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史志·档案·文史>> 文史>>正文内容

探秘:临浮战役主战场在陈埝还是在官雀?

黄正诚当年就藏在柴草堆的位置

1946年 陈赓指挥部队活捉国民党军“天下第一旅” 旅长黄正诚

陈埝才是临浮战役主战场

 

“临浮公路沿途的官雀村比陈埝村出名,1946年拉开解放战争帷幕的临浮战役也让人们说成了‘官雀战役’。实际上,这个说法有误,临浮战役的主战场在陈埝,而不是官雀。”已经退休多年的浮山县原武装部部长鲁光岱日前回忆。

前不久,69岁的鲁光岱将记者与尧文化网站负责人蔺长旺领到了陈埝村一座清代建筑前,墙上钉着“东街当铺巷5号”门牌,在其上方还有一个标牌――“活捉黄正诚处”。建筑后墙上当年机枪扫射的累累弹痕,再现了人民解放军围歼国民党军“天下第一旅”的激战场景。

四孔明清建筑窑洞已经拆除,在原址上盖起了宽敞明亮的平房,墙面贴着白色磁砖,与东厢房和南边的清代建筑形成了强烈反差。

“部长来了,要不是当年您领着那几位客人到此查看,东房和南房也早拆了。这些年来,子女们看到别人家都拆了旧房盖新房,他们也动过心思。”房子的主人陈铁山说。

陈铁山看到鲁光岱领着两个人又来了,便指了指堆放柴草树枝的地方说:陈赓将军的警卫员王恩田说,黄正诚当年就藏在柴草堆下。非常巧合,多少年来,那个地方一直堆放柴草。”鲁光岱回忆,那是2009年的10月21日,当年已经85岁的陈赓将军的警卫员王恩田、陈赓将军的儿子陈知健、周希汉将军的儿子周太安、李聚奎将军的儿子李生雨、陈再道将军的女儿陈冰兵、当年四纵13旅旅长陈康的女儿陈八一等将军后代来此寻找父辈激战的足迹。

鲁光岱介绍,当时,这些将军的后代与太岳传承会要了解临浮战役的一些基本情况,军分区将此任务交给了浮山县武装部。那时,鲁光岱已经退休多年,时任浮山县武装部部长的郭瑞强便找到了浮山人都认可的“浮山通”鲁光岱,当时陪同的有军分区的刘永福(现任尧都区武装部政委)和参谋小闫。

“浮山的战略位置很重要,当时陈赓将军采用的是‘围点打援’战术,他指挥四纵四个旅在临浮线上全线布阵,有打阻击的,有打援兵的,在运动中寻找战机。”鲁光岱介绍,11旅围歼困守在官雀的敌军。周希汉的10旅及其他部队在陈埝西北部设伏。

相关军史资料记述:9月22日拂晓,敌167旅和27旅按计划向浮山进攻,沿途遇到我军顽强阻击。下午,敌167旅旅长用报话机向敌整1师师长罗列报告战况,说他们一个营长阵亡。

太阳将落时,罗列用报话机向军长董钊报告战况,这时陈赓司令员也在侦听报话机旁,陈赓司令员和董钊是黄埔一期的同学。罗列说已逼近浮山县城,很快即可占领,自临汾东进的部队已到达指定地区,沿途未遇到抵抗。董钊是陕西关中口音,对战况表示满意,但随后说,从临汾向浮山前进的部队,要密切注意自己的侧后方。”陈赓司令员听后随口说了一句:董钊这个意见高人一筹。”天黑之后,敌167旅和27旅终于进入浮山县城。至此,全天的战斗集中在浮山方向,而临汾来犯之敌在侦听报话机上一直没有出现……因为我军的作战计划是要全歼临汾出来的敌人。夜间,我作战部队报告,临汾来犯之敌天黑前抵达临浮公路上的官雀一带,已进入我11旅隐蔽集结地区,我10旅随后也堵住了敌人往临汾的退路,而敌人对此完全没有察觉。9月23日早晨,一打开侦听报话机就听见敌人的频繁联络,而且出现了一些新的呼号。根据夜间官雀战斗抓获的俘虏说,他们是整编1师1旅2团的,即“天下第一旅”2团的。至此,我军才知道围住了胡宗南的主力“天下第一旅”。根据我军报告的战况,很快就弄清了新出现报话机的所属部队,并陆续证实了一些密语。敌第一旅2团被围在官雀,团长是王亚武,敌第一旅旅部及1团被围在陈埝村、合里村一带,旅长黄正诚、1团团长刘玉树。

“‘天下第一旅’第2团在官雀被11旅围歼,而在陈埝却被周希汉旅包围了一个旅部两个团,你说哪个是主战场?”鲁光岱重复着警卫员王恩田的话。

战史记载:9月23日黄昏,我11旅对官雀之敌发起总攻。在我11旅歼灭官雀之敌的同时,我10旅也开始对被围在陈埝村、合里村一带的敌第1旅旅部和敌1团发起了总攻。9月24日4时许,将敌人全部彻底歼灭。这个整编第1军第1师第1旅被胡宗南吹嘘为“天下第一旅”,在陈赓所部的打击下已经不存在了,敌中将旅长黄正诚,曾经留学德国的军事学校,被吹嘘为“百战百胜的将军”,同国民党其他部队相比较,这支蒋家御林军确实与众不同,全副美械装备,训练有素,战术、技术比一般部队高,士兵都是七八年以上的老兵,非常骄横。可是,在陈赓所部的铁拳打击下,一败再败,直至最后彻底覆灭。

至此,发生在1946年9月的临浮战役主战场在陈埝已清晰地展现在人们眼前。

记者王隰斌

相关链接:陈埝的枪声停止不久,周希汉打电话问10旅29团政委吴效闵:你们捉到了黄正诚没有?”吴效闵回答:没有。有俘虏说,黄正诚被炸死了。”周希汉想了一下说:不可能。你们大炮、炸药包响的时候,黄正诚还和罗列在报话机上讲话,我听得清清楚楚。你们要好好搜索,别让他化装逃跑了。”按照旅、团的命令,部队开始了认真地搜索,把俘虏中一些穿马靴、外表模样像大官的都询问了一遍,敌副旅长兼参谋长少将戴涛、参谋主任少将顾铁、第1团团长少将刘玉树都找到了,唯独没有找到黄正诚。

东方呈现出鱼肚白,部队押着俘虏迅速撤出战场。吴效闵带着几名参谋来到俘虏集中的一片树林里,忽然发现一个上身穿士兵衣服,下身着呢裤,脚穿皮靴的人,鼻梁上还架着一副金丝眼镜,神态很不自然。吴效闵走上前问他:你是做什么的?”“书记官,我是书记官。”回答得很慌乱,此人好像在发抖。

吴效闵没有说话,紧紧盯着他的裤子和皮靴,这人更加不安了,连忙解释说:我确实是书记官,这裤子和皮靴是我去年在西安结婚时朋友送的。”黄正诚作贼心虚,越解释破绽越多,经过查对,吴效闵揭穿了他的谎言。他就是“天下第一旅”旅长黄正诚。

此时,黄正诚的尴尬相惹得周围的俘虏哈哈大笑。黄正诚感到无地自容,用手推了推金丝眼镜说:我要见你们的陈赓将军。”吴效闵冷冷地问了一句:你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吗?”闷了半天,他才说出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你们打仗不按规矩。”和吴效闵一同来搜索黄正诚的团副政委康起华又问了黄正诚一句:规矩?什么规矩?”黄正诚念念有词:你们不按操典,偷偷摸摸,乱冲乱打,如果摆开阵势,凭我们的武器装备,和多于你们几倍的兵力,你们是打不赢的……”

为了让黄正诚头脑清醒一些,康起华严正地说:黄正诚,收起你们那套规矩操典吧!你们打的是反革命战争,不得人心,不管按什么规矩打,你们都逃脱不了失败的结局。”

就这样,骄横一时的“天下第一旅”灭亡了,狂妄自大的黄正诚被俘了。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