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文明探源>>正文内容

珍贵的玫瑰花陶片

珍贵的玫瑰花陶片

上古时代陶器上的玫瑰花图案,是中原仰韶“华”文化的一项重要标志。

一 觅迹“妫汭”区

2016年10月12日下午,周文洁与高玉柱,在洪洞县万安村民、虞舜文化研究者陈宝子先生的引领下,从该村的“有虞昭阳宫”门外南行,越过村西新居民区,向“妫汭”方向走去,志在寻觅虞舜时期文化的遗迹。

他们边行走,边采集一些石器和残陶片。

处于停工状态的“铁场”,位于“妫汭”区的西部,其东不远处有一公社化时期建造的蓄水库;以它为中心的大约400万平方公尺,村民们传说中的“妫汭”之地,就是指这一大片区域。据传帝尧当年在此西南方向不远的历山,发现了虞舜这位理想的事业接班人之后,即令其停止耕作,迁往这里;并将他自己的一双爱女娥皇与女英,“嫔于”虞舜为妻,共同居住生活于这块“妫汭”区之内。对此,典籍中有尧“厘降二女于妫汭”等、内容相一致的三、四处之多的记载;洪洞县万安村一带民间,也有对帝尧二女为“妫汭芳型”的嘉誉。至今万安村“有虞昭阳宫”里“二妃”殿前,仍有“妫汭芳型”的横匾高悬于殿堂之前壁,颂扬着这一段有趣而厚德的历史佳话。

他们居住不久,帝尧即任命虞舜为“司空”之官,上班工作时居于离“妫汭”不远的官邸“宫居”,娥皇随夫共居于其官邸,正妻女英仍旧在“妫汭”居住数年之久,由其所生育的子女们,即以“妫”为姓;其后裔中有陈、田、虞、胡、齐等氏。

陈宝子先生就以此“妫汭”处为根源之地,在寻觅考察中,格外地勤恳与细致。

二 一块陶器残片

他们三人行至村西供水处,又向南走了一段小路,沿沟旁的斜坡向东走下,欲经妫汭沟口东归;该坡多年来已少有人上下行走,蒿草丛生,荆蔓间杂,绊人的腿脚。陈宝子先生揹着所采得一些石器和陶片等,在前边探路,已超越周、高二人有二十多米远。周、高二人则随后慢行,并不住地向两侧丘陵地垅断面察看。行至该斜坡的中腰部,在一个浅缓弯曲处,高玉柱突然发现右侧的地垅中间自然土层中,镶嵌着一块较长一些的灰陶片。周文洁即用拐棍将包围于其周边的垅土捅敲掉,将该陶片款款取出;接着又掏取出第二个陶片。这两个陶片是紧挨住地镶嵌着。

这是破碎了的陶罐残片。就在这第二块陶片的凹弯处,还夹有另外一小块陶片,它是一块细质陶片,其表、里两面,都附有淡绿色的薄釉,而且双面都有单笔勾画而成的玫瑰花瓣。

周、高二人都很重视这一发现。于是,立刻将已经走远了的陈宝子先生喊请返回。于此处合影留念,以示纪念。

三 中原文化一象征

已故的考古学家苏秉琦教授,于上世纪末,在临汾市侯马的一次“晋文化”研究会上,写下了“华山玫瑰燕山龙,大青山下斝与瓮。汾河湾旁磬和鼓,夏商周及晋文公”四句七言诗。他指出,距今四、五千年之际,华夏九州的各种文化,从四面八方集中到今山西省的“晋南”地区。昔时仰韶文化与红山文化之间,从今山西省南北的中部,向北到今内蒙古自治区的南部折向东,直至今辽宁省西南部辽河一带,存在有一条通道;北方“龙文化”与中原“华文化”二者之间,通过这条通道,互相长久地来往交流。苏教授特意指出,今山西省的晋中市,是当年北方文化的南沿,而临汾市则是中原文化的北端,这两个地区是上古“龙”与“华”两大类文化碰撞产生火花的集中区,因此,文化遗存也更为突出的多而富有研究价值。

“仰韶文化”是上世纪二十年代初,在今河南省渑池县仰韶村发现的一种文化类型。该种文化有多项特色,其中在陶器上绘制一些玫瑰花形,也是一项重要的象征,考古界由此称之为“中原文化”部落或“华”部落、“玫瑰”部落,把这一文化现象也常以“华文化”概括称之。考古界认为,凡是能够出土附有“玫瑰花”画面的陶器、陶片等上古文化遗存之地者,当视之为受仰韶文化影响较深的地区,极有可能就是当年“华”部落民众生活实践所留下的痕迹。其中包括了实物遗存和技巧艺术的传播遗存等,多个方面。

万安村妫汭区所发现的这一薄釉残陶片,因为其上画有玫瑰花形,最少也应当属于仰韶文化技术传播遗留范围以内者。

仰韶文化类型所影响、涉及的地面很广,西起青海省的东部,东达河南省的大部,南到丹江流域,北及内蒙古自治区的南部,其中包括了今陕西省的中南部,山西省的全部,河北省的中南部。其时间要比龙山文化时代更早,相当于距今五至七千年间。当年的华山一带玫瑰花极盛。所以,苏教授使用了“华山玫瑰”一语,来概括、代表了中原仰韶文化的。

洪洞县万安村一带,地处今临汾市的北端,是苏秉琦教授所指出的两大类文化交汇的集中区之一,双方在这一带曾经发生过较多而久的“碰撞”,留存不少“火花”,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四 白陶和原始瓷器

“尧舜之邦”存在的历史时期,相当于考古界所说的“龙山文化”的中晚期。这个时期的陶器制作艺术,在仰韶文化时代的基础上,又有较大的发展进步。

仰韶文化后期的制陶业,虽然仍以砂质红陶、棕陶和泥质红陶较多;但灰陶、橙黄陶和黑陶已经出现;红色与黑色的彩绘、花纹、白衣彩陶等,也已经出现了。半坡遗址,庙底沟遗址等地,出现了大量附有动、植物图案的陶片,河南省安阳市大司空村遗址,甚至出土了“白陶”,这是一项重大的技能与艺术的进展。

“尧舜之邦”的龙山中、晚期,陶制艺术又有了明显地提高,成为以砂质灰黑陶和泥质灰黑陶为主,黑陶、棕陶和红陶等,已是从属、补充的地位和作用;被发掘的诸多古遗址中,出土有较多的白陶,甚至出现了印纹硬陶和原始瓷器。这三种新产品,都是以瓷土作原料烧制而成,胎质细腻,制作精良,在中国的制陶艺术发展史中,占有相当重要的位置。在《中国考古》一书中,安金槐先生就曾指出:“原始瓷器的釉色,皆为青绿色。”并说,那时的一些原始陶瓷制品,“不但胎壁很薄,而且磨制光亮,是很好的艺术品。”在虞舜时期,陶瓷业已经相当进步了,那些社会地位较高的人,可以使用到这种精致的陶瓷艺术器皿。

万安村的这块小陶瓷片,就属于这一历史时期的陶瓷制品。它已经比前面所说的“白陶”前进了一大步,归属于“原始瓷器”范畴。

五 又一项佐证

专家们曾指出,中原“华”文化在其发展过程中,于今山西省晋南一带,曾有过三次印象较深而强的、与外地区不同类型文化的交汇;第一次就是发生在龙山文化时代,与晋中市域内的岔口文化的大融汇。

关于晋中地区文化的南来及其在洪洞县万安村一带的印象,由山西省考古研究所与洪洞县文物旅游局联合,于2014年6月中旬至7月上旬间,在洪洞县万安村西的“妫汭沟”处,实施了考古发掘,曾出土了数件具有晋中岔口文化色彩的陶器,这已经被写进其总结文书之内。完全可以佐证北方“龙文化”南来,驻万安一带的客观历史存在,这里存有红山文化的因子,是“火花”的体现。

在洪洞县万安村一带,有无中原仰韶“华文化”的痕迹?如果要有,在哪里?

对此,周、高、陈三人2016年10月12日,在万安村古老的“妫汭”区内,发现的这块带有“仰韶文化”象征、玫瑰花画面的陶瓷残片,就可以作以回答:

1、它证实了中原“华”文化部落群体的人们,的确在这一带驻留了相当长久的时期,并把他们的“华”文化、“华”陶瓷艺术,遗留传播于此;

2、它向人们说明,龙山文化中、后期的陶瓷业,在今临汾市洪洞县万安村一带,已相当发达,甚至在全九州,也居领先地位;

3、从该陶片内外都上有薄釉,陶质为细腻的白陶、画有花卉,属于当年十分高贵豪华日用品分析,它是当年具有相当高社会品位的少数领袖人物们,才能所使用、享受到的生活日用品;

4、它还可以佐证,洪洞县万安村的这个“妫汭”区域内,上古龙山文化时期,的确居住过相当高贵的人物们,及其所领导、办公的某些机构;

5、这个机构和人们中,极有可能就有当年九州华夏天子帝舜、其二妃娥皇与女英,其父、继母、弟与妹,其臣下及佐僚们;

6、这一发现,也是对已故的苏秉琦教授,关于这一带即中原文化的北端,是“华”和“龙”两大文化的交汇碰撞处,是产生灿烂文化“火花”区域的又一项佐证。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水不在深,有龙则名。万安村的“妫汭”地片虽处于荒郊野外,但因为其名载于《尚书·尧典》和《史记·五帝本纪》,故不会很久,便会成为一大名胜之地。在此处发现的这块“原始瓷器”或“白陶”残片,也由于其与虞舜所处时代有联系,将会具有相当高的历史价值。

临汾市政协文史研究员 周文洁

二O一六年十月二十四日十四时一分于介休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