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尧文化>>正文内容

从乾隆朝的“尧陵案”说起

关于尧陵之所在,千百年来不乏争议,史料记载竟有十处之多,涉及山东、山西、河南三省10个县市。.清史记载,在乾隆年间还发生过一起影响不小的“尧陵案”呢。

话说战国时秦相吕不韦的门客编撰过一部《吕氏春秋》,内载“尧葬谷林”(清为山东濮州,今为菏泽市鄄城县),而西汉时司马迁的《史记》却“不书其地”。乾隆元年,山东巡抚岳上奏朝廷后,将帝尧的祭祀地由山东东平(即今东平县)改为濮州。到了四十一年,大理寺卿尹嘉铨上奏说尧陵应当在平阳(今山西临汾市),乾隆让部属讨论后驳回去了。乾隆四十五年,内阁学士、直上书房钱载奉旨祭告陕西、四川岳渎及历代帝王陵归来后,奏考尧陵应在平阳,不应在濮州。此论一出,又引起轩然大波。“经大学士、九卿议驳”后,钱载依旧坚持上奏,他在《再陈尧陵摺》中言:“切臣遵旨次第查考尧陵,考得平阳之尧陵属实,濮州之尧陵属虚。……然即此一事之议,礼教攸关。臣敬谨再奏。”但钱载的奏折遭到乾隆的严斥:“既陈之奏牍,并经廷臣集议,即不当再执成见。”批评钱载对吕不韦大不敬,“乃欲在数千年后虚揣翻驳,有是理乎?”这桩公案以钱载被乾隆“命传旨申饬”而告终。

尧陵究竟在哪里?正如乾隆所说“其事只是考古”,那么钱载所奏何以惹得“龙颜大怒”呢?后人分析得有道理:其一,君主神圣,任何人不可触犯。如前述,从乾隆元年开始,皇家就在濮州祭尧了,如果依钱载所言,那就等于说乾隆以前所祭的尧陵是错的了,这如何得了?所以钱载此说被斥难免。其二,乾隆患有政治敏感症。他从维护大清王朝的统治出发,对于因此可能引发的危机作了过度考虑:“若遇朝廷政治,亦如此哓哓不已,朕必重治其罪。即如明季诸臣,每因遇事纷呶,盈庭聚讼,假公济私,始则各成门户,继且分树党援,以致无益于国政,而国事日非,不可不引为炯戒!”

在封建时代,祭祀意义重大,正如《左传》所云:“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祭祀不仅是一种以祖先认同为基础的宗教活动,更重要的是为了显示皇权的正统地位和传承关系。从祭祀的历史来看,先秦时期祭祀三皇五帝,对象较为宽泛;到了汉代,因刘汉为尧的后人,汉高祖置祠祀官专祭帝尧。此后历朝历代,尽管祭祀地点不同,一在山西,一在山东,但均把祭尧作为国家正祀。平阳作为国家祭尧地始于北魏时期,至隋、唐、宋、元,祭祀仪式已较为固定。明清时期国祭帝尧地虽改为濮州,但在平阳官方和民间的祭尧活动仍未停歇(见张晨霞《帝尧传说与地域文化》)。

正因为祭祀和战争同等重要,所以“尧陵究竟在哪里”的问题就成为“国之大事”。毋庸讳言,不知什么原因,历代典籍中多认为尧陵在山东济阴成阳(今菏泽市牡丹区)或濮州谷林,但另一方面,支持尧陵在平阳的观点也屡有出现。如唐皇甫鉴《城冢记》载:尧陵在平阳,即今山西临汾城东七十里,“俗谓神林,又曰神临”。原存于临汾尧陵的金泰和二年碑也记载着“唐太宗征辽,曾驻跸于此,因谒尧陵,遂塑己像”。至于明清地方志和文人学者的论述中,更是力证本地尧陵的合法性地位。山西省最早的《山西通志》(明成化七年即1471年)记载,“陶唐氏陵,在平阳府城东七十里,俗谓之神林,又谓之神临”。明李瓒《重修帝尧陵寝碑记》云:“史称舜都蒲坂,因巡狩而崩于苍梧;禹都安邑,亦因巡狩而崩于会稽。而尧之崩殂,世传在于别郡,是感于舜禹巡狩之故也。愚按经不载尧之巡狩,史不言尧之行幸,孟子曰尧老而舜摄也,尧崩于平阳又奚疑焉?世谓崩于别郡者,非也。”就连明末清初寓居临汾曲沃的大思想家、大学问家顾炎武也审慎表示:“按志所论,似为近理;但自汉以来,皆云尧葬济阴成阳,未敢以往人之言为信。”(《日知录》卷二十二)清代张榜花更是题诗批驳“东平说”:“千岩万壑赴涝阳,福地无如帝故乡。舜陟苍梧陵在晋,东平遗迹太荒唐。”(见尧陵正殿东墙石刻)前文所述清乾隆时的“尧陵案”,更有尹嘉铨、钱载等人不畏强权,屡次三番地把尧陵之争搬到朝堂之上。作为尧乡儿女,我们真的为这些仁人志士尊重历史、坚持真理的精神而叹服!

新中国成立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党和政府高度重视社会主义文化建设,各级领导都把发展文化旅游业提到了重要日程。在临汾,经过近四十年的考古发掘,陶寺遗址已被证实为尧舜时期的尧都所在地,作为尧文化的重要载体,尧陵也迎来了重现辉煌的时代。2006年6月临汾市人大常委会作出了修复尧陵的决定,社会各界共襄盛举,仅用一年时间就完成了陵区核心工程的建设,古老的陵祠旧貌换新颜。接着,市区两级又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和财力,修建了巍峨壮丽的祭祀大殿。目前,内部布展陈列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与此同时,市里先后举办了三次高规格的尧文化研讨会,《尧颂》剧目唱响京华,尧文化期刊、网站影响深广。临汾,作为全国尧文化研究中心的地位愈益凸显。

也许有人会发问:如此说来,“尧陵平阳”就成了铁板钉钉的事了?尧陵之争也该结束了吧?回答是否定的。君不见,有关媒体报道:2014年4月18日上午,中华帝尧陵风景区奠基仪式在菏泽市牡丹区胡集镇举行;2015年11月10日,帝尧历史文化研讨会在菏泽市鄄城县召开,专家组认为尧陵就在鄄城谷林;2016年1月,国内最大帝尧陵旅游文化圣地菏泽鄄城开建;2016年4月22日,尧舜故里成阳第一届帝尧、帝舜祭祀典礼在菏泽市牡丹区胡集镇尧王寺村举行。鄄城县属古濮州,牡丹区属古济阴,现今不仅同在山东省,而且都属菏泽市管辖。一个市里几乎同时修建两个尧陵景区,不知市上领导作何考虑。这,还在其次。而真正的尧陵所在地的临汾市怎么行动才是最重要的。我想,帝尧是中华民族的文明始祖,尧文化是中国的根祖文化,真正的尧陵又在临汾,我们就应当把祭祀帝尧恢复到国家级正祀的地位。这不但是必要的,而且是可能的。我们这样做,对上符合党和国家的政策要求,对下顺应广大尧舜子孙的殷切期盼,何乐而不为呢?

(作者系市三晋文化研究会会长)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