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史志·档案·文史>> 文史>>正文内容

浮山东张村曾经有个“万人坑”

长期在东西两山采访,曾听读者说过“浮山东张村有个抗日时期的万人坑。”2014年2月27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表决通过,将9月3日确定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将12月13日设立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近日,记者来到浮山二峰山山脚下的东张村探寻当年日本鬼子和阎锡山匪徒的罪恶行径。

“万人坑”已经消失

“上世纪七十年代,当时我在浮山槐念供销社工作,单位经常搞忆苦思甜教育。”65岁的张随平回忆,从槐念乡到东张乡15里地,她是坐同事的自行车去的。那坑里白骨累累,有的骷髅上还能看到贯穿伤,横七竖八地叠放着,数也数不清。

说到“万人坑”,当地50岁以下的人都没有记忆。东张乡政府负责人找到了人称“地方通”的63岁老人严增寿,请他带路前往现场。

沿乡政府向西行约500米右拐,在一棵杨树下严增寿老人停了下来。他指着不远处的铁矿渣说,万人坑”位置应该在那个地方,选矿剩下的尾矿早已改变了这里的地貌,就是当年接受教育的人来到这儿也认不出来。

“现在只剩下一棵杨树了,原先有好几棵树。”严增寿说,在树下方的齐崖上,写着“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血债要用血来还。”等标语。1980年前后,每逢清明节及祭祀日还有学生和村民来祭扫。到了九十年代,在市场经济大潮下,这里成了二峰山一带铁矿选矿业的尾矿排放地。尾矿排到了这里,埋没了“万人坑”。快30年了,这里早被人忘却。

乡政府负责人得知这里曾是“万人坑”,表示要恢复植被,立个纪念标志,警示后人。

在县城,记者见到退休老干部张金科老人,他曾经当过公安干警,退休后专注浮山地域文化研究。他告诉记者,“万人坑”是抗日战争时期真实的事情。他向记者提供了当年搞教育的图片版。

“当年日本鬼子的炮楼扎在响水河。”严增寿说,1938、1939年,日本鬼子就是通过东张、冯村、南畔桥占领翼城。日本侵略者在此杀人是有文章记载的。

白骨累累的“万人坑”

古稀老人张金科介绍,梁创当年写下了《白骨累累的万人坑》的文章。梁创在文中介绍,东张村西北,有个长10米、宽3米、深11米的“万人坑”,埋藏着一千多名抗日英烈的尸骨,这是阎锡山投日卖国的罪证,也是阎匪屠杀抗日军民的历史记载。

抗日战争时期,特别是“晋西事变”以后,阎锡山加快了与日本鬼子勾结的步伐。到1945年5月,两次派汾东剿匪总司令、61军军长梁培璜进驻浮山,盘踞在东张村一带,与县城的日寇狼狈为奸,疯狂向抗日根据地进攻。在这一带烧杀抢掠,拆毁民房800余间,砍伐2000余棵树木,盖起了10余个炮楼。阎军四处抓捕抗日军民,设立监狱,在东张村的南坡上、雨沟子(地名)等处设立刑场,用老虎凳、斧劈、刀杀(砍)、活埋、枪毙等酷刑,杀害了无数抗日军民。

在那黑暗的日子里,东张一带尸骨遍野,狼、狗出没,村里村外极其恐怖,阎军为掩盖其罪行,于是在东张村西北方向挖了大坑,将残杀的军民推到坑内掩埋。

“文章记载抗日游击队洪队长,备受刑罚,铁骨铮铮,宁死不屈,被枪杀于坑内。”随行的文史爱好者梁创老人深沉地说。有的抗日军民还没有咽气,就被活生生地推到坑内,那景象残不忍睹。在此牺牲的有中共地下党杨思明、张虎;抗日英雄张连杰、严彪;抗日爱国群众李先学、翟胡椒等七人抓捕后,严刑拷打,惨死于“万人坑”。

新中国成立后,人们为怀念抗日战争中牺牲的英烈,每当清明节时,曲沃、翼城、临汾、侯马、襄汾等县市的干部、学生和农民纷纷来此扫墓祭奠。

采访札记:1937年12月13日,侵华日军攻占中国南京后开始了实施长达四十多天惨绝人寰的大屠杀,三十多万人惨遭杀戮,制造了震惊中外的南京大屠杀惨案。从2014年起,将每年的12月13日设立为国家公祭日。

1938年2月,日军占领临汾。占领期间,日军残酷镇压抗日军民,烧杀抢掠,民不聊生,制造的残案数不胜数。本文用真实的故事,告诉人们铭记历史、珍爱和平,为建设富裕、文明、绿色、幸福新临汾而努力。

记者王隰斌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