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三晋文化>>正文内容

浮山圣王山赋

 

浮山圣王山赋

 

张奇志

 

云色苍茫间,横卧于南部边陲 ;天际浩渺处,难掩其巍峨雄姿。收太岳之豹尾,崛月山之龙脊,衔中条之甲秀,垒河东之峻奇。伴日月经天,阅尽人间春色;随江河行地,历劫万古沧桑。若问宝山何处来,盘古开天便在此。

石蕴玉而山辉,水怀珠而川媚。观此山者,地堆厚爱,天倾偏心,有六出之异也。乃山、林、泉、庙、金、砚者也。其山体呈蟠龙卧虎之象,图舆有麒麟献宝,凤凰振翮之形。群峰参拱,环列众星捧月之势。林茂草丰,翠郁满山。蓄丽怀幽,杂花生艳。平头蘑菇柏,天生地长,独根于此,历经百年,为一奇绝。龙泉出其腰,涸涝不枯不盈,冬夏水温有恒。喷珠溅玉,可涤凡尘之心;甘冽清纯,能浇胸中块垒。民敬之为甘霖天与,泉贯山脉,山高水长,滋养一方生灵也。山之曲地蟠龙凹有庙宇遗址,金秋发一石碑,品相完好,记载清晰,为清光绪廿五年所立,原为成汤庙,建有圣王、伯王、龙王、子孙圣母殿。有识之士谓曰:太平盛世,尧天舜日,重建神庙,再塑金身,续香火,聚人脉,兴文气,振经济,吾辈使命之所肩也。宝山藏金,自古淘者不绝,而今封山闭洞,休养生息。所谓绿水青山胜似金山银山也。宝山蕴玉,山麓多砚石岩矿,质地细腻,温润如玉,曾开发雕琢,现屯藏于此,留宝于后人也。

其山神奇,不仅于此。山峦周廓,遗存丰富,仰韶文化,庙底文化、龙山文化,灼灼其华。古崇山隔谷相望,翻越崇山便为陶寺遗址。共处同一纬度,仰揖斗维之野,曰陶寺之后花苑,东北之屏障,地理使然,天然之缘。其水脉亦同出于山南之源,中水二分,一支会壶口、龙角、司空三山水入潏。一支归陶寺古水利系南河、邓庄河并行入汾。如今不见水滔滔,只闻鸟雀啼昏晓。山之北坡曾历“乾壁之战”,县志所载,后秦北魏,鏖兵西南。山之南峰发现绳纹瓦残片,瓦片虽小,可追秦汉岁月;蛛丝马迹,牵动智者思绪。

壮哉其山,伟哉其山。休言藏在深闺人未识,早有捷足先登者。“中道圣大”,开发经年,修桥铺路,植树种草,流域治理,垦荒造林。兴土木建房修屋,凭山势垒墙筑亭。以人文立业,集贤达共商大计;秉科学理念,谋良策稳步前行。承天时,打造农林水利综合性工程;借东风,加快文化旅游一体化发展。

丁酉冬至时节,群贤翩然而至,立木观象,引绳勘日。虔诚肃穆,隆重举礼。测天地难测之机,察日月出落之秘。取准确之数据,指导顶层设计;参乾坤之禅机,构划未来蓝图。凛凛寒风,赳赳团队,着军绿之衣,戴艳红之巾。热心暖冻土,冷锋化春风。登临主峰也,踏土坛三级,挽老树虬枝;捧荒草以嗅春色,攥泥土而怀锦簇。环视四面,断崖壁立,近峦层叠,远岚阵列。云霭如涛连天涌,丘壑似海流瑞脉。东望二峰之影,南眺塔山之秀。西睋姑射之胜,北睎霍太之雄。身临其境,忽生悲悯,思通子昂之歌,顿感时空悠悠,苍穹茫茫,万物冥冥,人生渺渺也。

三更即起,五更测天。望东方既白,看朝晖渐浓,青红之光幔显现铺陈,色谱之斑斓参差布列。一点红日渐出,半照晨曦人间。一睹真容,三生有幸,自然曲通哲理,人力难以穷极。万物生命之光,吾辈顶礼膜拜。其落日也,穹顶之下,白驹过隙。中天逾半而速,金轮向山而明,夕矄天西饰辉煌,群山垂幕剪屏影。一瞬间倏然坠落,定晴时群鸦斜飞。

圣王山者,内圣外王之喻也。内圣者,有德才之人居之;外王者,具贤能之人建之。居而建之,大众惠之。浮邑兴之,幸何如之?

事业如山,责任如令,逐电追风,万里鹏程。

 

 

 

丁酉大寒写于澹宁小筑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