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三晋文化>>正文内容

薛有生:古衙之美与传统文化

古衙之美与传统文化

薛有生

近几年,由于修霍州署的缘故,使我有时间更多地关注古建筑这一承载传统文化的特殊领域。从学习、欣赏和研究的角度讲,传统的古建筑都非常巧妙地处理了建筑的实用性与审美性的统一,而且这种统一还隐含了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一些简洁而重要的原则。以霍州古衙为例,我认为主要镶嵌了这样五大原则:

主辅原则。在一组古建筑中,一般都有一个为主的建筑,为主的建筑不仅体量大及做工考究,而且位置一般也选在整个建筑群比较显要的部位,这个为主的建筑有如人体的头脑,在建筑群中起统帅的作用。如霍州署为主的统帅建筑当然就是州署大堂,有了这个统帅整个霍州署就有了核心,也就有了灵魂,而其它的建筑与州署大堂相比都处于附属的地位,或者说是陪衬的作用,这一设计上的构思与安排,是不是暗含了我们中华传统文化中的“天不可一日无日,地不可一日无王”的天地主宰思想?

对称原则。观察古建筑格局,你会发现这样几个大的规律,即从横向布局上,一般为中东西三路,即中轴线、东辅线、西辅线;再从纵向布局上,一般又为前中后三级区域,即前大院、中大院、后大院(有的为后花园)。这样的布局体现了什么规律?实际上就是对称规律,即横线上以中轴线为纵标的东西辅线对称格局,纵线上以中大院为轴线的前大院、后大院对称规律。在房间布局上亦是这样,主房一般为单数即一大间或三小间或五小间等,而且一般居中的一间一般偏大,两侧的间数较小。两侧的厢房基本东西对称,而在间数上亦选奇数,从而形成间数上的对称,这种安排充分体现了我们中华传统文化上的“突出首要,平衡左右”的对称思维。

曲线原则。在古建筑内你会发现一个显著的特点,这就是面与面基本是不平的,线与线基本都是不直的。即每块地面和每一块地面都不平,都一道墙线和每一道墙线都不直,这又是为何呢?这就是取传统文化中的“曲径通幽”在古建筑的灵活运用。凭常识就可以知道,树木比电线杆子好看,而女同志又比男同志好看,原因在哪里?原因就是曲线造成。所以我们聪明的古人巧妙地将曲线隐含美这一原则巧妙地运用到了古建筑的结构布局中,从而形成了“庄重中有变化,端正中有起伏”的视觉效果,由此,我们不能不赞叹古人的聪慧与灵秀。

精细原则。除了在整体布局和整体结构上追求一些“大”变化,古人在局部和细节上还追求“微”变化。这种“微”变化一般以点缀“三雕”(即砖雕、石雕、木雕)为主要表达方式,可以说这些“微”变化在点化与灵动整个古建筑上甚至可以用“画龙点睛”这样的词汇形容其起到的装饰美化作用都不为过。有个专门研究古建筑的学者说,“古建筑点缀上砖雕、石雕、特别是木雕,就有如林黛玉的眼睛,既是柳叶眉,又是双眼皮,其增加美丽的程度就不是增加了一分或者几分,而是整个人实现由“人”向“仙”的飞跃。”所以,没有“三雕”的古建筑,不能称之为精美的古建筑,而毫不精美的古建筑,本身只有实用性,而不具有审美性,其享有的价值便会大打折扣。

留白原则。学过画画的都知道,作画需要留白,而不能画得太满,满则无美感可言。这一点在古建筑中也得到了充分运用。徜徉在霍州署中你会发现,不论大院落还是小院落,除院中间有空地外,其主房两侧或科房、厢房两侧,一般都会留有一块空地,而没有选择把所有的能建房子的地方都建满房子,为什么会这样?这就叫留白,就是留有舒缓和空余的空间,这样,你随便进入哪一座院落中,都会有一种洞开新天的感觉,而没有憋屈的感受,这就是留白的好处。如果再能够在留白的地方放上一张石桌石凳,人还可以在此处稍作歇息,这便是留白处更兼有的一种妙处。所以留白虽然简单,但却不可忽略,这也隐含了繁杂与空闲如何巧妙融合的辩证思维。因此,我们在古建筑中留恋与沉思,每每都会有一些哲理上的收获。

总之,从霍州古衙到北京故宫从一些民宅大院到一些票号商会,这些古建筑无一不体现了古人的智慧与传统文化的光辉。让我们有空闲的时候就抽时间到这些古宅大院中来休闲吧,让古建筑带给您不一般的感受与收获。

 

作者简介:薛有生,霍州市政协副主席、文物局局长。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