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文物·名胜·传说>> 典故>>正文内容

比干——刘令誉——文天祥 家国情

比干——刘令誉——文天祥 家国情

刘云平

凡在历史书册上有名的人物,很少有浪得虚名的。“乱世出英雄”这几乎是一个真理,因为乱世是一个缺乏秩序的时代,缺乏了秩序就为各色人等脱颖而出提供了最大的可能性。因此,每一次乱世都会创造大量英雄。大动荡的年代总是铸造和考验各种人才的平台,是英雄在沧海横流时显英雄本色,是贼子也在浑水摸鱼中暴露奸相。

比干是中国古代著名忠臣,被誉为“亘古第一忠臣”;国神比干也是林氏的太始祖。

比干生于殷武乙丙子之七祀(公元前1125年夏历四月初四日),卒于公元前1063年。为商朝贵族商王太丁之子,名干。比干幼年聪慧,勤奋好学,20岁就以太师高位辅佐帝乙,又受托孤重辅帝辛。干从政40多年,主张减轻赋税徭役,鼓励发展农牧业生产,提倡冶炼铸造,富国强兵。商末帝辛(纣王)暴虐荒淫,横征暴敛,比干叹曰:“主过不谏非忠也,畏死不言非勇也,过则谏不用则死,忠之至也”。遂至摘星楼强谏三日不去。纣问何以自恃,比干曰:“恃善行仁义所以自恃”。纣怒曰:“吾闻圣人心有七窍信有诸乎?”遂杀比干剖视其心,终年64岁。

比干是历史上第一个以死谏君的忠臣;是商纣王的叔父,又是他的丞相,比干对纣王倒行逆施的暴虐统治不满,多次向他谏阻,纣王不听,比干最后只好以死相谏,死后葬在新乡卫辉。

殷太师比干庙位于中国河南省卫辉市城北七公里,比干墓从周武王克殷而封,迄今已有三千余年,庙建于北魏太和十八年(公元494年),因墓立庙。

因为它是中国第一座墓、庙合一的建筑,始建于北魏,我们看到的建筑群为明代弘治七年重建的。在中国古代名人遗留至今的著名古庙中,有孔庙、岳飞庙,但庙主的历史均比不上比干庙,比孔庙早500多年。自唐朝以来历代英明皇帝加以封谥和维修,众多文人雅士以诗词的形式,高度评价了这位亘古忠臣,并立碑纪念,使比干庙成为碑碣林立,古文化色彩浓郁的文物宝库。比干是商纣的宰相,纣王的王叔。据《史记》《殷本记》载:“殷纣王的叔父比干,为人忠耻正直。他见纣王荒淫失政,暴虐无道,常常直言劝谏,后纣王怒而摘其心”。比干庙占地百余亩,飞龙雕柱,苍松古柏,整个建筑古朴典雅。

全国比干庙仅有两个,最知名的比干庙是北魏太和十八年(公元494年)魏孝文帝因比干墓建的比干庙(位于河南省卫辉市),其次则是福建省的漳州林氏宗祠,又称比干庙,是一处汉族祠堂建筑,属于汉民族祭祀祖先和先贤的场所。

比干庙按说与洪洞没有什么瓜葛,但在河南省卫辉市城北7.5公里处的顿坊店乡比干庙村的比干庙,却有洪洞人的痕迹。该庙碑廊东墙有一嵌壁小碑,小字楷书,笔画细浅,四周有云饰,碑末题名“巡抚河南监察御史加俸一级洪洞刘令誉”。

刘令誉《卫辉拜比干墓》:

停骖牧野问幽衷,死者思来迥不同。

七窍独流忧王血,二臣犹让剖心忠。

武王封墓盘铭里,孔圣称仁断碣中。

瞻拜蓬蒿思往事,朝歌原上起悲风。

明朝覆亡之后,清顺治十二年刘令誉任太仆寺卿、太常寺卿、通政使。作者此时的心路历程是怎样的,我们不得而知,不遂心意是肯定的。两年之后,他就去世了。

从这首诗可以看出,洪洞小北门刘家我九世祖刘令誉对明王朝后期的摇摇欲坠的政局及其原因一定十分清楚。

清军野心勃勃,开始逐鹿中原,不料被明朝精锐挡在山海关外,无法前进半步。恰在此时,李自成完成了对明朝的最后一击,天赐良机,清军趁机挥师入关。1644年北京城,就像一个热闹非凡的大戏台,你方唱罢我登场。李自成抢了崇祯的位置,只可惜当了42天的皇帝,又被清军赶走,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紫禁城再次易主,大清顺治皇帝登基,他就是努尔哈赤的孙子。大明帝国随风飘散了。

这首诗则反映出他当时的一些想法。 我一直在猜想;当一位永雄,跨过了人生征程上一座座成功的高峰,也越过了一条条失败的沟壑,正向巅峰挺近之际,发现事业如许青翠,华发却已偷袭鬓角,他会有何感慨?这也是明亡清兴,刘令誉正在思考的问题,这一年的刘令誉近70岁,人生走到这个点,走过的路比剩下的路要长。比干为中国历史中以死谏君的忠臣,称为“天下第一仁”。周武王封比干垄,垄为国神。北魏孝文帝因感念其忠心而建庙。刘令誉此时看到明王朝摇摇欲坠,心里矛盾重重。自己又将为清王朝的臣子于是感慨:“七窍独流忧王血,二臣犹让剖心忠。”他内心自愧不能与比干相比。因此,他会忍不住停下少许,回头去看看。

刘令誉回头看的地点就是老家山西洪洞大槐树。

上溯到上千年的13世纪中叶,元朝失政,兵燹战乱,水旱蝗疫,百祸纷至。特别是长达16年的元末,中原地区“白骨露于野,千里无人烟”从战乱中诞生的明王朝,为巩固政权,发展生产,充实中原。于洪武三年(1670)便制定了移民屯田的复兴之策,开始了迁民垦殖的非常之举。斯时,山西境内人口稠密,经济富庶,明统治者利用山西洪洞地理,交通之便,在香火极盛的广济寺大槐树下设局驻员组编列对,发放“凭照川资”遣送四方移民。至此,著名的洪洞大槐树迁民活动拉开了序幕。从洪武初年(1369)至永乐十五年(1417)历时50年,仅正史有记载的大规模移民就有18次之多,人数近百万,迁移地域分布达18个省市500余县,涉及800余姓,包括汉、蒙、回三大民族。其声势之大,范围之广,堪称旷古绝今。

明初的移民属官方移民,带有很大的强制性,可以说一部明初移民史,就是一部移民先祖的血泪史,抛妻别子。背井离乡,诀别故土,先祖们怎么能不五内俱焚, 寸心如割!为了生存,为了繁衍,在他乡异土开始了筚路蓝缕的创业,不辞劳瘁的耕耘。先祖们的血泪和汗水,对黄河流域,长江中下游地区及至明初经济的恢复和发展起了很大的作用。

同时,明初移民不仅合理分布了人口生存的空间,而且移民与当地土著在文化上、心理上、习俗上经过长期的掺和交换,地域文明必然相互照应,培育出新的文明种子,对中华民族的新一轮大融合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其中河南106县,京津冀129县,山东92县。

特别是明初移民的成功,曾为大明帝国成为当时世界最强盛的国家奠定了基础,为中华民族文化的发展做出了贡献。

河南省简称豫,地处黄河中下游,华中地区,向有“中原”,“中州”之称,元朝末年,河南是兵慌天灾的重点地区,明初该地区土地荒芜,人口稀少,到处是一片残景,朱元璋说:“今丧乱之后,中原草莽,人烟稀少”。又说:“中原诸州,元季战争,受祸最惨,积骸成丘,居民鲜少”。民间大量的家乘,祖碑都更为确切地记载了其先祖从洪洞大槐树集中移民的“详于谱牒”的史实。刘令誉为了荫庇群生,荫蔽九州才不得已而为之。

“问我祖先来何处?山西洪洞大槐树。祖先故居叫什么,大槐树下老鹳窝”的民谣在中国广大地区祖辈相传,妇孺皆知。这是古槐后裔报本的溯源思念故乡的肺腑之言,也是明代洪洞大槐树迁民的历史佐证。

刘令誉是洪洞城德化坊九世祖,字闇然,他是明天启元年辛酉科亚魁,天启二年进士。曾任汝阳县、宝丰县知县。崇祯年间大臣。历任山东道御史、河南巡按御史、右佥都御史、延绥巡抚、榆林巡抚、兵部左侍郎、兵部右侍郎等。清初,顺治12年任太仆寺卿、太常寺卿、通政使。

雍正九年《洪洞县志》卷四《人文仕宦》记载;刘令誉,承光长子,由进士任直隶颍上县知县。丁内艰,补河南宝丰县,调繁汝阳县,拜山东道御史。巡视光禄,兼管查刷巡视太仓银库,巡按河南,巡按应天等处。升顺天府府丞、陕西榆林巡抚。丁外艰,起复兵部右侍郎。至国朝,起前朝老臣,补太仆寺卿,升太常寺卿、通政使司通政使。致仕,归。自幼负才雄奇,力学渊博,名冠艺苑,联掇两榜,三任县令,俱经荐剡,巡抚河南,督兵剿贼。甲戌元旦,牛蹄岑大捷,斩获千余级,奉闻,加级赐命,见载史册。时豫人以晋客商为贼党,捕搜剥杀,力辨其诬,事方寝,全活万众,至今绘像颂祝。巡抚榆关四载,烽火不惊,团练教训,绥靖边陲,官通政。时循职一疏,朝廷嘉纳。生平秉性纯实,襟怀坦荡,绝无矫餙,居贵显一如布衣,绰有古人风烈,桑梓兴除,不惮为百姓申苦,临终神闲气定,吟诗赋曲,皆了悟之语。寿七十一岁。存殁皆有万民公幛报之。

洪洞县志2003版,卷十二,人物志上193页记载:

刘令誉,承光长子,明天启壬戌进士。初任颍上县知县。丁内艰,起,补河南宝丰县,两载调汝阳。三邑皆立生祠。寻内擢御史,旋因中州多寇,特简誉巡按其地,受事之日,即调副将左良玉,游击汤九州昼夜环攻。会大雨,躬擐甲胄者七日。甲戌元旦,牛蹄涔大捷,加级赐金。未及,引年驰驿归里,以西陲多故,复起用为延绥巡抚。明国变后,家居。顺治初,召授通政使,嗣告归。卒。

◇国朝勅建通政使刘令誉墓,在县东九里辛堡村。(《钦定四库全书·山西通志》卷一百七十二。

明清鼎革,洪洞刘氏度过危机,宗族得以延续,在清朝仍然保持其望族的地位。第九世刘令誉,承光长子,明天启二年(1622)进士,初任颍上县知县,后任于宝丰、汝阳,擢御史,巡按河南,有战功,归里,以西陲多故,复起用为延绥巡抚。“明国变后家居。顺治初召授通政使,嗣告归。”刘令誉顺治十四年(1657)致仕后,置沃田数十亩,为祖先祭扫之资,并构家塾,不久病逝,顺治帝遣人御祭,称其:“性行纯良,才能称职,克襄王事,著有勤劳。因休养以言归。乃负疴而告殒,特颁祭葬,以慰幽魂。”其堂弟刘蚤誉,明崇祯十五年(1642)举人,清顺治三年(1646)进士,曾官莘县尹。承宠长子循誉,生员。洪洞刘氏摇身一变,成了清朝的士大夫。

明清之际,刘令誉无论是作为官员还是乡绅在国家和地方事务中都很引人注目。崇祯五年(1632),李自成在山西境内的各支起义军中已经崭露头角,成为重要的首领之一。刘令誉对于在山西活动的农民军情况十分留意。这年八月,身为山东道御史刘令誉上言:“有自贼中逃回者言,旧在晋中贼首掌盘子等十六家,最枭獍者为闯将、紫金梁,戴金穿红,群贼效之。遂皆以红衣为号。”崇祯七年(1634)正月初一日,“巡按刘令誉督京营有牛蹄涔之捷,出其不意,斩级逾千”为官,刘令誉有打败河南农民军的战功。归乡的刘令誉也颇有作为,顺治二年(1645),刘令誉作为邑绅在洪洞城中的关帝庙增建戏楼。保存至今的洪洞关帝庙,墙壁上镶有两块碑刻分置东门两侧,北侧的记载修缮关帝庙事宜,南侧记载为工程参与人员署名,为“社长都御史刘令誉,赞画生员刘循誉、武举邢笃敬,司饷监生董用惠、生员晋应植,督工生员韩景圣,耆宾李元栋、李邦受、庞绍孔、郑广泽、刘世荐、范夏鼎”。可知参与者为洪洞各大姓望族,不过刘令誉作为社长则领袖诸绅士,其堂弟循誉也作为第二署名参与其中。

文天祥虽然是中国历史上一位不可多得的民族英雄,但是他的英勇牺牲的出发点很大程度是来自封建社会的忠君思想。他自幼就羡慕古代忠臣、义士的行为:在江西学宫看到一些忠臣画象,就慨然说:“设不俎豆其间,非丈夫也。"并且在临刑时还以学习古代圣贤,成仁取义,作为自己为国尽忠的信条。出此可见,他的思想基础,基本上是建立在忠君之上的。正因为他具有这种封建的忠君思想,才限制了他的视野,使他作品的积极内容,受到了限制。因而,在评价他的积极意义的同时,对于不与人民利益相符的思想是应该加以批判的。他在被捕之后能够坚持民族气节,不为威屈,不为利诱,终于为国牺牲,保持了崇高的民族气节,为祖国保持了“正气”,自然也应该肯定。但是作者文天祥的爱国思想,毕竟和无产阶级的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的思想,还是有本质上的区别。

正因为作者文天祥受到了封建忠君思想的限制,因此在诗中也就很自然地流露出一些宣传儒家教义和封建伦理观念的东西,如“三纲实系命,道义为之根"等,都是封建教条,是不可取的。

传世不朽的《过零丁洋》是宋代大臣文天祥在1279年被押往元大都,北上经过珠江口零丁洋时所作的诗作。此诗前二句,诗人回顾平生;中间四句紧承“干戈寥落”,明确表达了作者对当前局势的认识;末二句是作者对自身命运的一种毫不犹豫的选择。全诗表现了慷慨激昂的爱国热情和视死如归的高风亮节,以及舍生取义的人生观,是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的崇高表现。

文天祥,字履善,江西庐陵人,生于南宋理宗端平三年(1236年)。当时的南宋,政治腐败,国力衰疲,而北方的蒙古却日益强大,已数次侵入宋国。文天祥正是在南宋朝廷这种内忧外患之际,走上仕途的。文天祥对内改革弊政,励精图治;对外则拼死抗元,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文天祥杰出的爱国情操与其“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绝世豪语一起永远激励着后来者。

最为著名的《正气歌》即在《指南后录》中。文天祥在序中写道,监狱中有七种污秽之气,如水气、土气、日气、火气、人气等,而自己一正气就足以抵挡着七种恶气。此正气是天地之气、生命之气,流行于天地之间,也浩然于己身。《正气歌》中写道:

“是气所磅礴,凛然万古存。当其贵日月,生死安足论,地维赖以立,天柱赖以尊。”

文天祥报国不息的一身正气却永远流行于天地之间!

山河破碎,身世飘摇,文天祥已身临绝境,但他无悔无惧,自己报国为民的一片赤丹忠心可以与世共鉴,与时长流。

从传统的道德观来看,刘令誉的操守确实不如比干和文天祥,但细读史书,会发现在中国历史明亡清兴激烈的政治斗争中,你一朝成了政治路线的绊脚石,即使清白无罪,专制政治尚可给你一个“莫须有”的罪名。胜则溢美,无以复加;败即领咎,罪不容恕。刘令誉这样做也是身不由己。

从诗文来看,刘令誉的“七窍独流忧王血,二臣犹让剖心忠。”远不如文天祥的“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流传千古,但却更显情真意切。

刘令誉是巡抚河南的监察御史,掌握着河南的军政大权,原想大有作为,他上书朝廷,要求拨十万兵员,想训练一支北方的“刘家军”,以平定内忧外患。但朝中反对声一片,庸臣焉知亡国痛,指责他“求望太过,志意太侈”。面对朝中的反对之声,刘令誉很快明白,要想成就一番事业,必须得到朝中权要的支持,朝中主和派当权,难得有知己。他生性耿直,不太会处理与当权派的关系。否则,空有爱国热情,到头来处处碰壁,一事无成。

又有谁知道,刘令誉为了国家百姓的安宁,是如何忍辱负重,如何费尽心机?河南省简称豫,地处黄河中下游,华中地区,向有“中原”,“中州”之称,元朝末年,河南是兵慌天灾的重点地区,明初该地区土地荒芜,人口稀少,到处是一片残景,朱元璋说:“今丧乱之后,中原草莽,人烟稀少”。又说:“中原诸州,元季战争,受祸最惨,积骸成丘,居民鲜少”。刘令誉为了不让茫茫中原田园荒芜,边防要塞满目凄凉,为了荫庇群生,荫蔽九州才不得已而于明亡后归附清朝。呜呼,人生成功为何?无非真性情,真才华,“有所为”为民勤政造福,还要“有所不为”即廉政洁身。赢得真赞叹。这些都是比干和文天祥不曾想到和做到的,所以他们不被权贵重用,含冤抱憾而死。

明代哲学家李贽的观点非常明确,他尊重海瑞,但指出海瑞过于拘泥传统的道德,因此只能是“万年青草”“可以傲霜雪而不可以任栋梁”。我赞扬刘令誉为“千百世之人物也”,对刘令誉为了国家的利益舍小节而顾大局的做法给予了充分肯定。

人说盖棺定论,又说历史任人评说,我只是为比干和文天祥扼腕叹息:不知道他们若晚生几百年,目睹了刘令誉的成功,能否改变自己的观点,在浊世里也多建一些功业?

刘令誉所处的明亡清兴的60年里是国家乃胜乃败,斯兴斯亡;兴亦悲壮,亡亦悲壮的时期。为什么呢?我想起了贤哲释迦牟尼。

释家三世佛的哲学是:要用三双眼睛看世界——过去、现在、未来。这是智者的思维,也是贤者的思维。因为不了解过去,就不能科学地认知现在,而不了解现在,也就不能科学的认知未来。历史学正是认知过去的学问。所以,在文明的时代,智者应学历史,不学历史不能成为智者;贤者应学历史,不学历史不能成为贤者。那么,中国历史的江河,源远流长,曲折回漩,日夜不息,奔腾向前。

明亡清兴的60年,是中国历史上天崩地解、山谷陵替、格局剧变、悲欢离合的时代。明亡清兴的历史舞台上:格局,雄伟壮阔;人物,群星灿烂;事件,繁复跌宕;故事,生动有趣。人们都在表现,也都在表演:真与假、善与伪、美与丑、智与愚、勇与怯、廉与贪。明亡清兴的60年,又是近世社会的缩影。凡是近世社会的重要元素——贫与穷、夷与夏、官与民、中于西,都在这里展示;求民生、求自由、求平等、求民权,也都在这里交汇、碰撞、融合。明亡清兴的60年,亦如《尚书·大禹谟》云:“人心惟微,道心惟微。”就是说人心不安、道心不明。正义者不安其死,不义者鸡犬升天。而治国平天下,应当明道安民,道明则民安,民安则国泰。

历史应当受到敬畏:为什么要“敬”?因为吸取前人经验,会得到宝贵的智慧;为什么要“畏”?因为重蹈前人错误,要受到历史的惩罚。这里补充一句:对历史的传承和表述,也应当采取敬畏的态度。

刘令誉,我的九世祖,我永远怀念您!您有光荣的忧国忧民的历史功绩,值得二十三世孙刘云平赞颂和歌唱!我们为您添光彩!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