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民俗·民艺·非遗>> 非遗>>正文内容

赵氏孤儿传说

赵氏孤儿传说

项目类别:民间文学

申报单位:襄汾县东汾阳村

赵氏孤儿传说,第二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

 

赵氏孤儿是发生在晋国历史上一则著名的故事:春秋时期,晋景公听信权臣屠岸贾谗言,致使赵氏家族300余口满门抄斩,韩厥、程婴、公孙杵臼三人设计将赵盾之孙赵武救出,藏于深山古洞达15年之久。赵武在程婴的抚育下长大成人并报仇雪恨,赵氏满门冤屈得以昭雪。

赵氏孤儿传说故事发生在晋都故绛。故绛,史称古晋城。古晋城遗址,在襄汾县的赵康。早在1965年,“赵康古城遗址”就被公布为“山西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在赵康一带,许多遗址、遗迹尚存,诸如故绛都遗址、赵盾、韩厥、程婴、公孙杵臼等人的故里、墓、祠、碑等以及藏孤处等。

赵氏孤儿的故事源远流长,《左传》、《史记》以及《东周列国志》等文献均有记载。这一故事原型也成为艺术创作的母本,元代剧作家纪君祥的《赵氏孤儿》就是取材于此。明清以来据此改编的地方戏、话剧一直在演出。《赵氏孤儿》早在18世纪就流传到国外,具有深远的影响。

赵氏孤儿故事在民间广为流传。在长时期的流传过程中,由于受不同地域、不同民众、不同文化的影响,传说故事在各地形成了不同的版本。比如藏孤处,就有襄汾、新绛和盂县藏山等处;在晋中一带,逐渐加入了一些神话色彩,赵武被神化,称作“藏山大王”被民众奉祀等等。不管故事如何演变,鞭笞奸诈、颂扬正义的主题永不改变。

目前,由于受多元文化的影响,年轻人对赵氏孤儿传说已淡漠,因此,保护和传承就显得非常迫切和必要。这不仅对探索研究晋文化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而且对弘扬中华民族传统美德具有极强的现实意义。

一、简介:

“赵氏孤儿”是发生在晋国历史上一则著名的故事。春秋时期,晋景公听信权臣屠岸贾谗言,致使赵氏家族300余口满门抄斩,韩厥、程婴、公孙杵臼三人设计将赵盾之孙赵武救出,藏于深山古洞达15年之久。赵武在程婴的抚育下长大成人并报仇雪恨,赵氏满门冤屈得以昭雪。

“赵氏孤儿”的故事源远流长,《左传》、《史记》以及《东周列国志》等文献均有记载。这一故事原型也成为艺术创作的母本,元代剧作家纪君祥的《赵氏孤儿》就是取材于此。明清以来据此改编的地方戏、话剧一直在演出。《赵氏孤儿》早在18世纪就流传到国外,具有深远的影响。

赵氏孤儿的故事发生在晋都故绛。故绛,史称古晋城。古晋城遗址,在襄汾县的赵康。早在1965年,“赵康古城遗址”就被公布为“山西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在赵康一带,许多遗址、遗迹尚存,诸如故绛都遗址、赵盾、韩厥、程婴、公孙杵臼等人的故里、墓、祠、碑等以及藏孤处等。故事不仅在赵康及其周边地区流传,而且远达晋中地区和河北的一些地区,可见其影响十分广泛。

目前,受多元文化的影响,年轻人对这一传说故事早已淡漠,赵氏孤儿传说濒临后继无人的局面。因此,保护和传承该传说就显得非常迫切和必要。这不仅对探索研究晋文化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也对弘扬中华民族传统美德具有极强的现实意义。

二、所在区域及其地理环境:

襄汾县位于山西省南部,汾河中下游。东临浮山、翼城、曲沃三县。西傍乡宁县,南邻候马市、新绛县,北连尧都区。现属临汾市管辖。面积1030平方公里。人口50多万。襄汾系襄陵、汾城两县于1954年合并而成。襄陵建于西汉,北齐并入禽昌县,隋大业二年(606)改禽昌县为襄陵县。汾城,汉为河东郡临汾县地,北魏置泰平县,北周改为太平县,1914年改为汾城县。县境东依塔儿山,西屏吕梁山,中部是汾河平川。塔儿山海拔1493米,为本县最高峰。姑射山为县西部之天然屏障。境内河流汾河,纵贯北南。两岸地势平坦,水源充足,土壤肥沃,是本县主要粮棉产区。“金襄陵,银太平”,是其真实写照。属暖温带大陆性季风气候。年均气温11.5℃。年均降水量550毫米。年均无霜期185天。

三、分布区域:

主要分布在襄汾县赵康镇一带,此外,也包括新绛县的个别村镇。

四、历史渊源:

赵氏孤儿的传说故事,发生在春秋时晋景公时期。记载这一故事的最早文献当推《左传》,另外,《国语》、《公羊传》亦有记载。《史记?赵世家》记载较详,故事完整。汉刘向《说苑》、《新序》中也有详细记述,并着力于搜孤、救孤等重要情节描写。到明、清之际,冯梦龙的《新列国志》、蔡元放的《东周列国志》,分两回集中描写了赵氏孤儿的故事。但在第五十七回却云程婴携赵氏孤儿“潜入盂山藏匿,后人因名其山曰藏山,以藏孤得名也。”这样,就把赵氏孤儿故事与盂县藏山联系到一起。《山西历史地名词典》的作者刘纬毅在“藏山”条注云:“史记云……藏赵氏孤儿于此:《史记.赵世家》未载藏于此,《史记正义》仅记‘今河东赵氏祀先人犹别舒一座,祭二士矣。’当为后人传说。”事实上,赵氏孤儿故事的发生地始终在晋国的中心故绛。晋国从叔虞封唐到三家分晋期间,曾于故绛建都。明万历《绛州志》载:“周惠王九年,献公迁都于绛,历献、惠、怀、文、襄、灵、成七公,简王三年景公迁都新田。”“故绛旧址,在今州北二十里处太平县界内。” 清雍正、乾隆、道光、光绪四版《太平县志》载:“太平古迹如苟息、董狐、赵盾、韩厥、公孙杵臼、程婴诸人多有祠墓可考,俱属八君时人,迁新田后无闻矣。”在襄汾县赵康镇一带,许多遗址、遗迹、遗物尚存,有关各种故事传说也在当地民间一直流传。可见襄汾县是赵氏孤儿传说故事的唯一发生地。

五、基本内容:

晋国国君灵公,荒淫残暴,不理朝政。司寇屠岸贾,深得晋灵公的宠信,他修建了“桃园”,常陪着灵公在此游乐。君臣不仅在桃园打鸟狩猎,而且更为可恨的是还用弹弓打站在园子护栏外看热闹的老百姓。日子一久,国事荒芜,民怨沸腾。国相赵盾常直言进谏,且怒斥屠岸贾。鉴于赵盾在晋国臣民中的声望,灵公虽有除掉赵盾的念头,却找不到借口,就和屠岸贾暗中定计,夜间派武士鉏麑前往赵盾家行刺。鉏麑半夜之后潜入赵盾家中,隔窗望去,见赵盾正穿着朝服重绅执笏,等待天明上朝。鉏麑心想,刺杀忠臣,是为不义;违抗君命,是为不忠。不忠不义,还不如死了好。于是越墙离开赵盾庭院,骑马奔回家乡,即今新绛县阳王镇苏阳村,撞死在一棵古槐树前,相传这棵古槐从此每年开花即成“五色槐花”。千百年来,当地群众世代相传是鉏麑精神所化。晋灵公一计不成,又同宠臣屠岸贾商量,请赵盾去朝中赴宴,在宫中暗设埋伏杀害赵盾。赵盾前往宫中赴宴,灵公遂即放出恶犬咬赵盾,被陪同赵盾去的卫士提弥明提起摔死。这时,提前埋伏在宫殿内外的武士,一齐上来追杀赵盾,提弥明一人寡不敌众,被武士杀害。就在赵盾万分危急之时,武士中出了一位倒戈者灵辄,保护赵盾脱险。赵盾三次受辱遇险脱险后,觉得在晋国国内确实无法容身,就准备和儿子赵朔出逃,在尚未逃出国境时,他的族弟赵穿就将昏庸的灵公杀死在桃园。晋成公即位,信任赵盾,把自己女儿嫁给了赵盾的儿子赵朔,君臣做了亲家。晋成公六年(前601)赵盾积劳成疾,不幸病逝,谥号“宣子”亦称“宣孟”。

晋景公继位,屠岸贾深得宠信,他向晋景公进谗言:“当初赵盾使出赵穿,在桃园把先君灵公刺死,赵家弑君之罪还小吗?成公没有治他们的罪,反把这些乱臣贼子的子孙安排在朝廷内主掌军政大权,坐享荣华富贵。赵朔、赵同、赵括他们招收门客,暗藏兵器,欲谋何在?”景公听信谗言,韩厥进谏,未得采纳,这更助长了屠岸贾诛灭赵氏家族的嚣张气势。韩厥见事态紧迫,想阻止又因势单力簿,无力挽回危局,便急速前往下宫告知赵朔,劝赵朔出奔逃亡,以避杀身诛族之祸,并嘱咐赵朔立即遣送公主于成夫人宫中,以避此劫。赵朔让门客程婴护送庄姬公主从后宫门乘车出宫,投奔其母成夫人,藏于公宫之中。

晋景公命屠岸贾带武士去查抄赵家,赵氏一门男女老幼360多人被杀。“下宫之难”后不久,庄姬公主产下一子,是为孤儿赵武。屠岸贾听说后,立即进宫搜查。程婴以己之子假冒孤儿赵武,由公孙杵臼抱上藏匿于首阳山(亦称马首山,在新绛县内,史载赵盾曾在此山狩猎)之中。后由程婴出面揭露公孙杵臼藏孤之事,引领屠岸贾赴首阳山搜孤。屠岸贾立即带领武士,由程婴引路直奔首阳山。当屠岸贾带领武士到首阳山后,放松了公宫内的警戒,韩厥趁机到成夫人宫中会见了庄姬公主,庄姬就让韩厥把孤儿顺利带出宫去。韩厥带着孤儿很快送到程婴家中,由程婴妻子喂养,待程婴回来再行安排。屠岸贾在程婴带领下,来到首阳山一处山沟里,搜查孤儿。屠岸贾砍死公孙杵臼,摔死婴儿。程婴用屠岸贾赏给的一千两黄金,将赵家被害的360多人的尸体,埋了九个土冢,后被称为赵氏九冢坟。公孙杵臼尸首从首阳山运回姑射山下的三公村,埋在三公商议救“赵氏孤儿”之处,至今墓址尚在。事后,程婴才和妻子携上孤儿赵武,隐居在姑射山龙脑峰安儿坡的山谷中(在今襄汾县汾城镇),夫妻二人忍辱负重、含辛茹苦养育赵武15年。

晋景公迁都新田,在欢庆迁都大典结束文武百官离宫后,晋景公非常困倦和衣而睡,作一恶梦,醒后患病,久治不愈。景公让韩厥请卜师给他算卦,卜师看后说是赵氏冤魂作祟引起的。晋景公听了卜师的卜言,非常惊讶,就问韩厥:“卜师所言,是不是这回事。”韩厥才一五一十地把屠岸贾结党营私,将赵衰、赵盾忠良之后满门诛灭之事说了一遍。景公听了非常内疚,沉默很久,又问韩厥道:“不知赵家现在还有没有子孙后代?”韩厥又把搭救赵氏孤儿的经过详细叙说了一遍,并说孤儿赵武由程婴夫妻养育15年,今天已长大成人。晋景公听后,让韩厥将孤儿赵武和程婴夫妇三人请回朝内。屠岸贾见到赵武后,吓得魂不附体,瘫痪在地上。晋景公命令武士把屠岸贾推出宫门外的绞场斩首,又命令韩厥和赵武、程婴带上武士,抄斩屠岸贾全族。屠岸贾被斩后,赵武把屠岸贾的头颅拿去祭奠赵氏全族亡灵。晋景公把屠岸贾治罪,为赵氏宗族平冤昭雪,并封赵武为司寇。程婴行侠仗义,晋景公要分封他官职在朝,程婴感恩辞谢不受。程婴面对赵武泣诉道:“现在你已长大成人,国君已为赵家报了仇,雪了恨,复立了你的爵位。我现在岂能贪图富贵,让公孙杵臼一人死于九泉之下,我要以死报宣子、赵朔和公孙杵臼九泉之下的恩愿。”话音刚落,就从容自刎而逝。赵武请韩厥和朝中众臣,将程婴的灵柩护送至程公村程氏墓地予以厚葬,并建祠立碑,让后裔纪念。

赵氏孤儿故事产生后,在民间广为流传。在长时期的流传过程中,优于受不同地域、不同民众、不同文化的影响,传说故事在各地形成了不同的版本。比如藏孤处,就有襄汾、新绛和盂县藏山等处;在晋中一带,逐渐加入了一些神话色彩,赵武被神化,称作“藏山大王”被民众奉祀等等。不管故事如何演变,鞭笞奸诈、颂扬正义的主题永不改变。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