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文物·名胜·传说>> 典故>>正文内容

贾学平:襄汾洗耳河的传说

襄汾洗耳河的传说

贾学平

洗耳河位于山西省襄汾县城北的荆村湾,荆村原属襄陵县,今属襄汾县新城镇,分为城尔里、沟尔里、疙瘩、新庄和南沟里5个自然村,4个行政村。湾里有条弯弯的河,人们都叫它“洗耳河”。据《襄陵县志》记载:洗耳河原名叫巢溪,即崇山的三交水西注,至荆村入于汾,世传巢父洗耳处,故名洗耳河,又名颖水。旁有土阜名箕山。山上有巢父祠。民国十年,知事李世佑以工代赈,重修并有记。

尧王执政的时候,这里住着三个有道学的贤士,一个叫巢父,一个叫许由,一个叫樊仲父。

那时候,尧王已到了晚年,想在民间找个有贤德的人接替他的王位,就到民间四处走访。一天,来到荆村湾,看见有个农夫正在架着牛耕田,那牛背上绑着个簸箕,农夫赶牛时,柳条鞭不往牛身上打只敲簸箕。尧王深受感动,心里说这真是个有贤德的人,如果让他接替了王位,一定也会十分爱护老百姓。于是,便走到农夫身边,说明了来意。

这位农夫便是巢父,他跟许由、樊仲父都是隐士,不愿当官。所以,隐居在民间耕田闲居,自食其力。他听了尧王让他当帝王的话,很反感,不以为然地说:“你已经把天下治理得很好了,现在的老百姓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安居乐业,谁还稀罕王位呢?”尧王又劝说了一会儿,巢父还是不愿下山,只好悻悻地离去。

尧王又决定禅让给许由,许由也拒绝了尧的好意。当时,尧以为许由谦虚,更加敬重,便又派人去请他,说“如果坚持不接受帝位,则希望出来当个九州长。”

一天,许由在荆村湾见到巢父,便把此事告诉了他。不料,巢父因许由没有坚决拒绝而感到羞耻。气愤地说:“你为什么不隐居起来?还有脸面给我说,你不是我的好朋友!”说着,便急速向巢溪河走去。

许由受到巢父的数落,面红赤耳地向深山奔去。从此,隐居不出。

巢父正在河边洗耳朵。这时,他的好友樊仲父,正好牵一头牛到河边饮水,见巢父洗耳朵,奇怪地问他:你为啥洗耳朵?”巢父说:刚才尧王来过了,他让我接替他的王位,真讨厌!把我的耳朵也污了,所以才来洗!”樊仲父正在下游饮牛,一听到这话,把牛牵了就走。巢父也很奇怪问他为啥不饮牛了呢?樊仲父说:尧王的话委实肮脏,别说把你的耳朵污了,连你洗了耳朵的水也是污的,这污水还怎么让牛饮用呢?”樊仲父牵着牛到河的上游喝水。因为这段故事,后人便将这条河唤作“洗耳河”了。

原先的洗耳河常年流水,清澈见底,鱼虾成群,摇曳多姿。河上有白石桥,供车辆、行人通过。如今的洗耳河水已经断流,成为夏秋之际下暴雨排洪之渠。

据《襄陵县志》(隐逸)记载:巢父荆村人,年老以树为巢居其上,人称巢父。与许由、樊仲父为友。尧以天下让由,由告巢父。巢父曰“汝何不隐汝形,藏汝光,非吾友也!”乃击其膺而下之,过清冷之水洗其耳,拭其目。许由怅然不自得。樊仲父牵牛饮之,见巢父洗耳,驱牛而还,耻令其牛饮下流也。今有水名巢溪。祠在其中。

附《襄陵县志》中诗两首

七律·巢溪春涨·卢秉纯

桃花溪水散春郊,旧有尧民所住巢。

帝语偶飞尘一点,野心同锁水三交。

上流饮后青牛口,密叶藏来稳树梢。

不似终南开捷径,此中佳处有谁嘲?

七绝·春日游巢溪·范晟

巢溪春暖等闲过,鰋鲤晴翻洗耳波。

漫想驱牛人去远,岸头荒草野花多。

 

(贾学平写于2017年8月23日)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