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书画·戏剧·文坛>> 文坛>>正文内容

张奇志:闲话男人与酒

闲话男人与酒

张奇志

男人爱喝酒一如女人爱逛街,男人爱喝酒一如女人爱唠叨,男人爱喝酒一如女人爱打扮。不独男人女人皆需要情绪的宣泄,感情的交流,更因在释放心灵的过程中,有一种淋漓尽致的爽快,有一种汪洋恣肆的个性张扬,尤其是男人,更有一个亲情、友情交织而成的快乐空间。

男人之所以是男人,是因为男人肩负着无可推卸的担当。男人是家庭的“囚徒”,事业的“奴隶”,社会的“苦役”。男人是老人依托的郁郁青山,是孩子们遮风避雨的森森大树,是心上女人闲庭信步的绿绿草坪。

男人是一只鸟,在理想和现实之间飞来飞去;男人是一条鱼,在高雅和平庸的湍流中上下游弋。男人心高,社会、家庭、事业,首尾都要兼顾;男人图雄,和谐、幸福、成功,一个都不能少。为了实现梦想,男人把世界幻化为战场,把人生虚拟为战斗,在社会的丛林法则中拍马挥戈,左冲右突,战明枪,躲暗箭,越堑壕,守城垣,使出浑身解数,拿出看家本领,在波诡云谲的包围中杀开一条血路,占据了岌岌一席的人生制高点!

男人从青年奔跑到中年,转眼间又把中年的影像抛到身后,义无反顾地奔波向前。起起落落,走走停停,花开花谢,云聚云散,没有让时光荒废了那一颗坚强不屈的心。男人也曾豪气干云,睥睨天下,傲视群雄,但拼到最后已是身心疲惫,“伤痕”累累,不觉间已是鬓间白发生,夕阳飞霓虹,笑看青山春意远,英雄难复当年勇。

男人在奔跑中需要小憩,在紧张中需要放松,在前景黯淡中寻找光明,在焦虑摇摆中寻找稳定,在茫茫人海中寻找歃血同盟。

这样寻来寻去,终有一天男人就不可避免地寻嗅到了酒的滋味了。男人一旦尝到了酒的辛辣味道,就如同猛兽啖到了血的腥味一样,这种水形烈质的液体与雄性的荷尔蒙混合掺杂,就会使男人的情绪找到了调整的寄托,心灵找到了休憩的寓所。从第一杯入喉的那一刻起,男人与酒就结下了不解之缘。

酒的发明,实在应该列为人类最伟大的发明之一。以酒为主题,自古至今演绎了多少传奇和动人的故事。帝王将相、英雄豪杰、文人墨客、贩夫走卒,从庙堂之高,到江湖之远,贵为九五之尊者,贱若引车卖浆者,都心悦诚服地拜在了酒坛之下。上下五千年,纵横九万里,一部人类文化发展史,酒是不可或缺的点睛之笔,所谓的酒文化已渗透到人们的主要生活场景之中。我们不必翻开书页检索酒的历史,也不必“醉里挑灯看剑”“一樽还酹江月”,也不必“举杯邀明月”“把酒问青天”,更不必“人生如梦”“对酒当歌”,我们在用心体会和感受这些关于酒的千古流传的经典名句的时候,已然穿越了时空同古贤交流对酌,推杯换盏,在同一个月亮下翩翩起舞,引吭高歌,夜阑人静,直把酒气啸成了浩然之气。

爱喝酒的男人都知道,酒是好东西,喝酒的日子都是好日子。男人无事便喝,有事更要喝;无事能喝的有了事,有事能喝的无了事。男人巴不得天下无事好喝酒,男人都期盼天下有事酒好喝,三杯通大道,一斗合自然。酒是义气助燃剂,酒是感情推进器,世路难行钱作马,愁城欲破酒为军。一杯在手,千金承诺;三盏入肠,万事皆休。以杯中之物浇胸中块垒,不亦快哉!

人分三六九等,酒列高中低档。有钱的男人出入豪华酒楼,赏风花雪月,饮酒中珍品。无钱的男人也喝酒,路边小店,夜市排档,三五个穷朋友,一两瓶二锅头便可买得一醉。也有另类男人,琼楼玉宇,如履平地;花街柳巷,信步而行;玉液琼浆,如渴马饮泉;村醪山酿,似长鲸汲水。上得天堂,下得街坊,通吃通饮通杀,尽显英雄本色。

酒品如人品,一如诗品如人品。既有豪放派,亦有婉约派。豪放者言:“人穷志不穷,豪气贯长虹;人穷志不短,喝酒端大碗”言罢,捧大碗,一饮而尽。婉约者言,酒是粮食精,享受在过程;酒是宝中宝,细品更美妙。言毕,啜一小口,复又轻放于桌。豪放者说,一言难尽,尽在酒中,说罢,满觞而饮。婉约者说,一“咽”难尽,尽在酒中,说罢,又抿一小口。然婉约者也可细水长流,一日斗酒;豪放者亦不免三碗入喉,不胜酒力。旁观者曰,尺有所短,寸有所长,不以酒量比雅量,不以快慢论英雄,饮酒如作诗,重在意境也。

“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犹如行业之于职称,喝酒的男人也分级品。一般而言,在每地都有酒仙、酒鬼、酒缸、酒徒、酒篓子之称谓。酒仙者,赞其量大如海,人品高雅;酒鬼者,言其有神鬼难测之量,玄秘难测之机;酒缸者,状其大肚能容,欲容天下之美酒;酒徒者,喻其嗜酒如命,唯酒是宗;酒篓子者,乃无底酒器,长灌不满之谓也。如此名分而称,戏谑而已,聊博一粲,岂可当真?然凡有名号者,俱是酒中真君子,世间义气人。

酒局如谜局,酒场如战场。既是谜局,必有人上套;既是战场,必有人中枪。常见这样的情景,一众人等,相谦相让,甫坐酒桌,彬彬有礼,举杯相祝,雅士风范。三巡过后,短兵相接,你来我往,唇枪舌剑。或捉对厮杀,或单挑一桌,有瞒天过海者,有隔岸观火者,一部三十六计在酒桌上运用得出神入化。一局终了,直喝得天昏地暗,躺倒一片,中枪者已然“受伤”,跌跌撞撞,摇摇晃晃,扶墙而归。翌日高卧晏起,汤饭难以下咽,胃中汹汹,喉咙呕呕,眼泪汪汪。门外有卖韭菜者,喊一声“韭菜”便引发哇然而吐,直把肠肚能吐出体外,忙闭门塞听,静息安养。即发誓,此生再不喝酒!妻戏曰,好呀,你若不喝酒,我先帮你把全世界的狗都杀光了!然而未过三天,酒虫挠心,口中已淡出鸟儿来,忙呼朋唤友,聚而畅饮,前日之事,早已丢到脑后。正是:不来不来又来啦,不喝不喝又喝啦,喝的喝的喝多啦,多啦多啦回去啦,回去回去换骂啦,骂的骂的瞌睡啦。二天醒来,又复如此。

有人说,喝酒不醉的男人不能深交,盖因其城府太深,深不可测。也有人说,常醉的男人不能深交,皆因其胸无城府,浅薄无聊。或两者都有道理,比较理想的境界似应是花看半开,醉饮微醉,但个中尺度,殊难把握。

有一个酒徒,量如长江东逝水,瘾似黄河滚滚来,但每每也酩酊大醉。酒徒就经常思考一个问题,怎么喝着喝着就醉了呢?是哪一杯醉了的呢?醉点在哪里呢?再喝酒,酒徒就留了一个心思,有意把自己喝多,循序而饮再找那关键的一杯。然而,酒徒始终没有找到那个所谓的“醉点”,酒徒最后恍然大悟,美酒是精华,“醉点”是“精灵”,“精灵”是捕捉不到的,遂罢。

有智者笑曰,此酒徒实际找的是“第八个烧饼”。

男人的酒局女人客串已是一种社会常态。甚至女人做局,男人客串也不鲜见。喝酒的男人都知道,会喝酒的女人绝不可小觑。所谓“梳小辫”的,“红脸蛋”的,“揣药片”的,都有可能是深藏不露的绝顶高手,一般酒桌上,女人以弱示人,男人托大,喝着喝着,一不留神就上了女人的套儿,着了女人的道儿,一个女人放倒一桌男人也不是新鲜事。

但女人天生是优雅的动物,大多数女人还是钟爱红酒或者果酒,特别是时髦女子。红唇红酒红颜,纤纤玉手兰花指,擎一根细烟,眼波流转,媚眼如丝,三杯美酒穿心过,两朵桃花脸上来。男人未饮先自醉了半边身子,所谓酒不醉人人自醉,不单秀色可餐,秀色亦能醉人。

但男人永远是酒的主宰,酒是上帝馈赠给男人的礼物。集经年喝酒之体味,窃以为,青年人喝酒是为了壮胆,中年人喝酒是为了壮行,老年人喝酒是为了壮怀。酒对于每个年龄阶段的男人都有着诗化般的意义。据权威机构调查,爱喝酒的男人更有男子气,爱喝酒的男人更有担当,爱喝酒的男人更易获得成功。

男人的忧虑,男人的激情,男人的抱负,男人的快乐,酒是不可或缺的,然,岂是一个酒字了得?

醉过方知酒浓,爱过方知情重。

朋友,让我们共同举杯吧!

昨天的记忆已然发酵成酒。

我用真情仔细勾兑。

明天,我们将继续携手前行。

今天,共赴一醉,如何?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