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文化大观>> 精神文明>>正文内容

寻访最美老干部 增添社会正能量

 

为充分展现离退休干部的风采,尧都区老干部局开展了“寻访最美老干部、增添社会正能量”的活动。前一时期,对63位“最美老干部”逐一进行了寻访,现阶段将集中宣传报道他们的事迹,旨在通过树立先进典型,宣传老干部们的感人事迹,引导社会各界发挥正能量。现将部分“尧都区最美老干部”事迹材料刊登!

 

 

从土地局长到新型农民的华丽转身

——记高民朝卸任返乡再创业

杨遆峰

他出身农家,对土地有着永久的挚爱;他对党忠诚,始终践行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他是带领群众,真情为民的贴心人;他是调整农业结构,推动农村科学发展的带头人;他是带领农户增产增收,吸纳劳动力就业的领路人。

退而不休,二次创业

有这样一位老人,他总忙碌于田间地头,总是出现在老百姓最需要的地方。他服务万家,不辞劳苦,就是为能给大伙儿排忧解难。他爬山涉水,不嫌脏累,只为能给乡亲们送去科技知识。他就是原尧都区土地局局长高民朝。昔日土地局长,今日科技专家,无论在哪个岗位上,他都兢兢业业干工作,踏踏实实为人民,牢记自己是一名共产党员。

说起高民朝,老百姓无不竖起大拇指,啧啧称赞他。2003年,对高民朝来言,是个永远让他铭记在心的年份。这一年,他从尧都区土地局局长的职位上退下来,这也是他人生中的一次重大转折。退休后何去何从,成了摆在他面前的一件亟需解决的问题,他没有犹豫,没有彷徨,他没有选择大多数人留在城里的路,他要回村里二次创业。好多人劝他,辛苦一辈子了,可以好好享福了,何必回到村里再受那份苦呢?可是高民朝很执着,尽管他退居二线,但他不忘初心,心中时刻挂念着为老百姓的冷暖。他出身农家,后来考上大学,这里面都少不了乡亲们的帮扶。再后来历任乡镇长、乡党委书记、土地局局长。他对农村有着深厚的感情,对农民有着天然的情结。从小吃苦受累缺吃少穿的他,当然清楚农村的苦与累,但是他更清楚自己的使命,他知道农村还比较苦,农民还不太富裕。他要帮助更多人脱贫致富。

他放弃了在都市里养尊处优的生活,和老伴儿卷起铺盖卷义无反顾地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尧都区乔李镇王村,当起了实实在在的农民。虽然年过半百,但人老心不老,职退志不退。他对土地对农村有着饱满的热情,对农活儿苦活儿有着旺盛的精力。

带领群众,发家致富

回到村里后,高民朝面临的第一件事就是如何起步,从哪儿开始。他的内心在思考,他要在农村这片广阔天地找突破口。经过一番考察论证分析,他决定从枣树着手。他清楚在这片生他养他的热土上,祖辈上就有种植大枣的传统,这里土质特殊,极适合大枣种植。但由于各种原因,近些年村里的大枣产业并不兴盛,甚至濒临消亡。

一旦决定,高民朝就开始风风火火地干起来。他承包了集体50亩河滩地,不管炎炎烈日还是天寒地冻,他带领农村闲散劳力一起修整土地,清理沙石,寒来暑往,硬是把狼藉的河滩地改造成优质的良田。他刻苦钻研,不怕辛苦,四处考察、学习,专门从河北黄骅引进了5000余株优质冬枣树苗,间种了玉米、药材等作物。他科学管理,不断总结和学习种植技术,枣树长势旺盛。

可是在2003年秋季,一场意想不到的自然灾害发生了,摧毁了他近三分之二的枣树苗。看着满地狼藉的枣树苗,看着自己辛辛苦苦付出的汗水付之东流,高民朝心里五味杂陈,但他并不灰心,从哪里倒下就从哪里站起来,他在损毁的枣园里种上速生杨,这样,一个速生杨苗圃形成了。同时他不辞辛苦,远赴外地参观学习,向专家教授请教栽培管护知识,并购买了许多书籍。

回来后他吃住在枣园,一顶破旧的草帽、一把磨砺了无数次的剪刀外加一条擦汗的毛巾,这就是他的全部行头。他在园子里栽枣树、育苗圃、种植药材、为农民传授技艺,并不断学习、观察、实践,总结经验教训,更加精心呵护剩余的1600余株枣苗。

老有所为,老有所乐

科学的管理、精心的管护加上优良的品种,配以特殊的土质,高民朝终于培育出了口感香甜味道独特的产品。那一刻,高民朝欣慰地笑了。经他培育的“尧都冬枣”一上市即成为市场上的抢手货。平均每株枣树产枣量近20斤,每斤冬枣的市场价10元,产品供不应求,深受大众喜欢。自己所育冬枣获山西省农副产品产销金奖。

他十四年如一日悉心经营,带头调整农业结构发展生产,带动身边农户增产增值,吸收大量农村闲散劳力增收,为当地农民尤其是上岁数的人老有所为树立了典范。各大媒体纷纷报道他的先进事迹。

2004年至2008年五年期间,他驱车50000余公里,走村串户,积极宣传调整产业,栽植果树,足迹踏遍尧都、洪洞两县区20余乡镇,300余村落,曾受洪洞县政府嘉奖。从2004年起,高民朝开始受聘于洪洞县政府,成为该县的枣树管理技术人员。两年的时间里,他先后免费举办培训班60余期,义务指导群众2000余户,成为农民朋友的知音与挚友。

他在劳作之余还注重修身养性,陶冶情操,专门在枣园开辟一个小空间,邀请乡亲们一起苦练书法。经过一番努力后,他的作品多次在全国书法大赛中获奖。其中荣获两次一等奖,一次金奖。2016年被山西省书法协会吸收为会员。

高民朝光荣退休了。虽然退休有期限,但是学习没有期限,服务百姓服务农民没有期限,有一份力就出一份力,有一份热就发一份光。他潜心钻研,情系农村,心系农民,哪里有困难,他就出现在哪里,哪里就是他发挥余热的阵地,其事迹感染人,其精神鼓舞人。他真正做到了老有所学,老有所教,老有所为,老有所乐,为老同志们树立了光辉的榜样。

退休后“再上岗”

祁欣

她年轻时,曾是长期在行政岗位上兢兢业业、甘做“开荒牛”的干部;现在,68岁的她又成为一名致力于发展老年事业的“老团长”;为了能让老年人的教育事业走得更好,她乐于奉献,把夕阳余辉献给了老年大学。如今,她被尧都区老干部局评为“最美老干部”。她,就是尧都区老年大学霞光艺术团团长魏妙珍。

退休后“再上岗”

2001年3月,魏妙珍在临汾市工商局尧都分局退休了。一个月后,她退而不休,又被尧都区委组织部反聘参与基层工作的开展。没有薪资还披星戴月式的义务工作,魏妙珍觉得能在退休后再为社会做贡献,是一件有意义的事儿。

从退休后的第一天开始,魏妙珍便把父母接到身边亲自照顾。那时候,她白天忙着基层工作,赶在饭点时分回家照顾年迈的父母。每一顿饭都凝聚着她对家人的亏欠和爱意。在魏妙珍看来,年轻时把时间献给了自己钟爱的工作,退休了就要把时间用在陪伴父母上,并且她还对自己的老年之路有了新的规划,那就是活到老学到老。

专心学习 老有所乐

2003年,魏妙珍迈向了投师问路的学习阶段。她参加了市老年大学的音乐班,虽然认识乐谱会唱歌,但对她来说毕竟是爱好,并不专业。于是,她便拜访专业的老师,一问再问,学了又学,在学习音乐的路上刻苦用功。在她看来,这就是老有所学,学乐结合。

不仅自己学习刻苦,老师们也认真负责,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后,魏妙珍领取了音乐课考试结业证书。

将“音乐”进行到底

经过两年的刻苦学习,魏妙珍有了扎实的音乐基础,她对学习声乐达到了如痴如醉的地步。后来,她又报名参加了学校组建的葫芦丝培训班,成了第一批学员。2005年,魏妙珍所在的葫芦丝班参加了我市平阳广场第四届文化消夏晚会,演奏了《月光下的凤尾竹》,成为市老年大学第一次走出校门的表演节目。

葫芦丝的演奏成功,激发了魏妙珍学习音乐的积极性。接下来她又参加了古筝班和二胡班的学习。

那段时间,魏妙珍在学校听老师讲课,回家自己练习。经过几年的练习,她所在的古筝演奏班为五周年校庆演奏了“陕北抒怀,六曲连弹”。此后,魏妙珍成了市老年大学音乐班的“班长”。

老有所爱 用心回报

2008年,我市成立了尧都区老年大学解放路分校,而魏妙珍也担任了该校常务副校长。为了吸纳更多的老年学员,让他们感受到音乐的魅力,她跑前跑后协调增添音乐设备,为班里安装了电视机、音响。同时还协调活动教室,实现了场地资源的合理利用。

当时,尧都区老年大学没有资费聘请老师,魏妙珍便想出了让优秀学员自告奋勇争当老师的方法,推荐唱歌较好的学员教大家一起学习。正所谓“三人行必有我师”,班里的学习氛围再度高涨。

在魏妙珍担任尧都区老年大学解放路分校音乐班班长以来,她思路新颖,创意频出。几年时间,从原先仅有的一个音乐班,快速发展到现在的13个班,900余人。

无论身兼何职,魏妙珍都是尽心尽力。2014年,该校将13个艺术班起名为霞光艺术团,并授予魏妙珍为该团团长。

几年来,霞光艺术团深入街道、社区、敬老院等地进行了慰问演出,并得到了社会的认可。

如今在魏妙珍看来,是老年大学点燃了她的生活激情,奉献并快乐着。

 

张全奎:2年间百余次穿梭为住户“找”手续

祁欣

说起退休后的生活,很多人认为是这样的:放松、休闲、照看孙儿。而退休干部张全奎的生活却充满了惊心、挑战。自2012年张全奎担任平阳公寓物业主任后,这个公寓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找”土地手续

据了解,平阳公寓已有二十余年的历史,开发商售完房后并没有移交任何土地手续。2011年,有的住户要转户、抵押贷款,发现平阳公寓没有土地手续,也没有人去完善。

张全奎得知这一情况后,便开始了寻找平阳公寓土地手续根源的征程。原来,平阳公寓所占用的土地权归属于原临汾地区商业局,而当时的主办人已经过世。张全奎凭借着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硬是把曾经接触过该项目的工作人员全部找到,逐一询问当时该公寓的开发情况。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他百余次地穿梭在商业局、土地所、国土资源局、房产局之间,在多部门的大力支持下,2013年平阳公寓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土地手续。

“帮”困难家庭

为了百姓利益,已进入古稀之年的张全奎全然不顾自己的身体。任职四年多的时间里,无论大事小情他都亲力亲为,为此他还住了五次院。在2013年大年三十的晚上,他在参与抢修破裂管道时受凉引发肺气肿。后为监工从3米多高的楼梯上跌落。一次次的伤痛并没有击退他服务于居民的热情。

平阳公寓有个叫程金山的居民患脑血栓多年,无劳动能力,妻子又在外打工,孩子还在上学,生活十分困难。张全奎了解情况后,用自己的工资为程金山家垫付了物业费、水电费。他的善举感染着身边的每一位居民。

在他的字典信条里,没有“退休”二字,没有“索取”二字,唯有时刻用党员的准则要求自己,恪尽职守,奉献一生。

 

办实事 解难题

全心全意服务老干部

贾振峰

杜良池,男,71岁,中共党员,退休干部,1960年1月(13岁)参加革命工作。曾在河底乡政府、临汾县文化馆、中国人民解放军194师政治部、中共临汾地委宣传部通讯组、临汾报社等部门工作,历任临汾县委办公室副主任、西藏自治区广播电视厅办公室副主任、临汾市委查房办主任、临汾市政府计划委员会副主任等职。2006年5月退休后任尧都区老区建设促进会副会长。

杜良池同志身患严重心脏病,家人、朋友都劝他好好享受退休后的闲适生活,但是他始终放不下他所热爱的工作。在老促会工作期间,写了大量歌颂革命老区的文章,曾有5篇刊登在《中国老区建设》《山西老区开发》杂志上,参与设计制作了《临浮战役官雀纪念馆》展览、《枕头抗战纪念馆》展览,为老区建设做了很多工作。同时,他工作一贯积极主动,勤勤恳恳,乐于奉献,给老干部、老红军办了大量的好事、难事、实事,赢得了广泛赞誉。

一、帮助老红军战士段振邦同志解决待遇问题。

段振邦,93岁,尧都区金殿镇东靳村人,是临汾市大宁县政府的一位离休干部。1937年1月参加革命,曾在第14军教导队任政委,转业后在临钢、大宁县政府财政局等单位工作,一直到离休。老促会在筹办“临浮战役官雀纪念馆”时,杜良池向他采访了解当年战役情况,经调查发现段振邦同志是“官雀战役”的参战者,是当年11旅2营的1个排长。段振邦应该享受老红军的待遇,但是没有被落实,他向杜良池反映了遇到的困难。杜良池努力寻查有关文件、政策,到上级老干部部门反映段老的困难,并多次寻找原市里的主要领导、大宁县的主要领导,向他们汇报段老的实际情况。在他和老促会的共同努力下,经过一年多的时间终于帮助段振邦落实了党对老红军的政策,解决了段老多年没有解决的住房和工资待遇问题。段老时常动情的讲:“多亏了老杜的帮助,才能在我有生之年解决了我的问题,了却了我的一桩心事”。现在,老红军段振邦的事迹已列入到“官雀纪念馆”的展览里。

二、帮助部队离休干部李福兰解决身份、住房、待遇问题。

李福兰,女,84岁,尧都区刘村镇泊庄村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军医大学离休干部。她是1948年随军南下的老同志,南下到西安就留在解放军医院工作,也就是现在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军医大学”。李福兰的家庭在抗日战争时期就是一个革命的家庭,她的大哥、二哥、姐姐都是我党抗日干部,她的二姐、三姐分别担任县抗日行政干校的妇女干部和抗日儿童团干部。1938年冬在枕头乡坡底村与扫荡西山的日本鬼子遭遇,在战场上英勇牺牲,她们的英雄事迹已收录“枕头抗战纪念馆”,成为不忘历史,教育后代的很好教材。

杜良池和老促会的同志于2013年去第四军医大学李福兰家采访,李福兰同志热情接待了他们一行并向家乡的同志讲述了她的过往,同时也谈到了她在第四军医大离休后的生活情况。李福兰同志离休后,第四军医大的离休政策在她身上并没有落实,单位把她按普通职工对待,住房也是借住的,生活状况离老干部待遇相差甚远。杜良池耳闻目赌了这一切后,心情十分沉重,他决定要帮助李福兰解决政策落实偏差造成的一系列问题。在短短的几天时间里,他协助李福兰找了医院的政委、校长,反映了她的具体情况,并帮助李福兰向解放军总后勤部领导反映了她的实际困难和当年校方工作中出现的问题,得到了总后领导高度重视,经调查核实后,随即恢复了李福兰正处级离休干部的身份,理顺了工资待遇,并落实了处级离休干部的住房(129平米)待遇,从根本上解决了几十年因政策落实不到位给李福兰同志造成的实际困难。李福兰和她的家人多次电话邀请杜良池去她家作客,待杜良池他们第二次去她家看望她时,她深情的拉着杜老的手激动地说:“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你真是家乡的好干部!”杜良池也很激动地对84岁的李福兰说:“作为老促会的一员,理应帮助你。咱们都老了,能在有生之年帮助到你是我的荣幸,也是家乡人民的荣幸!”

三、帮助原临汾县工业局老同志祝学成解决30多年领不上退休金的问题。

祝学成,男,93岁,家住河底乡苍圪台村,1953年由县长介绍参加革命工作,曾在临汾县河底乡政府任秘书,在县工业局任矿管股长、矿管技术员,1982年被组织批准退休。杜良池与祝学成都是河底乡的退休老干部。2014年一天,祝学成有事进城遇到杜良池,偶然的相遇使两位多年未见的老同学倍感惊喜,他们侃侃而谈、互诉心声。当杜良池听到祝学成向他诉说三十年都未曾领到退休工资时,他沉寂了好长一会儿,气愤的说:“我作你的代理人帮你要工资!”。

杜良池先后走访了19个单位,7名老干部,收集了10余份证明材料,查阅了3个单位的上千份退休档案,终于在煤炭工业局查到了祝学成的退休档案材料,他亲自向尧都区政府、人社局、煤炭局、财政局写了为祝学成诉要退休金的材料。经过1年多的时间,几十次催促诉求,终于在2015年4月13日尧都区政府常务会议上形成了纪要文件,决定解决30多年没给祝学成发退休金的问题,补发了工资246765.39元,并理顺了每月2964元的退休工资。

杜良池同志帮助老干部落实政策,解决困难的事留下了很好的口碑。平凡的小事彰显出人性之美,感动着人们的心灵,杜良池以他的实际行动,传播了助人为乐的传统美德,无私奉献的高尚情操,是听党话、跟党走、全心全意服务人民的优秀共产党员。

 

一个老人的“非遗”情

闫晓倩

2012年9月3日,中国文化报在非遗专版显著位置刊登了董文达撰写的《雄狮登天塔,勃发志昂昂》一文。该文以凝练、简洁的文字,记叙了山西省襄汾县陶寺乡陶寺村的天塔狮舞领军人李登山,发掘整理、革故鼎新,使这一地方民俗,成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的不凡经历。文章发表后,在当地引起了广泛影响。

作者董文达是一位年长71岁的山西省工商学校的退休教师,临汾市民盟盟员。退休以来,他以宣传“非遗”为己业,为民族文化遗产传承鼓与呼,在各级报刊、网络发表了150余篇文章。同时,作为民盟盟员,他不遗余力地为非遗保护建言献策,有的被临汾政协社情民意采用;有的刊登在山西农民报上;还有的被省两会作为提案。山西日报记者的一篇人物故事,使他成为全省闻名的“非遗”老人。

非遗成为晚年的新选择

2007年,董文达离开了他工作了几十年的校园,步入了夕阳红的大军。怎样度过后半生?是像大多数老人一样, 在家含饴弄孙、打扑克、下棋、溜弯儿,还是继续发挥余热,为社会贡献。一次回乡探亲,深深地触动了他。

那年春节,他去看舅舅,问起了住在前院翼城琴书老艺人李香玉的情况,舅舅说:“已经走了”。老董的心里沉甸甸的,脑海里浮现出他小时候过年走舅舅家,也总要到李香玉老人那里拜年,老人总是为他说上几段琴书段子的情景。董文达当时就萌生过一个念头,把老人说过的书整理出来,那该多有意义啊。原想在退休后实现这个愿望,可是,现在一切都晚了!在县文化局,他给ip问起了一些老艺人的状况,得到的全是满满的遗憾。“一个民间艺人的逝世,相当于一座小型博物馆的毁灭”。他决心在后半辈子只做一件事,为文化遗产列传,为非遗传人列传,为唤起全社会重视、保护、传播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自信心、自觉性而尽一点力量。

由于从未受过系统新闻业务培训,董文达对新闻是一窍不通。他六十岁再当小学生,借来了大学教材新闻采访与写作啃了起来。遵照毛主席从战争中学习战争的教导,先从阅读报纸开始学习。“想来想去还是山西师范大学的报刊数量最多,在那里应该可以学到很多东西。”每天下午,董文达都会步行前往山西师大图书馆拿起报纸细细研读,对于一些好的文章还要摘抄下来。“运气好的时候,还能碰上山西师范大学中文系新闻专业的学生,从他们身上我也学到了许多知识。”凭着锲而不舍的劲头,董文达从一个“门外汉”短时间内成为具有一定专业知识的写作能手。

董文达将自己的第一篇文章聚焦到襄汾天塔狮舞“非遗”代表性传承人李登山身上。为了掌握第一手材料,也为了真实再现该项目保护传承中的艰辛,他先乘公交车到达襄汾县城,然后步行5公里来到陶寺村,几次往返才掌握了令人满意的写作素材。经过几天时间的写作和修改,他的第一篇稿件先后在《中国文化报》《山西广播电视报》《临汾日报》上刊登。看着自己辛苦的劳动成果变成文章发表,董文达由衷地感到幸福和满足。

在与襄汾县文化馆接触过程中,董文达发现该县古城镇京安村有位农民名叫刘润恩,50个春秋“躬耕”于民间文学,整理出版了《大能人解士美》《七十二呆》《张良的传说》《魔法故事》等10余本民间故事。这些故事都是当地的奇闻轶事,在民间流传数百年,他被刘润恩抢救民间文学的精神所感动,白天随同刘润恩走村串户收集故事,晚上促膝而谈,深入这位70多岁老人的内心世界。不久,长篇通讯《民间文学的护花神——刘润恩》新鲜出炉。

在民间挖掘素材

董文达的家乡翼城县,素以“唐尧故地”、“晋国之源”而著称于世,是个文化底蕴深厚的地方,这里有着几十种传统文化遗产,翼城花鼓最为著名,相传兴于唐初,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

对于早已闻名遐迩、多次见著报端的翼城花鼓,在宣传上如何出新,从新的角度进行挖掘,董文达多次利用节假日回乡探亲等时间,拜访相关方面的人士,查阅县志资料,探索花鼓历史渊源,深入花鼓传统浓厚的村庄座谈,从中筛选新闻角度。他发现,以往有关翼城花鼓的宣传,都集中在花鼓技巧、曲牌、历史沿革等方面,而对花鼓的具体传承人及其脉络略显粗糙,于是,他决定写一写翼城花鼓的传承人。那时,翼城花鼓的最后一位传承人是城关镇杨家庄的杨作梁,他生于1938年,少年时即拜本村花鼓30余代传人杨生汉为师,学得了其全部花鼓精华,并以独创《三鼓朝阳》鼓段闻名乡里。2008年成为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董文达找到杨作梁的亲属多次深谈,光采访就记下了1万余字,写作时正值盛夏,酷热难当,一周时间中,他三次重写,终于成稿。

这篇题为《花儿为什么这样红》的稿件刊登在《翼城史志》上。史志办的工作人员讲,这是全县唯一一篇有关翼城花鼓传承人的详细记载。2010年,杨作梁的去世,令董文达想到了许多,他意识到目前花鼓传承人多数年事已高,其掌握的花鼓传统技巧面临人亡艺绝的危险现实,如何从老艺人那里挽救花鼓原始资料就是一项迫在眉睫的当务之急。为此,他又及时总结了翼城县委、县政府如何站在文化立县的高度,把花鼓保护列入全社会经济发展规划的一系列有效做法,以《翼城花鼓走出了保护非遗的好路子》一稿,发表在2011年11月的《临汾日报》上,产生了一定的社会影响,

翼城电视台专门对董文达进行了采访,制作、播出了他宣传非遗的电视节目。县委宣传部多次授予他优秀通讯员称号,两次获得优秀新闻作品奖。

甘做“非遗”宣传员

十年来,董文达为传播非物质文化遗产,唤起整个社会传承保护非遗的文化自信,奋力前行。他除了在报刊上和网络上撰写各类宣传非遗的文稿之外,还把议政建言做为宣传非遗的一项重要的职责,不断向各级政府建言献策,呼吁各级政府和人民群众重视“非遗”保护工作。

2010年,董文达通过深入调查研究,对临汾市加强和改进非物质文化遗产工作提出了建议。针对一些地方领导对“非遗”重视不足,认识不到位,说起来重要,做起来不要;不少地方财政投入相对较少,导致对非遗的保护只停留在计划上,柜子里,挽救意识不强,“非遗”面临人亡艺绝的局面;非遗学术研究队伍薄弱,理论研究更尝未提上议事日程等状况,他提出了“领导要从战略意义上高度重视非遗”,”加大对非遗保护经费投入”,“建立‘非遗’研究基地,加大保护力度”三方面提出了改进措施。建议以醒目的位置刊登在临汾日报上,他在文中满怀激情地说,临汾是中华文明的重要发源地之一,蕴藏着丰厚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项目之多位列全省第一,这些人类文明的瑰宝是黄河流域作为中华民族文化摇篮的见证,我们身处此地,对祖先一代一代传承下来的文化遗产,有什么理由让它流失?随后,董文达又来到临汾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了解到临汾市的“非遗”保护工作虽然在全省位居前列,但也遇到了不少具体的困难和问题,像人员编制少、经费不够用、“非遗”保护基础设施落后,保护宣传滞后等,他知道这虽然是一项事业在发展过程中必然遇到的问题,尽管如此,他还是满腔热忱地揭示了现状,提出了解决问题的具体思路。不久,临汾市政协刊物《社情民意》刊登了他的署名建议文章。

2010年,翼城花鼓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杨作梁去世后,董文达深感保护“非遗”传承人的重要性,挥笔疾书,写出了《浅论“非遗”传承人的保护》一文,提出应大力培养中青年“非遗”传承人,决不能断了“香火”。在临汾日报进行了报道。

2015年,董文达在《山西日报》看到了省文化厅领导谈山西非遗现状的一篇材料,引起了他深深的思考,他撰写了《我省非遗保护要加把劲》的文章,从“加大濒危项目的保护力度”、“加快传承人队伍建设的力度”、“形成科学的工作机制”、“保证非遗保护经费的投入”四个方面提出了建议。此文刊登在《山西农民报》2016年6月14日,“民声·监督”专版,多家网媒予以转发。

这些年来,为了非遗的传承和传播,老董贴上时间,贴上精力,贴上钱财,把传承和传播非物质文化遗产作为自己神圣的职责,只要有利于非遗的事,就努力去做。

每年6月的“文化遗产日”成了他最盛大的节日,他身披“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绶带和非遗中心的工作人员、非遗传承人一起走向街头向广大群众分发宣传材料,普及非遗保护知识,唤起整个社会保护非遗的意识。

临汾蒲剧院到北京演出,他主动联系中国文化报非遗专版李静记者和王学思记者,请她们为古老的蒲州梆子鼓与呼。在采访任务十分繁重的情况下,李静记者委托王学思记者对临汾蒲剧院进行了专访,不久一篇宣传晋南蒲州梆子的文章就发表在中国文化报上。至今,说起李记者和王记者对临汾非遗项目的支持,老人的眼里扔满含着泪花。

十年来,董文达倾力宣传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动人事迹,

受到了新闻媒体的广泛关注,2013年1月10日,《临汾日报》以“晚霞在‘非遗’中灿烂”;2013年1月17日,《山西日报》以“‘非遗’老人董文达”;2015年11月12日,《临汾晚报》以“古稀老人董文达,为‘非遗’保护鼓与呼”为题,报道了他传播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事迹,产生了广泛的社会影响,几十家网络进行了转载。

说起未来,老人爽朗地笑了。“小车不倒只管推,后半辈子就交给非遗了”!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