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尧文化>>正文内容

乔忠延:乐知也乐行

乐知也乐行

三九严冬,北国山寒水瘦,接到临汾市三晋文化研究会刘合心会 长从海南打来的电话,远方的笑意,立时温暖了北方。刘会长新著《尧 文化知行录》面世,嘱我写个评论。早几日即闻知尧都区委召开该书 的首发式,我无缘面临,正好趁此写些想说的话,于是欣然应允。搁 下电话,即想起孔子《论语》里的话:“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 不如乐之者。”所以想起这话,是我认为刘会长不仅是尧文化的乐知 者,而且是尧文化的乐行者。

认识刘会长几近 2 0 年了,他刚从运城市调来不久,即走进尧庙观瞻。 那时他担任临汾市委副书记, 我还是文物旅游外事局长, 主管尧庙的修复重光, 自然应该陪同。 我像对待其他领导一样, 在游走中结合五凤楼、 广运殿、 尧井和寝宫等古建筑谈及尧文化。 出乎意料的是, 在我讲述的过程中, 他居然提出问题与我交流。 这是受命修复尧庙以来, 我遇见的唯一可以互动交流的领导, 也就对他刮目相看。 之后, 尧文化就成为连接我们的纽带, 我也缘此窥视了他对帝尧, 对尧文化的一片赤子真情。 如今拿到这本典雅精致的图书, 自然觉得顺理成章。

《尧文化知行录》分为五个篇章,即理论探讨篇、文化散文篇、尧陵重光篇、相关人物篇和诗词剧作篇,计 2 0 万余字。这大致是从文章的题材和内容进行划分, 我却从中看到了与书名紧紧契合的两个大字:知、行,而且他能知行合一。知行合一,是明代思想家王阳明的思想观点。知与行,不是一般的认识和实践关系。知,主要指人的道德意识和思想意念。行,主要指人的道德践履和实际行动。因此,知中有行,行中有知;因此,以知为行,知决定行。用这把准尺去丈量刘会长的行为, 他是知行合一的楷模; 用这个观点去阅读刘会长的图书,这是知行合一的结晶。

一个人能够达到王阳明知行合一的境界已是非常的高度, 我为何还要将刘会长视为尧文化的乐知者、 乐行者?严格意义上说, 不是我这么看待, 而是他的行为促使我不得不这么认识。 我以为是他的思想文化积淀与尧文化高度契合, 才能将枯燥地研究, 艰涩地探求, 当做生命的乐趣,锲而不舍,累积跬步,以至获得今日的丰硕成果。

先说乐知。自从 2 0 0 0 年他首次观瞻尧庙,就成为尧文化的痴迷探究者。他不仅光顾近在咫尺的尧庙,而且,拜谒山重水复的尧陵。当年的尧陵绝对不是现今的面貌, 山路崎岖, 颇多坎坷。 尧庙修复后热捧者很多, 而对于冷落的尧陵却少有人问津。 刘会长显然不同于他人,不管山路有多曲折,不管小径有多坎坷,他执意前往,而且一而再,再而三,不断往返。没有乐知的心境,何以能乐此不疲?

这只是显性的, 可见的, 至于批阅史料的枯燥, 至于伏案走笔的劳神,那就不是一般人所能看到的。收入这本书中的《理论研讨篇》有 1 1 篇文章,无一不是对尧文化的纵深掘进,篇篇不乏新的见识,篇篇令人耳目一新, 这岂是蜻蜓点水式的游猎就能撰写出来的?绝对不是, 是要躬身阅读的, 是要费心思考的, 是要在躬身阅读和费心思考的基础上,字斟句酌才能写出来的。虽然不能说是,“ 吟安一个字,捻断数茎须” ,也需要“ 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春夏与秋冬” 。其中的艰难困苦, 绝不是一个不做学问的人可以想象的。 更何况, 刘会长不只是写出了一批理论文章,还写出了《文化散文篇》等文学作品。这些文章就更上层楼了, 不能直抒胸臆, 必须外化包装, 用多数人更好接受的语言方式娓娓道来, 要言不烦, 没有一定的文学修养如何能举重若轻?这一切的一切, 如果没有浓厚的兴趣, 即使不望而生畏, 也会知难而退,退后的结果必然是半途而废。

据此,我要为刘会长点赞,点赞他是尧文化的乐知者。

就此止步, 在临汾这个范围内, 刘会长也算是领导中的佼佼者了。虽然不敢妄称舍他其谁, 可是谁敢站出来和他媲美?果有其二不妨和他就尧文化来个派对! 也许大家谦和不愿站出来挑战, 但是, 进入我眼帘的还真无其二。这还在其次,更令人敬慕的是,他乐知还乐行。积极倡导尧文化, 宣扬尧文化, 恨不能春风化雨, 让尧文化尽快施惠于临汾, 施惠于人民。 众多事实舍去不谈, 仅就尧陵的光复就渗透了他不知多少心血。初次到尧陵,他看到的是,一座即将倒塌的山门,一壁已经倒塌的山墙, 一个被砖石封堵的门洞。 他的眼在流泪, 他的心在滴血,他在《尧陵一叹》中写道:

“ 帝尧这样一位独步中华史册的千古圣帝,这样一位最值得纪念的文明始祖,其陵宇却受到如此的冷遇!其功绩被人们如此地漠视!其应赋的根祖文化如此地被怠慢!作为尧的后人,我们情何以堪!”情何以堪! 他不是空洞议论, 而是要躬行修复。 那时他担任临汾市人大主任, 呼吁成立尧文化研究与开发委员会, 并兼任主任, 担纲修复尧陵。 他先请中国城市建设研究院编制了 《中国帝尧陵总体规划》 ,请山西古建筑保护研究所依照明清规制和风格编制了 《帝尧陵保护修复方案》。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这东风不是别个,就是资金,他上下奔走,鼎力筹资,确保了工程顺利进展。如今,尧陵巍然坐落,煌煌于世,这是何等不可忽略的功德!

更何况与此同时, 刘会长还推波助澜, 将孙岩女士的剧作 《尧颂》搬上舞台,首次用戏剧的形式让千古帝尧亮相于广众面前。

… …

如此桩桩件件, 岂是我一篇短文能够历数清楚的, 其实无需我历数,打开《尧文化知行录》翻阅品鉴,就会一清二楚。你一定也会由衷地感叹,刘会长确实是尧文化的乐行者。

乐知也乐行,的确毫不夸张,毫不虚饰。且不论别的证据, 《尧文化知行录》就是明证。当然,在我看来《尧文化知行录》明证过去仅是意义之一, 启迪后人才是深远价值。 尧文化是临汾市的精神财富,是临汾人民的精神财富,需要更多的人学习、关注、光大,更需要领导举旗引路。 有了领导的主导, 才会有民众的砥砺前行, 才会使尧文化由精神财富转化物质财富。 我以为这才是 《尧文化知行录》 的最大价值,不只是在今天,也在未来。

乔忠延

2 0 1 8 年 1 月 2 9 日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