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史志·档案·文史>> 文史>>正文内容

洪洞人燕廷标!黄埔四期!参与西安事变!

 

临汾新闻网讯 前不久,记者慕名走进了洪洞县赵城镇孙堡村的一座幽静小院,窑洞依旧,绿植葱郁,这里是洪洞县早期中共党员燕廷标的故居。随着他的后人的讲述,这样一位故去已久的人物连同那段尘封往事一起愈发清晰起来。

投笔从戎谋报国

赵君莲老人是燕廷标的亲外孙女,她提供的烈士证上有这样的记载:燕廷标,男,生于1902年,洪洞赵城孙堡村人,红25军营长,1926年参加革命,1933年在陕北战斗中牺牲。《赵城人物荟萃》一书详细记载了燕廷标的人生轨迹,虽然与有关证件略有出入,但燕廷标的后人倾向于书中的说法,毕竟那是他的妻子王香花与女儿燕秀珍的记忆。

燕廷标自幼聪明好学,热心社会活动。1917年,他14岁时上了赵城高小,由于刻苦读书,成绩优秀,深得师生赞赏。

1921年7月,17岁的燕廷标高小毕业后不久,考入了山西的公费学校——太原国民师范,同时考入该校的还有邻村的席树声、赵城城北烧瓦窑村的曹云挺、赵城河西安定村的纪秀川、洪洞杜戍村的王世英。太原国民师范是个半工半读的学校,既可以读书,又可以接触社会,燕廷标很珍惜这个学习机会。此时的太原已处在大革命的前夜,《新青年》《向导》《共产主义ABC》《新社会观》等进步书籍在他们中间悄悄传阅,全新的思想启蒙在校园里形成了一股进步力量。燕廷标和纪秀川等同学创办的进步刊物《子中月刊》在校园中传播。

中国共产党的成立,如同春雷惊醒了沉睡的大地,山西革命者的活动热情日趋高涨。1922年省立一中驱逐了封建守旧的反动校长,1923年共产党领导的“山西学联”正式成立。在“学联”领导下,进步学生发动了民权运动、反帝运动、反基督教运动、反对军阀混战运动和支持国民党改组运动。

王世英传记中说,在秘密参加“学联”的活动中,燕廷标通过省立一中的同乡刘煜祖,与山西最早的共产党员高君宇取得了联系,并与梁其昌、韦恩恭、王世英等人在国民师范最早加入了共产主义青年团。省立国民师范是阎锡山控制的学校,禁止学生集会结社。有一次,一名同学因偷看进步书籍被学校总干事徐一鉴发现,学校为了杀一儆百,贴布告开除了这位同学。这件事引起了同学们的公愤,时值寒假前的期末考试,燕廷标等几位团员便组织发动了全校罢考,要求恢复这位同学的学籍。校方怕事态扩大,一方面请示阎锡山,答应学生们的要求,让学生复考;一方面却暗地里追查挑头闹事的人。在一个漆黑的夜晚,反动警察来到太原国民师范,准备逮捕燕廷标、纪秀川、王世英等人。情况十分紧急,多亏学校的一位李先生提前通报消息,他们才得以连夜逃走。事后他们决定投笔从戎,投奔河南冯玉祥、胡景翼的队伍。又是在那位李先生的帮助下,通过其在火车站工作的一位亲戚,燕廷标等九人冒着严寒趁夜爬上一列火车,绕道石家庄前往河南。

一行九人辗转数日到了河南开封,来到胡景翼的部队。胡景翼是冯玉祥将军的部下,部队中有不少共产党员,当时胡为了消除队伍中的腐败、培养革命青年干部、改变队伍的成份,在刘天章等共产党员的影响下,正准备开办“学兵队”,他们这批有文化的青年人如同“及时雨”,从此便穿上了戎装。“学兵队”队长由刘天章担任,教官中也有不少共产党员。燕廷标等人如鱼得水,热情很高,他们刻苦学习军事技术,广泛阅读革命书籍,觉悟提高的同时,对中国共产党也有了进一步的认识。1925年上半年,燕廷标、乔自达、王世英先后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此他们便把自己与党的事业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然而,不久胡景翼因病去世,部队情况发生变化,反动势力的代表岳维竣成了部队主官,叫嚣着命令“学兵队”五天内交出搞革命活动的人,写出自白书,否则就会“不客气了”。燕廷标马上与乔自达、王世英商量,认为还是服从组织决定。于是,按照党组织的安排,他们一行18人于1925年4月28日晚11点多悄然离开学兵队,搭乘南下的火车,经郑州、汉口到了广

归故乡播撒火种

“为了却外祖母王香花和母亲燕秀珍的心愿,前些年我和外甥一起去了趟广州,专程到黄埔军校寻找外祖父的行踪。”赵君莲回忆道。在黄埔军校的一本画册上,她看到了外祖父的名字,得知了他是黄埔第四期经理科学生。当时这本画册要价800元,赵君莲摸摸口袋,最后还是狠狠心离开了广州。

如今,随着互联网普及,人们可以轻松地在“黄埔军校”网页上查到燕廷标的名字,显示他的籍贯是山西赵城。

赵君莲这才知道,黄埔军校经理科大队学员与步兵、炮兵等科学员不同,他们不是入伍生。该科教授输送兵站及司务长所需学识,也就是培养后勤军需官。

一行人到达广州后,除燕廷标考入第四期经理科外,刘煜祖、乔自达、王世英、席树声以及另赴广州的山西籍学生纪秀川、宋云、李联珍、周广祺、靳向荣等一同考人黄埔四期其他科。他们一入学就经历了“沙基惨案”和“省港大罢工”,这两件事促进了国共合作和广东革命根据地的巩固发展。但,军阀陈炯明盘踞在惠州、潮州、汕头一带,对广州国民政府形成威胁。1925年8月,国民党左派廖仲恺在广州被刺杀,严重挫伤了国共合作事业,陈炯明趁机重新占领东江地区。国民政府遂决定第二次东征。

这年10月,燕廷标他们这期黄埔生奉命参加了讨伐陈炯明的战斗,任务是攻打惠州城。战斗进行了两天一夜,等城头轰开缺口时,他们冲在了最前面。

然而,此后时局急转直下,迫于形势和组织安排,燕廷标和几位同学于1926年5月份返回山西故乡开展党的农村工作。

一同回来的有赵奇发、张彤弓、刘煜祖、周宝德,还有太原支部派遣的同学纪秀川、郭挺,他们发展了洪赵第一个党员王之发,后来又发展了张秉城、赵如骧等人加入中国共产党,并成立了中共赵城支部。他们在赵城周围的义店、官庄,烧瓦窑、孙堡、胡坦、李村、安定、石止等村开展党的活动,发展党员、建立支部,随着党员数量的增多和党组织的发展,经请示中共太原执委批准,组建了中共赵城县委员会。6月,又在洪洞城北的南官庄把杨培芳、杨培芝等人发展为中共党员,之后组建了中共洪洞县党支部。赵城、洪洞支部建立以后,在赵城城北组织了“农会”,在洪洞南官庄组织了“扶济社”,用互助互济的形式解决农民的困难。同时组织群众开展了反增添粮银附加税的请愿活动,以及反私吞捐款和反差务局贪污的斗争。

农家妻守望一生

1926年11月,北伐军攻取武汉,北伐战争取得了很大胜利,国民革命军急需军事骨干人才,于是黄埔第四期学员提前毕业,燕廷标被派往西安杨虎城部任营长,归属西安警备司令部。

燕廷标任营长以后,由于国内形势变化快,军务繁忙,从此再也没有回家。

1936年12月,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发生之后,燕廷标曾派他的外甥拽娃回老家报信,说他们部队参加了“西安事变”,人身平安,望家中不要挂念,此后近一年间便音讯全无。倔强的王香花只身一人去了西安,打听到他在八路军中做军事教官后才放心地回到家乡。

这位淳朴善良的农村妇女从西安回来以后,就日夜盼望着丈夫能回来,可直到新中国成立后接到县民政局颁发的烈士证,她才知道丈夫燕廷标早已离她而去。再后来,丈夫的名字被镌刻在了洪洞县大槐树景区烈士纪念碑的前列。

1985年夏天,75岁的王香花走完了自己的人生旅程。按照当地的习惯,夫妻要合葬,因找不到丈夫燕廷标的尸骨,她的养子(燕廷标的亲侄子)燕建通便用木质古车轴雕刻了一块燕廷标的牌位,女儿燕秀珍则为父亲燕廷标做了一身棉衣棉裤放在一口空棺内。从古至今,当地有一个说法,车子去的地方多,车轴木刻的牌位灵验,亡者的灵魂在很远的地方都可以找回来。逝者可以团聚,生者得以慰藉。

赵君莲说,实际上外祖母王香花是外祖父燕廷标续娶的妻子,他的结发妻子宋氏在生第二个女儿时就不幸去世了。王香花来到燕家没有生养儿女,便将赵君莲的母亲燕秀珍视如己出,领着她住在赵城的娘家,让她接受最好的教育。随后又领养了燕廷标二哥的次子燕建通,教他读书识字,及至成家立业。燕建通在外工作后,她又帮助儿媳带大了八个孙子、孙女,把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了燕家,不是出于对燕廷标人品的敬重和理想信念的理解,一般人是难以做到的。 记者 孙宗林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