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史志·档案·文史>> 文史>>正文内容

收藏者“说”洪洞墓志铭

洪洞吃、住、行、购信息全攻略!点击上方蓝色字体“洪洞生活向导”,即刻带您玩转洪洞!

日前,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友人说,前些年洪洞一建筑工地出土了两块石碑,有人拉回家一看,石碑上有明末清初著名书法家、诗人王铎的名字。近日,记者在友人介绍下,亲眼目睹了这两块石碑。

“赐进士第嘉议大夫兵部侍郎年家眷弟吉安李元鼎书丹”

 

“赐进士第文村郎巡视长庐寺处盐课监察御史甥婿杨义篆盖”

 

收藏者“说”洪洞墓志铭

“前些年,洪洞搞基础建设和房地产开发,工地上出土2块石碑,施工方视其为建筑垃圾,准备清运填埋。其儿子知道父亲爱好收藏,便出资雇了一辆三轮车将石碑拉了回来。经过清洗才发现这是两块墓志铭,一块为铭额,一块为铭文。”石碑收藏者介绍,仔细一看,铭文竟是清初著名的书法家和诗人王铎撰写的。当时他就好奇,在那个年代,洪洞谁有这么大的面子,竟能请到王铎书写铭文?现代人对王铎的书法与诗文有研究,却不知道王铎还与洪洞有缘。

据了解,今人只知道王铎是明末清初著名书法家、诗人,而他的年谱记载,他是洪洞人,生于河南孟津。书写铭文的李元鼎生年不详,他卒于清世祖顺治十年后不久。他于明天启二年(公元一六二二年)中进士,官至光禄寺少卿。李自成攻陷北京,李元鼎投降授于原官职。到了清朝,他被授于太仆寺少卿。累擢兵部右侍郎。他工诗文,著有《石园集》三十卷,《四库总目》传于世。铭盖上的篆刻是墓主人刘武夷的外甥女婿书写的,当时外甥女婿杨义是盐课监察御史,也就是相当于现在的盐业专卖的纪检监察人员。

两块墓志铭大小约为50厘米*50厘米,厚度约15厘米,石质为石灰石。从篆刻与小楷书写上看,李元鼎与杨义的书法功底也上了得,从而更显两块墓志铭弥足珍贵。收藏者说,“通过查阅资料与网上资料对比,武英殿始建于明初的汉族宫殿建筑,位于北京故宫外朝熙和门以西。正殿武英殿南向,面阔5间,进深3间,黄琉璃瓦歇山顶。须弥座围以汉白玉石栏,前出月台,有甬路直通武英门。后殿敬思殿与武英殿形制略似,前后殿间以穿廊相连。东西配殿分别是凝道殿、焕章殿,左右共有廊房63间。院落东北有恒寿斋,西北为浴德堂。武英殿与位于外朝之东的文华殿相对应,即一文一武。铭文中的主人应该在该殿工作,专门起草朝廷大内书写诰敕、制诏、银册、铁券等文书。其文采深得王铎、李元鼎敬佩,因此他们才一个撰写了铭文,一个书写了铭文。”

记者查阅资料对比墓志铭,铭文第一段应译为:王铎于明余天启壬戊(1622)年与洪洞刘闇(an)然(刘令誉)同年来到朝廷,同朝为官,相处很好。通过刘闇(an)然认识了他的弟弟武夷公(刘广誉)时,武夷还在读书。他们兄弟俩从来不谈先祖荣耀,也从不谈先祖的事,而且隐藏的不为人知。刘广誉从县令起家,“由西台中丞进少司马”。他“因王事鞅掌,积劳成疴,遂以庚辰春三月过疾不起”。王铎在第一段结尾感慨“明运既讫,大清龙飞”不愿透露姓名的收藏者说(注:明天启在位7年公元1620年至1627年)。当时在场的山和朋友看到第一段文字这是刘广誉的墓志铭。而且此墓是在清初由洪洞城刘家的后代操办合葬的,好友王铎、李元鼎也鼎力相助。

墓主人为明代洪洞刘荣(1459-1527)之后

随后。记者翻阅了民国版《洪洞县志》和《洪洞人文大辞典》。通过寻找探讨,确认墓主人是洪洞城刘家第九代孙刘广誉。

洪洞刘姓比较有名的苏堡刘家、万安刘家、洪洞城刘家。而住洪洞城内德化坊的刘家是显赫明清两个朝代数百年。有资料记载,县城刘家在明朝初年由河南光州迁到洪洞,居住在城内德化坊的刘氏以怀德公为始祖,祖坟在玉峰山。明万历四十七年(公元1619年)八世孙刘承宠的《族谱序》最早记载了该族迁到洪洞的历史。他在族谱中写道,鼻祖自洪武定鼎占籍于洪,有三子讳怀德、存德、敬德,旋携季子归原籍去,遗祖母与伯仲隶洪之德化坊为编氓。后祖母葬玉峰茔,伯仲昭穆之,其仲另立一族,亦有子孙,而伯遂为洪洞刘氏始祖焉。相传支派从豫之光州分来,然亦未有确据,只因兵燹之后,隐于田间,不求闻达,事多草昧。(卷首,《族谱序》)可知该族在明初务农,并不彰显。检族谱《世表》可知,一世怀德之下,二世信,三世恩、义、贤、达,四世清、彬、著、恭、载,五世开始分支分迁。

县志与大辞典这样记载,刘荣(1459-1527)字文华,号石问轩,以例贡生仕中城兵马副指挥,出任湖广岳州府(今湖南岳阳、湖北武昌)通判,湖湘暴乱,刘荣领平息暴乱后,转任庆阳府(今甘肃庆阳)通判,督粮宁夏。为官恪尽职守,平反冤狱,不避权贵。有人因事夜间送银,刘荣拒不接受。回乡后,训子读书,科第连绵。

刘承宠在《族谱序》继续说,存肃公即四世刘恭,封文林郎、兵马司副指挥,永乐十九年(1421)十一月十六日生,正德六年(1511)十月二十三日卒,享年九十一岁,从祀义士祠。他“以农商为业”,称贷于人,具备了一定的经济实力,因而“开创基业,家道渐积昌大”。存肃公第三子硐轩公刘荣,生活在天顺三年(1459)至嘉靖六年(1527)间,由例贡任兵马司指挥,出为湖广岳州府通判,又为庆阳府通判,开始为官。重要的是他“致仕后,训子读书,科第连绵”,此与县志记载相同。

而刘廷相(1506-1559)刘荣长子,字伯衡,刘廷臣(1509-1559)字伯邻,刘荣仲子。兄弟二人于明嘉靖(1537)十六年,乡试中同中举人,而且刘廷臣是解元(第一名)。

刘廷相授河南西平县知县,廉洁仁慈,百姓爱戴。平生喜爱读书,特别精于《易经》,他的诗文与弟弟刘廷臣齐名,人称“双绝”,著有《易说反约》传世,他升任河北河间府通判,还没有到任就去世了。

刘廷臣在1537年得解元后,于1538年又考中进士。出任裕州(今河南方城县)知州,民间有活包公之美誉。数年后,他升迁至刑部员外郎。不久又调任开封府知府,。随后擢升辰州、沅州两州兵备副史,经过开封、裕州时,老百姓持牛酒在路边欢迎刘廷臣。时隔不久,又任天津兵备副使。成功侦破抗明教会,又带兵征讨中州罗教教徒起义。朝廷论功,晋升他为河南参政,拜右佥都御史,巡抚宣府,督粮修堡垒,以防御有功,又晋升副都御史。后来,他以病辞官后回乡,著《上谷秦议》传于世,逝于嘉靖三十八年(1559)正月,享年51岁。

看铭文第一段“余天启壬戊(1622)通籍,与洪洞闇(an)然刘伯子同年同里,相得甚欢。因伯子得交仲子武夷公,时,武夷公尚诸生……”。仅从文字看与洪洞刘荣有关联,却是似有非有,但从时间上看他们与刘家没有瓜葛。《洪洞县志》、《洪洞人文大辞典》也很难寻到墓主人的名字。通过与友人探讨、请教专家,研读《洪洞县志》、《洪洞人文大辞典》对铭文方有初步了解。

也就是王铎于明余天启壬戊(1622)年与洪洞刘闇(an)然同年来到朝廷,同朝为官,通过刘闇(an)然认识了他的弟弟武夷公时,武夷还在读书。他们兄弟俩从来不谈先祖荣耀,也从不谈先祖的事,而且隐藏的不为人知。王铎在第一段结尾感慨“明运既讫,大清龙飞”不愿透露姓名的收藏者说,王铎这时说出了心里话,明王朝已经结束,清王朝的龙旗要在华夏飘扬。

收藏者看到这些资料后说,原来闇然是刘令誉的字,明天启壬戊(二年)(1622)洪洞县进士。天启六年任宝丰县知县。在清道光年刻本《宝丰县志》卷九《职官志》中记载。是洪洞刘家九世孙。

王铎在第二段铭文感慨,“命分祀岳渎耳过,古羊与闇(an)然公乔梓。口饮赋诗两间,晨夕坐中询武夷公,家政因左孺人……”他才了解到刘武夷的家族史。“谨搜公原志,而以左孺人附焉,公讳广誉,字义征,别号武夷,始祖怀德,明兴迁洪,三世尘封文林郎”。王铎的叙述与刘家八世孙刘承宠的《族谱序》记载相同。

“恭生庆阳府通判荣,荣生河间通判廷相与弟廷臣,同举于乡臣捷南宫。后为都御史,抚上谷进阶通议,(廷)相生四川布政司左参政(刘)应时,(应)时专学能诗,与七才子齐名。(应)时生高平县训导,累封都御史(刘)承光,(承)光生少司马令誉。……公由诸生为武英殿中书舍人,尚气有志略,幼与少司马(兵部侍郎)攻举人……”文中提到的名字在民国版《洪洞县志》、《洪洞人文大辞典》中都可以看到,从刘恭、刘荣到刘应时已有的三代人中就有7人上榜,从以上文字可以断定墓主人为洪洞城刘家之后,九世孙刘广誉。

刘广誉“生于万历二十四年(公元1596年)丙申年十二月十一日,卒崇祯庚辰年(1640年)年三月十日,享年四十有五。只是手中的《洪洞县志》、《洪洞人文大辞典》没有刘广誉的名字。

“左孺人”是女中豪杰

得知墓主人是刘广誉后,上网查询出现最多的却是刘家九世孙刘令誉,关于刘令誉的文章老长老长,仅有南开大学 历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南开大学中国社会史研究中心主任,专门从事明清史、社会史研究的常建华在“明清时期华北宗族的发展”。一文中提到“刘广誉长女适进士行人韩续祖子居定,三女适举人署通州学政晋承宪子淑熵,皆为诸生员;孙周印娶庠生晋淑璟女(《武英殿中书舍人武夷刘公暨元配左孺人合葬墓志钻》)”,不足百字的记录。文中“墓志钻”而刘广誉外甥女婿杨义篆盖却是“墓志铭”。

兵部侍郎刘广誉去世后,朝廷封左氏为七品知县嘉女,孙廪生立为德女,“少孤育于伯氏……”,聪慧的婉静七岁能读父王著写的女经,通大义,非常贤惠,知书达理,伯氏感到很惊奇,于14岁许配天目,天目以巨太恭人的身份对待婉静,婉静亲自提水舂米,特别勤劳,她与与董恭人一起侍俸天目丈夫与儿子,“以孝闻公”。

天目一是指天眼通(开天眼之功法) 要想开天目应该懂得一些基本的气功;二是古典小说《水浒传》中第43位好汉彭玘的绰号。星宿地英星。彭玘原为颖州团练使。随呼延灼征讨梁山时任副先锋,人称“天目将”,使一杆大杆刀,刀法精熟,武艺高强。而刘广誉与刘令誉都是兵部侍郎,刘令誉将仲弟广誉的女儿许配给他自认为是“天目将军”也是情理之事,只是王铎在文章中没有提到“天目先生”究竟是谁?给今人留下了不解之迷。

然而不幸的是,新婚不久的婉静却突然离世。左孺人要以死相随,子女们都哭泣劝说,而左孺人却反问子女有没有“出阁者”, 左孺人诉说,老公离世,她含辛茹苦“朝悲夜泣,十一年如一日” 好不容易抚养大女儿,刚刚完婚不久遭此劫难“自言生不如死”,成天想已故的老公刘广誉,使老病复发,坚决不去医治。顺治辛卯(1651年)年正月二十一日,对围在她身边的儿女们说“吾欲见汝父久矣,遂含笑而殁”生于万历戊戌(1597)年正月初九的左孺人享年54岁。

文章赞颂左孺人教育子女,养育子女,儿子“若溥邑诸生,委署垣曲县知县”娶梁中立女,又娶续圣经女。四个女儿,长女嫁于乙丑年进士韩续祖居定,次女婚配上林苑监承岳霁云的儿子万嵩,是丙午年的举人,三女嫁通州学政晋承宪的儿子淑爌,四女与工部虞衡司员外郎王家植的儿子结婚,他们都是诸生。孙子周胤娶晋淑璟的女儿当,梁氏生一曾孙。“忠谠绍未聘,以今年十一月十六日合葬于祖茔之次,铭文与常建华在明清时期华北宗族的发展。”一文中提到“刘广誉长女适进士行人韩续祖子居定,三女适举人署通州学政晋承宪子淑熵,皆为诸生员;孙周印娶庠生晋淑璟女(《武英殿中书舍人武夷刘公暨元配左孺人合葬墓志钻》)” 的说法有别。洪洞当地知名人士看到此石碑都说,此墓志铭对研究洪洞城刘家及当地显赫家族韩家、与晋家联姻有着极高的价值,也更正了仿间流传的文字。

来源:临汾新闻网

文/图 临汾新闻网记者 王隰斌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