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史志·档案·文史>> 文史>>正文内容

依从真实而盛德——作戏与为人

依从真实而盛德——作戏与为人

上世纪四十年代,苑川“高小”二十多位师生,组成演出队,其中之一就是苑川堡村的“留管儿”。1943年春季,他们来我们耿壁村演出,利用宋齐正家院南的打麦场权代戏台,一鼓、一锣、一钹伴奏。演出约九十分钟。

当时我只有六岁,对王亚明扮汉奸杨本兰的一些唱段,至今仍能哼几句;已忘记“留管儿”扮演什么了,只记得他善于“洋相”,被群众称作“小毛猴”。

三年后,赵城县城第二次解放,“留管儿”随他们在县城文庙大成殿上演戏,我仅瞧了一小会儿。剧中他饰一位懂事而可怜的落难小孩,饥饿使他难以站立,在台上连连跌撞;他用赵城民歌《割韭菜》的曲牌,如泣如诉的缓慢而唱,副之以贴切的表情动作以显示苦难,博得不少观众的同情;有位售卖饼子的当地老乡,拭着眼涙走上台去,取出两个饼子给他吃。对这个突入其来,他先是一愣,清悟后随即以剧中人的身份,先给这位老乡以深鞠躬,立即狼吞虎咽吃完一个饼子,留下另一个珍藏入破烂的衣斗里,表达了极端的饥饿状态。这是瞬息间而来的“路数”,情真意切,是他为人诚实与机智的表露。

次年秋收时节,陈赓将军麾下十一旅某团,进驻我耿壁村一带。时在苑川村任教的王之义先生,率领由苑川村人和部分“太中”学生组成的演出队来此,利用四天时间,依次给该团各营慰问演出。其中《送粮路上》一折里,一位名叫“冒料儿”的农民,中途偷出公粮换吃饼子馍,被其他群众发现,报告给送公粮队伍的领导人“留管儿”;“留管儿”对此人予以耐心劝导。有两段眉户戏《五更》调的唱词:其一:“叫一声冒料儿哥,你听我来对你说。咱们送的是支援前线的粮,不应该换吃饼子馍。”其二:“咱们送公粮,一斤一两不能短。凭着良心要全数都交上,才能对得起共产党。”“留管儿”的这段唱腔、脸上的表情和身段动作配合默契,是当年赵城一带翻身农村干部的新型形象,被广大观众所认可。由于戏演得逼真,“留管儿”在当年赵城县一区范围里,名骚大振。

次年深秋,晋中战役如火如荼,“太中”要迁往山后。行前,该校蒲剧团在苑川、耿峪等村公演。在耿峪村约演七天,剧目有《打虎记》、《取大名》、《逼上梁山》、《三打祝家庄》、《红娘子造反》、《闹渭州》、《櫃中缘》、《岳飞传》、《提刀》、《杀庙》等,每天上演中午、午后和夜晚三场。因为年纪小,我只看了一个午场、两个午后场和一个夜场。

中午场我看了《逼上梁山》,“留管儿”与涧头村籍的贾小虎儿(乳名),扮演了董超、薛霸二解差,是两个无赖小人。“留管儿”用歪头、挤眼、抹鼻、缩腰、扭身、跌撞等动作,以狗儿吼叫的腔调作唸白,把这个赖皮演活了。致使他一露出场,惹得观众在台下起哄叫唤:“‘留管儿’又出来害人了——”

午后的那两场,我看了《闹渭州》和《提刀》。《提刀》一折,瓦窑头村籍的林文儿(乳名)饰拼命三郎石秀;他会武术,刀舞得很在行。“留管儿”饰酒保,是个增添笑料的配角,他在演出里忠实于这个人物。当他将一把闪光发亮的钢刀交给“石秀”后,林文儿握刀在手,只挽了一个小花,突然向酒保的脖颈处猛力砍来。“留管儿”在惊慌中急忙缩身,那头顶上的高甲帽,被“唰”的一声,扫落于台下,露出发亮的光顶,引发全场一阵大笑; “留管儿”趁势用手一摸头还在,连声嘻呼:“脑袋瓜儿还在哩,还在哩——”,又是一阵嘻笑;下来,“留管儿”猛然倒地,扒起身后,张口吐舌而退场,台下狂笑不已。把一个不恶不坏不丑的小人物,交待得甚清。这虽然只是打浑插科,却托衬出那石秀的豪侠之气。“留管儿”在演丑角儿时,不抢景头,不出风头,不表现自身的“美”,而是牺牲自己,丑化自身,很到位的配角身份。

昔年在耿壁、耿峪的演出时,每场开戏之前或换“幕”之间,有关领导多临时指派他给观众唱几段当地民歌小曲。“留管儿”从不推辞,并能依情况的不同所择选而唱。这是他对“需要”应从的另一种体现,也是其“德”的具体化。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他的两位胞妹与我在“苑川完小”同学攻读; 他的妹夫刘北锁、王国树,都是我孩提朋友。但我长期地不知道他与该四人之间的关系,更不了解他名叫“李从德”;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才有所明了。

我从小喜爱赵城民歌小调,于十多年前写下《洪洞县里民歌多》一文,文中涉及到李从德先生;我用了“简邑耿人”作名号。今年盛夏,有幸从同学李蓉处,喜获先生大作 《沧桑岁月》一书,他的书里也提到了我;但他也并不知道那“简邑耿人”,也就是我周文洁。文中,先生表达了对我的关爱。

从七十多年前瞧戏开始,“留管儿”成了我所崇敬者之一。他饰过不同品质与性格的人物,都能舍身处地的体会对象,忠实于对象、真诚而艺术地去表现那个对象,从而给全剧锦上添花。在戏台上,他没有“留管儿”的痕迹,而就是那个剧中人,所以能入木三分,富有灵魂,给人以启迪和美的享受。以赵城口语而论,叫做“像”。正因为如此,他才会以一个普通学生的身份,被人们所承认,所留忆,所尊崇,乃至刻骨铭心。

综览李先生的回忆文章,第一是其真实性,拜读之后,内心中认可与共鸣; 第二是其反映了李先生一贯的作人本色;他不谋求取悦于人,而是忠实于自己的客观身份和职责,切合他本身的人格、品质、技能等,走应走的路、办应办的事,无以逾。

其实,每个人都是全社会的一员,都有不同的遭际、行业、单位、职务和处境等;人在社会上生活、办事,不能想说啥就说啥,欲如何就如何。而要依从祖国和社会的需要,依从事业的发展需要,依从自我身份与处境的需要;从而办一些应该办和能够办的事,从而知道自己是个干什么的,对号入座,去发挥主观能动性,不以逾,从而自强不息。千里之行,始于脚下,百年大计,起于今日。明确当下该干什么的人,才会有往后的宏图与锦程。

当年李先生演戏时,很能投入角色;后来李先生步入社会,同样也忠实于自己的职责。他曾经服务于不同的几个单位,经历了维修工、技术员、经理、厂长、书记和咸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在这诸多的工作岗位上,他都不是以“李从德”个人的表露,总是与那个职称的需要相适应和相依从;总是那样尽职尽责不退让,不缺谦;恰如其份不侵权、不超限。他,李从德先生,忠实于自己的客观职务,更忠实于党和人民对他的要求与期望。《沧桑岁月》所写的一切“李从德”者,与当年戏台上的那位“留管儿”,完全一致。

最初的印象是难以忘怀的。

从1948年以后,我再也没有见到所崇拜的“留管儿”了,但没有忘记他;我跟他从来没有说过一句话,但尊敬他,崇尚他。他那“瘦干棒儿”的形象,几十年来不招即现,挥之不去。今能拜读其书,也如同见到其人,足矣。

德者,其所善长也。五方天帝里,炎帝以火为其“德”,少昊以金为其“德”。从者,因从、应从、依从、适从、顺从之为也。李先生以真实为其之“德”,从其德而顶天立地。

祝愿先生夫妇健康长寿。

临汾市政协文史研究员 周文洁

二O一七年十一月廿一日 九时十八分于介休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