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文明探源>>正文内容

敬请“太一”回“太山”——伏羲与“中原”

敬请“太一”回“太山”——伏羲与“中原”

 

“中原”是个方位词,最初的含义,就是黄土原的中心区域。

 

一 “中”是成功之源

《周易》是中国哲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以直观而素朴的唯物辩证之学,认识和解析客观世界。中国哲学最显明的特点是“中”的思想。

《中庸》第一章指出:“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中节谓之和。中也者,天下之本也;和也者,天下之大道也。”中是条件,和为其所取得的效果。

《礼记·月令》里的明堂,是古代天子们于不同季节所居住、办公和祭祀之所,九个不同的宫室里,那些位于前后左右、四方四隅的八处者,是天子们于立春、春分、立夏、夏至、立秋、秋分、立冬和冬至等时节的所在地。中间的那一座,则是于春、夏、秋、冬四季各自最后的十八天所在处。在这座“中宫”里,天子全年居住四次,每次十八天,计七十二天,是次数与天数都最多之地。

星宿学里,天宫有五大处,东宫苍龙、南宫朱鸟,西宫咸池,北宫玄武,中宫紫微。《元命包》云:“紫宫者,言天地运动、阴阳开闭,皆在此宫也”;《史记·天官书》亦云:“中宫,天极星,其一明者,太一常居之”,也是在说,天帝多居住于这座位于正中的紫微之宫里的。

中医学的一整套理论,是在“中”字哲学直接指导下的产物。《内经评文灵柩》里,把人体病源归结为八邪之风,“此八风者,皆从虚之方来”,损害人体健康;而“中气”生、藏于“中宫”之处。中医的一切用药、行针、推拿、火罐等手段,无一不是在调理“中气”,抵消邪风,由此才被人们称之为“中医”的。

如此等等。

这种“中”的哲学思想,体现于多个方面:

1、以“中”为立场出发观察事物,接受四面八方各处的来势,如实地反映客观实际,从而不偏不倚;

2、调理各方面的不“中”之风,扶持正义、裁减邪恶,使事物保持中和状态;

3、掌握中和总则,自觉的更新改进,在新的条件下创造新的中和态势,促使新、旧事物之间的代谢;

4、稳中求进,以不间断的量变,促使事物质的突变。

中和是成功之源。

二 “九宫八卦”之说

由伏羲所始作的八卦和六十四卦,是《周易》的主要内容;殷商西伯姬昌演得三百八十四爻,使《易》学更加丰满。它们都形成一个周期,围绕中间于一片空白之区,构成圆形。

几何学告诉我们,画圆必有一个圆心,没有圆心,无以成圆。

 

据说伏羲时代,洛水里浮现出一只白色的龟,其背部负有几组斑点,共同构成一副美妙的图案,被后人称为“无字之易,先天之学”;这就是著名的《周易·洛书》图。1977年春,在安徽省阜阳区出土的汉·汝阳侯墓里,挖出一面“太乙九宫占盘”,其上所刻绘的图案,与《洛书》一致。古今多位学者曾下断言曰:《洛书》就是九宫,九宫就是《洛书》。

《洛书》中的九宫,其性质与《礼记·月令》中者相近:正东为“清阳太庙”,正南为“明堂太庙”,正西为“总章太庙”,正北为“玄堂太庙”;东南是“清阳左个”兼“明堂左个”,西南是“明堂右个”兼“总章右个”,西北是“总章左个”兼“玄堂左个”,东北是“清阳右个”兼“玄堂右个”,正中间为“太室太庙”。依《内经评文灵柩》,正东名“震宫”,正南名“离宫”,正西名“兑宫”,正北名“坎宫”;西南名“坤宫”,西北名“乾宫”,东北名“艮宫”,东南名“巽宫”,正中名“紫微宫”。这就是国人所说的“九宫八卦”。因此,八卦与《洛书》二者,是一个事物的两种表述,“八卦”指未加“中宫”的《洛书》,《洛书》是连带“中宫”的八卦。不难理解,那“中央之宫”者,更为重要。

依照中国古神话学,天宫中央紫微宫里常居的当朝圣帝。据前文引《史记·天官书》介绍,那是“太一”常居之地。唐代学者张守节先生在《史记·正义》里注释说:“太一,天帝之别名也。”唐代的另一位学者刘伯庄也说:“泰一,天神之最尊重者。”天宫中的这种布局,与阜阳出土的“太乙九宫占盘”作此照,人们立即就会联想到,那“太一”神者,就是始作八卦的“百王之先”的伏羲。

无论是天上,或是在地面上,伏羲都是占居于中宫的。

三 原初的“中原”区

当代历史学家王大有先生在《三皇五帝时代》中说:“中华民族的开国史、文明史,始于伏羲”;又说:“自伏羲以来,夏民族的发祥地与华族的聚居地,俱在中原。故《疏》称:‘华夏为中原也’。”王先生还描述说:“中原地区,是东、西、南、北的交汇点。”这些论说,不仅肯定了从伏羲开始,往后的诸代君王们的领导机构的所在地,都被限定在“中原”这个区域以内,而且还对“中原”一辞,也给予了严格的框限,它,应当是在当年祖国九州八方的“交汇点”上。

这段论说,把伏羲在发展和鼎盛时期的场所,都认定在“中宫”之域,与我们在《伏羲何处画八卦》的观点,不谋而合。

史界已有定论,伏羲氏及其领袖,诞生于女娲母系氏族的后期尊“皇”阶段。因此,无论当初女娲氏发祥于何处,其被社会敬奉为“娲皇”之际,肯定是在“中原”区。为什么呢?

《淮南子·览冥篇》介绍女娲当年的辉煌时,以“杀黑龙以济冀州”,限定了其指挥中心的所在地;评价其功绩时,又有“冀州平”三字的具体点定。把女娲氏大有作为的场所,牢牢地钉固到“冀州“这块圣土以内。

在《伏羲何处画八卦》里,我们引用了《周礼·职方氏》,对“冀州”已有所交待。《淮南子》系汉初淮南王刘安主编,成书早于《史记》。在该书的《地形篇》里,介绍四方、四隅,分别名为农土、沃土、滔土、并土、肥土、成土、隐土和申土;其中还有“正中冀州曰中土”七字。无可辩驳的把古冀州认定为“中原”之域。

这就说明,上古时代的女娲氏,只有在冀州域内,才有衍生出父系氏族社会初祖的“伏羲氏”的。

伏羲诞生、成长都在冀州,当是不争的历史事实。原初的“中原”区不在别处,就在古冀州以内。

四 “下川文化”框围地

《尚书·禹贡》告诉我们,如今的山西省全境,是古冀州的主体,今临汾市是其中心区,今霍太山及其周边是其核心区。

在距今一万二千年到一万年间的“晚期智人”时期,也就是“女娲伏羲时代”里,这一带地区真的存在古人类吗?

这,我们在《伏羲何处画八卦》中已有交待。现代考古挖掘的成果已经证实,这一带地区当年有诞生伏羲氏的条件。“下川文化”就是“晚期智人”遗址,也就是全兴阶段女娲氏们的留痕。于此不再赘笔。

这一方沃土,东有沁水县下川遗址,西有蒲县薛关遗址和吉县柿子滩遗址,北有榆次市大发遗址,南有襄汾县丁村晚期文化遗址;是“下川文化”框围地、浓郁区。

这一带地方,存在过全盛阶段的女娲氏。

五 “仇夷山”

笔者曾撰写过《东西仇池话娲皇》,于2015年5月召开的《山西洪洞女娲文化论坛》会上宣读,被该次会议所出版的《文集》收录。文中介绍了今甘肃省陇南市成县、今山西省临汾市洪洞县二地,各有一处名叫“仇池”的古地,认为该两个“仇池”地名,都是以龙蛇为其图腾的女娲氏生活实践过的处所,成县者先于洪洞者。文中还用《女娲于此跃龙门》为小标题,指出她们在今洪洞县赵城镇一带“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于此脱颖而昇化为“娲皇”;娲皇是最高阶段的女娲。这些理念,至今仍以为是。

《循山开甲》是研究中国山水的名著,该书云:“仇夷山,四绝孤立;太昊之治,伏羲生处。”

对此“四绝孤立”的“仇夷山”,一些人释之为今甘肃省成县的那座“仇池山”。

但是,那里曾经生活过的女娲,是人类初生时期的女娲,并非黄金时期的“娲皇”;那里不是冀州中土之域,听不到“四风”和“八风”;那座山也不是“四绝孤立”。

今临汾市洪洞县赵城镇正东二十公里处的霍太山老爷顶,其情形是:

这一带是被公认的东西南北不同文化的交汇处,其附近有“仇池村”;

霍太山是古代冀州的“镇山”,更是当年象征中华、五岳至尊的“中岳”;

此山峰顶成四绝孤立之势。

这就是上古时期的“仇夷之山”。

恭请有志于此的诸君们,前往洪洞县赵城镇的耿璧、仇池、侯村、苑川一带察勘一番,那上古中岳主峰的伟昂雄姿、立刻就会令你吃惊而兴奋。

霍太山、仇夷山、太一山。

六 “太一”地望

“太一”是个崇高绝伦的尊号。

不少学者解释说,因为伏羲氏在一座名叫“太山”的地方得到巨大的成功,所以才被尊为“太一”。长期以来的一些人,以此解释为当今山东省域内的那座“东岳泰山”。

其实不是。

当代史学界、考古界,都把女娲时代定于距今三万年至一万一千年间,将伏羲时代列于距今一万一千年至八千年之间。在女娲时代末期,大冰期已经结束,全地球气候变暖,洪水泛滥,黄海平面上涨八十多米;后期虽有所降落,但仍比如今的海面高出数十米;这是人类历史上全球性的第一次大洪荒;中国上古史里的“伏羲氏”,就发祥于这样的自然环境中。

方此之时,如今的河北省、河南省、江苏省等,均系一片汪洋;今山东省中东部的那座“东岳泰山”,其大部分山体沉没于海水之内,只有个别峰岭露现于水平线外而呈孤岛态势。《淮南子·览冥篇》中关于冀州的阐述,就是这种态势的写照,考古挖掘也证实了这一节史实。晚期智人时期,那里无人类生存的起码条件,“娲皇”不会形成于那里,那里更不会是伏羲氏的全盛时期,“太一”也不会在那里应运所产生。

这个地望,历史的就归结到今临汾市洪洞县境内的这座“仇夷之山”——霍太山老爷顶及其周边。

霍太山也称西泰山,《太平御览·黄帝问玄女战法》里尊其为“太山”,《汉书·地理志》称为“冀州山”;《中国地名大辞典》介绍其为古太行山的一部分,也有“母山”、“皇母山”之称。“霍”者大也,冀者安也。当年灾难深重的伏羲氏的先民们,居住、发展于这座“太山”之上,在此君临天下,号令八方,功德无量。由此被天下万民尊为“太一”、“泰一”、“泰乙”等伟名,势在必然。

霍太山者,仇夷之山、中原之山、太一之山。它就是伏羲时代的“太山”,“太一”的地望。

七 来“牛”革命

名称学是一门极好的社会文化。

西瓜脱形于西瓜花,但与西瓜花截然不同。“伏牺”一辞由原“伏羲”加来一个“牛”字而成,但与原“伏羲”者,存在质的差异。

“伏羲”这个称谓,大体有三种类型的变换过程。前两类为戏类与羲类。如《庄子·大宗师》为“伏戏氏”,《尚书大传》为《戏皇》;《淮南子·汜沦训》和《世本》等,均写为“伏羲”。一般状态下,人们多以“伏羲”来表述。

《周易·系辞下》则写为“包牺”,《汉书·律历志》书作“庖牺”,《古史考》写成“庖牺氏”。而临汾市洪洞县明姜镇伏牛村供奉伏羲庙宇的大门上,明明确确的写为“牺皇庙”,其碑额为,《牺皇庙碑》,碑文中把这位“百王之先”的“伏羲”,公然以“伏牺”二字取而代之。这些有所区别的表述,并非作者们的随心所欲,都寓有其独特的内涵。

“伏”,是“人”在“牧犬”辅助下管理畜群的表义字,说明该氏族当年以游牧为主要生活手段。恩格斯指出:“随着牧群和其它财产的出现,在家庭中便产生了革命”。以“伏”字为名称之首,象征他们刚从母系氏族社会分离出来,发生了男士开始为社会生产主力军的大变化,但仍有诸多的母系氏族社会的残余影响。还没有昇化到享有“牺皇”的高度。

加来“牛”字与“羲”字相组合而成的“伏牺”,说明该氏族已经役使牲畜,与原先以采集为主要生活来的女娲时代,有了更新的、质的不同。“牛耕田”是中国农耕社会的主要标志,“牛”字的介入,是此处伏羲氏族繁荣、昌盛、飞跃的历史说明书。先人们命名该村为“伏牛”,该庙为“牺皇庙”,该神为“伏牺”,意义重大。

“晚期智人”时期的九州域内,可能会有几多“伏羲”存在过,各有其特殊性;但首创农业生产,役使“牛”的“伏牺”者,是在今洪洞县明姜镇伏牛村一代。这里“牛”来的气氛很浓郁,明确标名为“牺皇”,是洪洞县里“伏羲”的明显特殊之点。

农耕带来人民的安康、社会的稳定,“父权制”彻底对“母权制”予以否定。恩格斯指出,那是一场具有伟大意义社会进步,是一次“大革命”。在我们中国,这场革命以“羲”字加“牛”为象征,它起源于“中原”区。

伏羲氏发展到最高历史阶段时,才加来“牛”,被尊为“牺皇”的。

八 从“四风”到“八风”

农牧事业与“风”的学问二者之间,关系密切。在《伏羲何处画八卦》里,我们已初探过“风”。

清·段玉裁先生解释说:“风,八卦之风也。”原初的八卦,就指“八风”。由于其与农牧业生产具有特殊联系,在中华文化里,“八风”占有较多的比重;作为农牧业生产的首创者,伏羲对“八风”的关注,是必然的。当代文字学家胡厚宣先生说过,先民关注“四风”在前,以后才发展到关注“八风”的。“八风”来源于“四风”。如今韩国的国旗为“四卦”图案,也就是“四风”之义。

《殷墟文字缀合》261上,有关于“四方风”的详细刻录,上写:“东方曰析 ,风曰协;南方曰因,风曰凯;西方曰彝,风曰韦;北方曰伏,风曰役。”汉初的学者魏鲜有《正月朔日八风占》的专著,其中指出:正月旦日若有风从南而来,主该年有大旱;若有风从西南方而来,主有小旱等。这些对农牧业生产都俱有指导性。

我们在《伏羲何处画八卦》一文里,已经把听八风、画八卦该项创举,锁定在霍太山老爷顶,这是因为:

1、伏羲当初就出生于此,以后又立大本营于此;

2、它位于当年九州八方之中,是交汇文化的中原之所;

3、当年伏羲听八风而画八卦的场合,古籍介绍是在“四绝孤立”的“台坛之上”,与此处地势相符合;

4、这一带是农耕生产的始源处;

5、除此之外的那些四方、四隅任何一侧者,都听不到“四风”,也听不到“八风”。

需要指出的是,乃国人对“八风”的关注之情,历代学者们从不同角度,有过多种不同的表述。兹列表附于下:(见附图)

四种“八风”表

 东北东南西南西西北
吕氏春秋有始篇
淮南子·地形篇
说文解字注明庶清明阊阖不周广莫
内经评文灵枢婴儿大弱大刚

对“八风”的如此重视,是国人对伏羲的崇敬,对农牧事业的重视,对“中原”区的关爱与情怀。

九 “王”天下的需要

就其自然属性而言,“八风”之学也是天文律历之学。《史记·历书》论及尧、舜、禹对此极其重视时写道:尧“立羲、和之官,明时正度。则阴阳调,风雨节,茂气至,民无夭疾。年耆禅舜,申戒于文祖云:‘天之历数在尔躬’。舜亦以命禹。由是观之,王者之所重也。”这一段话,说明古代“王”天下者,那以“八风”为其基础的气象律历之学,必不可少,是历代王者们理国治民的依据。

但是,“八风”之学还有其社会属性的另一面。段玉裁说:“无形而致者,曰风。”

“无形而致”的风,有教化、风俗、风气;气度、气质、气韵;道德、风尚等方面的内容。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曾有过多次的“整风”运动,其所整的均不是自然之风,而系党内当时存在过的某些不良风气。上世纪四十年代延安整风之始,毛泽东主席在其动员报告《整顿党的作风》里说:“有几样东西在一些同志的头脑中,还显得不太正确,不大正派”,所以要“反对主观主义以整顿学风,反对宗派主义以整顿党风,反对党八股以整顿文风”,其目的就是要大长革命的正气,作为取得胜利的必要保证。

当年伏羲在“台坛之上”听八风而画八卦之举,也包括有这些方面的内容。

《论衡·齐世篇》云:“宓牺时,人民颇文,智欲诈愚,勇于恐怯,强者凌弱,众欲暴寡。故宓牺作八卦以治之。”

《白虎通·号篇》云:伏羲“画八卦以治下”。

《路史》亦云:伏羲“兆三画、著八卦,以逆阴阳之微,以顺性命之理......,类万物之情而君民事,阴阳家国之事始明焉。”

所有这些都志在说明,当年的确社会上存在有多种不正派的倾向,伏羲所以要作八卦阴阳之图,正是从社会调查入手,了解掌握存在于社会各界不同的风貌,从而胸有成竹,区别处置,理顺平衡,使大家在“中”的原则下,和谐共进而国泰民安。东汉《梁武祠画赞》说得更明确:“伏羲仓精,初造王业。画卦结绳,以理海内。”将“王业”与“八卦”联为一体,把八卦“王”天下的社会作用,点明了。

十里乡俗不相同。《诗经》里以《国风》为总标题,记载了当年存在于十五个地区的民歌,表现出它们各有不同的风土人情;《汉书·地理志下》,记载了秦、魏、韩、赵、燕、齐、鲁、卫、郑、宋、陈、楚、吴、粤等十多个地区的乡俗风质,也是以“风”为名目作阐述的。写“河东”一带之风时说:“思奢俭之中,念生死之虑。吴扎闻唐风之歌,曰:‘深思哉,其有陶唐氏之遗民呼?’”介绍“燕”地之风时又写到:“民终不相盗,无门户之闭。妇人贞信不淫辟,天性柔顺。”

因此,伏羲当年听取八风,记录创作而画成“八卦”,既为社会发展生产、繁荣经济、改善提高人民物质生活条件所服务;更系依从各个方面的社会风标、风操、风德、风格等实际存在,从而扬中扶正、纠邪校误,统一治理,为安顿天下臣民所效劳。

所以,这不是什么封建迷信活动,而是当年社会生产的需要、社会政治的需要、国家管理的需要,“王”天下、理万民的需要。

十 “黄中”之地

中华文化特有的五行生克学,以素朴的金、水、木、火、土等五大元素,对照着西、北、东、南、中五方和白、玄、青、赤、黄等五色;中原者属性为“士”,其色者“黄”。故“中原”区域也被称为“黄土原”。现代自然地理把“黄土高原”的位置列于今黄河中游一带,高约海拔一千米至两千多米,基本也与此相吻合。把今临汾市洪洞县一带称作“黄土原中心区”,跟历史与现实均相适应。

“黄土原中心区”,简化后称作“黄中区”。

“黄中”是个吉祥如意的辞句。黄色本身象征着中、土、和合,古装戏里所有皇家成员,几乎都身着黄色服饰,表示领导者们的执中与正气。如果把“黄”与“中”相组合而为“黄中”者,则是对英明领袖和尊长们的爱戴与拥护。《周易·坤卦·文言》指出:“君子黄中通理,美在其中而畅于四支,发于事业。美之至也。”宋代的大学者朱熹先生注释这段话时,高度评价道:“黄中,言中德在内。”《三国志》里写吴国的常侍王番时赞曰:“王番,黄中通理,知天知物,处朝忠蹇。”《文选·傅亮·为宋公修张良庙教》里,也盛赞张良道:“张子房道亚黄中,照邻殆庶。”把“黄中”二字喻之于伏羲等数代故帝王们的居住、办公、祭祀的霍太山及其周边一带,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必须指出的是,这里所说的“中”,是横向方面的调理整治,与竖向方面的“甘居中游”者,毫无共同之处。因此“中”是管理者信条,革命者的学问,领导者的准则与艺术。

十一 恭请“太一”回太山

德国哲学家谢林曾说过:“一个民族,只有当他能从自己的神话里,判断自身为民族时,才成其为民族。”神话本身不算信史,但它寓存信史于内;不研究神话、否定神话等,当然不可取;但若不能从其中分析辨别,从而发现信史的影子而疏理提炼者,更不可取。

在中国的多部神话典籍里,对伏羲的“黄中”思想,有较多的体现。

“中”在古汉语里,有中间、中直、中心、中介、中原等含义;还有对、是、好、妙、美、成、行、得到、取得、上乘、成功、拥戴等等内涵。把“中原”确定为国家社会的集中处,把中气当作人的生命之气和健康之气,把中直而正义当作道德情操的最高标准,是中华儿女数千年来代代相承的思想精髓。元末画家、诗人王冕先生,在七绝《墨梅》中写道:“我家洗砚池头树,个个花开淡墨痕。不要人夸好颜色,只留清气满乾坤。”诗中所写的“清气”,就是黄中之气,和合之气,正义之气。这种清廉正义之气,在上古时代,集中体现于“人文初祖、百王之先”的伏羲太一身上。

“面对黄土而头戴中天”,是数千年来对从事农耕为业人们的描绘。从伏羲时代起始,历代政权多以“中原”为领导机构的所在地,伏羲画八卦、听八风在“中原”的台坛上,兴农耕也始于“中原”的田野里,被尊为“太一”是在“中原”的岳镇“太山”之上,由“伏羲”昇化为“伏牺”、“牺皇”,更是在“中原”的大地间。原初的“中原区”,就是今山西省临汾市域内的洪洞县、霍州市、古县、安泽县、浮山县、襄汾县、尧都区一带,其集中点就是当年的中岳之山——霍太山老爷顶。

自汉武帝中期,中岳换成今河南省登封县境内的嵩山,“中原”一辞也另有所指。但其不在“黄中”之域;况且历史上确有另一段经历,历代学者对此有过考证。原初的“中原”区,是伏牺诞生并尊“皇”之地,也是他被尊为“太一”的“太山”之地,是华夏各族儿女共同的根祖之地。

南宋爱国诗人陆游先生,一生深切地怀念“中原”,临终更是神往“中原”。他在七绝《示儿》中遗嘱哭诉道:“死时方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哭出了真情实感,哭出了忠心诚意,哭出了华夏儿女共同的心声。

“中原”之地令人向往,古老“黄中”的这段壮丽历史,不应该永远地被忘却,原初“太山”的冠冕,应当归还给它真正的载体。也好让“人文初祖、百王之先”的“太一”伏羲,神有所安,形有所归,回到他老人家原初的“黄中”之里。

衷心的期望与祝愿,我们最尊重的祖先神伏羲太一,回归他的“太山”。

临汾市政协文史研究员

洪洞县周易文化研究会名誉主席 周文洁

二0一八年元月十九日下午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