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尧文化>>正文内容

“尧都砂锅”的文明基因

“尧都砂锅”的文明基因

凡是上古时期伟大的发明,总能与“圣人”联系在一起,这发明便也被后人视为“圣事”或者“圣迹”。

尧都砂锅,出产地在今翼城县的尧都村。

传说是帝尧发明了砂锅,至今已有5000年的历史,为尧都村的专利。《翼城县志?物产》载:“砂锅砂壶,皮薄质细,久为社会所称道,行销河东,早经驰名,此为尧都一村独享权利,惜未能普及全境耳。”尧都砂锅的制作技术,继承着陶唐氏的制陶遗风,代代相传,不改其制。张兴隆先生撰写的《尧都砂锅》一文中这样记述:著名手工业产品翼城砂锅,盖源于尧都村。尧都砂锅工人捣泥用的“端锤”,仅是一块方木头而已,传说这是尧王时代的“玉玺大印”,的确很像,近代才按上把子,成了斧头形的,但仍旧叫“尧王大印”;还有拍砂锅用的“端板”,形似帝王的传令金牌,传统称“尧王金牌”;压整砂锅用的压板,其大小、长短、宽窄都很像大臣朝见帝王的笏板,俗称“朝王板”。

由此可见,尧都砂锅蕴藏着唐尧文明的基因。走进翼城县的尧都村,便能破译尧都砂锅流传千年而不衰的文明密码。尧都村,原名元宝村,又因村南村北有四沟八岭,浍河在中间川流不息,为天赐的九龙圣地,故又称九龙神村。相传,尧曾因佐帝挚有功受封于陶,以制陶为业。15岁时又返回到父族的唐地为唐侯,称陶唐氏。《翼城县志?沿革考》载有“(尧)年十三佐帝挚,受封于陶。十有五封唐为唐侯,合翼于浮山南为唐国,而都浍南之尧都,后迁于晋阳。

年十有六以侯伯践帝位,都平阳,号陶唐氏”“合翼与浮山南为国”就是指今天的翼城和浮山南部是尧受封唐侯时的古唐国核心地带,这尧都就是尧受封唐侯时的治所,尧即天子位后,舜封丹朱于唐城,即《括地志》所载的“故唐城在绛州翼城县西二十里,即尧裔子所封者也。”人类在没有文字以前,每个部族的历史也只能靠传说保存下来,那些传说不能说它完全真实,但也不能忽视它的存在。传说,尧王即帝位后曾东征外族部落,骑着一匹大红马途经古唐国沿浍水河谷向今沁水行进,行至今“三石门”一带时有石崖挡道,帝尧带领臣民凿门开道,后成村落名曰“石门”,即今天的上石门、中石门、下石门。据传,凿石门时曾遇到蛤蟆精挡道,尧王命人砍了一棵柏树插入石蛙嘴中镇妖,这一景观后被列为翼城古八景之一“石蛙吐柏”。凿破石门后地势豁然开朗,大红马仰天长啸,摇头不止,前蹄刨地,有一老者言说此地为九龙圣地,尧王领悟了这是大红马向他传达神的旨意,于是在此建都作为行宫。暂居一段时间后又向东行,在今尧都村东五公里处陡坡下的石桥上,大红马正好分娩,产下一匹白马驹,这里就被命名为白驹,后来分为西白驹、东白驹两个村子。尧都村北的磨盘顶垣头上,帝尧曾登临观景。他四周一望,高兴地说:“看到了!看到了!”群臣问:“看到了什么?”尧王回答说:“山头、人头、禾苗露出头,林木花草在点头!”所以山北三里处就有了一个村落叫观头村。

帝尧将行宫建好后,常来这里巡视。尧的工师?发现这里的土壤独特,篝火烧红后,可以变成红亮坚硬的石头,便在这里开始制陶。

?从旋转的车轮上得到启发,制成可以旋转的陶轮,大大提高了陶器的质量和生产效率,?还发明了陶窑封火技术,增加了火的温度,使烧制出来的陶器不再是低温形成的红陶,而是高温形成的黑陶,上面刻画蛟龙图案,精美可爱且耐用。渐渐的人们便在这里务工,陶唐氏部族也日趋强大,这里也如都市一样的热闹。

尧都村一带有如此多的传说,尧都村作为上古时期陶唐氏部族制陶的遗存也就在情理之中了。夹砂陶是新石器时代先民使用的一种陶器,其质地类似于现在的砂锅。经过历代改良,终于诞生了现在人们普遍使用的砂锅。砂锅是由陶土烧成的锅,砂锅属陶器无疑。在上古时期的翼城境内,7000年前的“枣园人”在新石器时代就早已掌握了制陶技术。随着枣园部族的不断搬迁,逐渐衍生出以玫瑰花卉图案为特征、成熟发达的庙底沟文化。在此后千百年的交融与进化过程中,“陶唐氏”部族制作陶器的技艺日益精湛,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这一嬗变的艰辛深深烙印在脱胎于古代炊器“鼎、鬲、釜”之类的“尧都砂锅”上,让人叹为观止。

古史专家何光岳先生在其所著的《炎黄源流史》中认为:“从唐的象形字来看,好像在陶缶之上,有一个枝条编制的盖子,使缶内煮汤时,不会因汤沸而翻滚出外,所以唐即陶缶煮汤之谓,亦即原始社会所谓陶唐者”;“陶缶内煮汤”正是“唐”的本义,而这陶缶就是“砂锅”的“先祖”。这是华夏民族的饮食文化由茹毛饮血向熟食转化的重大标志,是饮食界划时代的革命。

岁月如晦,沧海桑田。帝尧时代的遗迹早已湮没,但他所创制的制陶业已内化在尧都村百姓的血脉中,人们为祭祀这位有旷世勋绩的唐侯,在尧都村大兴庙宇,留下了许多具有上古帝王出巡治政、祭祀的遗迹。如帝尧行宫、阅兵楼、奖惩台、祭天楼等。元代时,帝尧行宫改建成了老君庙,但每年的祭尧大典仍在这里举行。在老君庙的莲花台背后,有一神泉,传说此泉即是尧王当年亲手开掘的,其水有医治百病的神效,人们便命名为“尧井”,并建了井亭,亭柱上有楹联:“老泉一泓清冽水,长流不息泽万民”。

几千年前的尧和他的那个时代,在滚滚推进的历史长河中已距离我们很遥远,然而,尧都砂锅历经数千年的演变,已成为可蒸、煮、炒、溜、熬,还能煎中药的多功能食器,走进了人们的生活中,尤其是得到喜好保健人士的青睐。在翼城博物馆“尧都砂锅”展室里有这样一段顺口溜,道出了尧都砂锅当年的繁荣景象。

砂锅窑,几十个,炉火照明南北坡。

制作工序十五道,配料捣泥最辛劳。

做大锅,做小锅,送饭罐子带笼锅。

平底锅,气死猫,还有扣锅扣的牢。

火锅子,明晃晃,做出菜来味道香。

暖锅子,洗脸盆,取暖、脸净一身轻。

上太原,下河东,黄河两岸留美名。

自古以来,外乡人称翼城人为“砂锅”,戏谑翼城人是“砂锅片子”,多少含有一点嘲讽,但一旦人们了解了砂锅的历史,就会对先民油然而生敬意,会因自己生活在砂锅的故乡感到骄傲与自豪。

(作者系翼城县政协委员、临汾市政协文史研究员)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