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文物·名胜·传说>> 文物>>正文内容

翼城县大河口西周墓地发掘始末

    图为发掘出的翼城县大河口西周墓地全貌。
    图为出土文物——盉。

   6月11日,由国家文物局主办、中国考古学会协办、中国文物报社承办的“2010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在北京揭晓,翼城县大河口西周墓地荣膺“十大考古新发现”。随着试掘工作接近尾声,墓地揭露面积15000余平方米,发现墓葬615座、车马坑22座。墓葬内不仅首次发现了漆木俑、原始瓷器等文物,而且首次发现西周时期三足铜盂、三足鼎式簋等珍稀青铜器,个别墓葬甚至发现有金器,三千年前的这些宝器将为我们揭开古代封国——霸国之谜。
    近日,记者走访了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大河口墓地考古队,在这里,考古专家讲述了他们历经艰辛的考古工作。暑往寒来,在为时两年的野外考古试掘中,自然条件对田野考古工作的干预,实在是难以言状。寒季冷风呼嗖,手脚麻木,上下墓穴都瑟缩发抖,夏天的火热将土层炙烤得又干又硬,他们克服了种种恶劣的自然条件,终于完成了本次抢救性试掘工作。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刘绪在评价这次抢救性试掘时说,在西周至春秋早期墓地中,大河口西周墓地规模之大、保存之好、时间之长、规格之高在全国罕见。大河口墓地的发现,是继曲村墓地、横水墓地之后,西周考古学史上又一次重大发现,其学术意义和价值将随着资料的公布与研究的深入日显重要。

    考古工作缘起与墓地被盗

    2007年5月翼城县大河口墓地发现被盗,翼城县文物旅游局立即上报临汾市文物局和山西省文物局,2007年9月19日按照省文物局的指示要求,省考古研究所、临汾市文物局和翼城县文物旅游局组成联合考古队,进驻工地对大河口墓地进行勘探和抢救性试掘。
    大河口墓地位于翼城县城以东约6公里处,县城往东沿晋韩公路进入浍河滩地,大河口村处于公路北侧。大河口墓地在大河口村北高台地上,西侧为浍河主干流,南侧为浍河支流,两河交汇形成大河口三角洲,墓地即位于这个三角洲高地上。

    考古勘探抢救性试掘

    在发现盗墓之初,对墓地的时代、范围、墓葬的规格及等级等等均不了解,按照省文物局指示由临汾市文物局牵头、山西省考古研究所领队、翼城县政府出资的方式对墓地进行抢救性试掘,试掘之前进行了初步勘探,发现墓地面积较大,埋葬有大型墓葬,试掘了6座墓葬,发现其中有相当于诸侯国君级别的,从随葬青铜鼎簋及其铭文和形制分析墓主属侯伯一级贵族,墓葬时代为西周早中期之际,这对于研究西周时期晋南地区的封国及其与王朝和诸侯国之间的关系具有非常重要的价值,该墓地试掘的另外几座墓葬时代属西周中晚期,身份相当于国君夫人。在铜甗上也发现有铭文,进一步确证该墓地属于霸国墓地。
    考虑到墓地的整体价值较高,需要进行大规模的抢救性试掘。2008年9月对整个墓地进行了比较详细的勘探,勘探工作至2008年12月20日完成,提出《山西省翼城县大河口墓地考古发掘计划书》,并上报省文物局和国家文物局,勘探结果表明,在大河口墓地存在级别较高的大中型墓葬较多,车马坑较多,分布较散,墓葬绝大多数为东西向,车马坑位于主墓的东侧,对大河口墓地进行大面积抢救性试掘刻不容缓。
    通过试掘,第一步考古队对大河口墓地试掘区的各部位堆积的大致情况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同时发现当时的地面已经被后来的人类活动和大自然破坏无遗,第二步开始对所布的探方进行试掘,参照试掘探方,注意各处的堆积厚度和墓葬开口,以及当时的“地面”等遗迹,探方试掘过程中注意提取相关的信息资料,做好记录工作。第三步开始打隔梁。第四步首先进行全站仪测绘、分区统一编号之后航拍。
    第五步进行大中型墓葬的试掘。第六步在试掘过程中对墓地南部的复探。在2010年6月初麦收之后,即与大河口村干部和村民协商进行了复查普探,结果表明,前一次的钻探比较准确,未再发现大中型墓葬,这说明原来实施的试掘方案是正确的,对于墓地的整体认识又深入了一步。
    
    遗址调查

    在墓地试掘过程中,采取原位逐个或以三米为半径逐群测量三维坐标的记录方式,即记录每件遗物的坐标和高程,并予以编号,拟建立大河口地区GIS文物分布信息系统,目的在于通过遗迹和遗物的分布以确定大河口遗址的范围,判别遗址的中心区和边缘区,了解该区域汉代及汉代以前不同时期文化和人群聚落的变迁,进而解释大河口人群为何选择在此建立聚落,并创造了灿烂的文化。
    通过对大河口墓地周围6个台地区域的调查,采集遗物标本近2000件,专家发现新石器时代遗址位于西部第一台地的南端,西邻浍河干流,遗物和遗迹比较丰富。西周遗存分布于墓地南端大约500米处第二台地以南和第一台地的南部,西周遗址被第二台地东侧和南部的沟壑破坏较甚,在第一台地分布的遗存数量较少,总之现存西周遗迹和遗物可以确定的西周遗址范围较小。东周遗存主要分布在第四、五、六台地和第三台地的北部。汉代及汉代以后的遗存主要分布于第五、六台地的中南部,遗物非常丰富,建筑瓦件较为集中地堆积在一处,说明汉代以后这里曾有过大量的建筑存在。

    收获试掘中的喜悦

    2008年发掘的以M1为代表的6座墓葬,对理解整个墓地提供了重要线索。2009年5月至2011年5月的考古发掘中收获较大成果。
    整个墓地内发掘揭露面积15000余平方米,在发掘区域内共发现西周墓葬577座,车马坑24座,东周灰坑和窖穴55座,东周房址1座,宋代墓葬1座,明代墓葬1座,清代墓葬2座。577座西周墓葬中青铜容器墓葬共45座,其中大型墓葬11座,中型墓葬18座,小型墓葬16座;锡器墓葬10余座;陶器墓葬328座;小件器物墓葬108座;无随葬器物墓葬83座。其中被盗掘的西周墓葬19座。随葬器物多放置在墓主头前,其次为棺椁间或二层台上,大中型墓葬以随葬青铜器为主,小型墓葬以随葬陶器为主,青铜器种类丰富,食器、酒器、水器、兵器、工具、车马器、乐器等都有发现,共发现青铜容器近220件、锡器约50余件、陶器600余件,总计出土文物15000余件套。
    这个墓地的面积和墓葬埋藏数量显示,大河口人群规模不大,其所居城邑也不会很大,铜器铭文显示的“霸伯”是这里的最高权力拥有者,“霸”既是地名,也是其国名或族称,“霸”国不见于传世的文献记载,“霸”器已见于传世的青铜器鼎簋和曲村墓地的墓葬M6197中。“伯”是排行,也可能是爵称。铭文资料显示,“霸”与北燕、晋、倗等国和周王朝都有往来关系,总的来说,它应属于横水文化的一个类型,即大河口类型。墓葬时代横贯西周,晚期进入春秋初年。其人群应为狄人系统的一支,是被中原商周文化同化的狄人人群,文化面貌显示其人群相对单纯。
    大河口墓地的发现不仅出土了很多青铜器、漆木器、玉器等重要文物,为研究西周时期的器用制度和墓葬制度提供了宝贵的资料,更为重要的是发现了一个不见于传世文献记载的西周封国——霸国,在多件青铜器的铭文中记载霸伯或霸中与西周王朝和晋、燕、倗等国之间有交往关系,这对于研究西周时期的分封制度和政治体制有十分重要的意义,特别重要的是大河口墓葬资料显示大河口人群属于狄人人群,戎狄与华夏人群的融合是两周历史和考古研究的重要课题,而大河口墓地的试掘资料显示至少在晚商时期这支狄人人群已经与华夏文化交融在一起了,受到中原华夏文化的强烈感染和融化,但直到西周时期还保留有明显的自身文化特征。“霸”与“伯”为同字异构,在大河口墓葬中发现“霸”与“伯”写法相似或相同,二字古音相通,这为我们理解西周古国增加了新证,为均不见于文献记载的霸和伯国族的传世器物找到了归属地。
    山西省文物局局长王建武说,翼城大河口西周墓地对研究西周时期的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都将提供独一无二的宝贵资料,其意义和价值非常巨大。特别是“霸”国的发现,不但填补了史料的空缺,更重要的是丰富了人们对那个生机勃勃的时代的认识,弥足珍贵。 (记者 赵京红)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