“凤”形奇人,腾空而起,幸免于被焚致死。

该书还介绍说,那三个恶人,“复使浚井。舜告二女。二女曰:‘时亦唯其戕汝,时唯其掩汝。汝去裳,衣龙工往。’舜往浚井,格其出入,从掩。舜潜出。”这是说,恶人们又在实施另一项致虞舜于死地的阴谋;当被帝尧二女悉知之后,二女即出谋于虞舜,使其穿上附有龙形的彩绣或龙形彩画的“龙工之衣”而往;就在危险降临的关键时刻,虞舜即变换成蛟龙之体,从潜道蜿蜒而出,安全回归于宫居之内,跟妻室团聚。

这是两次虞舜化身脱险的神话故事,一次成凤,另一次为龙。这两次都发生在如今洪洞县万安村的“姚商院”与“妫汭沟”两地之间,以内。

这是万安镇历史上“龙凤显灵”的珍闻奇事;是该村所以能称之为“龙凤古城”、“龙凤古镇”,首项重要的历史神话内涵。

四 凤兮 凤兮

《孟子·离娄下》云:“舜生于诸冯,迁于负夏,卒于鸣茶,东夷之人也。”亚圣孟轲对虞舜的族属,给予了明确的限定:他是东夷酋邦群体的一员。

历史上的东夷人,是太昊部落发展到今东部沿海地区,与当地土著人结合后诞生的新部落,史称之为“少昊”。他们以鸟为其徽铭。

气候变热的龙山文化时代中期,冰山消融,荫雨连绵,海水上升而倒浸,东海岸西延至今长子、安泽一线;东夷人大批地西来,聚居于今洪洞县东北方的霍太山老爷顶一带,在其领袖帝喾的领导率统之下,中兴昌盛,重新发展壮大,成为拥有24支氏族的部落联盟;他们是凤鸟氏、玄鸟氏、伯赵氏、青鸟氏、丹鸟氏,还有五鸠、五雉和九扈等,各自都有独特的鸟禽图腾,而以神鸟凤凰为其总的旗帜;总部设于今洪洞县赵城镇东北方向的“仇池桥西”附近,由战斗力最强的“伯赵氏”为其近卫御林军,筑其城邑,取名“伯赵氏之城”,“赵城”为其简称,城头上空高竖凤凰标志旌旗。赵城“凤凰城”的称号来自图腾,已有五千多年的历史。唐尧归属于丹鸟氏,帝舜出生于玄鸟氏;因此,孟子说他们都是“东夷之人”。帝舜和他的先人帝喾、帝夋都曾为“帝”,其神话学中的形象,都是人身凤首的圣者。

(附图一)

前文已经说过,《孟子·离娄下》介绍了“舜生于诸冯”,即今洪洞县明姜镇圣王村北郊的姚墟诸冯圪堆处;其所说的“迁于负夏”者,笔者于十多年前曾撰写《负夏在何处?》,该文已考证确定负复即“如今的洪洞县内,汾河以西的历山及其周边一带”,其中也包括了今万安古镇等村在内。该文发表于2009年,由李学智先生所主编的《舜耕历山在洪洞》一书的80至81页。

虞舜的精神和象征本身就是凤,他在万安村中称天子为帝多年,又在其附近的妫汭处成婚立业,万安就是他成功发祥之地。这是万安古镇名曰“龙凤城”一辞中“凤”的基本内涵来源。舜就是一只“凤”,“凤”形象代表了帝舜其人,这就是当年二者之间的辩证逻辑。万安的“凤”之称,来源于帝舜。

《法苑珠林》卷四九引刘向《孝子传》云:“舜父夜卧,梦见一凤凰,自名为鸡,口衔米以哺己。言鸡为子孙。视之如凤凰。”从这段两千多年前的神话传说中得知,神话学界、历史学界、民俗学界等,历来就是以凤凰的精神形态,来论述虞舜的。

凤兮,舜兮;舜号凤兮。

五 诸龙命运交响曲

据《蜀王本纪》和《括地志》等籍载,夏禹的籍贯在古四川省茂州石纽山广柔县,隋代改为汶川县。其父崇鲧治水无状,被帝舜殛于羽山致身死。崇鲧的腹中孕育着其子;《山海经·海内经》注引《开筮》介绍,他死后三年肉身不腐,上帝闻知后派一天神手操吴刀,为其剖腹,竟然冒出一个小生命;又“化为黄龙”,飞腾于天空。该龙的头上长有一对坚锐的角。这就是后来被崇奉为“伯禹”的“文命”。

在那段特定的历史时期里,禹、文命,就是一条金色的幼龙。他,大约出生于虞舜摄政的第八年。

童年、幼年的伯禹,是个没爹没娘的孤儿,命途艰难,虞舜在一次巡狩途中,发现了他这位精明强干的人才,带他回到京都、今洪洞县万安古地,重点予以培养。伯禹进步很快,迅速地成长起来。帝尧驾崩之时,他大约二十岁。《史记·夏本纪》云:“尧崩。帝舜问四岳曰:‘有能美尧之事者,使居宫!’皆曰:‘伯禹为司空,可成美尧之功。’舜曰:‘嗟,然。’命禹:‘汝平水土,维时勉之。’”这就是说,年仅二十岁左右的青年伯禹,由杀死他父亲崇鲧的虞舜,破格地拜任为九州华夏的“水利部长”;始任命之地,就是今日洪洞县的古万安。

伯禹本身是一条金龙,而且是一位善于领导诸龙群的奇龙。《楚辞·天问》云:“应龙何划,河海何历?鮌何所营?禹何所成?”《拾遗记·卷二》也写道:“禹尽力沟洫,导川夷岳,黄龙拽尾于前,玄龟负青泥于后。”已故的神话学界权威、袁珂教授在《中国神话传说·羿禹篇下》第二章中,解释这段神话故事时指出,昔时的上帝,为了支持伯禹治水,不仅把息壤赐给予他,还派了那长有飞翼的应龙,跟随他协理。袁教授写道:“禹受了上帝的任命,于是带了应龙和别的大大小小的龙,去到下方,开始做平治洪水的工作。群龙的任务是导引水路;应龙导引主流,其余的龙导引支流。”袁先生的笔下,描绘出一支浩浩荡荡的蛟龙大军,意气奋发的壮观场面。

我们在《舜都洪洞看〈禹贡〉》一文中,已经论证过当年伯禹一行治水大军的集结、誓师大会、出征奔赴治水第一线,以后治水工程结束时的总结庆功大会等,一系列的重大活动,都在昔年帝舜的都城——今洪洞县万安镇古地所实施。所以,万安这块风水宝地,曾经是群龙所聚散、所奋发、所兴盛的命运转折点。

马克思主义的唯物辩证法,是研究事物发展变化规律的学说,不承认人的命运由天决定、一成不变的形而上学论。真正的佛学、道学,也主张与命运抗争、从而改造人生的观点。《周易》更不赞成命运固定说。《易经· ·乾卦》是讲“龙”的,以七种不同的主客观境遇境界,可能导致出的不同遭遇与结果为基本内容,予以解释;而以其中的“初九,潜龙无用”和“九五,飞龙在天,利见大人”二条,最具代表性。以伯禹为代表的群龙们,当条件不成熟的时候,很可能难以有所作为,甚至还会遭受苦难。当得到帝舜的发现、培养、信任和放手重用的机遇之时,便使他们如牛得草,如骏马驰骋于草原,从而使英雄来到其用武之地,精神焕发、智慧倍增、能量充沛,为祖国、为人民、为社会而无私奉献,建立功勋。他们的名字连同他们的业绩,永远地标炳史册,为后人们所顶礼歌颂。

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由今洪洞县的万安古地所起始。

(附图二)

洪洞县万安古镇,以此冠之以“龙”,当之无愧,名副其实。“龙凤古镇”或“龙凤古城”中的“龙”字,在万安者,由此而来。

六 前车之师

2009年6月21日中午将临,中国社会科学院驻临汾市襄汾县陶氏考古队队长何驽博士,依照古代天文历法圭表学说,在陶寺遗址的有关地点实施测试。他立下了八尺高杆,遵循古代一系列行之有效的运算预定,若能测得倒影为1.6尺者,则会被认定此处便是天下土之中,“地中之都”或“中土之国”的原理,从而来确定这里是否为当年帝尧的国都所在地。

现场有当地党政官员、记者、学者等数百人在关注者。随着时间地推移,那倒影也逐渐缩短。至12时30分,倒影缩至1.6尺处,随后即渐次增长。何驽博士当场宣布测试成功,赢得四周人们热烈地鼓掌。学界将八尺高杆、1.6尺的倒影定为“近乎无影”,并以此确证:

1、这里才是帝尧时期的“中土”、“地中之都”、“天下之中”的“中国”所在地;

2、这里才是上古时期帝尧之都的“平阳”所在处。

当年官方和学界所以举办此次颇具规模的活动,正是由于“胸无成竹”的心态所导致。假如他们能够确有把握断定这里真的可以“近乎无影”,便会直接地宣布这里便是昔年的“中国”,一步到位的把陶寺确认为“尧都”和“平阳”就行了,又何必多此一举呢?在无把握的前提下,搞如此这般的一次活动,不唯可以使有关方面立足于主动,更有理由使广大群众心悦诚服;还可以使全国各地多处“尧都”竞选者停止争论,偃旗息鼓。

其结果的令人满意,是众所周知的。

“近乎无影”,是“中”的标准,是鉴别“中”的“试金石”。

时隔六年之后的2015年4月15日,中央、山西省、临汾市三级有关权威单位和人士,在已经形成共识的基础上,于临汾市境内最适合的地点,召开了新闻发布会。次日,即4月16日的《人民日报》、《山西日报》和《临汾日报》,分别发表了以《考古资料证实,山西陶寺为尧都城》、《千年悬案“尧都何在”有了结论》和《专家关于尧都之共识:尧的都城在陶寺》等文章,同一报导了这一重大新闻。

六年,漫长的岁月,一项新的真理或知识的诞生,是多么艰难。同时,也向人们说明,2009年6月21日,何驽博士所实施的那次测试,准确无误,具有权威性,是一项科学地测试。

这对尧、舜文化,都具有关键性、伟大历史意义的重大突破;对一切关心虞舜文化的学者和人们,都是一种新的启示。而对临汾市、洪洞县广大学者、知识分子们,又有了一种新的机遇;就万安镇和所有村民而言,具有特殊意义。

七 洪洞万安无影塔

何驽博士实施的那场测试,是在中国传统建都理论的思想指导下举办的。其目的,就是旨在证明帝尧之都不在他处,而唯于襄汾县的陶寺遗址处。

《吕氏春秋·慎势》云:“古之王者,择天下之中而立国,择国之中而立宫,择宫之中而立庙。”在昔时的社会条件下,欲知是否天下之中者,较好的方法,就是以圭表测试,判断这里会否“近乎无影”,夏至之时的倒影会否缩短到1.6尺。那次测试的结果,襄汾县的陶寺遗址处,以无可辩驳的事实,证明并宣布为肯定。

前行车,后留辙。何驽博士为我们作出样板,2015年4月16日《人民日报》、《山西日报》和《临汾日报》的新闻消息,更说明此法的可行性。

中国的上古史领域里,“尧舜之邦”一辞,几乎是“铁帽子王”式不可动摇的概念。经验告诉我们,两个曾经结盟并被介绍为“之邦”的邦国,断不会互相间隔得过远。李民教授就说过:“尧部落与舜部落,应是互相毗邻的。”这段话说明,陶唐与有虞两者并非为同一体,而是相联结并且同盟的两个酋邦。

陶唐与有虞又是不同的两大氏。《史记·历书》云:古之 “王者易姓受命,必慎始初、改正朔、易服色、推本天元,顺承厥意。”因此,当唐尧告诉虞舜,要他自己去摄政为天子的时候,虞舜也必须在属于他自己的酋邦国土以内,寻找国之中,重新定都和建都。这个新都的条件,也必须是在一个“近乎无影”的方位上;就是说,既然“近乎无影”可以确定帝尧的当年国都,那理所当然地也可以确认昔年帝舜所建的新都者,该位于何处。今天,作为后辈的我们,欲判断上古有虞邦国内的某地,是否当初上古时代曾经被虞舜设立过其所都者,最为简便的办法,就是考证它的境内,有无在历史上被称作过“无影”的地点,并以相应的测试,予以证实。

十分幸运的是,被当地历代父老口耳相传,曾经是帝舜之都的今洪洞县万安古镇,其西北外方的不远处,昔年的确存在一个被称作“无影塔”的古老建筑物。其虽然已被拆除三十多年了,但一些村民曾经于此纪念性的留影尚存;而且,由该村的陈宝子、杜延瑞两位先生,分别所绘制不同样式的《万安文化古迹分布图》、《洪洞县万安龙凤古城解放前村貌》。这两种示意图中,对此都有所显示与标注。这座“无影塔”的旧址处,万安村的老人们,几乎全部准确地记得。

一方面,有历代相传为“舜都蒲阪”原初处为依据;又一方面,又有“无影塔”的标记作佐证,万安古镇作为帝舜古都的合理性,甚至比那陶寺曾经为尧都平阳者,还要多几分充足。

这里真的也能“近乎无影”吗?

就在权威们已经正式确认襄汾县的陶寺,为古“尧都平阳”的第二年,洪洞县万安镇的群众和干部、领导与民众们,认准了这一有利的机遇,不失时机地掀起了探讨虞舜文化“活动热”;“无影塔”热,无疑是一项重点活动内容。当年的夏至之日,临汾市尧文化网站站长原空军某飞行学院蔺长旺教授,临汾市委党校教授、文史研究员石耀辉先生,临汾市媒体界名记者王隰斌先生等一行12人,提前慕名自发结队而来。他们自携精密仪器,预先就根据地理坐标做好了精密的理论测算,只待实地实时验证。在万安镇石云峰副书记等领导人、万安村崔海云书记等支持下,在村民王天官、宋文生、董晓星、柴兴旺、史小黑、杜延瑞、杜白娃等热心人的帮助下,要在原“无影塔”遗址废墟处,现场实施依照何驽博士式的实地测试。

消息一出,洪洞县文化、宣传部门的贾小建等负责人,媒体界的高玉柱等记者20多人,闻风而至;自身在外地工作,但日夜关注故乡风云的武忠玲、石晓勇等十多人,自发提前回归;万安村的父老乡亲,包括七、八十岁的老者多人;当地教师、学生等,近三百人蜂涌而来。

是日也,天朗气清,惠风和畅,群贤毕至,少长贤集,众目睽瞪,密切注视着那现场的变幻风云。中午12时30分许,那八尺高竖的直杆之影,逐渐收缩到地面附有刻度表格上的1.6尺之处。测试实施人蔺长旺教授,立即予以标注;随后倒影渐复进伸。至此,蔺长旺、石耀辉等人满面春色,笑意映日,高声宣布说:“同志们,这里的确是无影处。测试的结果,圆满成功。”欢呼雀跃,笑声朗朗,掌声雷动。

《万安无影塔真无影》,王隰斌先生的报导,发表在当月下旬的数家媒介之上。

这里就是帝舜时期的地之中,《史记》一书的第一个“中国”概念的所指地。

不少人分析认为,这座“无影塔”,很可能就是帝舜时期“敬民授时”的设施之一。其性质应当跟陶寺的观象墙相类;其所观察的目标,就是西南方向的那座“历山”。八年前李学智先生主编出版的《舜耕历山在洪洞》一书里,有王全锁先生撰写的《华夏历山何其多》一文;王先生当年就指出:“历山是舜王亲自耕农稼,娥皇、女英授民观察日月星辰运转、测量节令历法的山峦,是我国原始社会末期留存下来的天文台遗址。”该文收录于《舜耕历山在洪洞》一书的83-85页上。王全锁先生说得对,李学智先生收编得好。这座历山之名,得之于帝舜以前的帝尧时期,它与万安村的“无影塔”、辛村的“圭表仪”等三者,是同一体系。

万安这座“无影塔”,寓意深远。

八 东凤西龙会于中

只要知道了“中”在何处,就有办法区分东、南、西、北。

近代以来,傅斯年、闻一多、郭沫若等学者,多把中国文化分为东、西两大类。在多少代人的努力交融之下,这两类文化已大致和合,但区别仍然是明显的。

原山西大学文学院院长刘毓庆教授,在《图腾神话与中国传统人生》一书中指出,如果把中华大地,从大兴安岭开始,中经霍太山,至云南省的雪峰山,划一条东北——西南的斜线,这条斜线以东,即原始鸟圈腾集团分布的区域,以西为兽图腾集团分布区域。刘教授还特意指出,东部文化为“凤”文化,太阳文化;西部文化也称“龙”文化,太阴文化;东部崇尚儒学,孔子和孟子等巨儒生长于此;西部盛行法家刑名之学,商鞅、韩非、李斯等,为其代表。

依照刘教授的理念,今山西省的汾河两岸,正是两类文化泾渭分明的中心会融之区,而洪洞县的万安古镇,恰恰就位于其中心线上。这种区分界限,直至东周春秋时期依然显著。已故的考古学家兼历史学家苏秉琦教授,生前就曾多次指出,不同类型文化之间的交汇,因碰撞迸发而产生的火花,所形成的新文化者,更为灿烂。尧舜之邦的产生,陶寺文化的形成与扩大,尧都平阳和舜都蒲阪的确立,三河区与斗维之野的出现,就是实证的事物。

万安村这座“龙凤古城”的形成和名谓,正是龙与凤、西与东两类文化于这里交汇的集中体现。历史事实已经表明,今临汾市域内,是当年龙、凤文化的交汇区。苏秉琦教授颂晋文化的四句七言诗的后两句就是:“汾河湾旁磬与鼓,夏商周及晋文公”,已经作出了高度的总结与评价。而洪洞县万安村自古享有的“龙”、“凤”双兼的雅号,正是向世人说明:

1、当初这里的那座古老的城头之上,东门高悬神鸟凤凰之旗,西门飘扬神兽黄龙之旗,正中部位的上空,龙、凤二象联合的大旗,迎风招展;

2、当初这里,既非是东部凤凰之地,也不是西部龙兽之域,不偏不倚,正位于华夏九州之中;

3、当初这里既住有东部凤凰图腾太阳部落的后裔,也居有西部龙兽图腾月亮太阴部落的子孙,帝舜对他们能一视同仁,平等相待,两部出身的民众也能和平友善共处;

4、帝舜所领导的权力机构中的官员,龙、凤两大部落的血统者都有,民主气氛浓郁;

5、在帝舜的领导下,以龙、凤两大部族为代表的各种血缘系统的人们,联合团结的局势已经形成,并且与日俱增,欣欣向荣;

6、东、南、西、北各个方面的文化,在帝舜的领导下,冲突日益减少,正在趋向和睦与协谐;

7、华夏九州的政治形势安定平稳;

8、如今的洪洞县城及万安镇一带,是当年帝舜领导下,天下政治、经济、交通和文化的中心;

9、帝舜是位当称“千古一帝”的英明领袖、圣天子;

10、万安古地,是当年名副其实的“中国”。

九 舜日映尧天

史籍里对帝尧的赞美之辞较多,其生活的艰苦朴素,尤为学者们所称道。《墨子》、《韩非子》、《淮南子》、《六韬》和《史记》等书中,都有过这方面的表述。例如《韩非子·主术篇》中写他“茅茨不剪、采椽不斫、大路不画、越席不缘、大羹不和”等,甚至说他的物资享用的低劣,不如单位中看门房的老头。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帝尧时期经济困难的状况。

帝尧时期自然环境恶劣,人民曾生活于干旱、水涝、狂风、毒蛇、猰貐、凿齿、封狶、相柳、无支祁等“瘟君”的先后交替糟害之中,有天而无“日”,艰难困苦于不堪。《尚书·尧典》曾记下了帝尧的着急与哀叹:“帝曰:‘咨,四岳,朕在位七十载,汝能庸命巽朕位?’”

《史记·五帝本纪》也有同样地述说:“尧曰:‘谁可顺此事》’”尧曰:‘嗟,四岳,朕在位七十载,汝能庸命,践朕位?’”

所有这些灾难与艰险,帝尧并没亲眼看到它们的好转,更没有亲手领导人民群众奋发战斗,得以根除与消解。

帝舜把国都更定于今洪洞县内的万安古地,他长计划、短安排,求真务实,逐一将多种困难克服掉,使天下万国民众重见天日,再度享受阳光雨露。所谓“尧天舜日”者,盖源于此。瘟君们被送净之日,就是红日当空之时。毛泽东主席曾写下《七律·送瘟神》,其第二首写得是:

“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红雨随心翻作浪,青山着意化为桥。天连五岭银锄落,地动三河铁臂摇。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这虽然写得是上世纪六十年代的事,也符合五千年前帝舜在今洪洞县万安一带的历史往事。

帝舜成功的奥秘是什么?智慧何处来?力量在哪里?

回答是:龙与凤的联合,东西文化的汇聚,九州华夏万众一心的大团结,和谐融溶的大气候,安定团结的大环境。

中国的传统文化里,龙象征着水,凤代表了火。水与火本不能相容;但是,帝舜把它们相联了,洪洞县的万安古镇,把它们紧紧结合到一体。开创了“龙凤呈祥”的新时代,中华民族,是龙与凤的联合传人。

龙与凤地联合才能铸成十安、百安、千安、以致“万安”,这就是奥秘,这就是智慧与力量。

十 兼达的底蕴

所谓的“舜都蒲阪”,就是今洪洞县万安的古址。“蒲”是水荫之物,“阪”为山阜丘岭,也有龙与凤二象的某些初意。

当地传说,帝舜政权办公机构,就集中于今万安西南方的“国家堡”。当年既然要以“国家”的名目出现,就要有凌驾于社会各种群体之上的框架形成,对东西两大文化要有不偏不倚的公正心理与处置态度。将龙、凤二象的旗帜都予以高举者,志在向社会上的人们表明:

1、离这里不远处的霍太山一带,曾经是“凤凰”鸟俗氏太阳部落的中心之地,集中之地;

2、在帝舜天子的心中与身上,本存有“凤”与“龙”二神物的精神与能量;

3、它体现了虞舜所代表的鸟俗氏群体,跟夏禹为代表的“龙兽”氏族群体二者,在这里合二而为一;

4、夏代的开国天子伯禹的人生命运,在这里发生了大改观,开始了他自身飞黄腾达的生涯,以致成功,建朝立国;

5、帝舜曾经领导了黄龙、翼龙和群龙们,从这里出发,奔赴九州各地去治理水害,为社会、为民众除害造福;

6、它告诉后人,这里是最早的龙凤文化交汇撞击处,从而产生过更新、更灿烂的文化火花;

7、它向人们说明,这里曾经是有虞酋邦社会和国家社会的双重国都,也是夏王朝的发祥地之一;

8、它告诫人们,龙、凤联合的局面来自不易,要珍惜它、发展它、巩固它。

这就是这座“龙凤古城”或“龙凤古镇”的原初基本内涵。

如何从外表上体现这些内涵?

据传,帝舜政权后期,迁都于今运城市域内,“蒲阪”之称也随之而往之后,“国家堡”这一名称,代表了该地数千年之久;直到元代,才开始重新规划,建造了新的城池和街道、楼榭台阁等等。这一过程并无文字资料可依,但不少老人们分析,当年先辈们规划建造之初,就曾经充分考虑到以上所写的这些内涵古义,在具体安排时,周密、细致地作了布置与说服等工作,从而依图案、分阶段地逐步施工,严格依照规划,能对龙凤二象相楔合、相依从、相和谐地较好表达。这样作的结果,才造就了日后龙凤形象双具的风貌。如同刘宝山等七位老者所介绍的那样,凤中含龙、龙里融凤的相辅相成,作到以灵魂贯注于全貌,以外形传播精神的上乘效果。

洪洞是座莲花城,平遥是座乌龟城,都是以外形外观而言之;太原是座“龙”城,赵城是座“凤凰”城,皆以其内涵而论之。古今中外地名趣闻甚丰,多不能表里兼顾,而只偏重于其一。唯洪洞县万安镇的雅号“龙凤古城”和“龙凤古镇”者,其表与里、内涵与形态等,几乎全照顾到、达其义了。

这种效果,绝非来自于轻而易举,更绝非源出于庸人俗味;当年先人们创其内核,千辛万苦,谈何容易?中道改建时又能千思万虑,照顾周全,也很可贵。后人能把这名称、精神牢记在心,代代相续传播,更属难得。

万安,龙凤;龙凤,万安。这是一笔不可多得的精神财富。

龙、凤联合是前提,是原因;“国家”“万安”是结果。好的原因与好的结果,在这里也高度统一起来了。

临汾市政协文史研究员 周文洁

二O一六年九月廿五日十八时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