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书画·戏剧·文坛>> 文坛>>正文内容

又见山里红

又见山里红

 

那是你秋天依恋的风/那是你满山醉人的红/那是你含情脉脉的心/酸酸甜甜招人疼/你是我一片思乡情/你是我童年最真的梦/你是我藏在心中的歌/今天唱给你来听……

独在异乡,一大早收到家乡朋友发来二郎山动态影集,心被风情画面搅动地无处安放,好久坐在电脑旁,听着悠扬的山里红,看着熟悉的画面,不知为何眼睛尽然模糊了。是呀!岁月还没来得及细细思量,秋真的已经很深了。二郎山血染的红叶,一团团、一丛丛、一片片迎面扑来,人也仿佛又一次置身在那片熊熊燃烧的火焰中,一种难言的酸楚之隐、浓浓的思乡之情油然而生。

那年,也是这时的季节,我随秦晋摄影家们穿行在二郎山峰脊,第一次踏入这片“处女地”,是被二郎山传奇典故勾引去的,谁曾想刚进入领地,就被山里红彻彻底底的给俘获了。她那风骚的、多情的、妩媚的热情,让我躲闪不及撞了个满怀,这真是个野性十足的风情女子,面对众多倜傥男士,丝毫没有一点羞涩感,反而或前或后与你捉起迷藏,一会扯住你的衣襟,一会撕扯你的裤腿,也许久居世外,对陌生的来客有些好奇的缘故吧!

二郎山与吉县人祖山是一脉山系,其得名源于“二郎神担山压太阳”的典故,那是个久远的传奇故事了,无人能考究其真实,但二郎山就这样真实地存在了,二郎“稍石”也依然威严地矗立在山巅。传说曹雪芹随父在吉州居住,他生性爱在山野中游玩,一次途径大宁二郎山时,遇见女娲补天时遗留下的彩石,就是二郎担山稍的那块石头,也就浮生出《石头记》中那块玩世不恭的“玩石”。典故赋予二郎山几份神秘,可一旦你踏入这片原生态的“处女地”,你就无暇顾及典故了,满山遍野的红叶足以让你兴奋不已。

瞧,一群野性十足的风骚女子,披着激情似火的朝霞,像一阵秋风抖擞的满山满坡如着了魔似的。极目眺望,熊熊燃烧的火焰,一层一层滚卷着涌向天穹,在此回味“漫山填谷涨红霞,点缀残秋意太奢。若问蓬莱好风景,为言枫叶胜樱花”真叫一个“绝”字;从低处仰望,湛蓝的天空和洁白的云朵经过此处,突然一个猛扎却不见了踪影,剩下的只有“秋山映霞一川红,落叶逐流两岸枫。忽如一夜风霜降,犹是画上粉墨倾”了。满眼被刺着了,心也醉了,真的醉了,赶紧收敛一下心绪,不然,还不知道会发生何种风情艳遇?殊不知,腿脚难移,身已经陷入红色的毡房,羞涩的抬起头颅,矫情的野姑娘迎面而来,在太阳光的照射下,我清晰地看见她楚楚动人的、热辣的脸颊,以及每一丝血脉,浪漫的激情就次上演了,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尽然吻了她,美丽的野姑娘……

偶遇了山里红,豁然领悟到“今日却成鸾凤友,方知红叶是良媒” 的绝妙意境。

身处这片“处女地”,满眼收敛到的尽是燃烧的火焰,心情之爽,何能那陶醉来比拟。当下人过多的有了《围城》的感叹,城里人不惜钱财追逐返璞归真,农村人遗弃家园围堵城市,不知是时代发展的兴事,还是一种悲哀。多元性的社会发展,真的来不及思考这些问题,或者说思考了也很无奈,毕竟生存还是第一位的。

暂且放弃一些杂念,闭上眼睛,展开双臂,尽情消受大自然赐予的这份美景吧!

与山里红紧紧拥抱,总能感觉出一番别样的婉约和柔情;

与山里红深深接吻,这是“处女地”赐予的温馨和甜蜜;

……又见山里红/久别的山里红/你把太阳的色彩/浓缩成故乡情/又见山里红/故乡的山里红/你把燃烧的岁月/融化在我心中……

   

 

 

2016年10月20日夜于临汾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