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文明探源>>正文内容

安先安后序次第——慎终追远五千年

安先安后序次第——慎终追远五千年

洪洞县“三月三”的民俗活动,引出诸多的蛛丝蚂迹,使信史有所发现;并不断地引伸与扩大,直追于五千年前。

一 提一点疑惑

洪洞人以今羊獬村为帝尧故居,建有“陶唐故园”。每年阴历三月初三日到初五日,要把娥皇、女英二位姑娘迎接于此。“三月三”是传统的“搬姑娘”节日,有虞二妃返回娘家归宁,说明羊獬此地,就是帝尧昔日的居处。

也有人怀疑。就全国范围而言,早先者以今尧都区为帝尧之都,那里建有最规模宏伟的“尧庙”,帝尧与其后妃们当都居于那里;现在则以今襄汾县的陶寺为尧之都,帝尧与其亲属们又依理当居住彼处。从哪里又冐出个“羊獬”来?说他是“尧园”者,由谁所始建?为什么要建造于此?似乎于信史无凭,难以成立。特别是外地人,多少年来多有不敢相信者。

对于这个疑惑或问题,不能简单的以“无理取闹”或“胡言乱语”,而置之于一旁完事。因为人家说得较有道理;就洪洞县内来说,有这种想法者也不止一、二百人。故不能置之不理,而必须予以认真地分析、研究后,给以明确地解答。

二 禹为帝舜建“安邑”

《帝王世纪》云:“禹都安邑”;南北朝时期北魏的太和帝曾降诏:“祭尧于平阳、祭舜于河东,祭禹于安邑”;唐代学者孔颖达先生也指出过,唐虞夏三代同都于冀州,不易地而亡;又说:“尧都平阳、舜都蒲坂、禹都安邑。三都相去二百余里,俱在冀州。”《续博物志·卷六·唐六典》亦云;“三年一享”,“享夏禹于安邑,伯益配。”由此看来,夏禹曾建都于安邑者,为史家们所公认,是历史事实。

史书中也有记载,安邑一城,原初就是由大禹所始建。清代学者郭带淮在其《禹都安邑考》中明确道:“邑之名‘安’者,志安君也。”又说:“谁邑之?禹邑之也。禹为谁邑之?为安舜而邑之也。”又说:“禹乃营鸣条牧宫以安之。”这就把“安邑”原本由帝禹所创建,为使帝舜能够安宁而居,安祥地渡过晚年,建一座名曰为“安”的城邑,供帝舜所居、怡养天年的原本动机,交待明白了。

以前的文章中已有所介绍,尧舜禹时代及其前后,在政治上执行着“二头军长制”,用孔夫子的话说为“二天子”制。这个时期的两位天子,并不经常地居住于一地,而是各有其驻都之地。帝舜初任天子之时,作为主天子帝尧的辅手,建有如今位于万安村西南侧的“国家堡”,把他自己的办公机构设立于其内。到了舜禹时期初期,帝舜依旧在自己的旧都万安“国家堡”内办公,帝禹则另立其都。《竹书纪年》之注文中已经指出,舜禹禅让成功之后,帝禹即在安邑的鸣条岗这个地方设都了;当年名叫什么尚待考证,但就是在这个地方而不是在其它处者,已交待得清楚,当是可信的。

舜与禹为“二天子”的时间,即帝舜向上天推荐大禹以后至帝舜卒逝期间,始于帝舜九十三岁之时,已经老矣;但仍肩负重担相当长久之时期。数载以后,帝禹已经成熟,威望业已确定。舜也耋老体衰,帝禹上升为“主天子”之位。考虑到帝舜的健康状况等各方面的因素,遂把他自己的都邑修饰壮观一番之后,即从故都今万安村内 “国家堡”旁的“安乐”居里,将帝舜迎接而来。

为适合帝舜的意愿,也为适应自己的美好用心,帝禹遂定新饰后的都城为“安邑”。

“安邑”者,“安乐帝君”虞舜所居之邑也。

三 “安乐庙”的主神

帝舜在洪洞县万安村一带时,曾被民众尊之为“安乐帝君”。

孟轲先生在对帝舜、傅说、膠鬲、管夷吾、孙叔敖、百里奚等六人的生平越历回顾之后指出:“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并说明:只要是经历过这样艰苦卓绝的困境所磨练的人,就能知道并理解忧患与安乐二者之间的辩证关系。并告诫人们,人在青少年时期贪图安乐,老来则没有出路,更无安乐可享;相反,人一生中常怀有忧患意识,常不忘困苦之念者,才有生命的朝气。孟子还特意指出,帝舜就是这样一位平生多知忧患的存在,而又能常得到“安乐”的人。其晚年有安乐可享,是自然的事。

帝舜在中国历史上,是被后人评价极高的一位君王。昔年永济市政协副秘书长郝仰宁先生曾指出过,帝舜有治理洪水,福泽天下民情;团结诸侯,安定天下万国;开诚议政、明友政教、体察民众;完善法律、确定官爵、修订礼仪;君臣和谐、作风民主、集思广议;建设军队、镇压分裂割据,维护国家统一;发展进步,使中国由部邦社会而成为国家社会;开拓疆土,扩大中华领域等八大功绩。其实,构成水运交通网,提倡交流;开发农耕经济,使祖国繁荣富强,把昔日九州大地动乱纷争的局面,安定平静下来。这两条,也是帝舜给中华后代儿女们的巨大贡献。

《礼记·表记》里有对帝舜的一段评价:“君天下,生而无私,死而不厚其子;子民如父母,有憯怛之爱,有忠利之教;亲而忠,安而敏,威而爱,富而有礼,惠而能散;其君子尊仁畏义,恥费轻实,忠而不犯;义而顺,文而静,宽而有辨。《甫刑》曰:‘德威惟威、德明惟明’。非虞帝其孰能舆?”这个评说,已经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帝舜当初年富力强的时候,并不以自己的小安为追求、为享用;而以十二州民众的大安大乐的实现而奋斗。人民群众理解他、体谅他、知道他太辛苦忧虑了。今洪洞县万安村一带昔日的群众,为年迈的帝舜建造了另一所安静而优越的房舍,取名曰“安乐”,希望给他以微微的补偿与欣慰;拥簇着他老人家移居于那里,并衷心地尊称他为“安乐帝君”。这一建筑,就是日后发展成为“安乐庙”的原型。

敬奉上古帝舜的万安村“安乐庙”,后世数经维修扩建,占地较宽,建筑华丽、造像庄严;以后有所毁损。如今的这座“安乐庙”,只有原来的一小部分。其主神,依旧是那伟大而崇高的帝舜。

后来的大禹,为行施忠孝之义,要从今洪洞县的万安村,将老帝舜搬迁而南来。考虑到其“安乐”的旧址和“安乐帝君”的尊号,便把这座新成的都邑,取名为“安邑”。这是大禹品德的体现,忠与孝的实施,也是对洪洞县万安村“安乐庙”初意地延续,表示出一脉相承。

“邑之名‘安’者,志安君也。”

“谁邑之?禹邑之也。”

“禹为谁邑之?为安舜而邑之也。”

四 最古老的尧庙

以此道理審视与引伸,洪洞县羊獬村的帝尧故园、古宫、古庙,必有一番来历;必然是真的,原初的,古有的,具有近五千年了。

为什么?

若论关系,比起舜与禹之间,尧与舜之间的感情深切得更多。若论人品,帝舜在史家们的评论和广大民众心目中的形象,并不比帝禹差,言超过者也不以为虚。史籍载,舜和禹“二天子”阶段只有十七年,而尧与舜共同执政长达了二十八年或曰三十一年,要此舜禹二人者长久得多。如果说帝禹尚且还能有此心愿,并实践了为帝舜建造新都,并将老帝舜接至自己身边的话,那么,帝舜则更会有心愿、有理由、有时机、有能力地为帝尧,也建造一座距离自己较近的新都或新宫。还有一層,帝舜的娥皇、女英二位爱妃,都是帝尧膝下的爱女。无论从哪一条理由论起,帝舜都必然会把年老体 弱的帝尧,搬请到距离自己近些,适当的近些。

“尧都平阳”之说,始于晋代。为适应这种介绍与宣传,不久便在今尧都区汾河以西的金殿、龙词一带,建造了一些庙宇,最初的所谓“尧之都”者,被宣扬并选在那里;随后因故将那里的“尧庙”迁至汾河以东的伊村,至今仍留有一些中古时代的遗存。又因为种种原因,第三次迁移至现今的尧都区南郊,即今“尧庙”处。这说明,现今的“尧庙”与伊村的“尧庙”者,都不是原初的帝尧所曾居住处。考古学家田建文和陶富海等先生指出,今尧都区金殿、龙祠一带,建国以后曾多次实施过考古挖掘,均无发现有任何尧舜时代的建筑遗迹,说明这里所谓的“尧都”者,古代并不存在。因此,尧都区的三处“尧庙”者,都缺乏原初为上古时代者的文献依据和实物印证。由于近年来考古事业的进展,史学家最终的把文献中所说的“尧都平阳”者,确定在今临汾市襄汾县的陶寺遗址处。

不过,这里也没有发现有古代“尧庙”的存在,文献中没有,地表上的建筑实物也没有。但作为古尧都所在之地者,已经被确定而无疑了。

洪洞县与襄汾县之间,中间只隔一现今的尧都区。据当地传说有种种原因,当初帝尧在襄汾县尊为天子时,曾在今洪洞县羊獬村设有房屋,规模并不浩大,帝尧及其家属们曾断续地于此处生活居住。帝尧七十三岁时禅让给帝舜之初,他仍旧为主天子。为能够更好地监督、帮助帝舜成长,共同治理好天下大事,帝尧将自己的办公机构,游动于今襄汾县陶寺与洪洞县羊獬村二地之间。由于仍有襄汾县陶寺正式帝都、帝宫的存在,羊獬之者,起初只能被称之为“别宫”或“行宫”。经过一定期限地过渡,帝舜上升成为主天子,帝尧退居于二线,并渐次的不再料理国事,一直到驾崩。

在这二十八年或三十一年里,有虞二妃于万安与羊獬之间常来常往,以尽孝道。而帝舜在国力已经富强的条件下,对帝尧在羊獬的这座旧日之“行宫”,扩建成规格考究的正式宫室庙坛,此乃是人之常情,公务所需和理所当然的事。

所以说,洪洞县羊獬村的帝尧宫居,不但是真实的,而且是古老的,只不过是后期者而已。“二天子”制的存在,禅让制度的客观须要,帝舜有两个都城,它们是洪洞县万安的“国家堡”和鸣条岗下的“安邑”;帝尧也有两个宫居,它们是今襄汾县的陶寺和洪洞县的羊獬。“安邑”者帝禹为帝舜所建;羊獬者为帝舜为帝尧所营造。

无论如今羊獬村的帝尧庙宇有多么浩大,多么排畅,是经过后世谁们扩建维修过,但它始建于“尧舜二天子”时期,由帝舜在原行宫的基础上正式扩建而成为帝宫的。当帝尧驾崩之后,帝舜又于原地建造一原初的“尧庙”者,也应当更是史实;因为当时的“神权”和“祭祀权”,都是控制在“帝”的手中,所以,此庙原初为帝舜所建,也当是事实。

羊獬村的尧庙由帝舜所建,虽然没有文献记载,但比照帝禹建“安邑”一节事,应当能够成立。

在今襄汾县陶寺没有上古尧庙,尧都区的尧庙又为后人所造的前提下,羊獬村的尧庙不仅是历史的,也是最为古老的。

五 由神所“立”

洪洞县历山上的虞帝庙群,建筑在一处当初名叫“神立”的地界上。

对“神立”这块地名的来历,有着不少民间传说。由于神话色彩浓重,遂被一些人付之一笑,不肯相信;尤其是外地人,以当地人编造而成,从而否定之。

但“神立”者绝不是杜撰,而应当列入于信史。

在古汉语中,“帝”字有八种含义,包括大、天、天子、谛、台、五帝、主体等;但第一大含义者,即是“最尊贵的天神”,泛指天帝、上帝。《尚书·洪范》云:“帝乃震怒,不界洪范九畴”中的“帝”字者,指得就是神、天神。上古时,天子一身兼国事、民事、法律、医疗、历法、兵权、祭祀等职。因此,帝就是天神。帝尧与帝舜,当年的民众们都相信他们通天而是“神”。

古汉语中的“神”字,在许多场合均指“帝”。《周礼·春宫·大司乐》中“以祀天神”中的“神”字,首先指那五方天帝,其次才是日月星辰。许多古文、古诗词歌赋中的“神京”即指帝京,“神都”即指帝都,“神器”即指帝位,“神皋”即指京畿之域;今尧都区境内的帝尧陵墓,其名称就是“神林”。帝即是神,神也是帝者,可窥一斑。

洪洞县历山上的“神立”一词中的“神”者,就是那帝舜姚重华。神立者,帝舜姚重华所立者也。帝舜这位“神”,在其当政时期,于洪洞县的历山之上,创建了一座纪念堂,因此,该处便名曰“神立”。

1、纪念他自己在这里耕历山的忧患经历,以常怀有忧患之心;

2、纪念历山人民对他的支持与关爱;

3、纪念帝尧不辞劳苦,以七十岁的高龄,上历山来与自己那场俱有历史意义的访贤和聚会;

4、纪念帝尧组织力量,将自己隆重地“嫔”往“妫汭”,与娥皇、女英成婚。

这不仅只是了却他自己的一番孝意,也是对二妃的安慰,对天下民众的示范教育。

“神立”者,“神”帝舜所立也。

这处纪念堂当初可能不会很大,后人有所扩建,并更加神化。但原初由“神”所“立”,应是史实。这个名称也神奇般地口耳相传,保存至今。

这座庙群曾经被毁损,如今的规格为后人重新兴建。星移斗转,许多史实已经被人们忘记;但“神立”二字没有走样。因为有了它,我们才能把这段失去了的信史填补起来,使之还原、再现。

神立神立,真神所立。

六 圣王头姚墟

如今的“圣王村”,上世纪六十年代以前,本一直名曰“圣王头村”,“圣王”就指帝舜。《史记·五帝本纪》中,有帝尧盛赞帝舜为“圣”的话;《韩非子·难一》也载孔夫子赞帝舜的言行是“圣人之德化”,舜是三皇五帝中唯一被奉为“圣王”的人。中国境内、特别是山西省境内,有不少叫作“圣王”的地方或庙宇,大凡“圣王庙”、“圣王坡”之类者,大都是为纪念帝舜而创建、而存在。

“头”字在此并不以“脑袋”解,而是起始开头的那个“头”;“圣王头”三字中,“圣王”是主语,“头”是谓语,即“圣王帝舜就是从这里出生于世,是他的开头起始处。”某些人不能全面的、历史的理解此意,竟然把“头”字抹去,遂使原初之意丢失了一半以上。“圣王”帝舜出生于“圣王头”的“姚墟”处,那一方良田沃土,正是位于这里。

上古男士“在家从母,出嫁从妻”这一段社会存在,在帝舜身上,比任何帝王都体现得明显而标准。唐代学者张守节先生在《史记·五帝本纪·正义》中写道:舜母“握登,见大虹意感而生舜于姚墟,故姓姚。”西晋学者皇甫谧亦云:“舜母握登,生舜于姚墟,因以姚为氏也。”《孝经·援神契》亦载:“舜生于姚墟。”这充分说明,圣王头村的“姚墟”处,当初居住的就是姚姓氏族,帝舜之母握登即姓姚,舜在家从母,当然也就姓了“姚”。

历史上也有把帝舜以姓“妫”而论之者。《文选·木华·海赋》有“昔在帝妫,巨唐之世”之句;《宋书·自序》亦云:“若不观风唐世,无以见帝妫之美。”这些文中的“帝妫”者,即指与帝尧二女成婚以后的帝舜。二女先居于妫汭区,加入该地氏族的二女即以“妫”为其姓,帝舜跟她们结婚后,即依习俗“从妻”而姓为“妫”,由“姚重华”变成“妫重华”。其后裔中“妫”姓者颇多。

对于“妫汭”,已有介绍,不再赘言。“姚墟”就是位于今洪洞县明姜镇、圣王村东北外方,一里之遥的一大片区域,这块圣地,我们不敢忽略。

《孟子·离娄下》云:舜“生于诸冯。”元代学者,诗人方园先生,在其《桐江序集·题江君天泽修堂诗》中又写道:“尧付诸冯药一丸,养心谁续执中丹。”直接将帝舜以“诸冯”称之。这也充分说明,中国历代的学者们,对帝舜生于“诸冯”的接受、承认与宣扬。

“诸冯”位于今圣王村外,姚墟范围以内的一方高地之上,大水滂沱之际的尧舜时期,这个地势,正是人们赖以死里逃生、繁衍生息的救命场所。古时的灰坑、垃圾和碎陶片,比比皆是。圣王帝舜就在这个具体的地点出生。

中国境内有数处诸冯,仅运城市就有三处。除了其它条件难以符合外,它们都不在“姚墟”大范围以内,更无“妫汭”与之近相匹配,难以说明上古有关情节。唯洪洞县的“诸冯”者,有“姚墟”作框围,有“妫汭”为呼应,有上古遗物作印证,距离“负夏”之区又不远,符合文献所介绍的有关内容。

姚墟、诸冯、负夏、妫汭,这些概念的载体,全在今洪洞县境内。

七 登比氏之“里”

《礼记·檀弓》云:“舜葬苍梧之野,盖三妃未从也。”在今洪洞县境内,有虞二妃享有盛名,“三妃”中的另一妃者是谁?

《山海经·海内北经》云:“舜妻登比氏,生宵明,烛光,处河大泽,二女灵能照所方百里。”《淮南子·地形篇》也介绍有“登比氏”的内容,言帝舜与她所生的两个女儿也叫“宵明、烛光”,其灵锐功能可照千里。帝舜的第三个妃者,当是“登比”氏之女。

这三位帝妃,当帝舜迁往“安邑”的“苍梧之野”时,都没有与之随同前往。

离洪洞县万安村东北方向的十多里处,有村现名“登临”,此称乃是多年存在于官方文书的名号,数千年来的洪洞县民间,称该村为“登里”。据了解,“登里”即上古登比氏族群体所集居之地,由于该名称下大平常,遂被一些人更之为“登临”,意为“登高临下、一望无际、眼界开阔、心旷神逸”;从而失却当初的含义。帝舜的这第三位妻子登比,也是一位“洪洞姑娘”。她与娥皇、女英所以都“未从夫”者,其原因是年岁都已经过百,有可能都先于帝舜故世,也可能儿孙绕膝,不忍远离。

总之,三位帝舜之妃,都善终于今洪洞县境内,埋葬于今洪洞县境内。

《礼记·檀弓》还载:“有虞氏瓦棺,夏后及殷周人棺椁。”

使用陶瓦作为棺材埋人,在金属工具很少而又落后的尧舜时代,合乎于情理。瓦棺只用陶土和泥烧制即可成品,比木制的棺椁省力而节资。这也是有虞氏族人民在帝舜领导带动下,善于冶制陶器的又一项说明。

据了解,今洪洞县刘家垣镇东义村,曾出土陶棺,形制完整,佐证了这一带即是原初有虞氏邦国所在地的史实。东义村距万安村只有十多里,这一带就有埋葬娥皇、女英与登比的可能性。

这是以后考古和研讨的又一项课题。姚姓之源在洪洞县圣王村一带,妫姓根祖在洪洞县万安村一带,登比氏之源在洪洞县登临村一带。由此三大姓氏衍生而来的一百多个姓氏的裔人们,应当来洪洞县寻根问祖,这些古迹处要比“大槐树”者,还早数千年。

八 由“安”而“安”

《礼记·檀弓》说的“舜葬苍梧之野”者,在今何方?

典籍里所载“苍梧”,有三处:

1、今广西省的梧州市,原名苍梧郡,西汉武帝元鼎六(前111)年曾设;

2、今湖南省宁远县境内有苍梧山,上有九嶷之峰,有美妙动听的传说与民俗;

以上二苍梧,依种种原因,都不是帝舜卒葬之地,与鸣条也不能相应。今湖南省苍梧山的帝舜陵庙,经考证为明洪武四年所建,距今不足七百年。

3、《竹书纪年·帝舜有虞氏》云:“四十九年帝居于鸣条,五十年帝陟;义均封于商,是谓商均,后育娥皇也。鸣条有苍梧山,帝舜葬焉。”今运城市盐湖区的帝舜陵,建之于唐代,相传当初为夏禹所建,初名“离东宫”。所有这些,都说明帝舜年老后,在今运城市盐湖区的安邑古地,居住过一段时期之后,便卒逝于此,埋葬于此的记载,可信度很高。

帝舜从洪洞的历山上被帝尧请下山来,居住于今万安的妫汭之地数十年,而后迁往安邑。由万安到安邑,由“安”而“安”。

这两处的“安”者,是“安定团结”的“安”。世界上只要有了安定团结的总局面,才能很好的发展。一个人也系如此,只要他能安下身心的干事业,就一定会有成就。《大学》云:“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把“安”当作止、定、静的结果,而又是“虑”与“得”的前提,具有关键性的意义。因此,万安与安邑,不仅只是两个含义相似的词,也是吉祥如意之词。

洪洞县的“安”字位置在下,是结尾;盐湖区的“安”字位于起始,表示出它们之间的关系与次序。这也许是巧合,也许是先人的本意,也许就是当年帝禹本人的用意。万安者在先,安邑者居后。

万安,安邑。安邑,万安。

九 请来洪洞追舜尧

韩信走了,肖何月下紧追不息,结果一同回归,共同成就刘汉大业。尧与舜卒逝已经几千年,但也要追;原人虽已追不回来,但却可以追逐到其精神。寻根问祖的目的,重在追随精神,振奋人心。

但必须是以真正的祖迹为红线,以真正的祖先为目标。

尧与舜二帝者,在洪洞县留下许多圣迹,布满了全洪洞。

圣王村位于洪洞县的东北方,霍太山主峰之下,那里有帝舜的诞生处,是天下姚姓及其分支诸氏的祖源;羊獬村位于洪洞县东南方的汾河东侧,那里是当年尧舜二帝共同议政、述情的场所;历山位于洪洞县西南方的二阶台丘陵之上,那里有帝舜当年耕种过的农田,有尧舜二帝初会的圣迹;万安村位于洪洞县的中西部,那里有帝舜当年的国都、宫居、家属宿舍和原初的洞房,更是全世界妫姓族系人的发祥处;登临村位于洪洞县的中部略北处,那里有古登比氏族的集居遗痕;东义村位于洪洞县的西北方,那里出土过不少古文物,是上古有虞氏所分布的风水宝地;仇池村位于洪洞县的最北端,那里有帝舜昔年渔猎古迹。这些上古遗址,距今四千多年近五千年。

尧舜文化,是中国人民重要的精神支柱。洪洞县是尧舜的家乡,特别是帝舜及其三位爱妃的出生与祖居之地。国人多以尧舜为祖先,为榜样,尧舜精神受到人们广泛地重视与推崇。

如果你要追寻尧舜文化,那么请不要忘了洪洞,能找到这几处重点村镇,并以此为线索转上一圈,将会看到许多尧舜轶事故迹和三妃的不少动人传说;与其它处有所不同的是,这里能以信史把民俗和传说联串起来,使你温古而知新。把尧舜的精神和经历,深刻地印嵌在心目中、脑海里。

临汾市政协文史研究员 周文洁

2017年3月12日10日26分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