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文明探源>>正文内容

华夏首幅龙凤呈祥图

日前,临汾市政协文史研究员、耋耄老人周文洁经过两次现场观察比较,回到驻地,翻阅大量史料,对挂甲山古岩画研究分析,利用独特的龙凤文化研究成果,对该组岩画有了新的解释,这是“华夏首幅龙凤呈祥图”。

周文洁介绍,原山西省地名领导组《地名知识》编辑部编写、1970年7月出版、内部发行的《山西历史地名录》,介绍吉县锦屏山时说“在吉县南,相传唐时尉迟敬德从征,曾挂甲于此,故又名挂甲山。其上有隋开皇二年,宋熙宁二年以及金代的摩崖造像。均为著名的石刻艺术珍品。”这段话,把今吉县挂甲山本名锦屏山,其上有多种石刻艺术珍品一事,介绍甚详。就是在这座山下的石壁上,也还有一组岩刻古画,似乎并无引发过该本编者们的充分注意。三十年之后,有关单位编写发行了介绍吉县古文化的《中华人祖山》一书中,有两位作者在文章中,只是略微提了它几句。之后,迄至今日,尚未发现对这一画组,较详细地介绍。其实,这是一组极有历史价值的艺术珍品,有必要对其专门分析、介绍与推荐,乃至珍藏。

“这是一组刻在山体上的古代艺术佳品。该山体坐南向北,画家利用山体下根部的平面作底,由东而西,逐步展开其作”他说,画面最东部,首先画了一男性的成年人,其头顶上有飘垂着的数根代表长羽的线条,双臂略曲而向前伸,头、颈、胸、腰四分部躯体,形成向西内欠身倾斜状态,表示他由东向西而来;面部呈略张口的微笑型,是初来乍到的客家人的形态。其对面的较近处,是全画的第二个人物,头较大,胸、腰较窄细,下身着折叠裙状的服饰;两手弯曲于腰间似伸未伸,向来自东方的男性宾客表示接纳;面部五官俱备;头上无发羽;其总体形象是向东略点其额与颈,跟对面的男客形成呼应之势;但其情态稳重而安祥,一副热情主人的身段造型。这两个单个人物构成一组,是相对独立而完整的组合,占据全幅画面的四分之一略强。

岩画约占四分之三的画面在中间与左西部,是三个独立存在而又联系的个体。一只依落于山体的巨型禽鸟,占了相当宽的画面;其六根长尾羽,使人们很快地联想到那吉县山川原野随处可见到的锦鸡;这座山当初能被命名为“锦屏”者,很可能与此有一定关联。由于风蚀严重,其腿爪已不复存在。最西侧的是一倒卧的怪物,因年代久远,它的不少组成部分已很模糊,剥脱销落;但若耐心分析察看,其四只短腿与利爪仍依稀可辩;其体旁尚残留一鳞半爪的水溅浪花。经反复思考,断定这是一条尾东而首西的游龙,那躯体中的网状交叉的线条,恰是巨龙的护身鳞甲。由此使人恍然大悟,那个六羽长尾的锦雉者,实际上就是凤凰鸟,它头部上仰,与其前方那条游龙的尾部相呼应,双方共同组成“龙凤呈祥”之势,中间留有一定空当部位。这凤与龙的组合、其高低、大小等都很得当,是整幅画面的重要部分。

就在呈祥的龙与凤的空当部,画家安排矗立着一位顶天立地巨型人。他头顶上三根长翎之端,跟那凤鸟翘起的六羽长尾之末等齐,比那另一组的主、客男女二人的头顶略高一筹。他的头特别大而长,眉毛清晰,眼内似含有双瞳;其上身不见手臂,却似有披挂着而收敛了的飞翼,下身有一双长腿,两脚着地似向东而行,面向凤凰鸟而背负游龙;竖立着的四根长线条,画的是其双腿,没有膝盖部,腿部画有一些短横线条用以间隔,与人的腿区别明显,却酷似鸟禽之腿。其身高相当于别一组男女个头的二点五倍,与呈祥的龙、凤二者,组合成为三位一体的有机联合图。这三者的组合群,是全幅画面的突出部分,而这位硕首、披翼、长有长翎的巨人,又是其主要部分的重点表现对象,在整幅画面中极其显著,是当年这位老画家所要表现描绘的主题;其它四者,都是围绕于他的辅助成分。彰显画家艺术匠心,极见功底。

周文洁意味深长解释,这是一幅寓意记事性质的宣传画,作者志在记述和说明一段在他看来十分重要的政治事件、历史过程。其目的首先是表达他自己、当年的有关领导者,以及广大民众的感情意向,从而昭示后人,永垂不朽。他的解释与1995年县文物管理所工作人员阎雅梅的研究成果有着明显的差异。(文/图 王隰斌)

延伸阅读:1995年吉县文物管理所在清理旧县城东南卦甲山下,文革中开山取石所埋北魏佛阁寺积土时,于寺东(宋)宣和三年,下部1米深处发现岩刻画一幅。该县文物管理所工作人员阎雅梅以《山西吉县卦甲山祈春岩画试析》为题作了解析(见《文物世界》2008,2期,28—31页)。她认为:画面中的“人物(D)形体高大魁伟,面像威严狞厉,鳞衣着身,幅舄腿足。特别是头上所饰之三根翎羽,即应是最原始的皇冠。亦即先民部族首领。传说中的天神太昊,皇帝或太阳神伏曦之形像。其头上的三根翎羽是王冠,是太阳的光芒之省。”她引唐兰、郭沫若、李学勤、萧兵、何新、秦建明知名方家所论,无可争辩地证明了画面中的人物(D)是伏羲,这在全国是首例。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