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史志·档案·文史>> 文史>>正文内容

高山岭下建学 心血沃浇桃李园

高山岭下建学 心血沃浇桃李园

 

苑川村位于高大的霍太山脚下。水流千里,百川归海。

当年的“苑川完小”,曾汇集了来自方圆300平方公里以内、近300名莘莘学子,被群众誉之为“无涯学海”。

 

一    拄拐杖的人

194910月,高建海被调到赵城县第一高级小学校任教师。

高先生是位老资格的共产党人。抗战八年,他一直在晋绥、陕北等地为国效忠,行伍出身,曾任“绝死二纵五团”、“晋缓八分区留守处”、“晋缓八分区运输队”党支部书记、政治指导员等职。由于战斗中付劳过度,体质遭受严重损坏,从194310月起,长期的住“中国工农抗日军政大学”学习,参加过多次激战,立有战功。抗战胜利后,碍于病伤,不能再随军行动,被组织转入地方行政部门。不久被调回晋缓区洪赵县当任中层领导。统一的“赵城县政府”成立后,他当任过第三区区委书记。

享有如此资历的老革命,在当年多不会当“高小”教员的,但他胃壁破裂,经常吐血,数次死而复活的实况,不能再适应领导职务的繁忙。当年在赵城县当任县长的郝子英先生,在回忆这段过程时,曾表示过极大的无奈与委婉。高建海也曾经表态说:“阎王殿我已进出过六次了。如今还能活着,实属万幸。说不准哪一日便撒手人寰。所以,不必考虑职务的高低,有个工作岗位就行。”

一个寒冻腊月的清晨,赵城“一高”的师生们结束出操,列队而立之际,教导主任刘彦文先生,代表学校向师生们介绍了高建海这位新老师。人们见到的他身着全套旧军装,那顶旧军帽上,有厚实而美观的金钱豹皮毛;据说是当年“抗大”的领导,为照顾他的伤体而特殊定制。高建海当时放下帽耳以遮风,脸色苍白,右手还拄有一根木头拐杖,支撑着身子。略微表态几句,当即退离而去。

刘彦文主任补充说:“他身体过于弱,在外地工作不便。苑川堡是他的家乡;有可能的话,以后再安排讲课。目前以养病为主。”

二    违心的上任

昔年的赵城“一高”,设于第一区苑川村一家贾氏地主故宅,是一座四个连环套式的古院落;分六班、七班和补习班三个班次,近二百名学生。有李遇春、张建邦、曹海龙、刘绍亭、高建海等五位教师,刘彦文主任也兼代课。校长张璧亭,并不多露面。

珍珠般的两个月时光,在其爱妻、母亲和姐妹们的精心关照下,高建海神奇般的得到康复。次年春节过后,人们又一次地见到他,在操场上协助刘彦文主任、李遇春和张建邦等老师,排练宣传节目。由于他曾长期当任领导职务,所以能指导到位、出手是戏,使人们折服;随后数次赴耿璧、仇池、深沟等村的宣传活动,更使人们领教了他的领导艺术、指挥能力。

当年设于今刘家垣镇黄村的“赵城四高”,其文艺宣传形式已发展为“戏台”模式。校长贾列宁先生,也是从“陕甘宁”回来的“老晋绥”。高建海曾在黄村一带当任区长,是贾校长的领导兼朋友。利用寒假、春节的机会,贾校长率领他的学生剧团,远道抜涉三十五里,奔赴苑川村而来,在村北部的“大庙”戏台上,演了三天“眉户戏”。在演出前的登台讲话中,他指出是为“答谢高建海前区长而来。”演出中,他邀请高建海上戏台观戏,与陈铭焕、陈文贵、陈麦魁、毛国台、王则茹、郭春发等主要演员会见握手。在当年苑川村一带,留下深刻的印象。

19503月份,原校长张璧亭调到洪洞一中。“赵城一高”不能无校长,为了不影响教学,赵城县政府委任了高建海。

当时高建海的身体仍很弱,多次表示难以胜任而推谢。由于实在找不到更合适的人选来,只得暂且领命。

高建海临危接任,违心的当了“校长”。

三    迈出“第一步”

有延安 “抗大”总校几年学员的光辉经历,耳闻目睹,军人出身的高建海,似乎对学校工作并不陌生,特别是抓教课质量、整章建制与落实贯彻等方面,带回来了优秀的“抗大精神”和“延安作风”。当年的“赵城一高”,就成了他第一块亲手栽培的“革新试验田”。

他首先抓了教师队伍中的“教”。

“赵城第一高级小学校”,创建于战火纷飞的1943年。当时条件艰苦,教室、课本、笔墨等,都买不到,师资难遇也难请。那些没有课本的课程,全凭先生们的记忆,临时抱佛脚给同学们讲授,由学生作笔记;偶尔从民间得来某些课本,就成了教师手中的宝物。由于学生没有课本,纸张奇缺,笔记本根本买不到,教师没有教案,全由讲课者随心所欲地说。这种落后而混乱的局面,延续到1950年春。那时,高级小学的课本,赵城县境内的所有市场上都没有出售者,全由“苗范五”等两家私商从外地购得范本,带回来由他们自己用蜡版刻制、油印而成,字迹模糊,装订低劣,而且数量有限,价格昂贵。

高建海上任后,利用自己在省城的特殊关系,很快的购买回当年“高小”所需的国语、算术、地理、历史、自然等成套的课本,除美术、音乐两科的教材实在购之不到之外,其余者全部配齐,人手一套。打了课本翻身战。

与此同时,他要求所有代课教师,人人要有“教案”,提出“不带教案的先生,不准上坛讲课”,“未经教导室批准过的‘教案’,不能算‘教案’”的标准要求。

不久又提出:“上课铃打响后一分钟内,教师必须到场”的高标准制度。

对这些新标准,一开始尚有个别人不能配合。青年教师王建勲、张建邦首先积极响应,努力贯彻,起了很好的带头作用。

迈出了教学改革的第一步,“教”的质量,有十分明显的改观。

四    改善“学”风

其次,他狠抓了“学”。

1、对原来就存在的各班“点名簿”,增加了教师在讲课时间抽问、评分和登记的新内容,并与正式考试成绩相结合、统一考评;

2、对原先只有期末一次终结考试,变成随时考试、月终考试、期中考试和期末考试等,多种形式的灵活结合;

3、对某些课程的某些内容、章、节,提倡代课教师与其他老师交叉替代、教师与学生讲课交替穿插等,多样形式,提高教学效果;

4、提倡同学之间的互问与互答;

5、创立领导讲评制度,每天清晨学生早操结束后,由校长或教导主任在那高台之上,将已过去的一天中所有重要事项,予以讲评,表扬好人好事,批判不良习气;

6、设立“公布榄”,发扬正气,压抑邪气,使是非善恶分明;

7、对学生中“张××”等说话随便,惯于打架滋事者,给以口头规劝和耐心教育,使他们很快地改进;对于个别不安心学习、热衷于不良习气、败坏校风校纪者,坚决开除学籍。

一个月以后,校风、教风和学风等,都有显著的提高与改进,教师努力教学成风,学生刻苦攻读成风。195051日劳动节之前,全赵城县六所“高小”、“完小”的尖子生, 汇聚在赵城县城内原文化馆处会考;高建海所带“赵城一高”的六名学生,均分最佳。

五    “学习园地”

以“抗大”为样板,上任之初,高建海立即着手设立“学生俱乐部”。

起初利用校部院顶东北角一个较大的房间,那里原来放置些杂物,被称作“库房”。高校长请来泥水工匠杨成才,很快的维修好;又搬来一些桌椅板凳之类,把原先就有而杂乱无章存放着的各种音乐器材,分门别类,编号有规则的放置;与此同时,为适合小学生的需要,又从外地购来了大批的书籍;“小人书”中有赵树理先生的《福贵》、《小二黑结婚》、《小经理》、《李有才板话》等,历史故事有《孟姜女》、《关羽之死》、《文天祥》、《太平天国》等,其它作品有《新儿女英雄传》、《他是我的丈夫》、《虎儿搬龙》、《八路军来到新解放区》等,计有五十多本。该俱乐部先由七班的贺庆珠、郭世光管理,后来由八班的郝文林和刘三得管理。

该俱乐部的创建,是“赵城一高”所上登的第二个台阶,学校的气氛,变得十分地旺盛起来。每天下午课余活动时间里,同学们各取所好,读、唱、玩、舞,五颜六色,愉快而上进,富有了生命的活力。“赵城一高”,从此才真正的变成了“学生乐园”。

19506月以后,该俱乐部迁移至原七班的教室里,面积更大,并立即组织了军乐队、秧歌组、戏曲组、笛子组、歌咏组、篮球队、舞蹈队等。在这里,对各班学生的优秀作文,另行抄写后,分期地挂出展览;将学生的上乘笔记、优秀试卷,教师的优秀备课教案等,也如期展出;还为“小画家”郝文林举办过三次画展。所有这些,都是当年突破常规的创新之举。九月份,由贾旭先生书写好的一块大匾“学习园地”,被兴高采烈的学生们,敲锣打鼓,抬着挂到其门框之上。这样作的结果:

一、正气蔚然成风,歪门邪气再无市场,昔日那些“学霸”们,从此更加收敛而改好;

二、学习的热潮,蒸蒸日上,同学们都在无言之中比、学、赶、帮、超;

三、教师空前的密切团结,人人争取当优秀教师,彪标着自己的能量。

 捷言嘉音,不翼而飞;二高、四高等兄弟学校,自发的组织学生代表和部分教师,前来参观学习。

六    “完全小学校”

“一高”的风云突变,使古老的苑川村的人们,似乎也看到了新的希望。村民中马果生、刘守义、李成功、王玉川、宋才子、赵清源等人,多次找高建海,建议合并苑川村小学校,由他统一管理,以利于村中后生的长进。经请示赵城县文教科同意,于当年的五月份,即组建成“赵城县苑川村完全小学校”,包括了一至六年级各个班次,仍由高建海任校长;个别教师调离而去,新调来贾旭、武敏、田均、孔祥瑞、王在囿等人。

“赵城县苑川村完全小学校”,简称“苑川完小”,是当年赵城县境内首所“完小”。其旗帜初亮之时,许多人曾为之一惊;以后,“完小”才逐渐地多了起来。苑川村的教育事业,在高建海的精心努力下,进入新的历史阶段。

这年六月,是高建海当任校长之后的第一次招新生,编次为“第八班”。由于馨名远播,西至汾河西岸的安定村,汾河东岸的南义店、连城、官庄、磨头,东至十多里外的孙家山、董家庄、杏沟、关口,南至20里以外的东、西董村、十二佃,北至十多里以外的霍州市郭庄,等地,都有学子慕名舍近而求远前来。应试者200多名,限额只招收55人。尽管高建海一再关照判分老师要公平合理,依实判分。但仍有出生于苑川村的李郁文、李寅芬、刘戌芬、刘三得、刘德三、刘红茂、贾青芬、贾玉芬、贾和芬、贾福郁、关树义、关树华、关玉珍13名同学,以其优异的成绩,而被公布招收入班,几乎占到四分之一。

七    “健康第一”

当年党中央、毛主席提出“健康第一”的办校口号。高建海对此,忠实的落实于实际行动里。他首先从改善学生的伙食入手抓起。

昔时五、六年级的同学,多食、宿于学校。学生分南、北二灶,每灶炊事员三人;教师另起一灶,一名炊事员;三个灶、七名炊事员。在广泛征求意见的基础上,高建海决定:

一、撤销教师灶,三灶合一,师生同吃,他自己也由家中而来校用餐,更深入于实际;

二、对个人卫生和健康状况欠佳、学生反映强烈的张××、卫××、席××等三个炊事员辞退,新聘顾了王戴子、李丑斯、张青山、张新顺、程建德等五人,提出要求标准,比原来工资有所提高,组成新的炊事班,程建德任班长;

三、从苑川村借来四亩荒地,开垦后种菜,减少学生开支;

四、带动师生用高粱杆,编制成崭新的盛放米、面、菜的傢什,伙房卫生大翻身。

新来的炊事员、栅垣村人程建德,当过决死队,跟高建海并肩抗日,负伤后退伍回村,富有爱国心和正义感。受聘后来校,凡事以身作则,乐于吃亏吃苦,身手勤谨,饭菜技术过硬,很快地受到大家由衷的拥戴。期中被评为“后勤模范”,高校长亲自为他挂花、发奖。

建国之初,困难多端。为改善学生食宿条件,高建海抓住苑川村位于霍山脚下的有利位置,发扬八路军359旅“南泥湾”精神,亲自带领师生到村东南郊漫沟垦荒,种山药旦、胡萝卜、西红柿;村东小岭上的龙柏芽叶,有蔬菜的功能,他亲自引领师生攀登采集了两天,拿回、泡制、凉干、储藏,以备日后食用,提高伙食,节减开支 。当年初冬,他又率领大家登上老爷顶下的土崖,也用前后两天的工夫,扛取回堆积在那里十多年的干柴数万斤,作为取暖、做饭用的燃料;对在其间表现突出的阎义兴和张金保等人,张榜表扬。

一年前,该校尚有李荣富、续先芬、王三喜、赵廷波、王克勤、杨天杰、王苏珍、贺春和等十多名同学,或因病、或因家庭困难而休学;一年后,此类现象杜绝。

八    情,自心而发

高校长对学生们的关爱,还表现在:

一、对病、伤者关注。

他当任校长后不久的1950年仲春,六班的学生李荣富,因身患严重的疥疮,难以坚持住校,哭着回家休息。五天后,高建海步行15里,前往探视。李荣富大受鼓舞,略好转即来校上课。此举在群众和师生中反响较大。李荣富学习优等,上世纪五十年代南开大学毕业后,被留校任教。

当年深秋,九班学生贾光明,玩耍中,从窑顶上倒栽葱式跌下,撞碰得鼻孔冒血、停止呼吸,周边诸多师生急而无着。高校长闻知,即飞步赶至,抱其入怀,一手捏住其“人中”,一手紧紧掐住其“合谷”,使其先有了呼吸;一面派刘三得和李郁文,分头请来刘守义和张诚才二位大夫抢救。他本人当年在部队多次抢救过生命垂危的战友,在他的统一指挥下,刘、张二大夫密切配合,贾光明获救。人们都说:“若不是高校长,那贾光明,早就成为‘真黑暗’了。”

二、对学生中的“正气”,他大力支持、鼓励。

1、六班学生陈汝兰、张国富、崔国兰、赵香翠,七班学生高姣女、狄长胜、王三喜、张福全等人,当祖国需要时,他们能放弃个人利益,走上最需要的地方或岗位。高校长指示将他们的名字,填入光荣榜,贴到俱乐部的醒目处。

21950年夏,他发现八班学生周文洁每日清晨早起,到操场读、背课文,并坚持经常;他连续数天,当众予以表扬。遂使全校同学背诵课文成风,啷啷读书之声,响彻于校内外。

3、他与不少学生家长主动建立联系,对邻近的许多学生的家庭,他尽量深入,使家长们掌握其子女的优缺点,共同鼓励学生发扬其优长、扬弃其缺憾,很快地进步。

在他的门生中,对他服从,顺从者有之,敢于批评他的不足、指明他有所失误之处者,亦有之。但都出自内心,而绝无对他的人格有所怀疑者,更无对他不尊重、不礼貌者,有不少人终身对他“以父事之”。

九    “聚宝盆”

新组建的“苑川完小”,不到半年,便形成了以高建海校长为核心、坚强而优质的教育队伍。他们是高建海、贾旭、刘彦文、张建邦、王建勳、曹海龙、田均、王在囿、 阎熣彦、孔祥瑞等十人。其中以“三只老虎闹苑川”的佳话,具有代表性。

所谓“三只老虎”者,是三位同出生于1926年的青年男教师,都“属虎”。

贾旭,今洪洞县兴唐寺镇涧头村人,从小受爱国敬业思想的陶冶,忠诚勤劳、奋进刻苦,是他一生的信条。卢沟桥事变后,他于1938年二月离开故乡,以11岁的年幼之躯,加入绝死二纵某团的文艺宣传队;晋西事变中集体被阎军骗俘;解放后由党和政府安排在省城一家文艺团体里效忠。高建海了解他的正直勤恳、知识面很宽的优长,请他回乡为故土服务。他到“苑川完小”后,很快以流利的口才、富有韵味类似歌唱的谈吐,被众所青睐。继则以一手美观大方的毛笔书法,而受到尊崇。后以勤劳憨厚、善于讲授教课,而极被师生所共同欢迎。他的备课教案,是全校、也是赵城全县文教科所推荐的传阅典范。他走路以小跑为主,是节约珍惜时光的楷模。在“苑川完小”,他始为一般教师,十天后便被委以“八班”的班主任;一个月以后,刘彦文先生主动地让贤,由他当任教导主任。1950年年终,被赵城县教育界推荐、选中为模范教师,出席了省城的代表会,其事绩登于当年的《山西日报》。以后被调到临汾一中任副校长、校长。

张建邦,赵城县城内东街村人,蒲县“二联中”学生,毕业于临汾一中高中部。一表人材,聪明好学,灵活骄捷,厚德丰彩,对教育事业心很强;他不计较个人得失,善于团结人和领会上级意图。他的指导思想是:

1、育人先育德;

2、爱国正义、树人为本;

3、付出真情于学生,厌恶讨好思想与行为,真正负责;

4、严格要求、一丝不苟;

5、对学生“骄”予拟之,“馁”则扶之。

他在苑川学校比高建海资格早,但对高极其支持与尊重。后曾在洪洞一中、三中等学校,当任副校长、校长。

孔祥瑞,赵城镇侯村人,解放后曾在赵城镇石滩村,跑蹄村小学任教。一个偶然的机会,高建海发现了其高妙的才艺,1950年秋即被调来“苑川完小”,当任九班的班主任。他热爱学校,关爱学子。1951年春,九班学生,仇池村人马环珠得了重感冒,呕吐难当。他闻讯后立即放下手中的饭碗,从居家处奔跑赶往学生宿舍;因路上有冰、雪,途中跌了两跤而不停步,感人至深。他书法功底深,调入洪洞三中任教后,弟子门生甚众。

这三只“老虎”,当年在苑川时,齐一心地追随高建海干革命;他们平时称兄道弟,工作中互帮互学,事业里你追我赶,朝气蓬勃,雄姿英发,是整个“苑川完小”教职员总体的缩影。

昔时赵城县文教科长李沧声,曾跟人们说过:“高建海是个‘聚宝盆’,被收到他那个‘盆’的人,不但会一变而成‘宝’,而且很快地便要发辉其‘宝’的作用。他身边的‘将军’们,个个好样的。”

十    政治责任心

贯彻于高建海办校的“灵魂”是:高度的政治责任心。

1950年,国内外风云频频,解放海南岛、进军西藏、镇压反革命、抗美援朝、取缔反动的一贯道等。所有这些,高建海都要以政治课的形式,分别给各班学生讲解。为适应形势,“苑川完小”也成立有自己的学生“剧团”,根据需要,分头前往过一些重点村庄,宣传演出。

当年隶属于赵城县第一区的上、下跑蹄等村,有“一贯道”活动,使一些工作难以开展。县、区两级人民政府,均希望“苑川完小”剧团,能前往活动几天,以文艺教育群众,消除该道的影响。高建海欣然应命。

利用课余时间,苑川完小剧团排练出:《害人不浅》、《一贯害人道》、《出丑记》、《退道》、《打鬼》等有关一贯道的“眉户”短戏,还有《夫妻识字》、《春耕忙》等节目,前往下跑蹄村宣传演出。高建海每天午、夜两场演出前,登台演讲,每次大约十分钟;他讲话风趣生动,赢来连连掌声。那天夜场最后一折《打鬼》,由周文洁饰青年农民,狄万才饰装神弄鬼的一贯道点传师。当那“鬼”原形毕露之后,周文洁用左脚踩住其身,右手高扬木棒,左手下指那“鬼”,厉声责问:“啊,原来你是那个一贯道的点传师呀!我来问你,你这么胡闹,该打不该打?”台上演员尚未来得及开口,台下群众齐声高呼;“该打,该打;往死里打——。”其势如地动山摇。

三天间,为关注学校情况和演出“前线”所在地的效果,高建海还步行往返苑川——下跑蹄一次,途中曾遭遇恶狼地跟踪,是一段险情。人们抱怨他不顾身体,太辛苦了。他说:“公务为大,私事居次。责任心所使,不如此不行。”

贾旭先生当场总结说:“这正是我们高校长所特有的政治责任感。”

十一    观摩现场会

195011月中旬,昔年的赵城县人民政府,责成县文教科负责,组织了全县各“高小”和“完小”由各校长率领的代表团;赵城县第一区辖内各村小学校的全体师生,汇聚于“苑川完小”,实施教、学观摩。到会的有县文教科长李沧声、副科长李遇春,一区女区长高若玉等领导同志,会期三天。

这是新中国成立以后,全赵城县第一次有关“教学”的现场会,也是“赵城县”创建以后一千多年来,破天荒“教学”现场观摩会。为开好这次会,县政府提前半个月,把当年全县书法美术界的最“高”手——杨明思先生派来,住在该校当时名叫“门楼”的那个房间里,派学生李仁民和周文洁二人负责关照。

短短十多天间,杨先生以极快的速度、满腔的热枕、超人的敏思,用连环画的形式,画出《模范教师贾旭》、《先进炊事员程建德》,高小部的《优秀学生关书翠》,初小部《优秀学生杨廷玉、杨廷义》等四套连环画。人物相貌逼真,妙趣横生,艺术性强。每套连环画都是十二幅,最后一幅都附之以实物展览:贾旭先生者,附之以其教案本;三位学生者,附之以他们的作业笔记本;先进炊事员之后的那张画上,杨先生用他那高超的书法写下:“程建德蒸的启窝窝”八个妙字,效果显著,很感人;连在书法上很有造诣的李沧声、李遇春、贾旭、孔祥瑞等人,都赞声交口。这些连环画,分别张贴于大操场或戏场院里。

那五个教室里,都有学生作业中上乘作品的挂贴;那俱乐部里,更是琳琅满目。其中以郝文林的美术作品、王天玺的书法作品,贾玉芬、刘三得、马应强、刘永荗、郭世光等人的优秀作文,给人留下深刻地印象。特别是聖王头村出生的学生王天玺一首四言诗:《苑川颂》,“柏树泉旁翠叶荫,一湾清水亮晶晶。山雀数语春光丽,良田百亩万囤金。”至今回味,仍觉新颖激励。

县政府还派遣当年全县境内最高水平的文艺演出单位,县文化馆的全体人员,前来助兴,他们是王文俭、赵媛、李雅丽、李恩惠、陈铭焕、席清进等20多人,带来《小姑贤》、《夫妻报功》、《红花该给谁戴》、《兄妹开荒》、《买卖婚姻害死人》、《归队》等节目,紧紧配合当年政治形势;特别结合这次观摩会,上演了《夫妻识字》等剧目,很受当地群众欢迎,使这次会议锦上添花。“苑川完小”学生剧团,配合演出了大型现代眉户戏《刘胡兰》;由贾青芬饰刘胡兰,赵瑞芬饰爱兰子,赵娥英饰胡文秀,陈奋饰老赵,狄万才饰李老四,周文洁饰石世辉……,也较成功。

会议期间,由县文教科副科长李遇春主持,由科长李沧声介绍了苑川完小和高建海校长的概况,重点由高建海校长作以具体而生动的事实介绍。会场上,一次又一次的掌声,使高校长的讲话,屡屡中断与继续。

会议号召向苑川完小学习,向校长高建海学习,走教育改革的新路,把全县的文教事业,推向新的高潮。

以后一年多的时间里,多有各“高小”或“完小”,派小规模的代表团,前来“苑川完小”取经、学习,邀请高建海校长为他们介绍经验,纠正偏误、帮助改进。

十二    闪光的群星

时隔并不太久的19525月,原来高建海校长及其领导下的“苑川完小”所有教师,几乎全都得到提拔重用。

高建海本人,被调到赵城县人民政府,新任为人事局局长;

贾旭被调到赵城县城,委以未来的“赵城中学”教导处主任,与师则枢先生一道,共同筹划建设即将开学的“山西省赵城中学校”;

刘彦文被调到汾河以西的堤村,当任该完校校长;

张建邦被任命为“苑川完小”的新任校长,接替高建海之原职;

孔祥瑞被提升为“苑川完小”的新任教导室主任;

曹海龙被调到耿峪乡,组建新的“耿峪完小”,并当任校长;

王建勲被调,任命为“堤村完小”的教导室主任;

王在囿被调到赵城中学,任美术课教师;

  彦熣彦先生已经年越六旬,早年曾是高建海、贾旭等人的启蒙恩师、年老体衰,光荣地退休。

苏轼先生有词句云:“乱石崩云,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当年的“苑川完小”,群英荟萃。以后历经沧桑巨变,这些人也有所变化。但当年在高建海麾下、努力工作,各尽其能,各显其才,闪闪发光地为祖国植树育人,当是不争的史实。他们的美名,将永久地刻雕于历史的光荣榜上。他们所培育的那群莘莘学子们,永远地崇敬他们,怀念他们,感谢他们,顶礼膜拜他们。

其中,尤其是高建海校长。

 

十三  “高老师!”

上世纪四、五十年代,人们以知识为“海洋”,把知识分子们称作“大海中的弄潮者”,对那些努力学习的人们,当做在海浪中畅游的“高人”,把“高小”、初中等学府,誉之为“海。”

参加革命前的高建海,只上过一年多小学;参加革命后,刻苦攻读,才有所进步。

在“苑川完小”,他身为校长,先后给五、六年级代过算术、地理和政治。他坚持先当学生、后当老师的原则,虚心向诸“士”们下问;认真作好“教案”后,主动地请教于多人“审批”,努力而致“胸有成竹”。所以,听他讲课的学生们,都很满意、惊奇而钦佩。人们多以“高老师”尊他、呼他,极少称“高校长”。

有“苑川完小”校长的这段经历,使高建海善于抓教育工作的殊誉,播扬得广而深,遂使以后已经步入政界多年了,那些年纪略轻于他的同事们和相遇者,仍旧以“高老师”这个雅号,敬称他或爱称他;尤其经过与他共同的某些下乡、开会、共事等交流后,高建海则更以其勤学好问、知识渊博、善于表达、人们乐于倾听,易于接受等优长,使众所折服。在人们的心目中,他就是“好学、勤学、善学、博学”的典范,也是教人、育人、关心人材、 琢理人材的能工巧匠、恩师与长辈。

品德与学识,是受人尊敬、追随与效仿的两大本源。“老师”一辞,几乎就是这两个方面的合体词。

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初起,到本世纪初的2006年元月逝世,五十七年间,大凡认识高建海的人们,几乎全称他“高老师”。

这个崇雅之号,始自于当年他所主持工作的一处学海——原赵城县苑川村完全小学校。

 

 

20177231008

  临汾市政协文史研究员   周文洁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