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文明探源>>正文内容

观看《寻找尧舜之都》随笔

.

早在2013年2月笔者曾经撰写《石峁遗址与陶寺遗址的相关性浅析》一文,曾被诸多网络媒体转载,提出陶寺晚期一百年的动荡与石峁遗址文化的介入相关:

“再者,从石峁城址的最早建设年代来看,与陶寺城址的最早始建年代同期,亦即即距今约4300年左右,而其存在的300年时间正是陶寺城址所经历过的早、中期300年,也就是说相当于从颛顼、帝喾、帝挚、帝尧到帝舜和大禹生活的年代。换言之,这个时期石峁聚落的统治者,当是应与颛顼、帝喾、帝挚、帝尧到帝舜和大禹同时期的部落或人物;而石峁遗址的毁弃时间与夏朝创立的年代大致相符(前2070年),据石峁遗址考古报告,石峁遗址创建于龙山文化中晚期,废弃于夏代早期。这也就意味着当初石峁的统治者及其部落因某种历史原因便随着夏朝的诞生而向东部进行了迁徙,且也很有可能也融入或是介入到了陶寺晚期那100年的动荡过程”。

记得沈长云先生曾经撰文说石峁是黄帝的都城,文章发布后引发了很大争议,主要是年代差距甚大。实际上如果说石峁文化是红山文化(老虎山黄帝文化)南下的延续,属于黄帝文化也就对了。2017年7月2日中央十台《探索与发现》栏目播出《寻找尧舜之都》,专家们根据三足陶鬲在陶寺遗址晚期的发现明确提出了陶寺晚期毁灭是来源于石峁文化的观点。

就在该节目播出的前一天,笔者曾撰写发表了《姚墟舜居考——兼论舜都蒲坂的地望所在》一文,就所谓舜都的问题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从尧王访贤得舜始,到舜代天子至有20年之久,舜代天子又有8年时间,之后尧作古舜服丧三年后,舜施政25年。从舜参政、施政的50多年时间来看,其地位的变化将会导致其居住地的变化。笔者认为至少在舜协政的20年里他是居住在妫汭的,代天子的8年居住在妫汭的可能性也很大,但继位(尧禅让)后居住在陶寺尧都是可能的。估计典籍记载“三年之丧毕,舜让辟丹朱于南河之南。诸侯朝谨者不之丹朱而之舜,狱讼者不之丹朱而之舜,讴歌者不讴歌丹朱而讴歌舜。舜曰‘天也’,夫而后之中国践天子位焉”的时间,应发生在舜就天子位之前夕。《五帝本纪》云:帝舜当初“一年而所居成聚、二年成邑、三年成都”,也就是说舜在代天子位的8年里,就居住在妫汭,此时此地已有“都”之名讳。那么,这里的地名“国家堡”之存在也就具有了十分的合理性。

皇甫谧曾云“舜所都也,或言蒲坂,或言平阳及潘者也”。笔者提出了所谓“舜都蒲坂”,就是虞舜在继天子位到陶寺尧都之前,在蒲县以东洪洞万安妫汭沟居住过的地方,也就是其代天子位8年期间所在的都邑,而不是史学界所说的永济蒲坂。虞舜继天子位后到陶寺定都符合情理。 笔者完全赞成专家们陶寺为尧舜之都的说法。

专家们说“禹都安邑”的说法未必可信,因为在中原已经找到了夏的都城。对此,笔者不敢完全苟同,因为东下冯二里头文化的发现,有可能就是对大禹在陶寺晚期动荡过程中曾在安邑地区开始立夏的佐证,但这只不过是个短暂的过渡而已。

作为一个民间史学爱好者,通过学习探讨而获得的一些见解能与专家们的探索成果相吻合,深感欣慰。

相关连接: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1835450/

【探索发现】2017考古进行时第二季寻找尧舜之都【高清】

..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