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史志·档案·文史>> 史志>>正文内容

“猪园子”与“周历王返彘”的故事

“猪园子”是洪洞仇池村民对一个垣面的称呼,而此地的称谓应该叫“彘原址”。从何时起称为“猪园子”,没有一个村民能说清楚。对考古颇有研究的马安柱也说不清“猪园子”的来历。

“‘猪园子’有一通清代的石碑,石碑前有一棵古槐树。”春节过后,马安柱带领记者边走边介绍。

老人在前,西下的太阳映射出老人微弯的背,在高大古树的衬托下,老人越发显得低矮,空旷的垣面上,古树与碑楼格外引人注目,让人不由自主地想去一看究竟。

石碑上刻有“乾隆二十七年(公元1762年)岁次壬午清明。?旦。考文林?云南镇沅府恩乐县知县翁讳纹字天衣,号隆靖。张口。妣孺人,母晋氏氏”字样。经现场初步判定该墓的主人是文林?云南镇沅府恩乐县知县父母的合葬之处。是朝廷“?赠显祖”,修建这样规格的石碑与墓地。从石碑的落款得知是知县张明与千总(相当于现在的营长)张理携孙儿、曾孙在乾隆二十七年清明时节立下的石碑。碑额有人为损坏的痕迹,一块新碑额放在老石碑上显得格格不入。

原赵城县清道光本县志记载,张明康熙丁酉年间科举考中举人,云南恩乐知县,其给父母立石碑时已经距离考上举人45年。

网上有“1983年发现恩乐知县张明乾隆七年(公元1742年)仲秋制铜圆牌1件。”这与县志记载相吻合。史料记载,张明在恩乐颇有建树。乾隆五年(公元1741),恩乐知县张明在碧松山麓(今大寺庙遗址)创建恩乐县学宫。第二年,镇沅府学宫在府城(今老城)建成。镇沅府知府姚应鹤撰写《恩乐县创建学宫碑记》并刻于石碑。此碑刻实物如今保存于镇沅档案馆。

“猪园子”里的石碑》见报后,引起了社会关注。特别是对周朝文明史颇有研究的我市政协文史研究员周文洁,2月26日约见记者,并称是“彘原址”而不是“猪园子”。

“在《尚书》中明确记载有‘周历王返彘’故事,为寻找‘彘’地,我查阅了许多史书,凡是书中记载周历王生活过的地方,实地考证查找均没有结果。”耄耋老人周文洁回忆。十几年前,他来到了洪洞仇池村,这里有许多红山文化层,是周文化的发祥地之一。有一天,村民告诉他“猪园子”里耕犁时经常能捡到绳纹陶片。他就问村民,那地方养过猪吗?村民告知那只是一个地名,与猪无关。村民介绍,那是一个三面环沟的垣面,进出只有一条路,猪园子”是人们一代代传下来的称谓。

而周历王返彘确有此事,历王墓就在霍州境内,周历王发生民变的地方大约在陕西咸阳附近,古时称镐锦的王国,他在镐锦呆不下去了,又返回了“彘”地,而仇池村一带有丰富的东周文明遗址。而史书记载的“彘原址”就是当地百姓称谓的“猪园子”。

字典中“彘”是大野猪的意思,因此,老百姓称这里是“猪园子”也就不足为奇了。中国的汉字有象形、表义、指事、形声、假借、转注等类型。而“彘”字属于表义字。这就说明,在远古时期,仇池村一带有一个以狩猎大野猪的部落。在霍山脚下的霍州、洪洞,人们在耕种时经常能挖出硕大的白骨、獠牙,直到今天,霍山的野猪也是成群结伙,经常下山祸害庄稼。

现代考古发现,早先,人们将“彘”姓视为至高无上的国姓。在陶寺遗址22号古墓中发现,中间陪葬是“彘”,四周摆放的是40片“彘”体,左右两边各有三个“簇”,也就是远古时期的“弓箭头”。从中可以看出,远在4000多年前,人们对“彘”的崇拜。还有一种说法是,彘”氏部落不断迁徙,当迁徙到陕西咸阳附近镐锦王国时,进入周朝文明,后发生民变,才有了“周历王返彘”的典故。周历王后就葬在彘国境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