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书画·戏剧·文坛>> 书画>>正文内容

阎金铸:山西吉县伏羲岩画解析

 

1995年吉县文物管理所在清理旧县城东南卦甲山下,文革中开山取石所埋北魏佛阁寺积土时,于寺东(宋)宣和三年诗刻下部1米深处发现岩刻画一幅(如图)。阎雅梅以《山西吉县卦甲山祈春岩画试析》为题作了解析(见《文物世界》2008,2期,28—31页)。她认为:画面中的“人物(D)形体高大魁伟,面像威严狞厉,鳞衣着身,幅舄腿足。特别是头上所饰之三根翎羽,即应是最原始的皇冠。亦即先民部族首领。传说中的天神太昊,皇帝或太阳神伏曦之形像。其头上的三根翎羽是王冠,是太阳的光芒之省。”她引唐兰、郭沫若、李学勤、萧兵、何新、秦建明知名方家所论,无可争辩地证明了画面中的人物(D)是伏羲,这在全国是首例。

伏曦。是继母系社会之后父系社会中的部落酋长。其所处的时代即江昌林教授在《中国上古文明考论》(上海教育出版社2005年12月第1版)中所说的酋邦社会中的五帝时代。用考古学术语讲,即黄河流域的龙山文化时代。

龙山文化是继是仰韶文化之后的一种文化。仰韶文化,因1921年首次在河南省三门峡市渑池县仰韶村发现而名。它分布于黄河中下游一带,以陕西渭河流域、河南西部和山西西南的狭长地带为中心,东至河北中部,南达汉水中上游,西及甘肃洮河流域,北抵内蒙古河套地域。是距今约7000~5000年的一种新石器时代早期的文化遗存。俗称彩陶文化。这一文化在人祖山所在的吕梁山南端分布繁荣(详见与田建文合作的拙文《人祖山,中国文明之源》)。龙山文化因首次发现于山东章丘龙山镇而得名。是指黄河中、下游地区新石器时代晚期的一类文化遗存。分布于黄河中下游的山东、河南、山西、陕西等省。又有铜石并用时代文化之称。距今约4350─3950年。分布于黄河中下游的山东、河南、山西、陕西等省。本世纪80年代以来,笔者在吕梁山南端人祖山四周各县的考古调查中也有很多发现。如人祖山西文城背条西井辿,清水河流域柿子滩遗址第3地点对岸梁,中垛义尖和乡宁高岭凹等地点就是这一时代的文化遗址。以距今4700年的的陶寺遗址而言,1983年就出土了一件铃形红铜器,长6.3厘米,高2.7厘米,壁厚0.3厘米。含铜量为97.8%。遗址早期文化层中,曾发现过同样形制度陶器。这件铜器的发现,为探讨中国早期铜器的冶铸,提供了又一证据。所以阎雅梅认为:伏羲岩画大致在“新石器时代晚期末到青铜时代即将出现之际。也即我国社会从分散的氏族部落走向兼并联盟大变革大组合阶段。”是成立的。

岩画所在地东北距庖山8公里,迤北15公里至绝顶为人祖女娲伏羲正庙所在之金山寺;其西距万年前的柿子滩女娲岩画25公里,两方岩画处于同一条河畔;其北从仅千米处的淇北沟垣畔东延至寨子壕,还有岩画所在地卦甲山顶三坪都是彩陶文化遗址;还有上东村发现的商代阿尔多斯铜器墓(见吉县文物工作站《山西吉县出土商代青铜器》《考古》1985年第9期)均为人祖女娲伏羲从2·5~1万年间的旧石器时代至公元前1600年~公元前1046年间的商代在这里连续不断繁衍生息的先民留下了考古学文化证据。

这方岩画所在的时代叫酋邦时代。其特点用江昌林教授的话说是:“数以万计的氏族部落风起云涌,此裂彼合,或西坡透旗,或东山再起,最后渐渐融合成几个大集团。有关这些部落大集团的情况,便以某某英雄故事的形式流传了下来。”依上,我们可以认为:这幅岩画中的伏羲,就是继柿子滩“土生土长”的女娲之后,人祖山地域父系氏族社会中的原生人祖伏羲。

这一时代的社会组织情况是:

其一,“是由史前到文明的过度时代”。这一时代,“平等主义”的母系社会部落已向“阶级分层”的酋邦制社会转变。部落中的事务虽然还保留着全体民主讨论制,但通过武力、战争,权力开始向占少数人的男性酋长集中。从岩画中三个人物的大小比例、服饰可以一望而知。用通俗地话说,这一时代是母亲崇拜向父亲崇拜转化的时代。

其二,宗教成为酋长控制群众、占有生产资源和财富的重要手段。这时,“大多是酋长与巫师一身兼任”,反之部落中的巫师也就是部落的酋长。此犹如解放前我国的西藏社会“政教合一”制度。

阎雅梅认为:“这是一幅记录着史前先民郊祭太阳,乐迎春风(分),纵欲孳生的迎春岩画,是先民进行天文气象观测活动的见证”。这对我们考究《易传.系辞》中:“古者包牺氏之王天下,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始作八卦。”在此时此地产生、历法在此产生是一份珍贵的资料。另一方面从岩画中还可看到“这一时期部落酋长与红太阳自然威力相融合以象征权威,……各部族为了满足部落壮大所进行的战争之需,物质和人口的生产成为至关。因之掌握岁时以保障粮食牲畜的收获,利用闲暇的春日纵欲放情以促进人口的增长便成为部落能否强大的要务,时代的重中之重。”这是“一种历史的疯狂……这疯狂的力量是我们的民先对生存,对生命,对发展,对人类自身与自然(宇宙)规律相互谐合的永恒追求。”用童恩正先生的一句名言:就是“没有‘巫’的配合,也就没有中国的文明”(童恩正《人数与文化》,重庆出版社1998年版446~448页)同时,也是研究上巳、春社、高禖之祭起源的珍贵资料。

从画面各个图像的面目、位置的显赫次第、服饰和比例,我们还看到了部落酋长已从威信向权威乃至个人崇拜发展的社会意识,己得到了艺术地表现。

龙山文化的生产力水平是在仰韶晚期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农业在经济生活中占居主导地位,家畜饲养业为辅的综合经济。人们过着定居生活。

画面上的装束,让我们了解到了古代先民部落首领的服饰;并窥见了古代帝王祭服之前身。《春秋左传正义》所载之“衮,冕,黻,王廷,带,裳,幅,舄”。(两足裹带古称邪幅。郑笺云:“邪幅如今行滕也,束其胫自足至膝。滕,训缄也。然则,行而缄足,故名行滕。邪缠束之,故名邪幅。舄者,屦之小别。)和《周礼?履人》所注:“天子诸侯吉事皆舄赤…”即由其发展而来。

特别是其头上的三根翎羽与汉画像石中的伏曦头冠所保留三羽仅只长短之别。而在美州印第安人部落中,只有名为“大草原狗”的部落大酋长的头饰才有资格佩以羽毛。其间所含着的向征太阳的光芒之意象,与《淮南子·天文训》:“毛羽者,飞行之类也,故属于阳”相符。由之而知人祖山巅现存伏羲皇帝正庙只所以坐东面西者,盖都是以伏羲之德望比东升西行之金乌巡天而过,光耀千秋之情结所凝。此即“羲”(曦)字之奥义所在。

至于岩画中这只身后有一个大大的尾巴的大鸟,及其头上的两个乳状凸。应是吕梁山中贯见的头出羽角、尾羽蓬松上翘,像马尾般丰满的国家级保护动物褐马鸡。

褐马鸡翅短,两腿粗壮,善于奔跑,不善飞行,而却能从山上向下滑翔式地飞行。其头顶两簇雪白的绒毛突出于脑后,象一对白犄角,加上其喙短而尖,性机警,健勇善斗,喜群体活动,有置死不畏艰险和恋群的品格,故而自古至今在人祖山地区名为“仆鸡”。即前仆后继善于角斗之意。这是其从古至今备受赞颂的原因。诸如《禽经》中有:“鹖,毅鸟也。毅不知死。”之记述;曹植在《鹖赋》序中所写到:“鹖之为禽,猛气,其斗终无胜负,期于必死。”段玉裁《说文解字注》:“鹖者,勇雉也,其斗时,一死乃止。”的说法。明末张自烈撰的字书《正字通》曰:“鹖,鸟名,色黄黑而褐,首有毛角,有冠,性爱侪党,有被侵者,往赴斗,虽死不置。”所以从战国时的赵武灵王起,历代帝王都用褐马鸡的尾羽装饰武将的帽盔,称为“鹖冠”。盖是以其勇猛好斗精神激励将士,直往赴斗,虽死不置的所由。在当地缘其飞过头顶尾羽蓬松上翘,体形大增,亦称“鹏鸡”之称。“仆”与“伏”;“鸡”与“羲”;“鹏”与“风”一音之转。此是否与“伏羲,风姓”之名号相关?只是个人揣度。

对鸟蛇孳尾(E),我同意“这是春社‘交会男女’之意象,“相当后世的龙凤相配”的观点。当时人类社会己进入恩格斯所说的“普那路亚家庭”未期。

在此需要补充说明是这个鸟蛇孳尾图,与伏羲女娲交尾图在学术上有着异曲同工之韵味。都是两合婚的史前社会婚姻形式制的见证。由之,需要对人祖女娲伏羲相婚繁育人类、女娲岩画和伏羲岩画同在人祖山前清水河畔出现,以及与其相关的问题解析如下:

无论是旧石器晚期至新石器早期的女娲时代,还是新石器晚期出现的伏羲时代,人的生产都是男女两性结合的产物。就这么一个在今天看来很简单的问题,在2·5~1年前至5000年前的女娲时代之初,人类对自身生产的认知为认识水平、生产能力、生产方式和社会形态所限,当他们看到婴儿的出生,哺育都与男子无关;加上社会的生产力低下,生产方式处于采集狩猎阶段,社会形态温和,女性在部族的发展壮太中起主要决定性的作用大于男性,便产生了女性崇拜。柿子滩岩女娲画就是以女性纪世、母权至上女娲时代存在的产物和见证。在这一社会发展相对缓慢的女娲时代,男性在人类生产过程中的孕育、特别是从出生到成丁阶段和其它事务中并非不存在,而是处于从属地位。当社会发展大约进入5000年前后,随着农业生产的成熟和家畜的畜养、特别是大型家畜的训化,女性缘于在生理和体力方面同男性的先天差别,男性在生产活动中成为主力,加上社会中的两合氏族联盟为着护大发展、兼并融合和掠战争夺的出现,男性在血与火的杀戮中对战败一方财物、领地和女性的占有,便出现了以太阳比附英雄的伏羲时代。诚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中所说:“一切文化民族都在这个时期经历了自已的英雄时代。”这是人类历史上从女权制向父权制的大变革。从柿子滩岩画中温和性感的女娲到卦甲山岩画中高大威严的伏羲便是见证。

在此还应当说明:女娲是人祖,伏羲也是人祖。“人根之祖,出在吉州”从柿子滩女娲山画到卦甲山伏羲岩画,所反映的这两个不同质的社会不是、也不可能一下子转变而成,其由量到质的转变是经过了数千年的历史河水冲刷磨蚀的。与之相应,人类的婚姻由男性从妻走婚变成了女性的从夫居。这才是人类史前社会文明、包括婚育文明的真实历史。

(A)(B)两个人物不仅是参加迎春祭祀的先民的形像记录,而从其衣着,装束,舞姿和手挚之乐器,让我们看到继柿子滩西两公里处绵羊圪垯舞蹈岩画之后,(见《吉县柿子滩文化遗址》临汾·三晋文化系列图书第19~22页)进入伏羲时代舞与乐相结合在社会中从形式到内容的功利发展历程。

在中国文化的历史长河中,吉县和每个县.一样都是个不可或缺的地方。人根之祖、女娲,伏羲出生在吉县这片土地上,并非传说。女娲,伏羲岩画在人祖山前同一条河谷——清水河谷的发现,就目前所知,在我国是绝无仅有的一份文化遗产。我们对它的研究和认识,也只是个开始。但可以断言,其价值将是惊世的。

分享: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