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尧文化>>正文内容

鸣条岗上葬帝舜——也说“陟方乃死”

鸣条岗上葬帝舜——也说“陟方乃死”

孟轲先生在《孟子·离娄下》中指出:帝舜葬于鸣条。

“鸣条”在哪里?为什么说它是帝舜最终归宿处?

一 运城市里寓鸣条

“鸣条”就是鸣条岗,也叫“高侯原”,在中条山之北,柏山之南,东起今闻喜县香山庄,沿涑水蜿蜒向西南,经夏县入盐湖区境,西至于临猗县。东、西绵亘一百多里。《史记》载,夏代末尹伊相商汤伐夏桀,与桀战于鸣条之野者,即此。

盐湖区原名运城县,1983年改县为市,2000年又撤市建区,依境内有著名的盐池而名;包括古安邑县。由景定成博士总纂而成的《安邑县志·卷二·山川考》云:“鸣条岗在县北30里,及中条余支漫行于涑水之阴者,东西带映,势若游龙。舜庙在焉。孟子所谓舜卒于鸣条者是也。”其龙头位于该岗的西端,今盐湖区北相镇西曲马村之南有帝舜古陵庙,俗称“舜陵”。是今运城市内的一大名胜。

围绕帝舜陵庙的景点有龙头遗址、大牌楼、舜帝广场、舜帝大道、舜帝公园、神道古柏、仪门、献殿、享厅、陵冢、皇城、戏台、卷棚、正殿、寝宫……等。

对这座舜陵,历代名家多有褒嘉,战国时期的墨翟、吕不韦等都有过赞美;明代学者朱国祯先生在其《涌幢小品·卷六》中写道:“鸣条在河中府安邑,有舜墓……,苍梧之葬汉儒所传,非其实也。”宋代名学者司马光有诗曰:“虞帝老倦勤,荐禹为天子。岂有复南巡,迢迢渡湘水。”2004年4月,吴荣教授曾说过:“把舜的活动地区或死后的葬地列到今晋南这一范围之内,至少在学术上是有依据的。”2004年9月,“中国先秦史学会尧舜研究基地”于此正式挂牌成立,把鸣条帝舜陵庙的社会地位,给予了较好地肯定。

二 虞舜文化荟萃区

今日之运城市,由原运城行署改制而来,辖盐湖、夏县、永济、芮城、平陆、垣曲、绛县、新绛、闻喜、临猗、河津、万荣、稷山等十三个县、市、区,历史上曾有过河东、河中和蒲州等称,境内帝舜文化浓郁:

一、盐湖区的海光楼、奏衍楼、歌薰楼等高大壮丽,与帝舜《南风》等曲,融为一体。

二、有“妫汭”一处,源于历观山中,二水异泉,合流出谷后入于黄河。

三、有“鸣条”一处,从略。

四、有“苍梧山”一座,在今安邑镇北的鸣条岗中。

五、有“负夏”一处,即今垣曲县历山镇的同善村,该村北有“负夏”古城遗址。

六、有“雷泽”一处,在今永济市南的雷首山之下。

七、有“历山”者两处:

1、《水经注·河水四》载:“郡(河东)南有历山也,谓之‘历观’。”位于今芮城县杜庄乡胡营村一带。

2、有关资料介绍,今垣曲县境内东北隅有历山,主峰舜王坪,海拔2321公尺,上有耕犂沟、斩龙台等圣迹。

八、有“诸冯”者二至三处:

1、即永济市张营乡的舜帝村,据说原名“诸冯”;

2、位于垣曲县东北隅的诸冯山;

3、今鸣条岗腹部有一“冯村”,据有关资料介绍,可能是“诸冯”的省称。

九、有帝舜之都者三处:

1、据《舜乡圣迹》介绍,“蒲坂古城在今山西省永济市蒲州镇东南隅”,并说:“蒲坂最为辉煌的时期,是舜帝建都的时代”;

2、《括地志》云:“陶城在蒲州河东县北30里,即舜所都也”,依《舜乡圣迹》介绍,即永济市张营乡辖内的某村;

3、《山西历史地名录》介绍:“虞坂,运城县安邑镇南20里,祖传舜曾都于此,故名,俗名青石槽。”

如此等等,二十处左右,星罗棋布。

所有这些,使今运城市的虞舜文化气氛浓重,中外驰名,成为世界华人寻根问祖的重点源头之一。

三 漏洞颇多

必须指出的是,除个别者外,上述十多条内容,多数选自于运城市所辖下属单位,自己所编写的有关出版书籍。

星多不明、艺多难精、言多有伪等民谚,是对这种华而不实的恰当形容。试想,一个帝舜之身,会有出生他的三个不同之处的“诸冯”吗?该叫读者相信哪一个?

帝舜从故都迁到鸣条,于今运城市范围内,只生活了仅仅一年就“而死”,会有三个帝都存在吗?会在相隔数百里的两座“历山”上耕作多年吗?

盐湖边所敬奉的“盐湖神”,当初是宿沙氏,而不是帝舜;改换为帝舜者,乃明代中、晚期以后的事。除“鸣条舜陵”外,盐湖周围的那么多景点,没有一处是“舜迹”,而是后人所造之“迹”。

“尧舜之邦”一词,说明尧都与舜都应当很近。但上述内容中的那些“舜都”者,跟今日之襄汾县陶寺镇之间,都相隔数百里之遥,这难以让人们信以为真。

因此,有必要另辟门径,重新寻找舜都和有关的其它圣迹。

四 “二天子”时期

欲探索帝舜的卒葬之地,就必须知道当时有关的一些特殊情况。

《淮南子·天文篇》论及上古时代的五方天帝时,言他们都有其“帝”与“佐”双重首酋:东方者太皞与句芒,南方者炎帝与朱明,中方者黄帝与后土,西方者少昊与蓐收,北方者颛顼与玄冥;这种帝与佐同时并存的历史阶段,史学界称之为“二头军长制”。郭沫若先生指出,尧舜禹三代帝君们,都是“二头军务酋长”。以后的多位史学家也指出,帝尧曾是帝挚的副手,“二头”制;挚之后,尧上升为主帅,寻觅许久,才发现了姚重华这位人才,于是千方百计将其引入自己的群体,共同执政三十一年,“二头”制;帝尧驾崩,帝舜成为主帅,其九十三岁时荐禹于天,禹成为副手,之后历经十七个年头,至舜崩。《孟子·万章上》载孔夫子当年论述这种状况时就指出:“天无二日,民无二王。舜既为天子矣,又帅天下诸侯以为尧三年丧,是二天子矣”。这说明,连孔、孟二位圣人,也承认这种“二天子”阶段的历史存在。

这种“二天子”制,是以“禅让”为其形式的,一直延续到夏禹全权当政、传位于其子启,为止。

“二天子”制,以二位天子共同执政为其形式。在这种制度下,尧舜时期的前半期以帝尧为主,帝舜为辅;其后期尧年迈体弱,变成帝舜为主,帝尧为辅。到了舜禹时期,前半期帝舜为主,帝禹为辅;后期帝禹主持军国大事,帝舜则退居二线,坐享“安乐”了一段时期,被尊为“安乐帝君”。

今本《竹书记年》载:“帝尧陶唐氏,元年丙子,帝即位居冀”;“帝舜有虞氏,元年己末,帝即位居冀”;“帝禹夏后氏,元年壬子,帝即位居冀”。此处的“冀”者,指霍太山老爷顶,泛指该“老爷顶”及其周边的今之浮山、翼城、安泽、古县、霍州、洪洞、尧都区、襄汾等地。

尧、舜、禹三位历经过“二天子”制的上古帝君,当初都是在古“平阳”者今临汾市域内,建都即位的。

这一点,必须明确。

五 “中国”在发展

事物总是在有规律地发展变化着。“中国”这个概念,原初就是一方位词,指天下之“中”的那个“邦国”及其都。

尧舜时期的“中国”者,当在今临汾市域内这一范围。到帝舜中后期,随着江、淮、河、济的治理,全国水运交通网的形成,九州范围大量地扩大,特别是东、南两个方面,进展显明;当初聚集在今运城市内的永济、芮城、临猗、盐湖区、闻喜一带的汪洋,已被排泄而减少。为了更好地管理,舜禹二帝曾有过多次南迁的研究。

迁往何处呢?

1、不会迁往今永济市境内的任何地方,因为那里地势很低,当年属于水浆区域,既无法居人,更不能建都。

2、也不会迁至今运城市盐湖区及周边其它之处,因为地性潮湿,且离今临汾市、昔时之“冀”者甚远。

3、鸣条岗这个地势高稍区域,恰是由“中国”向南逐步而来的第一落脚点,更由于是黄土型丘陵处,是当年极适于人类生存和发展的风水宝地、理想场合;

4、这里是当年禹在治水工程中,已经相中的未来家园候选处,有着藏龙、伏凤、卧虎、腾麟之态势,地灵物华,环境幽雅。

六 时间的制约

关于帝舜驾崩的年限,也是考虑其归葬之地的重要因素之一,其中必须考虑的是,禹当时在哪里?干什么?

这一点,古典籍记载略同。

《尚书·大禹谟》载帝舜对禹说:“帝曰,格汝禹,朕宅帝位三十有三载,耄期倦于勤。汝惟不怠,总朕师。”这是在说,当帝舜九十三岁的时候,禅位于禹,大禹开始了“天子”生涯,与帝舜共同执政,并且可以新立自己的另一都城。该书《舜典》言舜“在位五十年,陟方,乃死。”这说明帝舜在禅让以后的第十七年逝世,享年一百一十岁。他与帝禹“二天子”共存十七年。

《史记·五帝本纪》云:“舜乃豫荐禹于天,十七年而崩。”《史记·夏本纪》亦云:“帝舜荐禹于天,为嗣。十七年,而帝舜崩。”这也是在说,帝舜与帝禹“二天子”,共同执政满十六年。到第十七年时,于共同执政过程中,帝舜驾崩的。

《竹书纪年·帝舜有虞氏》也介绍说,舜践帝位“四十九年,帝居于鸣条,五十年帝陟。”这也是在说明,帝舜在帝尧去世以后,于旧都城内又生活了四十九年,在这里与禹共同执政了十六年;并且于该第四十九年时,迁往鸣条居住;一年之后,当大禹称帝的第十七年时,帝舜驾崩于鸣条;与《孟子·离娄下》相楔合。

这三种不同的古史籍,对舜、禹“二天子”制阶段的年限,不约而同,介绍得清晰,而且高度的一致。

至于帝舜与帝禹的都城,《尚书》和《史记》都无确切地介绍。《竹书纪年》只有隐约数语;在《帝舜有虞氏》中,写了舜“四十九年居于鸣条,五十年帝陟”之后,于下有注曰:“逮舜禅禹,禹即建都于此。”不难看出,当年舜禹禅让成功,帝舜仍旧居住于其原来的都城里;而帝禹则另立了自己的新都,这就是鸣条岗所在地的“安邑”。历经十六年后,帝禹把年已耄老的帝舜,从其故都迎接而来;军国大事由禹自己多方负责,帝舜安祥养怡天年。

这个时、空的制约,对帝舜的旧都、新都及归葬的陵庙等所在之地,均有比较合理的印证。

禹先居住于安邑,并建都于安邑;舜后期也来到安邑,并与帝禹同都于安邑;以后他又卒于鸣条,葬于鸣条,这个过程,合乎情理。

凡是合于理性者,都有成为真实的条件与可能。

七 结言数语

综上所述:

一、尧舜禹时代的“禅让”制里,存在有“二天子”制的内涵,是个相当长的历史时期;

二、帝舜与帝禹“二天子” 阶段,共同执政为十七年;

三、禹践天子之位,即居于今运城市盐湖区的安邑之境内,并以之为其所都;

四、帝舜行禅让后仍称帝,仍居其旧都,十六年后,一百零九岁时,迁居于鸣条,为其新都,为期一年;

五、舜、禹二帝会合于安邑后不久,帝舜即于次年驾崩;

六、驾崩后的帝舜,遗体安葬于鸣条岗,这是帝禹的安排,也是九州民众的共同愿望。

临汾市政协文史研究员 周文洁

2017年3月2日上午10时31分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