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三晋文化>>正文内容

朱会明:许村之"许"

许村之"许"

朱会明

霍州大地上最古老的地名活化石考地之名,一般有这么几种情况:

一,以姓起。某姓人家先住之地,如:陈家庄,许村,朱杨庄,老张湾。

二,以地理地形起。如:堡子上,坡底,凹里。

三,以历史典故起。歇马滩,马跑泉。

四,以建筑当时的使用情况起。如:新窑上,庙前头,铺上。

五,以人们的美好愿望起。如:幸福村,道美村。

等等。

今天,我们探讨一下中国传统村落山西省霍州市“许村”村名的起源,希望对于“许村”的旅游开发和经济建设能添一块小小的砖,对于村风民俗的优化和传统文化的传承能加一片小小瓦,此乃吾辈之一点小小心愿。

许村得名,根据2014年7月出版发行的霍州市志记载,许村以许氏建村得名。(上册105页第5行)
    再根据一般地名没有特殊原因不易的原则,许村的名称应该是和“许”姓有很大的关系。但是,根据目前许村的姓氏构成和人口发展情况分析,再结合明清各个时期州县志的记载,许村自明清以来,已经没有了许氏族人的踪迹。明清以前的信息由于历史的原因,官方没有明确的记载,村民中也没有关于“许”姓的任何传说。那么,我们只能从历史上许村所处的独特的地理位置,(古汾水雀鼠谷南口,和阴地关内第一镇,战略位置极其重要)去浩如烟海的历史典籍中,寻觅与战争和历史事件有关的信息,然而,穷尽我们不多的一点历史知识,查阅了发生在这个位置方圆几十公里内的大大小小的历次战争,还是找不到一点能和“许”有联系的信息。真的如迷一样的“许”继续让许村人迷下去吗?真的如迷一样的“许”就这样让我们继续寻觅吗?

我们责无旁贷,我们只能顺着中国历史的纵轴继续前行。

功夫不负有心人,我们终于看到了这样的信息:

 《左传。庄公二十二年》云:“姜,大岳之后也。”大岳为炎帝裔。

大岳族的兴起当在黄帝之后,颛顼之前。太岳族的最早记载,见于《山海经。海内经》:“伯夷父生西岳,西岳生先龙,先龙是始生氐(di)羌(qiang),氐羌乞姓。”《吕氏春秋。尊师篇》:“帝颛顼师伯夷父。

伯夷父的后代当为太岳,岳又分为四支或四族,即四岳:西、南、北、东,又姓吕、许、齐、申。《国语。周语中》:“齐、许、申、吕由太姜。

在这里,我们见到了最早关于“许”的记载。他们是炎黄子孙最早的分支,他与华夏文明的始祖“尧”,同处一个时期。并且是当时参与国家治理的“政治局委员”。

《尚书。尧典》:“谘!四岳。汤汤洪水方割,荡荡怀山襄陵,浩浩滔天。下民其咨,有能俾乂?

佥曰:鲧哉。

帝曰:吁,咈哉,方命圮族。

岳曰:异哉,试可乃已。

帝曰:往,钦哉。

九载,绩用弗成。”

     尧要治水,询问四岳,谁人可用。四岳推荐鲧(gun,禹之父),尧觉得鲧不行,但四岳坚持说试试看,尧只得同意,结果,鲧治水九年,功败垂成。后来,尧要选帝位的接班人,四岳逊让之后,推荐了舜。

     “帝曰:咨!四岳,朕在位七十载,汝能庸命,巽朕位!

   岳曰:否德忝帝位。

      曰:明明扬侧漏。

      师锡帝曰:有鳏在下,曰虞舜。

帝曰:俞!予闻,如何?

岳曰:瞽子,父顽,母嚣,象傲,克谐。以孝烝烝,乂不格奸。”

     尧亡,百姓如丧考妣,三载。次年,月正元日,舜格于文祖,询于四岳,而登帝位。

舜时,“共之从孙四岳佐之”----共工的从孙四岳辅佐大禹治水(《国语。周语下》)。

《尧典》(伪《舜典》)有两句记述了四岳:“咨!四岳,有能奋庸熙帝之哉,使百揆亮采,惠畴?

佥曰:伯禹作司空”。这里,四岳推荐大禹做百官之长。

“帝曰:咨!四岳,有能典朕三礼?

佥曰:伯夷!”这里,四岳推荐本族之长伯夷作为礼仪、典秩(祭祀)官。

伯夷父到伯夷,为太岳族,经数代后,辅佐大禹治水的伯夷,袭太岳族之长,另姓为吕(有说为帝赐,谓为股肱之臣,见后文),其它三支为许、申、齐,这四支与黄帝族(尧、舜、禹)成为开创华夏文明的主体。但炎帝族除这主要的四支之外,还有很多其它姜姓旁支,成为后来的夷、戎、胡。《左转。襄公十四年》记载,晋人谓戎人亦是四岳之裔胄,称姜戎氏,戎子驹支也赞同。

四岳吕、许、齐、申最初的根据地在哪里呢?为什么能和今天的许村有联系呢?这不得不提到炎帝部落的东迁,炎帝族居于以今宝鸡至骊山为中心的关中一带,炎帝起于历山(厉山、列山),即今之骊山,骊山与华山皆南接秦岭。秦岭东西走向,长约1500公里,古之即华山。华山高2154.9米,骊山高1256米。直观上,骊山最适合作为祭祀之地,可能就是姜姓的大岳、西岳所占据。然而这种直观却与后来四岳向东的迁徙路线不一致。为什么炎族(也包括黄族)不从关中,经平坦的今渭南、大荔一线渡过黄河向东,而要绕道陕北,经吕粱一带渡过黄河呢?

这一定与4000年前的水文地理有关。

《尧典》、《孟子》描述了洪水的情形。《吕氏春秋。爱类》本《尸子》:“昔上古龙门未辟,吕梁未发,河出孟门,大溢逆流,无有丘陵沃衍、平原高阜,尽皆灭之,名曰鸿水。禹于是疏河决江----所活者千八百国”。《庄子。达生》孔子观于吕梁,悬水三千仞,流沫四十里。胡渭《禹贡锥指》:禹治河水,即凿龙门山和吕梁。

禹的父亲鲧不明白这个道理,治水九年,主要是在龙门和灵石县的夏门堵水,想把汾水上游的水堵住,以保护当时的中国----尧都平阳(今山西临汾),这样做是不行的,结果失败了,被尧放逐。禹通过多方走访,找到了疏通河道治水的方法,凿开灵石的夏门和龙门,疏通河道,使汾水下泄流入黄河,消除了威胁中国首都的水患。

4000年前,黄河水泛滥,上游的吕梁附近河水较浅,华人(炎、黄族)从陕西东迁,只能向北绕道过河,进入山西,沿吕梁山脚、霍太山脚逐步前行。禹开夏门龙门之后,晋阳湖(太原盆地)和杨湖(临汾盆地)的大水退去,农耕的姜、姬才向南,至于山西南部。

《尚书。尧典》中可看到,太岳族已分支,即四岳。据《国语。周语下》,在舜时,由于大禹和伯夷治水的巨大功劳,帝舜对二人给予了特别的嘉奖,对大禹:“祚以天下,赐姓曰姒,氏曰有夏,谓其能以嘉祉殷富生物也”。对伯夷:“祚四岳国,命以侯伯,赐姓曰姜,氏曰有吕,谓其能为禹股肱心膂,以养物丰民人也”。如果儒家的《国语》为真,伯夷得吕氏于舜封,则尧舜时,吕及其它三岳当仍在陇县一带,可能正因为舜封四岳国,四岳才从陇县向东,渡过黄河,迁至吕梁山一带。

在今延安志丹县(原甘泉县)东北,有发源于靖边县白于山的杏子河,河边有吕川,又有上申川。杏子河归入延河,再入黄河。四岳族人结伴东迁,此路途清晰可见。大荔县北十五里有许原,原上有许庄,附近有上下吕曲及羌白等地名,此地后来的大名鼎鼎的大荔戎,应该是四岳留在当地的残部。

吕之意为脊梁,如脊椎骨节环环相连,引为支撑、栋梁、股肱心膂。吕、梁同意,吕梁山实为吕人之山,是四岳渡过黄河后的第一个落脚点或封地。《水经。河水注》吕梁山下有吕梁湖。丁山先生云:“吕梁山为山,或与吕国有关”。

黄河之东,洪水退后,历夏商近千年,申、吕、许族一直居于吕梁山南、霍太山西,史称世有其国。霍太山至今仍称太岳,是四岳后人把山名从雍地搬了过来。乡宁县东南有吕乡废城。汾水中游平原霍州西南,有吕城遗址。这些地名在春秋之前即已存在(见《左转》)。

吕族为大岳族之长,尧舜时伯夷为四岳之首,伯夷为吕之始祖。东迁吕梁及山西东南,为诸侯方国。山西境内留下了诸多古吕国的遗迹。《元和郡县图志》卷12河东道晋州霍邑县“霍山”条载:霍山县有地日“吕坂”,《后汉书·郡国志》河东郡“永安县”刘昭注有“吕乡”,《读史方舆纪要》卷41平阳府霍州有“吕城”。吕国大约在吕梁山至大宁、乡宁一带,靠近黄河,而申国在东边,更靠近霍太山一带,历夏商千年。

许呢?《庄子。逍遥游》谓:尧让天下于许由曰:日月出矣,而爝火不息,其于光也,不亦难乎!时雨降矣,而犹浸灌,其于泽也,不亦劳乎!夫子立,而天下治,而我犹尸之,吾自视缺然。请致天下。许由曰:子治天下,天下即己治也,而我犹代子,吾将为名乎?名者,实之宾也,吾将为宾乎?鹪鹩巢于深林,不过一枝;偃鼠饮河,不过满腹,归休乎君,予无所用天下为!庖人虽不治庖,尸祝不越樽俎而代之矣。(译:尧要把天下让给许由,说:太阳、月亮出来了,可是人为的火把还不熄灭,它还要显示光辉,不也是很难的吗!及时雨降落了,还要进行人工灌溉,滋润土地,不是徒劳的吗!先生如果你立为天子,天下一定会安定,然而我还主持天子的政务,我自己觉得缺乏能力,请允许我把天下让给你吧。许由说:你治理天下,天下已经安定了。而我还来代替你,难道我是为了出名吗?名是从属于实的,难道我还去求取从属的东西吗?巧妇鸟筑巢在深林中,不过只占一根树枝罢了;偃鼠到河里饮水,只不过喝满肚子罢了。你请回吧!我的君主!我是不想对天下有所作为的!厨师若是不下厨房,主持祭祀的人也不逾越厨师的职位而代替厨师去烹调啊。

道家记载了尧曾要让位于许由,孟子也述及。这个情节很象尚书所记尧让于四岳,所以有后人认为许由就是伯夷。也有人考证许由是皋陶,不是四岳之一,这大概是瞎猜。

许由居藐姑射之山,汾水之阳(《庄子》)。在河南登封东南三十五里的萁山,有许由冢,司马迁曾往视之。又山东邱县也有许由故里。这些可以作为线索,以推测许族的迁徙。

许慎在《说文解字》序中说:“曾曾小子,祖自炎神,缙云相黄,共承高辛,太岳佐夏,吕叔作藩,俾侯于许,世咋遗灵。自彼徂召,宅此汝瀕。”许慎说“太岳氏的后人吕叔护卫周朝,被周天子分封到许,托庇祖宗护佑,许氏世代相继,自那以后许家又从许地迁到汝南,从此我的嫡宗就住在汝水边”。可见,许昌的许国本也是吕族的一支,由吕族过继而来,并不是陇地雍州四岳之许族嫡系。

《许氏族谱》记载:“炎帝裔勾龙生五子:长帝垂、次信公、三共工、四后氏、五句氏。帝垂公为尧共工,生二子:长伯常、次伯夷,名噎鸣。伯常公生仲右,仲右公生叔真,叔真公生许由。许由公,字武仲,又字道开,居阳城槐里(今河南登封市)。许由公子许犍,为夏启司徒,许犍公子许辉,许辉公子许远,许远公子许明,因夏孔无道,去夏入商,即匏巴(《列子·汤问》:“‘匏巴鼓琴而鸟舞鱼跃’。张湛注:‘匏巴,古善鼓琴人也。’),善鼓琴而鸟舞鱼跃。许明公子许敏,许敏公子许广,许广公子许平,许平公子许兴。商武丁为司徒,伐蓝夷有功,列为吕侯,附庸国许国。许兴公子启叔,启叔公子威克,威克公子文叔公。”这个族谱说,商时许国在登封。

周武王(约公元前1087年----前1043年)灭商后,许为男爵国。北宋刘恕《通鉴外记》云:“许国世次,许姜姓,男爵,与齐同祖,尧四岳伯常公之后。周武王封文叔公于许,以为太岳胤。”

许国什么时候南迁到今河南许昌地方?可能独自比申、吕早了两百多年,在周武王时即已经来到了河南南部。而吕、申直到周宣王(第十一位周王,在位时间公元前827 年----前781年 )时才南迁。

春秋时,许国命运与吕国、申国一样,充满了辛酸坎坷,直至灭亡,参见《许国略史》。

从以上的文献中,我们可以大致勾勒出一个华夏民族东迁的路线和过程。当时,属于炎帝部落的四岳族“吕”“许”“申”“齐”,在东迁的过程中,从山西的中北部,渡过黄河以后,由于当时的吕梁山一带,洪水未退,一片泽国,所以,只能是选择地势较高,或能择水而居的地方落脚。这就有了,现在文献里记载的山西中南部的吕国和申国,(上文中有提到)“吕”和“申”后来到周宣王(公元前827---781年)时,被封到“周”与“楚”交界的地区,建立了新的吕国和申国,给周天子守边,防范日益强大的楚国。这一点,现在的考古已经完全可以证明是真实的事实。再上面的资料还清楚的显示,周武王(公元前1087---1043年)灭商后,封“许”为男爵国,即为,现在的河南许昌附近。比“吕”和“申”南迁,早了二百多年。那么,在这之前,一直到尧时期,四岳族里的“许”又在哪里呢?根据目前我们能考到的信息,基本可以认定,现在的许村,即为当时“许”族人的一个部落点。
    其根据有以下几点: 

其一:从地名考,现在的文献记载,霍州境内,“申”活动范围在太岳山西南一带,而“吕”的活动范围即现在的陈村,寺庄,白龙一带。(唐朝时,还在陈村设州治,名曰:吕州。)那么,许村和涧庄,柏木沟村有一道天然的山梁,其分界处的山上,有一条沟,名字叫“封子沟”,是否可以考虑,当时的那位族人,或“吕”或“许”把自己的某个孩子封给了,或者封到了许村呢?亦或是当时许村的部落长,把自己的子弟封分到其他地方呢?因为,“吕”“申”“许”“齐”在更早以前,他们是一个部落,也就是一个族群的,他们的子孙是可以互继的。(有文献记载)

其二:从历史的角度考,许村所处的地理位置,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兵家必争之地或交通要道,我们都知道,南北朝之前,龙城太原和尧都临汾的城池都在汾河西岸。历史上,汾河的水量是很充沛的,所以,古汾水雀鼠谷谷道连接两地的交通道路在汾水西,(谢鸿喜  靳禾生两位老师有文章印证。)所以,非走许村不能达。从这一点考量,许村在历史上,应该没有出现过,或者说没有停止过人类活动,所以,就不可能有改易地名的可能。

其三:从土地范围考,清末或民初时期,许村可以耕种的土地,东至现在的朱杨庄村的全部土地。(许村称朱杨庄为“园子里”,那是因为,这里曾经是许村人种植蔬菜瓜果的园子,故称之。)东北至现在什林村南。(汾河东部,许村人称东滩,霍一中,朱壮富老师叙述为证)南,西南至涧庄,韩南庄。(改革开放后才划给白龙镇)西北方许村庄就不用解释了。可以想象,现在的枣凹村,历史上也一定是许村的从属村。北可达现在的太阳山村,中沟;(最近几年才糊里糊涂归了汾西县)灵石县石桥村与石柜村之间的北大沟。历史上,没有现在的石桥村,石桥村是清末民初山东逃荒移民而起,中沟和北大沟的地名都应该是以许村为中心而得名。应该是许村北面可以管辖到的最大的一条沟,故名北大沟。许村与北大沟中间的一条沟,故名中沟。(改革开放前,许村还在北大沟开过一坐小煤矿,当时,没有听说有任何争议。可见,历史上,许村人在北大沟的活动,是被现在的当地人认可的。试想,如果没有历史上的管辖,可能平安无事的任由许村人去折腾吗?)可以想象,在许村这样的地理环境下,当时土地的富足不是一般可及。这种土地的渊源,也一定源自于历史的因素。试想,没有历史上的封赏,绝不可能有如此的土地跨度。再从许村本身所处的地理位置看,环山带水,土地肥沃,尽管,平坦宽阔的土地不是很多,但是,也实在是不可多得的风水宝地,非封赏不能取之。

其四:从历史典故考,古有大禹治水,“打开界山口,空出晋阳湖”之说。并且,灵石县夏门村,(有遗迹为证)既是当时大禹治水工程的主战场;灵石的坛镇,据传,既是大禹治水祭天地的祭坛之地。如果以上所述为真,那么,许村应当是当时辅佐尧的四岳之一的“许”人,配合大禹治水的后方大本营。(禹的父亲治水无方被贬后,还是四岳坚持让禹继承其父亲的事业,继续治水的。)

其五:封分到许村的这个族群,可能由于自身发展的原因,没有壮大起来;也可能当时封分的地位不是很高,所以,在后来的历史典籍中,没有出现任何记载,这不足为奇,不能影响我们对历史事物的判断。

综上所述,许村之名,应当来自于尧或者比尧更早的炎帝部落东迁时,“许”人在吕梁山所留下的名称。毫无疑问,许村的地名,完全可以称之为霍州地名之活化石。许村,入选中国传统村落名副其实。

作者简介:朱会明,退役军人,霍州市三晋文化研究会会员,曾在报刊杂志发表文章。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